最後兩個出線名額的爭奪,完全就是刺刀見紅,爭得異常的激烈,實力的大比拼。更是牽動了兩個宗門大佬的心。

有林楓的點撥,雲崖宗的嶽遠羣,如同換了一個人似的,本身苦練出的真本事,在場上完全展現了出來。雲霄宗的蕭雲天,更是憋足了一口氣,同嶽遠羣一道,硬生生地搶到了出線的名額。

一幅燙金的紅綢榜,飄蕩在半空中。龍虎榜雲霧宗六名,雲霄宗三名、雲崖宗一名弟子,林楓的名字排在最前面,字體更大,不可爭議的成爲了三個宗門外門弟子的第一人。

賽事結束,勝出的十名弟子,受邀參加雲霧宗舉行的晚宴。按照往屆的約定,誰出賽弟子人數最多,誰就是晚宴的主辦方。

“小子,十桌宴會的食材、菜品就由你的那羣人來準備,你們做出來的菜餚,肯定會大受歡迎,哈哈,哈哈!”事前,袁宗主就做了交待。

“沒問題,比賽期間,洞府中天天都是七、八桌人用餐,小事一樁!”林楓樂呵呵地應承道。除了他們十人,餘下的來賓,就是三個宗門長老級別之人。當用靈草、靈根、四階、五階的靈獸肉製作而成的菜餚陸續端上桌,各長老品嚐之後,大受歡迎,對靈草煨燉的蛇肉湯,更是讚不絕口!

“按照慣例,代表三個宗門參賽的弟子,有到‘天月洞’三十天促進修爲提升的機會。這次參賽意義非凡,所以三個宗門共同決定,將時間延長至五十天,儘管得多耗費不少的晶石,但爲了你們能闖入大賽百強,在宗門今年靈草大幅減收的情況下,宗門寧願緊縮開支,做出了巨大努力,目的就是期望你們能更快、更好的成長,將來好撐起宗門的脊樑!

當你們闖入百強,今後有所作爲時,要記住宗門對你們的盡心培養,用十倍、百倍的努力,來報效宗門!

我們商量了,只要能進入大賽百強的弟子,就頒發三宗弟子身份牌,再不僅是一個宗門的弟子了,你們能依靠的人就是在座的所有長老。因此,你們就再不要抱門戶之見,都是師兄、弟。相互團結,共同提高,全數給我們闖進百強、十強。宗門的未來屬於你們,要你們去繼承、發揚光大,宗門也因你們的努力,會更加的強盛!”


宴會前,三位掌門人,召集他們十名弟子在會議室座談,袁宗主講出他們心中的希望,講了具體的安排。

“什麼是‘天月洞’,培訓要耗費多少晶石?”看到其他師兄都很激動的樣子,林楓完全不知情,好奇地問道。

“它裏面有一座重力塔,效果比在瀑布下練體好得多!”坐在一旁的劉雨瑤悄悄回答道。

“哦,那爲何不能多呆一段時間呢?”聽說效果比在瀑布下更好,林楓動心了。

“哈哈,哈哈,你小子入宗時間短,又在西山種植靈草,什麼都不知道。我給你解釋一下!”聽他這樣問,袁宗主笑着說道。

“塔分七重,每層受到的重力倍增,若能在一百日內,登臨七重寶塔,那身體的抗衡能力,據說可以堪比凝丹期修爲,只是上百年來,還無人曾做到過!”

“哦?”

“開啓一次重力塔,需要一千枚上品晶石,只能維持三十天左右。若想繼續保持開啓,每延長十天,就得預先投入五百枚上品晶石,最多可長達一百天,之後它就會自動關閉,兩年後才能再次開啓。‘天月洞’爲我們三個宗門共同擁有!”

“爲了你們能闖入百強,我們三個宗門得拿出二千枚上品晶石,相當於二百萬枚下品晶石來培養你們,完全稱得上是用晶石將你們堆出來的。宗門原本就不富裕,今年靈草又遭受了重大災害、減產四成多。你們要明白這機會來之不易,更要懂得珍惜,以百倍努力來報答宗門對你們的培養!”杜宗主作了補充,眼睛更是掃過了嶽遠羣。

“開啓一次就只能容納下十人?”

“最多限定三十人!”楚宗主回答道。

“三位宗主,我有個請求,希望您們能成全。就讓這次參加比賽的三十位師兄全都進去,他們也是宗門的寶貴財富、不可多得的人材。只因名額限制沒法全都去參賽。既然有這麼好的機會,又不多耗費晶石,爲何就不能同行?否則也是浪費。另外,就將寶塔開啓的時間延長到一百日!”林楓請求道。

“不行,那又得多花二千五百枚上品晶石,晶石從哪來?還有那麼多其他弟子也需要花晶石培養。按祖訓進塔之事,只針對最傑出的弟子。只是現在是非常時期,其他參賽弟子能否同行,我們商量後再做出決定!”

杜清源一口回絕道。不過,他提議其餘弟子也參加之事,倒說中了他心裏所思,“就一個弟子參加,也得出五百枚晶石,…”

“我知道宗門不富裕,今年又遭了重災,種植靈草的師兄,日子都不好過。上次我外出歷練,出售了不少值錢的靈草、靈根,獸丹,這次所需的晶石就全部由我來承擔!

我是您們的弟子,宗門養育了我,宗門就是我的家,理應百倍、千倍地報效宗門,更想爲宗門分憂、爲宗門的發展做出應盡的努力。現在,我的能力還不夠,還不能解決所有師兄、師弟的基本生活保障,總有一天,我會做到!

這些落選師兄,是百裏挑一選拔出來,也是宗門的精英弟子,我不想他們因一次的失敗而消沉,他們同樣是宗門的頂樑柱,宗門的發展、壯大要靠所有弟子的共同努力,我不願意丟下他們不管。這是五千五百枚上品晶石,是我的一點心意,請三位宗主成全我的請求!”拿出六十枚極品晶石放在了茶几上,態度十分地誠肯。

“能這樣爲其他師兄着想,要我們不答應都難。將宗門視爲自己的家、想用努力來回報宗門,來幫助情同手足的其他師兄,這事,我首先贊成!”杜清源很是讚許地說道。

“你真打算這樣做?”袁嘯天認真地問道。

“是的,與其就因晶石缺乏半途而廢,不如咬咬牙挺過去。晶石可以去賺,但機會一旦錯過,就再沒了,宗主,您就答應弟子的請求!”

“宗主,林楓說得對,就答應了吧。同我們一起比賽的師兄真的都不錯,全都是外門弟子中的佼佼者!”劉雨瑤、周遠龍幾人全在力爭。另外兩個宗門的師兄,見到這個場面倒是全愣了,不知說啥好。

“你們去幫着擺桌子,我們商量一下!”

“林師弟,真不知說什麼好,太感謝你了,不但爲我們自己考慮,連參賽的其他師兄也在爲他們着想!”出來之後,嶽遠羣很是感動地說道。

“林師弟,我從未服過人,這事太讓我感動、算是徹底服了,我蕭雲天交你這個朋友,等會兒再敬你的酒!”雲霄宗三位師兄出來之後全都圍着他,說着感激的話。

“大家都是朋友,就不要說得那麼肉麻,哈哈,哈哈。就一個想法,我們十個人擰成一股繩,共同相攜,闖進十強,改變我們宗門從無勝績的歷史!”林楓豪邁地說道。

“你們認爲如何?他是真心想幫助其他弟子,這個提議其實再正常不過。這兩年,他冒着生命危險到後山禁區,的確尋到了不少值錢的靈草、靈根,捕殺了不少的四階、五階的靈獸。

我最看重的,就是他對宗門的赤誠忠心,從不計較個人得失。爲了挽救靈草,累倒在田埂上也不願放棄,…!”袁嘯天十分感慨地說道。


“袁兄,我真是羨慕,你真有福氣,能培養出如此優秀、懂得回報的弟子!”楚乘風也很感慨。

“哈哈,哈哈,若不是他真心相幫,這次,我雲崖宗就全軍覆沒了。我那名弟子全靠他無私指點才最後勝出。我想過了,如此優秀的弟子,哪能讓他一人來出資,我雲崖宗再窮,這幾千枚晶石也拿得出來,就順順他的心吧!”杜清源笑着說道。

“只要你們沒意見,晶石不用你們出。今年有了他,我的靈草大獲豐收,這筆錢由我來出,走,喝酒!” “聽說你在修煉‘御獸訣’,學得怎樣了?”席間,林楓等幾位弟子向各桌的大佬逐一敬酒,來到杜清源面前,他出言問道。

“三階以下的靈獸全沒問題了,就是三階大型靈獸還有一些問題,老是不能做到得心應手,時好時壞,‘御獸訣’中一些咒語,還不大會用!”

“是在修煉《天禪御獸訣》吧?”

“嘿嘿,是的,沒得到您允許就擅自在偷偷修煉。我也是被迫無奈,不得以才偷學的,請杜宗主原諒!”

“爲啥想修煉‘馭獸訣’?”

“當時是爲了生存,隨後發覺了它的精妙之處,…”林楓將進入宗門後的遭遇,講給了他聽,“當時就只有十幾枚貢獻點,不在山林住,就只有餓死,同野獸打交道後,偶然在太平鎮地攤上找到了一本‘馭獸訣’,那時,還不知什麼叫玉簡,修煉之後,有點效果,盡召喚出一一些毒蟲,…”

“抽時間來宗門,指點你一下。沒什麼特別禮物,就將它送給你,好好修煉!”杜清源說着,將一個碗口粗細、毫不起眼的項圈遞給了他。

此物一出,所有的大佬全停下了筷子,滿是驚訝地看着他們,原本熱鬧的場面,頓是變得十分地安靜。見此情形,林楓猛然意識到此物肯定不凡,不好意思去接。

“杜宗主,不要太寵他了,如此珍貴的東西,怎能…”相對而坐的袁宗主,急忙出言相阻,卻被他舉手阻止。

“今後他也是我雲崖宗的弟子,我想送他啥是我的自由,哈哈,哈哈。誠心來敬酒,我就領你這份心意,好好努力!”將項圈硬塞在他手中,杜宗主笑着說道,乾了杯中酒。

“這…,這…”林楓拿着贈送的項圈,很有些不好意思了。

“還不快謝謝杜宗主,還沒拿到名次,杜宗主已接納你爲雲崖宗的弟子了!”丁長老出聲說道,心裏也是十分地震撼。

“謝謝杜宗主,我一定好好努力,不負您們的期望!”謝磊十分感謝地說道。“‘九獅降魔環’,全拘禁的是八階靈獸的魂魄,世間罕見之物!”問天說出了聲。

以祕法拘禁九頭八、九階雄獅的魂魄,煉製而成,禦敵時厲害無比,更是雲崖宗近乎於鎮宗之寶!現在,杜清源居然將它送給一個煉氣期修爲的弟子,在場三個宗門的幾十位長老內心裏,十分地震撼,不知原因幾何,誰都沒問出口,只在心裏猜測。

“哈哈,哈哈,你小子能得到杜宗主如此的厚愛,我可沒能與之相媲美的物品送你,就送你一部修煉玉簡,說不定今後你會用得着!”楚乘風說着,拿出一個玉簡送給他。

“謝謝楚宗主的厚愛!”林楓滿面笑容地感謝道,問天告訴他,所送的玉簡竟然是《五行修煉訣》,也是極爲罕見的修煉玉簡。

“凌長老,林楓敬您一杯!”十桌宴席,三個宗門的長老幾乎全都在座,見到兩位宗主對這名年青的弟子,青睞有加,誰的心中都有數。林楓的酒量原本就大,宴會上,更是顯露出他待人接物的本事,依次敬酒,喜笑顏開,很會拉關係,討人喜歡,一點都不怯場。

“哈哈,哈哈,祝賀你能代表宗門參賽,這丹爐跟隨我已有上百年了,雖說不值錢,但用起來還趁手,你想煉製丹藥,就送給你小子了!”

“凌長老,您的心愛之物,我怎麼都不能收下。有時間的話,想請您參觀一下我的靈草園,種了一些陰屬性的靈草,您心裏也有個數,今後需要什麼就告訴我!”

“你的靈草園裏,真種了不少陰屬性的靈草?”凌長老驚訝地問道,硬是將‘九華如意鼎’送給了他。

“您看到後,一定會喜歡,嘿嘿,全是因您贈予的那部‘種植訣’呢!”

“哈哈,哈哈,是嗎?等會兒,我就去參觀、參觀!”

作爲金丹期長老,陳淵庭自然也出席了宴會,就坐在他旁邊。見到他與雲霄宗的煉丹第一人,竟然是如此的熟悉,顯得很是尷尬,心中不知在想什麼。

……

“你小子知不知道,杜宗主送你的物品有多珍貴?”宴席散後,袁宗主留下林楓、劉雨瑤,同他倆回到後院的書房。席上,袁宗主也贈送了禮物給蕭雲天、嶽遠羣,都是價值不菲的物品。

“知道它肯定很貴重,所以一直在想,要用什麼物品來答謝他們呢?嘿嘿!”

“他對我提過要重謝你,沒想到竟然會送出如此珍貴的物品,等若當衆宣佈,接納你爲雲崖宗弟子。是你誠心幫助他的那名弟子,讓雲崖宗這次沒有全軍覆沒,更是看好你的刻苦努力、寬廣的胸襟。

回送物品就不必了,今後,我會視情況回送他相應的禮物。我們這把年紀、修爲的人,需要什麼你不會懂得, 難道你還會有‘七集丹’不成?哈哈,哈哈!”話說到最後,袁宗主打趣地說道。他們相贈厚禮,當然也是看在他的份上,這點大家心裏都明白。

“就在爲這事糾結呢,凌長老對我也那麼好,見面就送四品丹藥,席上又特意相贈他用了上百年的煉丹爐,更讓我欣喜的是全靠他將‘靈草種植訣’帶回來相贈於我,不然我哪會有能力保住宗門靈草的豐收?

杜宗主相贈的厚禮,讓我有了自保之力,真是雪中送炭,您說他其實是有心要栽培我,更讓我感激不盡。連楚宗主送我的玉簡,也是我最想得到一部‘修煉訣’。現在,我反倒是頭都大了,不知該如何回報他們纔好呢!”

“努力修煉,明年在東部大賽上,爲三個宗門爭光,這就是我們最想要的回報,其他的就不必去多想,你們帶回了大量的晶石、修煉物品,我們會看着辦!”丁長老也出言說道。

“宗主、丁長老,若他們的修爲提高後,真的會不會對您們產生不利?”


“哈哈,哈哈,都是近兩百年的朋友,兄弟一般,三個宗門也是一脈相傳,怎會有你擔心的事發生。咦,聽你小子的意思,難道真會有‘七集丹’不成?”袁嘯天笑着回答後,突然意識到他話中有話,驚訝地問道。

“嘿嘿,哪可能還有?不過還有幾枚六品的‘金陽丹’是真,據說對他們修爲提高,會有些幫助!”

“哪裏是據說,這丹藥就是針對金丹期修爲之人而制,你真的有?”

“有五枚,就當着禮物送給他們,餘下的留着我和師姐今後好用,嘿嘿,不過,不知猴年馬月纔會用得上了!”

“林楓,就沒多餘的?趙長老從小就同我們在一起,情…”丁長老萬分驚喜,欲言又止,話才說一半就打住了。

“您們是我倆的親人,您們說送誰,我們還敢不從?嘿嘿,那就請代我轉交給他們了!”

林楓說着,拿出了五個玉瓶,遞給丁長老。她揭開一個玉瓶,從裏面就傳出六品丹藥充滿強橫靈力的氣息。

“全送出去,你們就沒有了,這麼珍貴的丹藥,再有晶石也買不到啊!”丁長老有些猶豫了。

“多出一枚,是想確保您們閉關修煉時,萬一不能突破就用它來補充。若一切順利,就留給師姐,到時我再另想辦法!”

“我現在有些迷糊了,難道你小子會變魔術,想要啥就有啥?僅一枚就價值八十萬枚上品晶石,就算能湊夠晶石也是可遇不可求,你小子竟然收集到了五枚?”袁宗主滿是驚訝地說道。心裏真是想不明白,他究竟是如何辦到的。

“嘿嘿,也是您們讓我們外出歷練,碰到了機緣而已!”

“林楓,什麼‘修煉訣’會十分的罕見,我能不能一起修煉?”劉雨瑤問道。

“《五行修煉訣》,等東部大賽之後,我們一起修煉!”

“什麼,他竟然會送你這個玉簡?你小子真是太幸運了!”袁宗主與丁長老交換了一個眼神,全都露出欣喜的目光。

……


“袁兄,這次大賽,你弟子人數佔了多半,我看你開心得很哦,上我這來幹嘛?哈哈,哈哈!”第二天,袁嘯天來到雲崖宗大殿,杜清源樂呵呵地打趣問道。

“哈哈,哈哈,承蒙杜兄如此看重我的弟子,心裏真是開心,就想上你這來喝酒,難道不歡迎?我還約了楚兄過來,等會兒一起喝酒。凌長老呢?我找他有點事情!”

“他外出歷練,居然會得到六品的‘金陽丹’?這簡直是天方夜談,根本就不可能,哈哈,哈哈,袁兄,你對他可真是上心啊,竟然替他送出這麼貴重的丹藥?

兄弟之間其他不說,這份深厚情誼我心領了。丹藥是你找到的,理該你倆先用,我們再羨慕、再想要,也不能橫刀奪愛,送他禮物是替你高興,你倆修爲提高了,對我們一脈相傳的三個宗門也是件好事,哈哈,哈哈!”楚乘風聽他這樣說,首先一口否決,隨後也很是眼熱,只是不能接受。

“袁兄,你不必如此做,送‘九獅降魔環’給他,看上去這禮物是有些太厚重,但我很看重他的心胸、更相信他未來是能做大事之人。他與我那徒弟從未見過面,比賽時顧忌顏面,比賽結束後暗送價值不菲的丹藥,隨後又無私地指導。這種事情在弟子之間的殘酷競爭中出現過一次沒有?

我敢打賭,在三個宗門近兩萬名弟子中,他絕對會脫穎而出。不敢說會取代我們的位置,至少會做出驚天動地、非凡之事! “袁兄,你們寧願自己不提高修爲,來替他回送我們如此珍貴的丹藥,心意我能理解,但我不能接受。若有機會,我真想親自輔導他,助他一臂之力。今後,你不要介意,他可是我們三個宗門共同的弟子哦,哈哈,哈哈!”

“之所以要送他那個玉簡,我也是在會議室裏,看出了他是隱性全五行靈根之人。真若那樣,他的前途的確不可限量,那枚玉簡對其他弟子來講如同雞肋,但他修煉後,會受益無窮!”楚乘風補充道。

“哈哈,哈哈,楚兄的眼力,的確高我一籌。當時我帶他回宗,丁師妺連着五天五夜,給他輸入真氣,卻泥牛入海,我們還判定他爲‘漏斗丹田’,修煉無望,讓他去種植靈草、自生自滅。沒想到短短四年,竟然成了外門弟子中的佼佼者!


別說你們不相信,昨晚他執意說要我代爲回送你們丹藥,連我也不敢相信,可他就拿出來了。連我倆也跟着沾了你們的光,弟子的這份赤誠心意,你們就不用再客氣了!”袁嘯天說着,將裝有丹藥的玉瓶,遞給了他倆。

“這是六品的‘金陽丹’完全沒錯,他真的執意要送給我們?”

見到貨真價實的丹藥,楚乘風眼睛都瞪圓了。停留在這個境界都已長達上百年之久,誰都期盼修爲能得到提升,自身早已具備了提升的條件,只是再怎樣努力,沒有強有力的助推器、沒有那根***,就是沒法實現!

三人蔘加過數十次修真物品拍賣會,就想得到這根***。只是因價格高得離譜,宗門窮,沒晶石來承受而失之交臂。現在,這根***就拿在手上,此時此刻,內心的激動就可想而知了。

“…其實這些年來,我是看開了,當初你我三人,你爭我鬥,相互促進,抱着宏願,一心想飛昇仙界的願望,看來是沒法實現了。放眼修真界,如我們這般修爲的人,多如牛毛,哪能如我們所願?

所以,修爲能不能提升,從我內心上來講,並非是那麼重要了,也早已生出了退隱之心。這些年來,天地靈氣已惡化了這種程度,我們培養的幾千、上萬的弟子,再怎樣努力,修爲要想大大提升,更是難上加難,真能成材的弟子是寥寥無幾,所以也沒心思去着力培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