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因領域,生澀而充滿禁忌,其中的一些分支和選項,甚至還存在專門的人員進行把守和過濾,否則很多數據第一手出來的時候,就徹底失去意義和價值了。

“閉嘴!東方人,既然你有把握完全面對我們的怒火,那就完全做好心理準備吧,我可是知道那傢伙的底細的,他接受的改造,或許比我還要徹底……”

科契夫發出了一陣冷笑,那是在對視中,即將完全失去自己尊嚴之前的反應,身邊的女伴幾乎在同時體會到了古代酷刑的威力,只是一刻,身軀就被巨大的力量貫徹金屬切割掉,而其中刺耳的聲音分明是骨骼發出的抗議聲,讓人不寒而慄。


“看來你還真是看淡感情呢,竟然自己的女伴就這樣拋棄掉,相比之下我應該就是你們口中所謂的紳士了。”


胸腔之內充滿的情緒,讓秦濤直面海城墮落的根源,紳士,這個詞彙充滿了諷刺意味,畢竟很多年輕女孩愛慕外國人的頭號理由,就是高情商和浪漫的手段,以及隨時出現的紳士風度。

只是她們並不知道,所有國度都一樣,儘管大部分華夏男子不太會武裝自己,表現的十分頹廢,但正如陰陽之間,絕不是以外在來匹配,用這樣的眼光永遠不可能明白何爲均衡二字,其根本還是心靈之上的契合。

“知道爲什麼,你們如何研究,都永遠無法參透陰陽的祕密嗎?並非是你們屬於低劣的人種,答案正好相反,很多方面看起來你們都充滿了優勢,但也正是這種骨子裏的優勢,讓你們成爲了最卑劣的模樣。”

遇事不決,必先問心,秦濤閉上雙目,仔細感受這裏的一舉一動,任何一個細節都逃避不開自己的感知,哪怕還不太熟悉這種戰鬥模式,就算是東方芷都體會到了他的深意。

“我可不想再重申一次,但你的敵人……是我!”

彪悍的本性暴露無遺,一聲河東獅吼,少女翻身跳躍之間,猛勁迸發,完全有誤傷自己的可能,卻完美無缺的命中了對方,這種堪稱鎖定技的能力,命中率永遠都是最大的弱點,但如果把控得當,柔手也無時不刻纏繞對方了。

“啊!!”

茉莉的慘叫聲從後方傳來,戰鬥已經完全變爲了一場單方面的追逐,此刻無數白骨的聲音傳來,顯然女死靈法師動用了自己最後的能力,即便無法封鎖住對方,短時間內秦濤也不會再有幫手了。

“你會付出代價的!東方人……我發誓,現在是時候讓你明白,生命能量的偉大了,就算你們殺死茉莉,我會有辦法復原她的,沒有人可以把我們分開,絕不能!”

充滿恐懼的能量,如果只是從炁的角度分析,秦濤明白這幫文化和自己完全不同的外國人,即便是簡單的詞彙都可能產生衝突,這一點陸雪瑾多有提醒,某些充滿戰鬥和恐怖的字眼,會被認定是不詳,哪怕他們本身修煉者身份之外,還屬於宗教人士。

“真是一個瘋子,我想這裏的屍體和骷髏肯定都是你的施法材料吧,只是我沒時間多和你們糾纏,只是很好奇究竟生化戰士和基因戰士有什麼不同,既然你付出了這麼多,代價肯定也很慘痛吧。”

秦濤冷笑之間,雙手中的勁勢也不再隱藏,如今自己錯亂顛倒,反而體會到了陰陽之間,衍生八卦的奧祕所在。


既然串聯江湖術士,乃至習武者,甚至是修士,簡單的陰陽魚之中,究竟有如何浩大的祕密,哪怕只能解開千分之一,也絕對勝過單純開發自己的妖族血脈了。

熱血涌現,不只是自己的細胞出現了改變,秦濤果然發現這股血脈之力,改變的還有很多細微的地方,一旦自己完全依賴妖族的力量,後果或許會完全超出自己的想象,正如一些帶有自損效果的武技一樣,威力拋開不說,對自身的反噬效果也不容忽略。

“既然你這麼與衆不同,掌控自己的命運,一定可以很輕鬆做到吧,克里夫,曾經你肯定也認爲自己無所不能,我們這些華夏人在你面前,甚至只是養料和屠殺的對象而已,可我們身爲‘低等的人種’,同樣也有自己的尊嚴。”

秦濤修煉的是最純正的功法和口訣,自然毫無歧視可言,只是眼前這些外國佬總是喜歡實行種族主義,無時不刻都存在的優越感,卻讓他想要作嘔,畢竟自己骨子裏可沒有那種奴性,被利用和壓迫的可能性完全接近爲零。

“那就讓我看看你的決心好了!有什麼壓箱底的本事,儘管使出來吧。”

話雖如此,手中的吸勁和斥勁卻生生不息,秦濤簡直看透了對方的攻擊模式,這個克里夫爆發能力的確變態,只是和真正的華夏武學相比,終究是嫩了一些。

他們既然用西醫的手段只注重眼前效果,那麼戰鬥持續之中,中醫的優勢自然也不斷浮現,後勁纔是王道,不發則已,一旦爆發,便註定一鳴驚人!

彭,彭,彭,連續三次,左右開弓,秦濤抱住了對方的腦袋,朝着牆壁上進行了連續的猛擊,途中產生的排斥力幾乎可以吹風一個體型肥碩的年輕人,只是對他卻毫無效果。

秦濤穩住身軀,雙腳運起八卦掌的口訣,也可以輕鬆咬住地面,反倒是藉助這樣一股力道反向爆發,從腰弓開始起勢,一躍騰飛做出了驚人的動作。

“這……這到底是什麼功夫!”中國功夫,老外對於華夏人的印象,終究只停留在標籤之上, 農家一品錦繡 ,也果斷露出會心一笑。

他輕鬆一躍,反手抗住對方的幾招反擊,吐出了半口血來,卻完美的推到了大衛的所在。


“不可能……不可能有人類抵抗的了這種情緒,只要是人類都會有的,何況是你們這樣的國家,你們甚至無法保證充足的休息,生活中痛苦和恐懼之中,這是你們最大的弱點!”

安少寵甜妻

只是大家早就今非昔比了,而且還有各種手段掩蓋增長,誰又會傻乎乎的完全暴露自己的全部實力?

最爲重要的一點是,正如對方始終都無法參透太極兩儀的祕密一樣,流於表面,也註定只能從表象中毀滅。

“你們的小日子的確是夠滋潤的,但心性完全沒有跟上,只要你們的生活重新回到困苦之中,你們只會被自己的負能量徹底摧毀,但我們不同!”

秦濤正是從困境之中涅槃重生,哪怕大部分時間也都處於爭鬥和壓迫之中,精神始終不會磨滅,而不是依靠金錢和任何物質建立的優越感,這便是道的根本。

шωш▲тт kan▲c ○

萬物起源,相生相剋,那股恐懼能量自然奈何不了華夏這樣一個民族,何況秦濤還是其中千錘百煉的存在,精神意志經歷過無數次考驗都沒有崩潰,這也證明他體內的玄關和氣脈,也啓發到了一種接近於孩童的地步。

初生的嬰兒靈性完全開闢,卻逐漸在成長過程中丟失這種與生俱來的優勢,正是因爲心和道的改變,秦濤也逐漸意識到,自己進入先天境,領悟至更高境界之前。

所謂靈動,也類似道派所說的元嬰,這一境界也並非和傳說中的金丹高手一樣完全拘泥在形式之上,神庭內斂,擡息稚嫩如童,口着玄音,是爲藏中神嬰也!

“怎麼,怎麼會有奇怪的聲音出現?大衛,趕緊控制好你的手下,不要在這個時候搗亂了,你這個只會藉助外力的廢物,要不是你的家族再三拜託我,我根本不願意照顧你這樣的廢物……你根本沒有被稱爲戰士的資格!”

科契夫的刀疤如狼嚎,蛻入了發光姿態之中,牽引出的恐怖能量也證明了他果然不是省油的燈,周身暴露出的骨骼更充滿了一種金屬和冰雪融合的錯覺,果然是如克里夫所說,接受了一種來自冰雪之國的特殊技術改造…… “科契夫,我不會和你計較的,我的朋友,畢竟你爲我提供了這麼多鮮活的材料,還有你,這幅身軀如此的完美,其實我早就想要控制你們了,只是缺乏一個完美的時機,現在既然克里夫也如此不中用,也只能我來出手了。”

大衛的神情逐漸變換,所有展開的一切都震撼着不遠處逐漸呼吸微弱的東方芷,顯然家族之中的試煉和切磋,也不可能到達這種地步,秦濤更意識到官方果然算是在照顧他們,否則前後幾次出的任務,也不會只是海倫斯酒吧類似的程度了。

“你!”

跳躍的光芒,是漆黑的血漿,那是一種無法形容的感覺,秦濤只感覺自己眼前的世界似乎都變爲了黑白,即便自己沒有張開眼睛,只是依靠感知能力,但如此巨大的變換,果然無法無視掉。

嗚嗚的聲音顯然是那些毛妹們被死靈魔法所控制,但這似乎還不是最可怕的結果,正是因爲此刻和自己對抗力量的克里夫,竟然身軀也出現了一層紫色和綠色混合的光芒,其中綠色的能量應該是代表死靈的最基礎的炁,另外一種則是象徵恐懼。

而可怕的是大爲身爲死靈法師,竟然也到達了一種自由切換能量姿態的地步,甚至可以動用紫色的能量去引爆屍體本身,這就像是修士避開口訣和法壇,直接施法一樣,算是一種比較可怕的能力和天賦了。

其中需要的魄力更是驚人,秦濤感嘆自己果然是沒有看走眼,當初既然這兩個傢伙可以漏掉,也就證明漏網之魚這種稱呼,都完全不符合了。

“可惡!大衛……你這個僞君子!我不會放過你的,這具身體就算是銷燬掉,我也不會讓你得到任何的好處!”

可怕的能量競爭,在如此的空間之中簡直就是一場莫大的災難,畢竟躲避幾乎毫無可能,更讓秦濤睜開眼之後震撼的是,哪怕自己在道的角逐上完全勝過了他們,終究還是落入了極致力量的危機之中,眼前的生化戰士甚至都成爲了**控的傀儡。

咬緊牙關,此刻的動作也幾乎是驚人相似,克里夫的身軀力量完全被增強,以至於秦濤都漸漸感覺吃力,而代價是對方的身體逐漸失去主動權,這也就意味着大衛纔算是場中唯一的贏家,甚至不遠處的慘叫聲,都聽上去不再是茉莉發出。

“哼哼,只是想要看到你們最終無助的樣子,我們才被迫演戲,東方人,我們的確不懂你口中的那些大道理,我也承認你現在的狀態比較難辦,只是現在你同時需要面對的,是力量產生質變的敵人。”

克里夫還沒有完全淪陷之前,秦濤也深切體會到了時機的重要性所在,覺醒出元嬰的狀態,卻不侷限於境界,此刻他也感覺自己的靈魂彷彿都化身爲能量的一部分,伴隨着嬰兒一般的啼哭聲,自己周身也啓發出一陣透明質,卻無比純粹的炁。

嗡!地面上殘留的金屬,都快速的扭曲着,模仿之前的戰術,秦濤果斷找到了突破口,現在自己隨時都可能需要返回山莊中。

畢竟陸家的老壽星目前處在一種閉關的狀態,哪怕隨時清醒,終究老者也不是無敵的,更不可能一直庇護他們,既然在追尋仙道之中,依靠自己的力量乃至根本的覺悟,纔是根本。

“斬!”御劍術千變萬化,甚至不同的體質和修士心法都可以隨之改變,而此刻秦濤運行的能量也果然產生了一種奇妙反應,他甚至看到了一種造型新穎的姿態,正是因爲彭小佳傳授給他的功夫,無形之中因爲元嬰種靈的覺醒,被徹底啓發了。

虎騰龍吟,種種意境流於外相之外,終於被秦濤初步體會,此刻他雙拳和克里夫不斷交鋒,一次次感受着爆炸般的怪力震撼,生化戰士的樣子也狼狽不堪,不只是肉體接近一種崩潰,精神上更是屈辱不堪。

“沒用的,克里夫,現在的你就算是自殺的資格都沒有,你還要完全被我控制直到你的身體失去最終的價值,我會看到的,現在這個強大的東方古武者就是最好的人選,只要可以完全控制他,整個大洲之內都我將擁有無敵的力量!”

最弱小的本尊,此刻卻發出了震撼靈魂的吶喊,狼子野心,大衛幾乎是一步步暴露自己的真面目,只是手段終究狠辣,且恰到好處,就算是克里夫這樣充滿了謀略的頂級戰士,也完全淪爲了他的階下囚,一次次爆發自己的潛力和能量接近崩潰的臨界點。

“大洲?你的野心還真是不小呢,大衛,只可惜我真的沒有時間和你多玩了,看看你的馬子吧,如果你還比較在意她的話,我想現在你會看到滿意的結果。”

攻心方爲上策,此時秦濤當然感受到了強烈的壓力,東方芷眼看是體力不支無力戰鬥了,被茉莉提在了手中,眼前燃起八卦火,身軀都逐漸負荷之中發出吶喊的秦濤,再一次證明了自己的意志。

造型古怪的金屬飛劍靠近了女死靈法師,術的施展和能量同時產生,如此頻率的波動,秦濤卻毫無顧忌,只是儘可能的催動自己的能量,以對抗自己目前遭遇過堪稱是最棘手的局面了。

“姐夫!四叔留在你身上的檢測工具已經發出警告了,我不知道你能不能聽見這段話,總之一定要堅持住,我估計你的狀態只能堅持最後幾次爆發了,一旦失敗的話……”

小正太的聲音隱隱傳來,秦濤的恐懼也彷彿被喚醒了幾分,雖然不算是陸雪瑾的過錯,只是此時的兩位死靈能力者也逐漸露出了滿意的笑容,彷彿在看着自己最滿意的傑作。

“很好,現在你終於體會到了,什麼是終極恐懼的滋味,就算是你的奇怪能力也無法救你,東方人,我們已經殺死了很多你們的同伴,不過不用擔心,現在我們的總部還存放了很多屍體,一旦將來發生衝突,我們會動用你的身體來參戰的。”

催生恐懼的聲音,逐漸走入頹勢的力量對抗,畢竟還承受着精神方面的負荷,秦濤同時催動靈和肉的炁能,瞬間產生的痛苦和情緒上的反噬,堪稱到達了一種極限,即便是殺伐世界中,他也沒有體會到這種絕望。

雙手舞動,啼哭,亦或是一次簡單有力的翻滾,此時逐漸接近落敗的秦濤,終於重新閉上雙眼,只是這一次並非完全去感知,剛纔的所有動作都是自己腦海中那個嬰兒的光體做出的。

元嬰並非一定存在於某個空間和環節,甚至運炁的過程都毫無衝突,但也可能啓發出自己的精神之上,既是一種類似天人合一的狀態。

道家所謂返老還童,此時此刻秦濤終有頓悟,自己無心之間,仿若孩童的舉動和迴歸,心和道上的軌跡無限接近統一,此刻的他,才堪稱是無敵的存在!

“不!”

那是發自內心的吶喊,即便身體和精神都感受到了崩潰的跡象,秦濤的內心深處卻抗拒着成爲屠殺自己同胞的幫兇,他不會忘記在某次侵略戰爭中,那些漢奸們尋找的藉口,儘管也存在於無奈。

只可惜歷史洪流之中,往往有了先例就有無情無盡的後患,一旦出現的第一個背叛的人,後續就會有無數人重蹈覆轍。

然而這是屬於他們的土地,任何背叛者都形同用刀刃切割自己的身體和靈魂,那種痛苦將會伴隨着他們終老甚至是永遠,喚醒秦濤鬥志的根本。

也正是這種不願成爲幫兇和內奸的共鳴感,彷彿所有在這片土地上,曾經戰鬥過的修煉者們,他們或許不曾留下傳承,甚至如今的古武者們也完全不知他們的名諱,只是同樣的鬥志融合到一處,最終的造就也堪稱化腐朽爲神奇。

“沒錯,就是這種感覺……滾粗這片土地吧!鬼佬們,你們不屬於這裏,無邊的地獄纔是你們最終的歸宿!”

力量,不同層面的理解,必將產生指尖生花的昇華,此刻秦濤雙拳如虎,卻身軀之上都煥發出一種別樣生機,自己的皮膚都脫落了一些外皮,但卻不像是動物的換皮,更像是一種自然的共鳴。

拳腳之間,似乎和過去好惡分明,只是此刻存在於體外的無形光芒,也逐漸凝出了一圈藍紫色的光暈,無數強光以符篆一般的形式出現,卻最終流於無形,無形有型之間,秦濤手中的那把劍,也凝聚爲了最簡單古樸不過的造型。

青峯點蒼,青紅芒現,手中的劍式同樣驚人,遠處更是激出了一個極大的土坑,就像是被一種強勢的力量衝破,而從散落的姿態形式來看,卻分明是劍氣導致。

只是因爲切割瓦解的牆壁結構,導致掉落的土塊剛好壓出了土坑,只是在大衛和茉莉等人的眼中,這分明就是堪稱生物異變級別的能量了。

在這幫異國人的認知之中,只是單純的一把劍,就算是有再多的前提和無限可能,也不該出現如此恐怖的效果纔對……

刺耳的聲音,伴隨着一道身軀一分爲二,那是銀弧已經完全失去知覺的身體,被茉莉所操控,強大的烏綠色能量充滿了死寂,彷彿無人可以抵抗。

只是被切斷的身軀,卻再也無法被那股能量所控制。 “看來,我忘記介紹自己的招式了,這一招八卦掌的震式,就算是切斷身軀的同時也可以擊出,不過我估計你們也不會明白拳劍之間的聯繫了,畢竟在你們眼中武器的形態總是如此枯燥和單調。”

無情嘲諷,實力碾壓,秦濤簡直掌握到了戰術之中的最上乘手段,既然自己有足夠的耐心,不好好大鬧一場,簡直對不起自己內心的憤怒了,即將被恐懼支配的感受。

哪怕只是簡單的設想,成爲一體傀儡最終去殘殺自己身邊重要的人,甚至是其他的同胞,只是這一點動機就完全無法被原諒,所以秦濤纔會產生如此龐大的鬥志和殺氣。

眼前之人的所爲,已經完完全全超出了他的底線,能所能接受的認知極限,既然如此,也應當讓他們體會一下,什麼叫做絕對的恐懼和絕望。

滋滋,伴隨着解說,科契夫的身體也出現了感電的極限,茉莉還算是精緻的面孔,此刻也出現了一道赤色的傷疤,滾燙的能量讓她的靈魂都隨之恐懼,也正是因爲此刻的外界天空,也彷彿出現了一道驚雷,震懾着大地之上所有的邪惡之物。

“雷,天地浩然之氣,用來對付你們這些傢伙也是再合適不過了,大衛,現在你的女人應該會老實一些了,因爲她剛好也徹底失去了行動能力。”

嗤嗤……刺穿裝甲的聲音,絕望無助的眼神,此刻大衛爲了保持戰鬥的優勢,甚至完全不敢回望,只是在秦濤的眼神和笑容中,逐漸體會到了對方口中的絕望,秦濤更是鬆了一小口氣,解決掉其中一個死靈術者,剩下的事就簡單多了。

“大衛……”倒在血泊之中,生死不明,跳躍出黑影之外,東方芷的臉上也出現了一絲疲憊神色,同時發出了詭異的低吼聲,算是一種她擁有的血脈特殊療傷方式,然而狀態雖然比預想中要好很多,終究少女還是暫時失去了戰鬥的渴望和勇氣。

甚至是猶豫再三的直播和錄像,種種打算都被完全抹去,她明白眼前上演的早就不是自己能想象級別的戰鬥,哪怕秦濤再三照顧彼此感受,那一刻莫妮發出恐懼能量,對東方芷造型的影響也不僅僅停留在表層了。

“你,徹底激怒了我,東方人……我不明白爲什麼你可以克服終極恐懼的限制,但現在我已經改變了戰術,既然魔法的手段無法擊敗你,我會動用其他能力的,這是你逼我的!”

張開自己的長袍,甚至是克里夫的身體都逐漸開始扭曲膨脹,秦濤瞳孔放大同時,也開始快速奔跑,他明白時機永遠都無比短暫,一旦自己無法抓住,想要再佔據優勢就更難了,一切也只是因爲生化戰士產生的屍爆波動,哪怕範圍不會如何恐怖,覆蓋之中的能量衝擊終究是致命的。

“恐懼?那種東西,我很早之前就毫不在意了。”

表面故作輕鬆,秦濤的雙瞳,乃至四肢都出現了明顯的波動,只是靠近,甚至是微微將自己的手臂放在對方身上,東方芷就體會到了什麼叫做真正的刺骨寒意,貓耳劇烈的抖動,甚至低吼的聲音都瞬間破音。


“別過來,這種能量不是你可以消化的,現在沒有更多的時間了,你必須清楚自己面對是怎樣的敵人,出去吧,帶着這份錄像,我想靠它積累的資本完全可以讓你擁有自己的產業,而不是這樣的生存方式。”

顫抖,指尖的波動,彷彿體內的炁都要掩蓋不住,那一瞬東方芷張開了自己的獠牙,無限的渴望讓她露出了比較少見的一面,畢竟面對如此巨大的誘惑,即便是秦濤也不敢說自己可以完全免疫,何況還是一個這樣過去見錢眼開的妹子。

“不,我不能要……雖然我很想要收下,但我也明白了,秦皇,過去我也使用了一些打壓他人成長的手段,甚至是搶奪屬於別人的資源,只是我現在明白了,這並不是我的道,也許適合某些人,但我始終只是一個普通人,一個普通的女孩……”

卸下面具,東方芷的面容上毫無魅惑可言,有的只是崩壞的表情和尷尬,畢竟那種討好的方式,幾乎快讓她忘記了自己是誰,被秦濤否定的同時,反倒是沒有一絲抗拒心理,因爲她可以感受到,秦濤對於自己並沒有絲毫的歧視心理。

“咳,這麼說也對,不過你的發育可一點都不普通,還是和我保持一點距離了,雖然現在我們已經完全克服了恐懼的能量。”

感受着前方恐怖的波動,秦濤也表現出了些許尷尬,畢竟大衛還會重新發動攻勢,如今也只是在準備某種能力的施展,或是單純的確認茉莉是否死亡,只是被無數金屬碎片刺穿了血脈和喉嚨,這樣的狀態或許女死靈法師寧願自己當場死亡,也不願飽受這種折磨了。

“嘖嘖,我還以爲你對姐姐我完全沒有興趣呢,果然妖族之間是會相互吸引的,秦濤,你真的沒有興趣誕生最完美的子嗣嗎?現在擁有純粹血脈的人雖然很多,但他們都不配成爲戰士,我想你的基因一定不會讓我失望的。”

東方芷反手抱住了秦濤,卻沒有做出鎖喉的動作,只是單純愈發展開攻勢,她的柔軟被秦濤吐槽之後反而沒有收斂,愈發大膽的呈現自己的完美身材,或許這就是血脈帶來的些許不同,起碼陸雪晴和李思琪都不會如此直白**的表達自己的好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