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辣蜜糖煉愛記 切,死了就是死了,即使不敢公佈出來,也是死了。”錢多多拍了拍懷裏的旺財:“旺財,說謊話的都不是好孩子,你說是不是。”

“你讓你能讓它說話,我…我就以身相許。”林天雅坐在趙敏旁邊,盯着錢多多懷裏的旺財撅着嘴說道:“我就納悶了,你是怎麼控制住旺財的?只從你來了之後,旺財就沒理過我,每次都往你懷裏鑽,是不是你的法術對狗也有用?”

“咳咳。”錢多多幹咳了兩聲,盯着林天雅,眯起了眼睛:“這個我也說不準,或許是這隻狗喜歡我吧!”

噗呲.

別墅內的兩女都笑了,場面有些溫馨,因爲現在是非常時期並且錢多多還受了傷,所以他並不能去學校,錢多多不能去,林天雅自然也不能去,索性就留在了別墅。

要是說趙敏,她是無所謂的,同樣是林天宇的女兒,每次綁架都是綁架的林天雅,她從未受到過綁架,要是真說出個原因來,那就是因爲趙敏是警察。有哪個煞筆會閒着沒事去綁架警察?

如果綁架林天雅,不幸被抓,也只不過是一條綁架罪,但要是綁架趙敏不幸被抓,那罪份可就大了。

錢多多擡頭看向了二樓,漏出了迷惘的表情,甜心怡已經在上面待了一天了,她到底在幹什麼?

此時的甜心怡,正在二樓的閨房內,所幹的事情也是非同尋常,看起來很霸氣,但有些小孩子氣。

在甜心怡的閨房內的大牀上躺着一個從林天雅閨房內偷過來的足有兩米高的哆啦A夢毛絨玩具,甜心怡正騎在哆啦A夢身上,衝着它的腦袋打起了組合拳,而在它的腦袋上,貼着一張照片,正是錢多多。

甜心怡正在用這隻貼了錢多多照片的哆啦A夢發泄情緒,現在的她是異常的惱火,總有一種被錢多多給耍了的感覺,昨晚錢多多讓她給東門慶打電話,然後東門慶告訴她要用處子血,爲了救錢多多,她犧牲了珍藏了二十多年的處子身,結果在下樓的時候又看到錢多多竟然沒事了!


這種事,換做誰都會惱火。

只可惜,錢多多並不知道東門慶給甜心怡說了什麼,更不知道甜心怡爲他做了什麼。

機場的恐怖襲擊搞的黃市的人民都異常的緊張,生怕下一秒就有一個**在自己身邊爆炸,但最緊張的也就只有林天宇了,此時的他正在公司裏忙碌,雖然錢多多已經說過了會幫自己解決,他還是有些放不下心,以至於手心都出了汗。

“鈴鈴鈴…玲玲.”

“喂,你好!”林天宇接起了電話。

“林董事長好!”

“張董事長好!”林天宇皺起了眉頭,努力保持正常的心態,笑呵呵的說道:“ 不知張董事長這個時候打電話過來是有什麼是呢?”

“對於貴公司的遭遇,我們感到很惋惜。”

被林天宇乘坐張董事長的這人正是張氏集團的董事長,張正成,同樣是在黃市商業混的風生雲起的人物,僅次於林天宇,在表面上他和林天宇是好朋友,是盟友,但瞭解真相的人都知道,這兩人是典型的面和心不合。

林天宇的公司是做軟件研發和各大遊戲研發的的,而張正成的公司也是做軟件的,從商業上來看,這兩家公司就已經是敵對了的。

“我們公司很好,不必擔心。”張正成的話讓林天宇大吃一驚,自己公司被黑的消息他是怎麼知道的?

“那貴公司所有上市的軟件爲何都停止了呢?”張正成隨即問道。

“我們在做升級,只是暫時停止運行了,恩,我這邊還有事,就先這樣。”

啪!

林天宇重重的掛掉了電話,揉起了腦袋,自己公司被黑的消息一直在保密,媒體方面也沒有公佈,爲何張正成這麼快就知道了呢?

突然,林天宇睜大了眼睛。他想起了一件事,公司被黑是張氏集團幹得?不過回頭一想,也不可能啊,自己公司與他雖然是敵對關係,但兩者之前向來都是井水不犯河水。他沒必要這麼做的。

思索片刻,林天宇拿起了電話。“通知人事部,十分鐘之後開會。”

張氏集團,董事長辦公室內!

“爸,林天宇就這麼完了?”張猛坐在辦公桌前面,疑惑的問道。

“不然呢,哈哈。”張正成大笑了兩聲:“現在我們有京城的崔家做靠山,由崔家爲我們提供的來自國際的黑客組織,想要整垮林天宇那小子,那不是輕易而舉。”

“那爸爲何不直接整垮他們呢?我看林氏集團的軟件都是暫時停止運行了,咱們直接給他永久停止不就完了?”

“兒子啊。”張正成坐直了身體,嚴肅的說道:“你將來會接手張氏集團董事長的位置,想要在這個位置上坐穩,就要記住一句話,商場如戰場,想要站穩腳步,就必須將你的對手擊斃,在神州有句老話,長痛不如短痛,如果咱們直接把林天宇給壓下去了,那還有什麼意思呢?慢慢玩,不要着急。”


“爸,我明白了。” 張猛點了點頭:“你是想先給林天宇一點可以挽救的希望,攻破他心理的防線之後,再重重的將他擊垮。”

“你很聰明。”張正成欣慰的笑了笑:“正是如你所說,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

“那咱們這麼做是不是犯法的?”

“NO,NO,NO。”張正成搖了搖頭:“這件事是由崔家做的,不和咱們有關,咱們要做的就是坐收漁翁之利。違法的事情我們是不會幹得。”

“我明白了。”張猛點了點頭。

“恩,照現在的情況來看,即使是黃市的首富,他最多隻能堅持半年,三個月後,咱們公司推出的大型網遊會上市公測,林天宇跪在商場的那一天,就將是我們網遊正式上線運營的時間,黃市首富的位置即將是我們的。”

“哈哈…”

父子倆在大笑了一陣之後,張猛就離開了辦公室,直接乘電梯上了公司的頂層,站在樓頂,秋風拂面,大半個黃市盡收眼底,他嘴角上揚了起來。似乎已經看到了自己的前程。

張猛這些日子過得還是很鬱悶的,他讓黃市地下勢力統治者四哥去幹掉錢多多,卻得到了失敗的消息,並且四哥還成了錢多多的手下了,簡直是把他氣的生不如死,幹掉四哥?那不太可能,黃市的地下勢力不容小覷,找殺手?沒有殺手肯接這個任務。

就在張猛一籌莫展之際,錢多多竟然和崔家給幹上,張猛真是笑的嘴都合不上了。

俗話說,君子報仇,十年不晚。

有朝一日,林家面臨破產,那錢多多自然就會被趕走,那自己豈不是可以將林天雅納入懷中了?

也就是在這一刻,張猛突然意識到自己和錢多多並沒有太大的仇恨,想幹掉他也不過是因爲他阻礙了自己追求林天雅罷了。

傍晚時分!

錢多多就接到了小麗的電話,說她已經降落在了SH市,也就是黃市的鄰居,經過又一天的修養,錢多多的傷已經好的差不多了,只要不做比較大的運動,就不會感到疼痛。

S600還在汽車醫院維修,寶馬被炸燬,錢多多不得不將在車庫裏停了半個月沒有開過的邁巴赫開了出來。

“錢多多,你去哪?”林天雅跑出來追問道。

“我去接人。”錢多多搖下車窗:“今晚我會把她帶到別墅來的。”

“男的女的?”

“女的,一個藍眼睛的洋妞。”

“藍眼睛?”林天雅一下就來了興趣,直接打開車門坐進了車裏:“我也去。”


“額…”錢多多無語了一下:“你去了別亂說話,那個小妞脾氣很怪,如果你惹她生氣了,她就殺人。”

“不可能。”

錢多多瞪了林天雅一眼,後者趕緊捂住了嘴巴,錢多多不由得苦笑,剛纔她是想嚇唬一下林天雅,看來這小妞還不是特別的笨,還知道不相信。

“保護好天雅,交給你了啊。”趙敏站在二樓的陽臺上衝着錢多多大喊道。

兩人統一的擡手做了個OK的手勢之後,錢多多就啓動了車子,駛出別墅,駛向了SH市! 103.

邁巴赫在馬路上飛快的穿梭,周圍隨處可見各種武裝到牙齒的官兵,錢多多一手握着方向盤,一手扣着鼻孔,將車開的異常的快,他時不時的還會鬆開方向盤,使勁去砸方向盤中心的氣囊,喇叭聲刺耳。

在黃市,寶馬奧迪各種豪車隨處可見,但是像邁巴赫這種檔次的車就是比較少的了,錢多多便藉此機會裝了一把好逼,邁巴赫風馳電掣,所到之處都會引來一陣辱罵,剎車聲和喇叭聲響徹各個路口,所有人都是敢怒不敢言。

錢多多之所以將車開的很快,一方面是因爲裝X,另一方面就是因爲小麗,對於小麗的性格,錢多多還是很瞭解的,如果讓她等急了,她會立即原路返回的,到時候自己還是白去一趟。當然,還有另外一個原因。

林天雅坐在副駕駛的位置,緊抓着門把手,身體更是處於一種極度緊張狀態中,眼睛死死的盯着前面,在錢多多連續闖了三個紅燈之後,她終於暴發了,衝着錢多多大嚷了起來:“ 你丫是不是瘋了,有你這麼開車的麼?”

“你知道毛線。”錢多多繼續扣着鼻孔,速度絲毫不減,將車開上了環城高速,圍着黃市開始饒了起來。

“你到底要幹嘛?”林天雅是土生土長的黃市人,對於黃市的道路還是有所瞭解的,見錢多多在圍着黃市轉,便詢問了起來。

“你沒看到有跟屁蟲麼?”錢多多瞥了眼後視鏡,接着雙手抓住了方向盤,開始在路上變換起了車道,林天雅也大概明白了錢多多的意思,坐穩不在說話。

從錢多多將車開出豪庭家苑的時候他就已經注意到後面有車在跟着自己了,每次過路口的時候,都會有另一輛車跟上自己,翻來覆去,錢多多已經過了十多個路口了,跟屁蟲也就換了十多個,不得不說,這些人還是很有技術含量的。

作爲殺手的錢多多,偵察和反偵察的能力自然是不容小覷的,即使那些跟屁蟲再怎麼換車,錢多多自然能看出個所以然來。

錢多多上了環城高速之後,那輛跟隨的車自然也就跟了上來,不過在環城高速上行駛了一段路程之後,錢多多就發現之前的那些車也都跟了上來。

十多輛車都是統一的A6L,連同一輛邁巴赫,在環城高速上呈品字形排開,當然,錢多多的邁巴赫就是單字口了。環城高速上的車本來就多,也幸好是錢多多的架勢技術高,能夠在不減速的情況上在車流中來回穿梭。

錢多多駕駛技術雖高,但A6L車的駕駛技術也不差,錢多多穿梭他們就穿梭,錢多多提速他們就提速,邁巴赫雖比A6L高檔了很多個層次,但在車多的道路上還是不能完全發揮出來,錢多多依舊沒能和他們拉開距離。

邁巴赫距離跟隨的最前一輛A6L只有一百多米的距離,在高速行駛的情況下,一百多米的距離完全是眨眼就到,錢多多不敢怠慢,在即將到達一個出口的時候,錢多多果斷減速了,車子也靠到了右側的減速帶上,在後面跟隨的A6L紛紛靠了過去。

只不過,在即將到達路口的時候,錢多多突然向左猛打了一下方向盤,速度更是提升了不少,直接與後面的車拉開了兩三百米的距離。

不得不說,錢多多還挺會玩,先是給後面的人做出要駛出環城高速的假象,典型的欲擒故縱。

“跟我玩,嘿。”錢多多盯着後視鏡不屑的笑了笑,又抽出一隻手扣起了鼻孔。

“咱們安全了?”林天雅蜷縮在副駕駛上,水汪汪的大眼睛盯着錢多多,小聲的問道。

“很快就能甩掉他們了。”錢多多瞥了眼後視鏡,正好看到一束強光打開,經過後視鏡的反射,直接照到了錢多多臉上,他不由得閉了下眼睛,再睜開時,那束強光已經消失,錢多多長舒了一口氣,還沒能舒完,錢多多就瞪大了一眼。

一輛A6L竟然已經追了上來,並且和邁巴赫走成了並排,錢多多不由得大吃一驚,趕緊低頭看了眼邁速,170,雖算不上太快,但是你丫的到底開了多少?我說句話的功夫你竟然就追了上來!

錢多多想繼續提速,但是車流太大,他根本無法提速,只能和A6L保持正常行駛,只要不停車,那他們就抓不住我吧。然而,就在錢多多自我安慰的時候,與邁巴赫並排行駛的A6L的車窗落了下去,接着就出現了一個黑漆漆的槍口。

“臥槽,還玩槍?”錢多多忍不住大罵了一聲。

拿着槍的男子衝着錢多多揮了揮手,示意拜拜,然後瞄準錢多多的腦袋,扣下了扳機。

碰!

錢多多驚訝的看了眼身旁,接着就漏出了笑容,子彈打在了邁巴赫的車窗上,只留了一道小小的鑽痕,連裂都沒裂,邁巴赫的車窗竟然被改成了防彈的,錢多多不得不樂。

坐在A6L的這男子也是一愣,接着再次扣動扳機,直到打光所有子彈,邁巴赫的車窗依舊是連裂痕都沒有,這次他是真的怒了,將手槍丟到一旁,轉身拿過了一把微型***,再次瞄準了錢多多的腦袋,扣動了扳機。

嘟嘟嘟嘟….

一梭子子彈打完,錢多多依舊沒受傷,並且還衝着A6L上的男子伸出了中指,然而,就在這個時候,車窗上的玻璃突然出現了一道裂痕,雖然很微小,但是裂痕很長,錢多多又擔心了起來,如果再來一梭子子彈,防彈玻璃肯定扛不住了。

“給我你手機。”錢多多衝着林天雅伸出了一隻手。

“你幹嘛?”林天雅哆哆嗦嗦的將手機遞了過去。

錢多多連忙接過手機,按了三下之後,就將電話放到了耳邊,林天雅立即心灰意冷,錢多多在她心中樹立起的高大上形象,在他按下110三個數字的時候就已經破滅了。

“遇到點情況還得報警,那要你這個保鏢還有什麼用?報警我也會啊。”林天雅在心裏抱怨了起來。

“算了,沒時間了。”

錢多多看到A6L裏的那名男子已經換好了子彈,立即將手機丟給了林天雅,雙手抓住方向盤,猛踩油門,車速立即提高了很多。

與此同時,微型***的聲音響起,錢多多趕緊來回變換車道躲避子彈。不過還是有不少子彈打在了車身上,傳來“duang,duang,duang。”的響聲。

一場只有在好萊塢電影裏才能看到的槍戰大戲在環城高速上演,所有無辜的車主都嚇得摸不着東南西北了,很多車輛開始在路上左右搖擺,就像是無人駕駛了一般,更有無數車輛紛紛靠邊停了下來。

現在雖已過了下班高峯期,但道路上的車輛還是不少的,但現在很多車輛都靠邊停了下來,一時間,就顯得有些寬闊了,錢多多看準時機,立即將油門踩到底,邁巴赫發動機發出一陣轟鳴,車速更是提了不少,已經達到了210多邁。

林天雅蜷縮在副駕駛座上,臉色煞白,一句話不說,就像是丟了魂一般。

邁巴赫一加速,後面的A6L也都紛紛加速了起來,十多輛車追一輛車,一場精彩的馬路追逐戰在環城高速上上演。

車後不斷傳來槍聲,錢多多深知這麼下去不是辦法,他轉頭看了眼林天雅,接着一咬牙,朝着一輛在路上正常行駛的寶馬車靠了過去。


邁巴赫的車速很快,寶馬車主只感覺到車裏震動了一下,在往前看時就只能看到邁巴赫的後尾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