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了御書房.端木幽凝立刻帶着湘南趕往甄茹雪的寢宮.既然布娃娃是在那個地方發現的.自然要從那裏開始查起.此時甄茹雪還在太醫那邊進行救治.見她到來.宮女侍衛忙上前見禮:“參見皇后娘娘.”

“不必多禮.起來吧.”端木幽凝揮了揮手.“方纔德妃的白貓叼出那隻布娃娃的時候.還有誰見過了.”

幾人對視一眼.其中兩名宮女上前一步說道:“回皇后娘娘的話.奴婢等都看到了.”

“很好.”端木幽凝指了指其中那個綠衣宮女.“那麼你來說.當時的情形是怎樣的.”

“是.”綠衣宮女忙點了點頭.仔細回憶了片刻.“回皇后娘娘.當時奴婢正在清理賢妃娘娘的衣物.那隻白貓便突然跑了進來.奴婢嚇了一跳.想把它趕出去.它卻一下子鑽到了牀底下.奴婢正要去找棍子什麼的.它卻自己跑出來了.而且口中還叼着那個布娃娃.然後一路跑了出去.就被德妃娘娘的侍女摁住了.”

端木幽凝點頭:“是哪間屋子.帶本宮去.”

“是.”宮女點了點頭.“皇后娘娘請.”

接着她帶着端木幽凝進了其中的一間屋子.並且指了指牀底:“皇后娘娘.就是那邊.那白貓就是從那牀底下叼出那隻布娃娃的.”

端木幽凝點頭:“好.你先出去吧.待本宮查看查看再找你問話.”

宮女答應一聲轉身而出.端木幽凝便接着吩咐湘南瞧瞧牀底下以及周圍有什麼異常.湘南答應一聲上前.仔細地查看前來.然而主謀也知道此事非同小可.自然會加倍小心.不會留下太明顯的線索.是以看了半天.湘南退了回來:“娘娘.沒有什麼發現.”

端木幽凝點頭:“意料之中.走.再出去找那幾個宮女問問.”

兩人來到外室.衆人依然在靜靜地等候.端木幽凝環視一圈.接着問道:“最近有什麼人曾經來過.一一給本宮說清楚.”

衆人趕忙答應一聲.方纔的綠衣宮女首先答道:“回皇后娘娘的話.娘娘在宮中並沒有什麼朋友.因此平常沒有人前來.”

這倒是.自從懷了身孕之後.甄茹雪連番惹出了不少事.自然沒有人敢再前來.一連問了好幾個人.都沒有有價值的線索.端木幽凝雖然失望.卻並沒多說.帶着湘南離開了.

衆人這才鬆了口氣.立刻湊到一起議論紛紛.

“怎麼是皇后娘娘來查這件事呢.這也太奇怪了吧.”

“有什麼奇怪的.後宮出了這種事.皇后娘娘又是後宮之主.自然應該由她來查.”

“可是這件事皇后娘娘嫌疑最大.這不是賊喊捉賊嗎.”

“不要亂說.若是被皇后娘娘聽到了.你這條命還想不想要.”

“對對對.小聲些.不過話又說回來.恐怕所有人都是這樣想的吧.除了皇后娘娘.誰還有那麼大的神通.”

“你們說.這一點咱們都想到了.難道皇上想不到嗎.他怎麼會讓皇后娘娘來查.如此一來.怎麼可能查出什麼結果.”

“當然有結果了.說不定皇后娘娘會隨便找個替死鬼出來.事情不就解決了嗎.”

此言一出衆人都沉默了下去.許久都沒有人再開口說話.不知過了多久.其中一人突然小心地說道:“其實咱們雖然是賢妃娘娘身邊的人.我倒覺得皇后娘娘未必做的出這種事.”

其餘幾人彼此對視了一眼.另一人點頭說道:“我也這樣認爲.皇后娘娘寬厚仁慈.怎麼會做這種傷天害理之事.說不定這根本就是有人故意陷害.”

“算了算了.別說了.事情已經是這樣.多說無益.小心傳了出去.平白惹來禍端.”

當下衆人各自嘆息着散了開去.惴惴不安地等待着最終結果.衆人的議論端木幽凝自然不會聽到.即便聽到了她也無心理會.一路回到天鳳宮.她顧不得喘口氣.立刻取出那個布娃娃仔細研究起來.

這個娃娃做得十分難看.針線功夫的確不怎麼樣.只是只可惜所用的紅布絲線等等都是最常見的材料.宮中到處可以見到.想要以此爲線索恐怕並沒有多少指向性.就算是宮中任何一個宮女都能夠拿到這種布料和針線.是以翻來覆去看了許久.卻仍然沒有任何發現.端木幽凝不由挫敗地將布娃娃放在桌子上.手扶着眉心嘆了口氣.

這可怎麼辦纔好.居然什麼都看不出來.難道只能動用神眼了嗎.動用神眼她自然不怕.怕的就是即便用神眼找出了兇手.倘若沒有足夠的證據加以證明.就算她指認出來.又有誰肯相信.就算因爲她是皇后沒有人敢反對.只怕也難以服衆.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她不由喃喃自語.“到底誰有那麼大的神通.可以跟我一樣知道賢妃所懷的畸形胎是什麼樣子呢.”

而這顯然纔是重點.只有弄明白這一點.才能知道幕後主謀究竟是誰.那麼該怎樣才能弄明白呢.

“分明就是皇后的陰謀.還查什麼.”守在牀前的喬蓮影一邊強忍着悲痛一邊咬牙說着.“就是皇后生怕茹雪生下皇子會奪了她的寵愛.所以就用妖法把她的孩子害成了這個樣子.原本茹雪說皇后會妖法我還不敢相信.還斥責她不準亂說.誰知居然是真的.茹雪.你受苦了.” 生下畸形胎之後.甄茹雪就陷入了昏迷當中.幸虧太醫都在場.及時替她止了血.暫時倒是沒有性命之憂了.接着太醫便出來向東凌孤雲請示那個畸形胎該如何處理.

依照慣例.若有後宮妃子生下畸形胎便會被視爲不詳.是大罪.妃子會被打入冷宮.甚至祕密處死.至於畸形胎則立刻會被焚燬.永絕後患.然而此事畢竟太過蹊蹺.如今所有人都看得出甄茹雪是被人害的.她本身是受害者.自然不會落到被打入冷宮的地步.

因此.東凌孤雲命人好好照顧甄茹雪.只是讓衆太醫祕密將那個畸形胎焚燬.然後深埋到地下算了.另外他還叮囑衆人.務必守口如瓶.絕對不允許將此事傳播出去.

衆太醫連連點頭答應.帶着那個畸形胎離開了.眼見甄茹雪還在昏迷之中.東凌孤雲便那要她暫時留在此處歇息.等身體好一些之後再回到自己的寢宮.到了這個地步.喬蓮影自然不放心假手他人.親自留下來照顧甄茹雪.

看着親生女兒慘白的臉.想到她方纔生下的那個恐怖的胎兒.喬蓮影又氣又恨又是心疼.嗚嗚咽咽地哭着.一邊不停地咬牙切齒.硬說是一切都是皇后的陰謀.

得到消息.甄擎宇也早已趕了過來.雖然周圍並沒有旁人.宮女也都被打發了出去.他依然不放心.低聲說道:“先別多說了.此處不比邊關.說話一定要小心.若是被人聽了去可不得了.”

“有什麼好怕的.”喬蓮影冷哼了一聲.“到了這個地步.還管那麼多做什麼.何況我難道說錯了嗎.這一切不就是皇后的傑作嗎.”

甄擎宇皺了皺眉:“我怎麼覺得這件事並不像表面上看起來這麼簡單呢.皇后娘娘聰明絕頂.怎麼會佈下這種漏洞百出的局.會不會另有內情.”

“你居然還替她說話.”喬蓮影狠狠地看了他一眼.又擡手指了指毫無聲息的甄茹雪.“你瞧瞧她都把咱們的女兒害成了什麼樣子.你居然還替她說話.你真是莫名其妙.”

甄茹雪躺在牀上一動不動.雙眼緊閉.臉色慘白.若不是胸口還在微微起伏.真讓人懷疑她究竟還是不是活着.看到她這個樣子.甄擎宇自然萬分心疼.不由嘆了口氣說道:“我不是替皇后娘娘說話.我只是覺得這種事必須要慎重.你想啊.皇后娘娘既然佈下了這種局.要害茹雪.那她自然會把那個布娃娃藏在十分隱祕的地方.怎麼會那麼容易被發現.還輕易被一隻貓給叼了出來.你不覺得奇怪嗎.”

喬蓮影愣了一下.繼而冷笑一聲:“你懂什麼.要想讓那個布娃娃起作用.必須得放在茹雪的牀底下.遠了就不管用了.”

“是嗎.”甄擎宇皺了皺眉.沉吟了片刻之後接着說道.“就算是這樣.那隻貓跑進甄茹雪的寢宮之後爲何不上別處去.而要第一時間就把布娃娃叼了出來.這一點豈不是也很奇怪.”

果然不愧是戰功赫赫的安平侯.頭腦就是比一般人轉的快.喬蓮影對此卻依然嗤之以鼻:“有什麼好奇怪的.那隻貓見身後有人追趕.當然會往隱蔽的地方跑.對它來說.再也沒有比牀底下更安全的了.所以就鑽到了牀底下.結果看見有個布娃娃.說不定它以爲那是一隻老鼠.就把它給叼了出來.”

這解釋雖然有些牽強.但卻不能說毫無道理.尤其那布娃娃的下身是並在一起的.若說會被貓兒誤以爲是老鼠.倒也不無可能.雖然如此.甄擎宇卻仍然越想越不對勁.搖頭說道:“總之你先不要胡說八道.這件事皇上既然已經知道.他就一定會派人去查.畢竟皇上對巫術也是深惡痛絕.絕對不會視而不見的.”

然而喬蓮影卻依然擔心.擡起手擦了擦淚.她哭哭啼啼地說道:“我就怕到最後即便查出是皇后娘娘做的.皇上也不會對她怎麼樣.說不定就隨便找個替死鬼來頂嘴罪算了.到時候咱們女兒受的這些罪可就白受了.”

甄擎宇沉默下去.許久都沒有再說什麼.如果真的是那樣.他們也無可奈何.畢竟端木幽凝爲玉麟國立下下了天大的功勞.何況這件事表面看起來皇后難以逃脫嫌疑.但畢竟沒有確鑿的證據.只怕皇上是不會輕易動她的.

甄茹雪一直昏迷不醒.喬蓮影雖然勞累不堪.卻不敢離開半步.一直在牀前伺候着.夜色漸漸降臨.她點燃蠟燭火.看着甄茹雪慘白的臉.又是一陣悲痛上涌.雖然宮女送了飯菜過來.她卻一口也吃不下去.坐在牀邊愁苦不已.

隨着夜色漸漸加深.喬蓮影也終於支持不住.趴在牀前迷迷糊糊地睡了過去.不過生怕甄茹雪若是醒了自己還不知道.喬蓮影特意握住了她的手.甄擎宇也坐在桌旁.趴在桌上直打盹.

不知過了多久.喬蓮影突然感到自己的手似乎動了幾下.不由渾身一激靈醒了過來.擡頭一看.她才發現甄茹雪正慢慢地睜開眼睛.不由驚喜不已.立刻站起身趴上去問道:“茹雪你醒了.覺得怎麼樣.”

這一聲也驚動了甄擎宇.他也立刻站起身奔了過來:“茹雪.好些了嗎.”

然而甄茹雪雖然睜開了眼睛.眼中卻沒有焦距.似乎有些不明白自己究竟身在何方.重新閉上眼睛.她輕輕晃了晃腦袋.皺了皺眉.然後才慢慢睜開眼看着兩人.有些疑惑地叫道:“娘.”

“是.是我.”喬蓮影立刻點頭.“茹雪你沒事了吧.還有哪裏不舒服嗎.要不要娘給你叫太醫.”

甄茹雪的神智進一步迴歸.眼睛裏也慢慢有了焦距.然而當她漸漸回憶起之前的一切.頓時變了臉色.不知從哪裏來的力氣.居然刷的翻身坐起.一把掀開被子低頭看去:“我的孩子.我的孩子呢.我的孩子沒事吧……”

說到這裏.她突然猛的頓住.眼睛也瞪得溜圓.彷彿不敢相信面前的一切.她原本已經微微隆起的肚子早就扁了下去.傻子也知道孩子怕是已經不在了.

喬蓮影見狀自然嚇得不輕.生怕她做出什麼傻事.立刻握住她的手柔聲安慰:“茹雪.茹雪你別這樣.沒事的.你還年輕.等你養好身體.想要給皇上生多少皇子公主都可以.知道嗎.”

甄茹雪愣愣地擡起頭看着她:“娘.你的意思是說我的孩子已經沒了.”

雖然她的樣子看起來還算冷靜.喬蓮影卻不敢掉以輕心.更緊地握住她小心地說道:“是.茹雪.你的孩子已經沒了.不過你放心.太醫說只要你養好身體.孩子以後還會再有的.”

甄茹雪直瞪瞪地看着她.不相信地重複了一遍:“你是說我的孩子沒了.真的沒了.”

看到她這個樣子.喬蓮影嚇得幾乎昏死過去.連聲安慰:“茹雪你別這樣.你不要嚇娘啊.你真的沒事的.以後你還可以再生的.真的.”

甄茹雪仍然沒有任何反應.就那麼瞪着雙眼看着喬蓮影.嘴脣不停地哆嗦着.片刻之後.她突然一張口.發出了一聲淒厲的尖叫:“啊..”

這聲尖叫簡直具有穿雲裂帛的功效.震得兩人鼓膜生疼.然而不等喬蓮影有什麼反應.她的尖叫便突然停止.整個人已經撲通一聲仰面朝天摔倒在牀上.再次昏死了過去.

“茹雪.茹雪.”喬蓮影立刻魂飛魄散.恨不得也跟着昏死過去算了.尖叫了幾聲.她才反應過來:“快快.快叫太醫.”

甄擎宇立刻轉身向外奔去.一邊大聲叫着:“太醫救命.太醫.”

這一番鬧騰.被驚動的不只是太醫.還有離的不遠的東凌孤雲.不多時太醫趕到.立刻上前替甄茹雪做了一番檢查救治.這才躬身說道:“請侯爺和夫人放心.娘娘並無大礙.只是那一時之間接受不了這個事實.因此情緒有些激動.慢慢休養一下就會好的.”

二人聞言稍稍鬆了口氣.喬蓮影早已落下淚來.坐在牀邊不停地哭泣:“茹雪.你可千萬不能有事啊.你若有個好歹.娘可怎麼辦.”

然而就在此時.太醫卻突然對着東凌孤雲眨了眨眼.分明是有話要說.東凌孤雲會意.接着說道:“請侯爺和夫人好好照顧茹雪.無論有什麼事都可隨時向朕稟報.”

說着他轉身要走.誰知心疼痛苦之下.喬蓮影卻突然站起身奔過來撲通一聲跪了下去:“皇上.”

東凌孤雲眉頭微皺:“夫人快快請起.有話慢慢說.不需行如此大禮.”

“請皇上嚴懲真兇.爲茹雪討回一個公道.”喬蓮影哭泣着.連連叩頭.“茹雪她心地善良.從未有過害人之心.她不應該落到這樣的下場.”

東凌孤雲點頭:“這一點請夫人放心.朕一定會找出真兇.嚴懲不貸.”

“皇上.真兇是誰還用查麼.”喬蓮影碰碰地磕着響頭.“此事究竟是誰所爲.所有人都心知肚明.還請皇上秉公執法.不要袒護兇手.” 這話分明就是衝着端木幽凝去的了.東凌孤雲原本溫和的臉色瞬間沉了下去.淡淡地說道:“夫人這話朕倒不懂了.此事還在調查之中.是誰說真兇已經出現了.”

喬蓮影噎了一下.卻也因爲他瞬間的陰沉瑟縮了一下.幾乎不敢再開口.然而轉頭看到甄茹雪昏迷不醒的、面色慘白的悽慘模樣.她不知從哪裏來的勇氣.居然一咬牙說道:“皇后娘娘母儀天下.茹雪不過是個小小的妃子.皇后娘娘要如何處置茹雪.臣婦原也不敢多說.但是茹雪並無過錯.皇后娘娘爲了一己之私便將她害到這步田地.是否太……”

“夫人.”東凌孤雲眸中的寒意更加濃烈.冷冷地打斷了她.“朕已經說過此事正在調查.而且此事絕非幽凝所爲.夫人雖愛女心切.也不得胡言亂語.敗壞皇后的名聲.”

被他的冷冽嚇住.喬蓮影好一會兒不敢再開口.東凌孤雲已經冷冷地說道:“念在夫人剛剛經歷劇變.難免有些亂了方寸.朕可以不加追究.但若再有下次.休怪朕不念彼此之間的情分.”

扔下幾句話.他袍袖一甩轉身而且去.只留下一室冰冷.喬蓮影又氣又急.嘴脣不停哆嗦着:“太過分了.太過分了.居然明着偏袒皇后.而且從頭到尾皇上居然看都不看茹雪一眼.他……”

“行了.你別說了.”甄擎宇眉頭緊皺.“我已經說過此處不比邊關.萬萬不可胡言亂語.你怎麼不聽呢.如今惹惱了皇上.萬一皇上怪罪下來……”

“我纔不怕.”喬蓮影咬牙切齒.“皇后將茹雪害得這麼慘.我就算拼着一死.也要爲茹雪討回一個公道.”

甄擎宇沉默片刻.突然嘆了口氣:“怕只怕就算拼着一死.也討不回什麼公道.”

“哼.我就不信了.咱們玉麟國還能沒了天理.”喬蓮影冷笑一聲.咬牙說着.“事實俱在.皇上就算想偏袒皇后.也要顧着些天下人悠悠之口.”

甄擎宇搖頭.什麼也沒說.

喬蓮影剛纔的話顯然令龍顏震怒.東凌孤雲的周身縈繞着一股冰冷的怒意.令人不寒而慄.一直向前走了一大段路.太醫依然不敢開口.渾身冷汗直冒.

片刻後.倒是東凌孤雲首先開了口:“你方纔示意朕有內情稟報.爲何不說.”

“是.是是.”太醫連連點頭.小心地說着.“啓稟皇上.臣是想說.賢妃娘娘怕是……”

東凌孤雲腳步一頓.眉頭皺得更緊:“怕是怎樣.她的孩子已經沒了.還有什麼好怕的.”

太醫嘆了口氣.搖頭說道:“孩子沒了是小事.原本只要養好身體.很快便可以再有的.然而賢妃娘娘一直以來便情緒不穩.早已嚴重影響了身體.如今因爲懷了畸形胎.方纔墮胎之時又失血過多.虛弱之極.只怕……”

又是隻怕.東凌孤雲心中一緊.已經猜到了下文.卻依然沉住氣說道:“說下去.”

太醫咬了咬牙.一鼓作氣說道:“賢妃娘娘只怕支撐不了多久了.”

“什麼.”儘管早有準備.東凌孤雲還是不可避免地吃了一驚.“支撐不了多久了是什麼意思..”

太醫哆嗦了一下.小心地說道:“就是……賢妃娘娘可能……可能用不了多久就會……就會虛弱而……”

後面的“死”字他實在難以說出口.不過看東凌孤雲突然白了臉色.他便知道帝王已經明白了他的意思.頓時嚇得住了口.垂着頭不敢作聲.

東凌孤雲不止臉色蒼白.腦中更是有些轟轟作響.半晌不知該說什麼.

甄茹雪的狀況居然已經嚴重到了這樣的地步.怎會這樣.但若果真如此.又該怪誰呢.

怪他嗎.當初立妃.何嘗是他所願.怪甄茹雪嗎.她雖然一門心思想要爲妃.但也只是爲了跟心愛之人在一起.何況若是沒有選妃這回事.她也根本沒有機會入宮.怪端木幽凝嗎.她也只是爲了早日結束天譴.絕無私心.那麼究竟該怪誰.

沉默許久.東凌孤雲吐出一口氣:“沒有辦法救她了嗎.既然只是身體虛弱.想辦法補一補不就是了.”

“回皇上:沒那麼簡單.”太醫搖了搖頭.小心地說着.“賢妃娘娘如今不只是虛弱而已.她已經傷了根本.怕是回天乏術了.不過……”

東凌孤雲眼睛一亮.立刻追問:“不過怎樣..”

“不過皇后娘娘醫術高明.或許她會有辦法.”太醫躬身奏報.“如果連皇后娘娘都救不了賢妃娘娘.那……”

東凌孤雲點頭:“好.朕知道了.你先去吧.”

太醫如獲大赦.答應一聲之後迅速離開了.東凌孤雲也不敢耽擱.立刻趕到了天鳳宮:“幽凝.”

端木幽凝正對着那個布娃娃翻來覆去的研究.看到他不由皺了皺眉:“皇上.這麼晚了怎麼還不曾休息.可是來問案子查得怎樣了.臣妾還不曾找到線索……”

“此事稍後再說.”東凌孤雲立刻打斷她.“幽凝.方纔太醫跟朕說……”他將太醫的話重複了一遍.“怎麼樣.你可有辦法救茹雪.”

端木幽凝的眉頭皺得更深.片刻後微微嘆了口氣:“到底還是走到這一步了嗎.原本臣妾還希望是自己看錯了……”

東凌孤雲目光一凝:“你是說你早就看出茹雪支撐不了多久了.”

“皇上忘了嗎.”端木幽凝嘆了口氣. 我家妹妹超級甜 “臣妾早就說過.之所以建議賢妃儘快將孩子墮掉.就是因爲耽誤的時間越長.對她的身體傷害就越大.容易造成無法挽回的嚴重後果.她將胎兒娩出之後.臣妾曾近進去看了看.那個時候便發現她已傷了根本.難以支撐了.”

東凌孤雲閉了閉眼.似乎有些無法承受:“既如此.當時你爲何不說.”

“臣妾希望自己看錯了.”端木幽凝苦笑.“何況當時有太醫在.他們都不曾說什麼.臣妾處境尷尬.更不敢多說.”

好.這已經不是重點.東凌孤雲嘆了口氣:“如今說這些已經沒有意義.賢妃之疾.你究竟能不能治.”

“臣妾可以盡力一試.”端木幽凝有所保留.“當初是臣妾力主皇上立妃.也算是臣妾將她拖入了宮中.無論如何都要盡力延長她的壽命.皇上.是否需要此刻便去瞧一瞧.”

“好.”東凌孤雲立刻點頭.“事不宜遲.快走.”

端木幽凝起身收拾一番.二人立刻急匆匆地趕了過去.來到門口.內侍已經尖聲奏報:“皇上駕到..”

甄擎宇夫婦倒是不曾想到東凌孤雲居然這麼快便去而復返.立刻起身迎接:“參見皇上……皇后娘娘..”

惹上小辣椒 看到她.甄擎宇倒還算正常.喬蓮影卻已刷的變了臉色.眼中更是涌上濃烈的恨意.居然不怕死地咬牙說道:“你還敢來..你把茹雪害成這個樣子還不夠.還想怎麼樣..”

端木幽凝神色不動.喬蓮影這個反應完全在她的預料之中:“夫人.稍安勿躁.什麼話該說.什麼話不該說.相信夫人比本宮更清楚.”

戀戰新夢 她並不曾疾言厲色.甚至連聲音都不曾提高半分.然而不知爲何.她的周身卻突然有一層凜然不可侵犯又無與倫比的氣勢氤氳開來.剎那間居然比東凌孤雲這個帝王更加令人不敢褻瀆.

喬蓮影滿腔的怒火頓時一窒.居然不自覺地瑟縮了一下.哪裏還敢多說.然而想到甄茹雪的下場.她又委實心疼萬分.便梗着脖子冷笑一聲:“是.臣婦自然知道.皇后娘娘位高權重.不讓臣婦說的話臣婦也不敢多說.請皇后娘娘恕罪.”

端木幽凝笑笑:“夫人言重了.只要是實情.夫人只管明言.不明真相便胡言亂語、散佈謠言者.本宮一向不會輕饒.”

喬蓮影大怒:“臣婦哪裏胡言亂語、散佈謠言了..分明就是……”

“夫人.不得對皇后娘娘無禮.”甄擎宇見勢不妙.立刻厲聲打斷她的話.並一把將她扯到了自己身後.“皇后娘娘恕罪.拙荊並非有意冒犯……”

端木幽凝含笑搖頭:“本宮明白.侯爺不必解釋.”

看得出她並無怪罪之意.甄擎宇心下稍安.接着問道:“不知皇上與皇后娘娘駕到.有何吩咐.”

東凌孤雲看了看還在昏迷的甄茹雪.輕嘆一聲說道:“方纔出門之後.太醫便向朕稟報.說茹雪情況嚴重.怕是……而且說他們已經無能爲力.恐怕只有皇后纔有辦法.因此……”

“皇上您說什麼..”喬蓮影陡然一聲尖叫.神情慌亂至極.“您剛纔說茹雪怕是……怕是怎樣..是哪個太醫胡說八道..茹雪明明好得很.誰敢亂說.誰……”

“夫人.”甄擎宇也被東凌孤雲的話嚇得不輕.但看到喬蓮影幾乎崩潰的樣子.他哪裏還顧得上自己.立刻上前拼命安撫.“夫人你冷靜一些.皇上並不是這個意思.夫人.別喊了.小心嚇到茹雪.” 這句話總算戳中重點.喬蓮影立刻停止了尖叫.忙不迭地回頭看了看牀上的甄茹雪.看到她繼續悄無聲息地躺着.她才偷偷鬆了口氣.但仍然壓低了聲音說道:“不.不會的.茹雪絕對不會有事.誰敢說她有事.我跟他拼了.”

甄擎宇給了她一個警告的眼神.示意她不準再隨便開口.然後才轉過頭急急地問道:“皇上.您剛纔說的是不是真的.茹雪她真的……”

“是真的.”東凌孤雲耐着性子點了點頭.“方纔太醫的確是這麼跟朕說的.否則朕何必要多此一舉.你若是不信.朕可以將太醫叫來.讓他當面跟你說.”

如此一來.甄擎宇自然信了大半.因此臉色早已慘白.慢慢搖着頭自言自語:“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這是爲什麼.這是怎麼回事啊.”

東凌孤雲皺了皺眉.接着說道:“太醫跟朕說是因爲墮胎傷害了茹雪的身體.纔會造成如今的結局.太醫還說.他們已經束手無策.但是皇后醫術高明.如果讓她看一看.說不定茹雪還有救.侯爺.你真的還要繼續耽擱下去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