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小仙一邊接字,一邊還防備着他會不會反悔趁機制住自己,因爲他拜託的事情太奇怪了。

葉小仙一瞥看見上面寫的醜字:“我只是想問一句你是有心害我或是無意泄露。”

十九個字道盡了楚月來心裏的對夏芸的無數情緒。

他知道自己也許永遠都不會知道答案,可是他還是有些不甘心,這是一個殺手或者說男人很不成熟的表現。

可是他就是想問一句,真心的問一句,夏芸你到底是有心還是無意出賣我。

楚月來看着帶着鈴鐺走出門外的葉小仙,他忽然覺得自己的決定很對。


這時他聽到門外傳來葉小仙甜美的聲音:“小賊,你的字難看死了,我可不想幫你去貼字丟人,要帖你自己親自去貼。”

楚月來聞言笑了下。

在準備最後的戰鬥前,他的心裏因爲葉小仙的善意,而忽然多了些溫暖和感動。

這些情緒都帶給他很多信心。

楚月來忽然覺得也許真的不用葉小仙去客棧貼字。

也許自己還有機會去親口問問她,今天到底是怎麼回事。 一家。。。兩家。。。。。三家。。。。。。988家。。。。

「呼!大哥!天色不早了。找不到住處了!」指南針累的如同死狗一般喘氣道。指南針可謂敬業,帶著斗鬼神在外院轉了一大圈。問了無數房屋,雖然還有許多房屋沒問。但是天色已黑。指南針還有自己的事情要做。

「恩!那就算了,不過我交待你的事情你沒有完成,這件事的錢就不給你了。」

「別!!」指南之如同被踩了尾巴的貓一般大叫起來:「要不這樣!我帶你去我的住處,將就過一夜,這次帶路在加上你住宿費就收你3個銀幣好了!」指南針知道沒有辦法了,他可不想看著到手的銀幣飛掉。

「好吧!」斗鬼神也知道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他總的找個落腳的地啊。

「你先把那13枚銀幣給我!」指南針出發之前向斗鬼神要起錢來。

「可是我就有金幣啊!」斗鬼神無奈的拿出一枚金幣道。

「沒事,我去換成銀幣。」指南之領著斗鬼神來到一家賣包子的店前。花了1銀幣一口氣買了20個包子。換成銀幣后,指南針找回87枚銀幣遞給了斗鬼神,而自己則把那12枚銀幣小心的裝進了口袋中。

「給你個!」指南針遞給斗鬼神一個包子,接過包子,斗鬼神也是餓了,便大口吃了起來。包子內香酥的餡料讓斗鬼神胃口大開,不客氣的又向指南針要了2個吃了起來。而斗鬼神驚奇的發現,指南針才吃了一個包子。

「你怎麼就吃一個啊?」

「我不餓!累的沒食慾了!呵呵。。。」指南針隨口答道。斗鬼神聽后也不在意。跟在指南針身後來到了所謂的貧民區。

破爛的房屋內喧嘩聲不絕於耳。一個個小攤位擺在貧民區入口區吸引著一大堆人。而更多的是一群流口水的兒童。刺鼻的味道傳來,讓斗鬼神有點難以忍受。坑坑窪窪的小路上隨處躺著人。那些人就那麼的睡在地上。

「弟弟,堅持住,明天我給你帶吃的!」

「姐姐。。。。我快不行了。。。 法象仙途 !」

「孩子,別哭了。你父親死不能復生啊!!」

陣陣的話語,傳進斗鬼神的耳中卻是無比刺耳!他的心在顫抖!他可是剛剛經歷了家人的生死離別。他是深有體會。望著眼前的景象,聽著他們的聲音。斗鬼神的眼淚開始溢出。

「哎!不該帶你來啊!」指南針也一改往日的嬉皮笑臉,一臉的凝重:「這些都是沒有生存能力的人,最終等待他們的也只是死亡。」

「武神院不知道這裡的情況嗎!?」斗鬼神幾乎咆哮而出。

聽著斗鬼神那憤怒的話語,指南針明顯愣了一下,竟然連「一個問題一銀幣」這句話都忘啦說了。

「就算知道又如何!天大地大!這裡便是世界的縮影!他們就算解決得了這裡的問題,也改變不了整個世界啊!!就算你搬了出去,外面的世界只會更加的殘酷。」指南針無奈道:「再說了,他們根本不想來管,也懶得來管,沒有價值的人的死活在他們眼裡根本不值一提。」正當斗鬼神想繼續反駁時指南針開口道:「別說了,我們在這裡說也沒用。根本改變不了什麼!」

一句話,彷彿晴天霹靂一般在斗鬼神腦海中炸開。深深回蕩在他的腦中。

「是啊!沒有實力什麼都改變不了!」

無奈的搖了搖頭,斗鬼神跟在指南針身後繼續向前走。當走到一所破爛的房屋門前時停了下來。

輕輕的推開了門,頓時一片吵雜聲傳來。

「是指南針哥哥!」

「指南針哥哥帶吃的回來了!」

「有吃的了」

。。。。。

「只見七八個小孩自昏暗的房子里跑了出來。圍在了指南針身邊。

「別吵!每個人都有!」說著,指南針便把買的包子拿了出來,開始分發。一共九個兒童。

「大毛,二毛過來!」所有人分發完畢,只剩下這兩個人。兩個渾身破爛衣物的男孩走了過來,大約五六歲。滿臉的興奮。

「今天我不小心多吃了幾個,你們年齡大些,所以你們一人一個!」

知毅行 轟!」

斗鬼神覺得腦子一片空白。他竟然吃了這些小孩的包子。讓他覺得慚愧不已。

「恩,謝謝哥哥!」兩名兒童十分禮貌的說了一聲謝謝之後,便跑向那群孩子身邊狼吞虎咽起來。

「要不我在去給他們買點吧?」斗鬼神覺得什麼的愧疚,想給予補償。

「不必了,我黑了你這麼多錢也有點過意不去!」指南針的語氣中也充滿了愧疚。

夜漸漸的深了,斗鬼神和指南針安頓好這些兒童入睡后,便坐在地上聊了起來。

原來指南針是一個專門靠倒賣情報來賺錢利潤。可是由於和他合夥的一人出賣了他,導致他身無分文,被趕出了內院。身無分文的他又累又餓,最後在貧民窟昏死過去。當他醒來時,卻發現已在這間屋子內。一位老人救了他一命。老人整天早出晚歸,為孩子們帶來食物,但是沒人知道老人去做什麼。指南針在頹廢了幾天後,又振作起來。一開始,憑藉著自己原本對著武神院的了解開始做起了嚮導。可是事情沒有那麼容易。一般很少新人會來武神院。而就算是有人來,也都是有人跟隨。他做成功的生意很少很少。有時一天一個人也接不到。好點的話也就二三個銀幣。不過,他再加上老人掙得也夠填飽肚子的。可是突然有一天,老人回來后,滿臉瘀青,身上多處出血。在交待了指南針要好好的照顧這些孩子之後便離開了人世。從此重擔全都落在指南針身上。武神院內的東西昂貴。每天必須要1銀幣才能填飽肚子。指南針已經接連兩天沒有賺到錢了。直到今天遇到斗鬼神,才算賺上一筆。不過也僅夠十來天的開銷。

聽道指南針的艱苦處境后,斗鬼神果斷的拿出了5枚金幣遞了過去。不過卻遭到指南針的拒絕。斗鬼神知道指南針是一個有才之人。如果給其機遇那麼照舊會翻身而起,甚至再吸取失敗的教訓之後會做的更好!

「你難道想餓死那些孩子嗎!?你忘記了你是這樣答應那位救你一命的老人了嗎!?」斗鬼神毫不憐惜的訓斥起來他知道常用的方法肯定行不通,只有絕情的訓斥,才能讓一個人重生。

「你簡直就是個懦夫!一個軟蛋。你要是真正男人的話就站起來。就拿著這些錢去獲得更多的金幣。去把那個陷害你的人打趴下去。去完成老人的宿願!」

斗鬼神的話彷彿鋼針一般,字字的刺入指南針的心!斗鬼神知道有了效果,便變本加厲的繼續道。

「你是懦夫嗎!?」

「我不是!」指南針沮喪的道。

「你是軟蛋嗎!?」

「我也不是!」指南針哽咽道。

「你是真正的男人嗎!?」

「我是!」指南針停止了哭泣。

「你想報仇嗎!?」

「我想!」指南針幾乎咆哮而出!

「你能完成老人的宿願嗎!?」

「我能。」

「你能嗎!?

「我能!!!」無比堅定的語氣自指南針口中噴發而出,連同口水一起噴了出來。

望著斗鬼神手中遞來的五枚金幣,指南針快速的接了過來。指南針是很有才,他如今就缺一筆資金,如果給他這筆資金,那麼假以時日必定會獲得大豐收!指南針向斗鬼神微微點了點頭!旋即不好意思道:「在給一枚吧!」

「我靠!你臉還真不是一般的厚!」

「哈哈。。。。」

「哈哈。。。。」

斗鬼神和指南針同時大笑出口。

「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斗鬼神!! 楚月來凝神靜氣, 商鬥 ,他的精神狀態、身體情況調整到了巔峯。

可是他還要僞裝出一副受傷無力的情形出來,這方面的表情他很擅長,因爲他過去的十年中幾乎有將近八年的時間都是這個樣子。

硬拼不代表一定要硬闖出去,也可以僞裝中毒。

他輕輕地推開了房間的門,有些踉蹌的走出葉城主千金的閣樓,四周都是人。

葉城主和張天翔他們並沒有揮手讓手下暗器齊飛,在他們眼裏這小子是個識時務的人。

從他主動放葉小仙出來可以看出。

還因爲葉小仙也剛剛說過想要他活着。

這些都是楚月來還能完好的站在葉城主和張天翔面前的原因。楚月來當然不知道這中間的彎彎繞。


他覺得自己的僞裝很成功,受此鼓勵,他臉色更加蒼白了,傷勢的體現也更加明顯了。


葉小仙在葉城主的身邊,對着他呲牙一笑,那笑容裏好像有許多意思,楚月來沒敢多望她一眼,因爲他怕表演失敗。

葉城主身前這時跑來了一隻狗,是那隻雜種大黃狗旺財,楚月來此行的任務目標,他的眼睛一亮,想殺了那隻狗,憑那兩枚金錢鏢足矣。

在張天翔的眼裏他已經是一個可以隨意支配的活死人了。

然後他對着美若天仙的葉小仙微微一笑,就帶着手下的人緩緩的撤離了後院。

他眼中的意思是讓葉城主來處理的乾淨些,而他還要塑造下自己在葉小仙心目中有一個高貴、寬容的印象。

葉城主當然明白張天翔的意思,不過他也十分疼愛自己最小的女兒,他很在乎她。

葉小仙其實說給楚月來的話很多都是不真實的。

起碼葉城主絕對不會拿自己最愛的寶貝女兒的命去換殺手的命,這點是毫無疑問的。

楚月來被騙,一是因爲他過於信任小姑娘,二是葉小仙的演技天賦和技巧實在是爐火純青。

葉城主上前一步沉聲道:“你是何人?受何人指派從實招來,來人把他綁起,送到我得書房。

他大手一揮,眼睛盯着楚月來的一舉一動。

四周的人都緊張的看着楚月來,每人相信他會束手就擒,都在防止他的最後一搏,因爲誰都不想在勝利已經到手之時,因爲最後的大意而失去生命。

楚月來猛烈的咳嗽了幾聲,他緩緩地輕輕地用右手撫胸,胸口裏放着兩枚金錢鏢,他藉此機會扣在了手裏。

左手拿着師傅的長劍支撐在地,彷彿不如此已經站立不住了。


他緩緩地擡頭看着對面的葉飛虹城主,以及他身前不遠,兇惡地對着他,呲牙咧嘴狂犬個不停的旺財。

然後他就看見了正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他的葉小仙——他最擔心葉小仙會踢爆他沒有受傷中毒的真相。

可是自己已經告訴她只是來她家殺她家的那隻狗而已,也許她不會爲了一隻狗出賣這個饒過她一命的人吧!

楚月來只能這麼安慰自己,他要等,等一個最好的時機,他要殺了那隻狗,完成任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