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裏只是鬼城的外圍,所以你還看不到裏面的瘋狂。不過你很快就會看到了。”女子神祕一笑,卻不再多說了。 聽完陳苗苗的描述,離雖然有些驚訝卻並沒有表現出緊張。這倒讓陳苗苗對他有些刮目相看。若是五年前離來到這個地方,聽了這一番描述說不定已經心生退意了。但現在卻不同了。

五年來他的道行進步雖然不是很快,但也已經進入了七隱境界。雖然說道行的進步給了他一些信心,但這卻不是最重要的原因。最重要的是,這些年他的心性受到妖王凌天的影響,殺了不少人,所以豐都鬼城對於他也並沒有太大的心理負擔。

“閻王殿怎麼走?”離想起黑衣人說的話,他不想有太多耽擱,所以直截了當的問了出來。

陳苗苗聽離說要去閻王殿,神色不禁變得古怪起來,像看怪物一般看了離幾眼,問道:“你確定是去閻王殿?”

“有什麼問題嗎?”離問道。

得到離的肯定,陳苗苗搖了搖頭道:“沒,沒什麼?”接着陳苗苗轉身面對着那望不見盡頭的街道,道:“沿着這條街道一直往前,你就會看到閻王殿。要去閻王殿可不是你想得那麼簡單。祝你好運。如果你真的能到達閻王殿,我們再見吧。”說罷陳苗苗就要離開,但她身形微動,卻又停了下來,道:“我很好奇你叫什麼名字?”

“離。”離簡簡單單回答了一個字。陳苗苗微微點了點頭,幾個起落,便消失在了街道盡頭。

陳苗苗雖然給他提供了不少信息,但卻並沒有提及閻王殿裏要見他的到底是什麼人。閻王殿,應該是豐都鬼城的中心所在,要見他的人說不定是豐都鬼城的城主。離這麼猜測着。


只是,他應該不認識豐都鬼城的城主纔對,那麼他爲什麼要見離呢?這是離想不通的地方。

從陳苗苗給他的信息來看,豐都鬼城應該不是一個良善之地,連續五天的趕路對離的消耗也不小,所以他並不敢貿然前進。這裏是鬼城外圍,相對沒有什麼危險。所以離原地坐了下來,運氣恢復,將自己調整到最佳狀態。

半個時辰過後,離的元力已經恢復到了最佳狀態。

意識外放,小心觀察着周圍的情況,他方纔邁開步子,沿着前方的街道往下走去。

最初的兩百米離並沒有看到任何人影活動,街道上也出奇的安靜。但兩百米之後,四周的環境開始慢慢發生變化了。街道兩旁開始出現不少的兒童和老人。他們有的站着,有的坐着,有的躺着,形態各異。他們都顯得特別的消瘦,皮包骨頭。眼窩深陷,肌膚暗黃,嚴重營養不良的樣子。

他們看到離的時候,都貪婪的看着離,他們似乎在渴望着什麼。但又不敢上前來。再往前走,更加詭異的畫面出現了,一個小孩一口咬在一個女人的脖子上,貪婪地吸取着女人的血液,不一會兒工夫那女人便圓睜着眼睛再也沒了生命跡象。那小孩將嘴移開,伸出舌頭將附着在嘴脣上的血液舔乾淨。然後,小孩毫無預兆得向離撲了過來。

離冷哼一聲,手臂輕揮,一股充沛的元力盪出,直接將撲來的小孩震得倒飛回去,撞在堅硬的牆體上。離這一擊並沒有殺死小孩的意思,只是將他震開,所以小孩除了最後的那撞擊之外,並沒有受到太多的傷害。

然而讓離沒想到的是,就在小孩跌落的那一刻,周圍幾十個像乾屍一樣的人陸續站了起來,虎視眈眈地盯着他。

“新鮮的血液,殺了他。”一個不像人的聲音從一個老者口中發出。


接着,那些“乾屍”就像接到了命令一般,瘋狂的像他撲來。但那些人顯然都沒有道行,雖然他們撲來時帶來一股陰風,速度卻並不快。而且毫無章法。

離右手成爪,一吸一收,地上的碎石騰空飛起,元力猛地釋放,騰起的石子向箭一般疾速射出,撲上來的人胸口處都多了一個可怖的窟窿,接着他們全部都失去了生命氣息。


奇怪的是,卻並沒有鮮血從窟窿裏流出,流出的只是一灘黑水。

解決掉這些人,離快速前進,只是越往前,呈現在離面前的畫面就越血腥。一個少女被數十個面相醜陋的男子當街扒光了衣服,另一邊兩幫人似乎在打羣架,地上已經躺了不下二十人,在一個角落裏,一個像乞丐一般的老婦正捧着一條人腿,嘴中大口大口咀嚼着什麼,不是還往外吐出一節人骨……

即便是離,看到老婦吃人肉,他也有一種想嘔吐的感覺。心中一陣噁心,轉開目光使自己儘量不要去看。

可就在這時,背後一陣凌厲的破空之聲傳來。

瞬息之間便已經到了離的後背。

千鈞一髮之際,指天劍悄然出現在後背,擋下了射來的物體。

叮。

一聲清脆的聲音響起,一柄閃着寒光的匕首落地。

一股強烈的殺意從離身體裏爆射而出,轉身,腳尖在落地的匕首柄上輕輕一踩,匕首騰空飛起,左腳在地面輕輕一旋,右腳擡起,一腳踢出,踢在騰起的匕首之上。那匕首便以肉眼難辨的速度往射來的方向飛去。

噗。

一個人影倒下,眉心處插着一柄匕首,沒入至柄。

離並不想隨便殺人,但現在他發現,這裏的人死有餘辜。他不殺人,人就要殺他!

眼中閃過一道寒意,右眼綠光亮起,妖王凌天的聲音響起。

“殺了他們,一個不留。”森然殺氣出現在離的身上,形成一層淡淡的白光將離包裹在內。

離右手手掌一番,狂風大起,浩然元力如決堤的洪水向那正在女子身上快活的數十個男子衝去,噗噗噗幾聲,那幾個男子便被洞穿了身體。離沒有去看那蜷縮在地上一絲不掛的女子,邁開步子大步向前走去。

或許是他身上散發出的森然殺氣具有震懾作用,街道兩邊的人見到他都不自覺避讓。因此接下來的麻煩卻少了許多。大概前行了兩柱香時間,突然一個龐然大物擋住了他的去路。


“讓開。”離冰冷的聲音猶如實質一般射向那龐然大物。

那龐然大物咆哮一聲,狂風大作,霎時間離衣衫狂舞,亂髮飛揚。長劍斜指,宛如殺神。一黑一綠兩隻眼睛閃爍着詭異的光芒,令人膽寒。

“無知小輩。”龐然大物踏前一步,一隻巨大的腳掌從上而下向離壓來,如果真被這隻腳踩下,離估計自己會粉身碎骨。離一個閃身從腳下逃了出來。

轟!

幾乎就是離身體移開的瞬間,那隻巨大的腳掌落地,頓時地面劇烈震動,亂石飛起,地面龜裂,可見這一腳之力是多麼恐怖了。

離擔心龐然大物再次踏來,幾個閃身落在不遠處,和龐然大物遙遙相對。

直到這時他纔看清眼前之物。

那是一隻二十米高的黑猩猩。立在那裏就像一座小山一般。黑色的毛髮油光發亮,兩隻像燈籠一般的眼睛閃爍着攝人心魄的光芒,此刻正盯着離。

“小傢伙,就是你闖入我的領地?”黑猩猩口吐人言,甕聲甕氣地問道。

離冷哼一聲,妖王凌天的聲音從離的嘴中迸發而出。

“不過是一隻無知的千年黑猩猩也敢在我面前叫囂?”說話間,一股無形的威壓從離右邊身體迸發而出,直接籠罩在巨型黑猩猩周圍。

妖王凌天的威壓令黑猩猩不禁顫抖,兩隻燈籠一般的眼睛盯着離。妖王凌天雖然還沒有完全恢復自己的道行,但是他作爲曾經的妖王,那股強大的威壓依然還在。黑猩猩能不顫抖嗎?

妖族的修煉和人是不一樣的。妖之所以稱之爲妖,那是因爲他們曾經都是毫不起眼的草木蟲獸,經過修煉擁有了道行方纔有了人形。但妖族的修煉卻要比人類困難太多了。人類修煉到一隱境界只需要短短的一兩年,而妖卻要修煉十年之久。要突破二隱境界更是需要長達百年的時間。而且越到後面他們所需要的時間越長。

要達到妖王凌天這個級別,起碼也要萬年甚至更久的時間。這也是爲什麼妖族衰退之後就再難發展起來的原因。如此漫長的歲月,是多麼不容易啊。

眼前這隻黑猩猩只有千年道行,在凌天面前如何不顫抖呢?

“你是什麼人?怎麼會有妖王的氣息?”黑猩猩盯着離,似乎想從他身上發現一些蛛絲馬跡。可惜,他怎麼會知道妖王凌天就在他的體內呢?

妖王凌天大笑起來,道;“還算你有幾分見識,既然知道我是妖王,那你還不趕快讓開?”

“哼!妖王又如何?在豐都鬼城,即便是妖皇來了,要想繼續進入第二層,也必須過了我這一關。”黑猩猩突然硬氣起來。

“口氣倒是不小。妖皇如果真在這裏,光是他的威壓就足以讓你倒下了。”妖王凌天冷道。

“那可未必。”話音一落,黑猩猩突然動了起來。 黑猩猩看起來雖然笨重,但他的動作卻非常迅捷。右腳擡起重重的往地面連踏兩步,轟轟兩聲巨響,沙飛石走,地面出現一道一米寬的裂痕,直往離的方向蔓延而來。

裂痕蔓延的速度非常快,離也沒有更多的思考時間,毫不猶豫地往左邊一躍,身體剛躍開,他方纔站立的位置就已經變成了一條深深的溝壑。黑猩猩沒給他反應的時間,巨大的身影不知什麼時候已經到了離的身後,黑猩猩微微彎下身,巨爪一抓,想要將離抓在掌中。

黑猩猩力量之大,被它抓住還不被它捏成粉碎?心念電轉之間,離稍稍往旁側閃開,腳尖在地面輕輕一點,借力一躍到了黑猩猩的手臂之上。在黑猩猩手臂上再幾次借力,身體往上一彈,沖天而起,指天劍刺出,目標正是黑猩猩如燈籠一般的右眼。

離的身體在黑猩猩面前雖然顯得渺小,但他卻要比黑猩猩靈活許多,長劍瞬息之間就到了黑猩猩面門前。黑猩猩已經躲無可躲,只好迅捷擡起它那肥大的手掌擋在了眼睛之前。

噗!

一劍刺入黑猩猩手掌,長劍拔出,頓時一個血洞出現在黑猩猩手掌之上。鮮血沖天而起,在空中濺起一道鮮紅的弧線。指天劍乃天下至陽之劍,更是吸收了地下火精,經過了二次鍛造。這一劍可謂非同小可。雖然只在黑猩猩手掌上留下了一個血洞,但指天劍劍氣之中卻有地火岩漿的灼熱感,刺入之時,順着迸發的劍氣瞬息竄入黑猩猩的血脈。

黑猩猩怒吼一聲,掌心處傳來的灼熱感讓他感到煩躁。手掌在空中揮舞,但那灼熱感就像深入骨髓一般,直燒到它的心裏。

一擊得逞離並沒有離開黑猩猩的身體,而是一個縱躍落在黑猩猩的肩上,然後腳下一轉,左手伸出,抓住黑猩猩背後濃重的皮毛,身體一蕩,到了黑猩猩的後背。

黑猩猩體型實在過於巨大,體型巨大有體型巨大的好處,但其壞處也很明顯。它的後背幾乎就是他的死角。

離掛在黑猩猩後背,黑猩猩立刻就急躁起來,不斷抖動着身體試圖將離從它身上甩出去,然而離卻抓得很牢固,右手握着指天劍狠狠一劍刺入黑猩猩的背心。

又是一聲驚天巨吼從黑猩猩口中發出。

一層絢麗的光華從黑猩猩全身上下爆發而出,它那烏黑油亮的毛髮突然之間全部豎起,如鋼針一般,其硬度也達到了驚人的程度。急促之間,離只覺抓着黑猩猩毛髮的左手一滑,然後掌心傳來鑽心的疼痛,黑猩猩突然豎起的如鋼針般的毛髮已經傷到了他的手掌。

離的手掌立刻鬆開,握着指天劍的手掌也在同時鬆開,元力迅速在右掌聚集,狠狠一掌拍在指天劍劍柄之上。突然的推力讓指天劍直接從黑猩猩的後背穿過,透體而出,而在這巨大推力的反作用力下,離的身體飛速後退,脫離了黑猩猩的身體。

指天劍在高空之中發出一聲嘹亮的劍鳴,環繞一週,飛回了已經落地的離的手裏。

而現在,黑猩猩胸膛之上,已經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大洞,鮮血正從那個大洞之中噴灑而出。先後被離兩次創傷,黑猩猩已經憤怒到了極點,一張大臉已經變得猙獰起來,顧不得自己的傷勢,急速轉身,大口張開,光球接二連三從巨口之中射出,目標正是離。

離敏捷的閃躲,每一個光球砸在地上,就會產生劇烈的爆炸,然後就是一個巨坑出現在地面。蕩起無數煙塵。

儘管離的閃躲很及時,但那不斷砸下來的光球還是讓他感覺有點應接不暇,甚至有幾次他就差點沒有躲過去。此時的黑猩猩就像一臺大炮,不斷射出光球,而且越到後面它口中射出光球的速度就越快。即使是離,在一番閃躲過後也有些狼狽不堪。身上的衣服多處破損,用灰頭土臉來形容現在的離一點也不誇張。

還好黑猩猩這樣的攻擊並沒有持續很久,黑猩猩便轟然倒下了。畢竟離從後背刺出的那一劍角度實在刁鑽,恰好穿破了黑猩猩的心臟,方纔那一擊不過是黑猩猩憑着最後的生命時間發動的最後的攻擊而已。

元力耗盡,生命也就終結了。

煙塵散盡,離環顧周圍,只能用滿目瘡痍來形容了。地面無數的巨坑散亂的分佈着,街道兩旁原有的建築已經化作一片廢墟,若不是黑猩猩之前粗心大意,被離繞到了後背,恐怕這一場戰鬥鹿死誰手還很難說。

畢竟,一直千年黑猩猩,也不是那麼容易對付的。

黑猩猩身體轟然倒下。一道高十米的黑色石門出現在眼前。黑色石門自然洞開。

離幾個縱躍繞過黑猩猩龐大的屍體,直接竄入了那高高的黑色石門。

如之前一樣,離一進入,那石門便自動關閉了。

石門之後不再是方纔那望不見盡頭的筆直街道,而是出現了三條通向不同方向的街道。在每一個路口並沒有出現想象中的標示,這倒讓離有些爲難起來。

走一條條呢?

腦海中浮現出陳苗苗的話語,“沿着這條街道一直往前……”


沿着這條街一直往前嗎?離臉上浮現出一個詭異的笑容,當下毫不猶豫,直接選擇了中間那條街道。他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不過從黑猩猩口中,離隱約猜測到,要到達閻王殿必須要經過幾道關卡。方纔黑猩猩那裏屬於通過了第一道關卡,那麼,這裏很顯然就是第二道了。

離邁開步子往前走去,行進的同時他也在運行着元力幫助自己儘快恢復。無論面對什麼,最佳狀體總是最好的。大約往前走了一百米,前方突然出現了一個全身黑色盔甲的騎士,他身在一匹全副武裝的戰馬上,手中拖着一把長刀。

難道這就是第二道關卡?離心中掠過這樣一個念頭。

“勇士,歡迎來到殺戮場。”聲音是從騎士口中發出的。

“殺戮場?”離問道。

“沒錯。殺戮場,人殺鬼,鬼殺人。一旦進入就沒有退路可走,你確定要進入?”騎士問道。

“我在裏面要遇到什麼?”離問道。

“豐都鬼城有規定,但凡進入鬼城的人都要自己去探索。所以我不能告訴你。”騎士道。

“放我進去。”離的聲音冷冷響起。

“那你閉上眼睛。”騎士道。

離沒有猶豫,將眼睛閉上。只聽一聲風聲在耳邊吹過,騎士已經瞬間到了他的身前,騎士伸出手指在他眉心處一點,他只覺一股涼意從眉心處傳遍全身,下一刻,他的身體便在原地消失了。

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他已經身在一處古戰場上。

戰場上瀰漫着黑色的硝煙,屍橫遍野。他騎在一匹黑色戰馬上,穿着黑色而冰冷的鎧甲。現在的他,竟然和方纔他看到的那個騎士一模一樣!

就在離的正前方,上萬名裝備優良的騎兵,整齊待命!

而離這邊,就只有他一個人!

他終於明白,現在,他要做的,就是殺了眼前的這上萬的騎士。

一股森然殺氣自然從離的身體裏流露出來。手中光華一閃,金色的指天劍已經我在手中。

“殺!”離大喝一聲,雙腿在戰馬身上一夾,戰馬嘶鳴一聲,兩隻前蹄揚起,踏下,飛快衝入對方的騎兵團!就在離衝出的時候,對方上萬的騎兵也同時衝了上來。雙方迅速接近着,離手中長劍揚起斬落,嘩啦啦三人落馬,咕嚕嚕人頭滾動。鮮血濺起,灑在離的盔甲上。戰馬嘶鳴,殺聲震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