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愛蘿在手機上搜了一下,很快搜出很多關於楊東煥出軌家暴的新聞,下面全是網友對他的痛罵。

果然渣。

負責人接着說:“幸好他的惡行被人爆出來,他老婆的朋友忍無可忍把他告上法庭,不光要分家產還要孩子的監護權。

他人人喊打,名聲盡毀,我們趁機發聲明解釋了之前的事還給他老婆孩子提供了請律師的費用支持她,這才趁機挽回名聲。”

說到這裏,他又感慨:“幸好當時楚蕭提醒了兩句,我們去查了查。不然跟這種人簽約,我們的品牌可就全毀了。”

名聲的建立需要時間的積累,但要毀掉卻只要一朝一夕就能辦到。他們這時候想想,總覺得後怕不已。

辛苦多年的成果被一個不明智的決策毀去,任誰都不會甘心。

“楚蕭不光提醒了我們,其實那個渣男被曝光也跟他有關。楊東煥的妻子跟小涵小姐是朋友,也是小涵小姐請楚先生幫忙曝光這件事的,還解決了我們公司被攻擊的困境。”

負責人說起楚蕭來很是讚不絕口,對於楚蕭找來參觀的她們一樣是禮遇有加。

顏愛蘿她們聽完這個故事,也很唏噓。

“幸好你們當時肯聽勸去查一查,這也說明聽人勸果然是有用的。”

負責人笑道:“是啊。我脾氣倔,我的合夥人脾氣比較溫和,也虧得他當時勸我,不然我很可能因爲逆反心理直接簽約。”

他又說起在做生意的時候可千萬不能出現這種心理,不然很可能害人害己。

顏愛蘿兩人謝過他的建議,幾人這才繼續參觀。

楚蕭當時拒絕用楊東煥並曝光他,應該不只是爲了小涵的請求。他自己是個好男人好丈夫好爸爸,以己度人,最是看不慣楊東煥這種人。

而他又是個看不慣就一定要說出來的人,因此纔會做出這些舉動。

王秀對楚蕭不瞭解,還小聲說,沒想到他是這麼仗義的人。她一直以爲那是個被人寵壞的大少爺,就算有本事,但脾氣肯定也不算很好。

可沒想到啊,楚蕭竟然還很顧家。對老婆孩子好的男人,脾氣怎麼可能不好?

果然,傳言什麼的,都不能信。

兩人在設計商這裏參觀了一會,得知他們除了自己的嬰幼兒品牌,也給別人做貼標生產。

有的是自己設計了請他們生產,還有的是按照自己的標準請他們設計再生產。因爲合作方式不同,簽約方式也不同。

顏愛蘿她們是要做自己的品牌,看見了他們的產品質量後,也有了想合作的心思。

她們來之前已經把市面上各個品牌的產品都買來看過,對比過,知道他們家的產品質量在同類中算得上性價比最高的。

跟他們合作,對她們新辦公司的未來有利。 顏愛蘿跟王秀都是很乾脆的人,沒有瞻前顧後的想法,一旦看到了好的合作商,就想要立刻抓住機遇。

參觀之後,兩人找時間對了口風,都有了合作的心思後,就去找負責人談合作的事。

因爲她們的公司還沒成立,所以簽約什麼的得以後再說。但是簽約也不是一句兩句話就能說定的,所以現在談下來,後續依然有很多事情要處理。


而對方知道她們是楚蕭的朋友,又知道顏愛蘿的身份,頓時明白了她們的實力,也有了合作的心思。

有鬱子宸跟鼎鑫做後盾,反正他是絕對不用擔心顏愛蘿會賴賬不給錢的。

雙方談的很愉快,只等公司成立後,就可以簽約直接合作了。

對方承諾會先按照她們的要求設計一些小樣給她們看看,顏愛蘿同意了。

只是,她之後還是想要招聘設計師,設計自己的品牌樣本。因爲設計的樣式在別人手裏掌握着,比較被動。所有的版權都在自己手裏,才能佔據更多的主動權。

雙方談完,不知不覺忙活了一整天,晚上又吃了頓飯祝願雙方合作愉快。

顏愛蘿跟王秀都很高興,覺得公司總算是進入了第一步,以後肯定會越來越好的。

有了這點小進步她們也不能太高興,因爲後期需要準備的東西實在太多太多了。

顏愛蘿開過公司,知道產品生產出來,還得要好的營銷。

現在就是個全面營銷的時代,就算是大山裏的土特產都需要獨特的營銷方式才能賣斷貨。你要是不做好宣傳,不管你產品有多好,那都只有積壓在庫裏賣不出去的份兒。

除了營銷,還有各種產品要準備,各個部門的人員要配備,辦公用品要跟上……等等等等。


想到還有這麼多事情要準備,王秀本來想去做個按摩的心思立馬收起來了。

“那咱晚上回去繼續商量吧。”

她沒開辦過公司,所以沒什麼經驗,想起這麼多事要準備,就覺得頭疼。

顏愛蘿拉着她就走:“行啦,壓力別太大,飯得一口一口的吃,事情也得一件一件的做。只要做好規劃跟安排,事情總能辦完的,咱們去做個按摩的時間還是有的。”

王秀半信半疑被她拉去做按摩,期間都在擔心公司的事。

顏愛蘿本意是帶她放鬆一下,見她這麼緊張,就勸了幾句。

“萬事開頭難,剛開始你就這麼緊張,以後遇到更多更難的事情要怎麼辦?安心啦,我有開公司的經驗,相信我,沒問題的。”


王秀被她勸了好一會,又在按摩師的高超技術下敗下陣來,好好的享受了一把。

兩人這邊享受着,其實也沒忘了惦記着家裏人。

王秀查看家裏的監控視頻,看看公婆在家裏過的怎麼樣,護工照顧的好不好。還要看着班級羣,看郭霖在學校裏的情況,今天學校裏有沒有佈置手工作業。

顏愛蘿也在關心顏慎行的情況,聽他通過電話手錶給自己發來的語音,說明今天都做了什麼。

兩人聊了一會,她又問小傢伙今天有沒有跟何伯玩。

顏慎行很興奮,說明天是週六,他跟何爺爺約好了要去科技館開模擬飛機。

那是個可以模擬飛機飛行的裝備,裏面的駕駛艙可以做出旋轉等舉動,讓人有種真的在空中飛行的感覺。

只是,三歲多的孩子似乎是不能單獨用那種駕駛艙的。他太小了,操作不好會有危險,也容易掉出來。

但是顏慎行一點也不介意,他說何伯會開飛機,何伯答應了帶着他開。

這也行?

“何伯說爸爸給科技館捐了很多錢,所以我們要趁着沒人的時候去,館長就會答應讓何爺爺帶着我開飛機。”

原來如此,是走了後門,而且還是錢開的道。

不過鬱子宸能支持科技館,對科技館來說也是好事。這些場館的維持都需要大量的資金,要是隻靠上面撥給的款項和收門票,根本維持不好。

所以,每年他們都搞活動吸引投資。當然了,這些投資多半沒有回報,只能算是捐款。

鬱子宸在各個方面都做了公益捐了很多錢,在科技跟孩子的培養方面尤爲重視,所以科技館也是他每年必捐款的地方。

現代生活對科技人才的需求越來也多,他也希望明德市的孩子們能對科研工作更感興趣,這樣以後招聘的時候纔能有更多可選的人才。

“好吧,那你也要注意安全,不要玩太久。何爺爺年紀大了,也不能帶你玩太久。”顏愛蘿囑咐了幾句,也沒嘮叨太多。

因爲顏慎行是個特別懂事聽話的孩子,很會爲人着想,也不會讓大人爲難,有時候聽話的讓人心疼。

小傢伙都應下來,說着好:“我會聽話,不讓媽媽擔心。媽媽,你要好好吃飯,不要太累,不要偷偷喝太多奶茶。我聽老師說,喝奶茶太多,肚子會大。”

“……”顏愛蘿很無奈:“知道啦。”

身爲媽媽,竟然被兒子擔心了。

不過,這種感覺很暖,有種孩子終於長大的老母親欣慰感。

在把小傢伙趕去睡覺後,她才猛然想起自己忘了的重點。

慎行說何伯會開飛機?

真的會開飛機?

她是越來越好奇何伯年輕時候出去獨自闖蕩的那些年都做過些什麼了,怎麼什麼都會,簡直十項全能人才。

可他爲了心愛的大小姐還是選擇捨棄了外面的繁華,回到她身邊做一個最平凡的管家,守着她跟她的孩子,還一守就是二十幾年。

對於事業心相對來說更重的男人來說,真的很難得了。

鬱子宸晚上一直陪着顏慎行,跟他一塊吃飯看書,看着他擺弄自己屋裏的一堆瓶瓶罐罐還有在自己的本子上寫寫畫畫。然後,還看着他跟媽媽聊天聊的很愉快。

等這孩子終於上牀睡覺了,顏愛蘿也沒給他發個消息過來。

這女人,心裏只有兒子沒有他了嗎?

鬱子宸拿着手機放在牀頭,把睡覺滾過來的顏慎行抱回原來的位置,又看了看黑乎乎的手機屏幕。

再給她十分鐘,不,五分鐘的懺悔機會。

五分鐘她不發信息過來,他就給她的新公司準備一份五百頁的規章制度,讓她手抄並背下來。

而顏愛蘿這時候已經累得趴在酒店的牀上了。 顏愛蘿其實很不喜歡長途旅行,坐車時間太久就會覺得昏昏沉沉的,渾身都不舒服。今天又在外面跑了一天,早就累壞了。

按摩之後,全身都放鬆起來,渾身懶洋洋的,現在她只想好好睡一覺。


只是,隱約間想着,好像還有什麼事沒做。但是睏意襲擾,讓她實在難以想起那件被遺忘的事。

鬱子宸還在等着信息,但也沒拿着手機等,只是在黑暗中盯着牆上的夜光鐘錶,看着秒針一格一格的轉着。

時間過得飛快,五分鐘很快就到了。

而在這時,手機終於響了一聲。

他慢悠悠拿起手機,打開後,聽到了一條語音信息。

裏面顏愛蘿的聲音很迷糊,似乎是已經睡着了,現在是在說夢話。

她說:“好像還沒給家裏的大男人發信息,慘了,要是真的忘了,他一定會罰我抄書。不喜歡抄書啊……鬱子宸這個小氣鬼,就知道罰人抄書……”

她的聲音越來越小,說着說着就睡着了,語音也就到此爲止。

鬱子宸精緻的臉在手機屏幕光的映襯下透出冷冷的光來,表情微妙的把語音又聽了一遍,又一遍。

“既然你這麼說了,那就抄吧。”他給回覆了信息,決定還是把罪名坐實,總不能讓他的老婆搞錯了對他的印象跟總結。

……

顏愛蘿第二天起來的時候,還有點迷糊。

身邊沒有鬱子宸,外面沒有廚師做早餐的聲音,更沒有顏慎行跑出來問好的聲音。她還在出差,沒在家裏呢。

出差果然不是個好活,以後還是少出差的好。

她是個戀家的人,離開了兩天就開始想家了。

顏愛蘿無奈的嘆口氣,翻了個身,拿着手機打算先刷幾分鐘再起來。她知道時間還早,她還可以磨蹭一小會。

早上的新聞已經推送過來,她趕緊瀏覽了一下,又去看聊天軟件。然後,就看到了鬱子宸發來的信息。

在那之上,是她半夜裏發給他的信息,而且還是語音信息。

什麼鬼?她一點也想不起來自己在大半夜裏給他發了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