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瑩瑩看着張昊天堅定的不行,根本就不是自己能說的動的,乾脆放棄了繼續勸說的想法,想着既然他不肯離開,那就趕緊看看這邊到底是什麼情況,之後自己跟着張昊天一起離開這裏,估計到時候他就不會說不了!

與此同時,商場那邊的頂樓上,一個不起眼兒的角落裏坐着一個微胖的男人。

那男人穿着一身黑色的休閒裝,腦袋上還頂着一個幾乎把整張臉都遮擋住了的帽子,看着相當的神祕,只不過因爲他坐的位置比較偏僻,前面還有一根大柱子,正好擋住了他整個人,不然啊,肯定會有很多人盯着他看的!

男人一直安靜的坐着,要不是時不時動那麼兩下,真的要懷疑他是不是雕像了。

眼看着周圍的人越來越多,男人開始不安起來,“真是的,今天爲什麼這麼多人?”

男人憤憤的唸叨了一句,隨後擡起頭來看着周圍,在看到根本就沒有什麼其他的位置可以給食客吃飯了之後,男人開始猶豫是否要起身離開。

或許,那些人不會注意到這個位置吧,畢竟這地方這麼偏僻,他們想找位置的,肯定是去那邊目光能到的地方尋找。

長生十萬年 男人抱着僥倖心理繼續默默的坐着,但是當男人看到一個女人端着很多食物朝着自己方向走的時候,心裏那種厭惡算是徹底了。

“這有人嗎?”女人順嘴問着,但是實際上她根本就不覺得這地方還有其他的人,甚至,根本沒看坐在桌子邊上的男人,直接就把自己手上的托盤放了下來。

男人想跟她說,讓她走,可這女的剛一坐下就直接開始吃了起來,這讓男人放棄了之前的想法,乾脆起身朝着外面走。

在穿過人羣的時候,男人還故意的低了低頭,拽了拽衣服的領子,像是擔心被誰發現了一樣。

張昊天這會兒還在休息,雖然環境不怎麼好,但是好歹有個能讓自己躺着的地方,總也好過站在那裏,或者是隻能坐着。

爲了照顧張昊天,讓他也能參與到討論當中來,人也好,鬼也罷,全都轉移到了張昊天所在的房間裏面。

楊光本來是帶張昊天他們三個到這裏等着奶奶到來,跟奶奶他們會和的,但是這會兒房間裏都已經快要擠滿了鬼了,奶奶還是沒有出現,這不禁讓楊光心裏多少有些糾結。

在又一次朝着窗外張望了幾眼之後,就連楊光自己也開始擔心起來,“不會出什麼事兒吧。”

奶奶雖然做了很多年的鬼,但是不管多少年,也還是會懼怕門神一類的,但凡是在外面遊蕩的鬼,全都需要躲避那些趨吉避凶的東西,奶奶不會是運氣不好,遇到那些東西了吧!

或者,是奶奶他們被李不忘發現了?要真是這樣那就更不太好辦了。

……

楊光看着窗外,腦袋裏想着各種可能不可能的事兒,就光看臉上的神情就能知道了,肯定已經着急到不行了。

只是,楊光心裏也明白,自己着急根本就沒什麼用處,還是要站在這裏掛着奶回來,畢竟自己不是她,不知道她會從什麼地方出現。

再就是,要是自己真的出去找了,再跟奶奶走岔了,到時候還要等着自己,那就更不合適了!

又等了好一會兒,張昊天的精神更加差勁了,眼皮都沒辦法擡起來了,張昊天的腦袋也更是昏沉沉的厲害,那種感覺就像是自己接連做了好幾天的苦力,加上好幾天不眠不休一樣。

周瑩瑩看着張昊天也着急,“要不,我先送你回家,之後再回來。”這地方也沒個被褥什麼的,並且這地方還陰森森的,冷的也相當的可怕,張昊天現在明顯比較虛弱,要是真的在這地方睡着了,就不說別的,着涼那是肯定的了。

張昊天自己心裏明白自己的狀況,但是在他看來,自己這樣完全就是因爲太累了,別夏小沫那個傢伙操控的,能不累嗎?

只是,自己真的不想就這麼回家了,自己貌似還可以休息一會兒,等着那個老太太出現了,自己再打起精神來也就是了。

張昊天把這個想法說給了周瑩瑩聽,只是,就連說這些話的時候,張昊天都需要周瑩瑩把耳朵湊到嘴邊上,不然,也是聽不太清楚的。

周瑩瑩看着張昊天虛弱的樣子,心裏更加擔心了,“你真的沒事兒嗎?”在周瑩瑩看來,張昊天現在的狀況真的是相當的糟糕,就算是他真的沒什麼事兒,僅僅只是需要休息,那這裏也不是什麼好地方啊,還是趕緊回家休息比較好,家裏有牀有被子,相當的舒服,休息的肯定也比在這裏強。

但是不管周瑩瑩怎麼勸說,張昊天根本就不爲所動,繼續堅持着,說什麼也不肯離開。

實際上張昊天是擔心自己回家之後就不能知道他們的計劃了,這事兒自己心理真的是相當的好奇,也相當的想知道接下來會怎麼解決。

還有,多個人多個想法,自己在這兒,或許還能幫着他們多想想問題,省的遺漏了什麼事兒,到時候再影響了整個計劃,那就不好辦了!

越想,張昊天越是不肯就這麼離開。

шшш ttκā n ¢ ○

周瑩瑩又勸說了幾次,在看着張昊天是真的沒有任何要離開的意思之後,這才默默的嘆了一口氣,轉頭看向了楊光,想知道那老太太什麼時候來。 想來,張昊天就是想知道接下來的計劃到底是什麼,可要是那個老太太不出現,誰又能知道接下來的計劃裏有什麼?

所以,要是想讓張昊天趕緊回家休息,目前看來,唯一的辦法就是那個老太太趕緊出現,趕緊說明白接下來的計劃,之後,大家商量着沒什麼太大的問題了,張昊天自然也就不會再反對回家休息了。

其實周瑩瑩也想不太明白,自己和張昊天是人,想要從一個地方移動到另外一個地方稍稍有一點點麻煩,就是打車或者步行。

可這房子裏裏外外站着的全都是鬼,楊光是鬼,那個老太太也是鬼,他們想要從一和地方直接移動到另外一個地方,直接飄過去就是了,甚至要是他們開心的話,遇到建築物都沒所謂,穿過去也就是了。

所以了,爲什麼自己要跟張昊天還有周偉光在這裏守着呢?直接帶着這地方的鬼離開這裏也就是了。

到時候直接回家,自己也就不用擔心張昊天的休息問題了。

周瑩瑩想的是相當的好,但是這些話周瑩瑩也不好直接說出口,畢竟那老太太選擇了這裏見面,就肯定有她的用意,要是自己沒弄明白人家的意圖就直接改變了見面的地址,回頭肯定會相當混亂的。

就不說別的,就說剛纔看到的那些鬼,他們的目的地就是這個地方了,要是臨時更換見面地點,真的會變得相當麻煩的,總不能一個接着一個的告知啊!

與其那麼麻煩,還真的不如繼續留在這裏好了。

好在沒多大一會兒,之前的那個老太太就出現在了房間裏面了。

楊光一看到老太太,趕緊衝了上去,“您那邊情況如何?”

聽着這話的意思,他們貌似之前就已經計劃好了,現在讓張昊天他們三個來,無非就是需要他們出現了。

這讓周偉光忽然覺得自己有些多餘,或許,自己來這裏最多也就是個見證者,畢竟在這之前,那些鬼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存在,也就更不會計劃到自己頭上了。

不過,周偉光也沒有要立刻離開的意思,實際上他心裏也對着事兒相當的好奇,要是真的像是他們說的那樣,這事兒還真的是相當的有難度,如此有難度的事兒,自己還真的要好好的學習一下,看看到底要如何的處理,興許以後有機會用的上也說不定呢!

然而,一想到這個,周偉光趕緊搖晃了兩下腦袋,心說自己這是唯恐世界不亂啊,要是真的有用到的時候,那就說明肯定是有類似的事情發生了。

自己期待什麼不好,非要期待這種事兒,真是吃飽了撐的!

真的希望自己這一身本領這輩子都不要有用到的地方,也沒有任何人因爲這個事兒受到傷害。

就在周偉光想着別的事兒的時候,那老太太已經走到了張昊天的身邊了。

“他發生了什麼事兒?”老太太好奇的看着張昊天,就像是在看着一件非常稀有的物件兒似的。

張昊天這會兒還能聽到聲音,但是根本就沒有力氣睜開雙眼,只能在心裏默默的迴應着老太太,想告訴她,自己沒什麼事兒,不過就是太累了,所以需要休息一下就好了。

周瑩瑩看着張昊天沒什麼反應,還以爲張昊天又睡着了呢,趕緊上前解釋。

但是她解釋的那些話,聽得自己都不太相信了,心裏也是跟着一陣陣的犯嘀咕,他真的沒什麼事兒嗎?

老太太輕輕的點了點頭,“要是這樣那就太好了,但是我怎麼看着他的陽壽不太夠了呢?你有沒有把我借出來的陽壽還給他啊!”

“什麼?陽壽耗盡了?”周瑩瑩瞪大了雙眼,滿臉的難以置信。

這是什麼意思啊!難不成,真的是張昊天的陽壽耗盡了,所以纔會這麼虛弱的嗎?

自己之前還真的以爲他就是累壞了,可還真的就沒朝着這個方向想啊!

“我看着像是,你看看他都虛弱成什麼樣子了,因爲陽壽不是正常耗盡的,所以纔回出現這個情況,我看啊,你還是趕緊想辦法帶他去把陽壽弄回來,不然他肯定要過不去了。”老太太繼續說着,臉上也明顯出現了擔心的神情。

這事兒一開始就是因爲那個老太太啊!

要不是她把張昊天和周瑩瑩的陽壽拿去交換了,現在也就不會出現這樣的事兒了,所以如果張昊天今天真的有個什麼三長兩短的,她肯定也脫不了干係,弄不好,還算是間接害死了人,到時候自己的輪迴可就要有難度了。

周瑩瑩和周偉光也都知道這裏面的事兒,再看着張昊天,發現他這會兒呼吸都開始漸漸變弱了,要是繼續拖延下去,一會兒還不知道咋樣呢!

“走吧,咱們現在就帶他去要那什麼陽壽去。”周偉光着急的說着。

人命關天,現在不管什麼事兒,都要給讓一讓了,要是張昊天真的有個什麼三長兩短的,那這世界,恐怕也就真的要出現問題了。

周瑩瑩贊同了他的說法,只不過,還沒等說出口呢,就被那邊站着的老太太給打斷了。

“這可怎麼辦,我都計算好的時間了,今天晚上就是最好的動手時間,要是你們都走了,那今天晚上可咋辦啊!”這個時間相當的難得,要是真的錯過了,恐怕就要等上好一陣子了,自己能不能堅持到哪個時候還不知道呢。

看的出來,這老太太相當的爲難,一方面想讓自己的計劃能夠順利的進行下去;一方面還希望張昊天能被趕緊送到那個店裏去。

可兩件事不能同時進行,只能二選一,這可怎麼辦?

周瑩瑩看着老太太着急,心裏開始平衡着這兩件事兒,想來想去,這事兒還真的不太好辦啊!

要是自己帶着張昊天離開,送張昊天過去拿陽壽,那就意味着必須讓周偉光留下來,配合這老太太他們的計劃。

但是這事兒從一開始就必須讓自己或者張昊天留下,不然,回頭再遇到那隻鬼的時候自己和張昊天要怎麼解釋?

要是解釋的不太好,那隻鬼會相信自己嗎?

估計要是換了自己,肯定是不會相信的。

這也就意味着,必須是自己和張昊天兩個中間選一個留下這裏,現在張昊天是不太可能了,所以唯一的可能就是自己留下了。

可要是真的吧自己留下了,那又讓誰帶着張昊天去找那家店面的呢?

雖然只是找一家店,但是那根本就不是一般的店面,也根本就不是開在那裏等着人去找的,那地方,要不是有緣分根本就見不到。

自己是肯定能找到了,那地方的孫老闆跟自己的父親也好,爺爺也罷,甚至是三叔都有交情,在這一點上,張昊天跟自己一樣,全都是能找到的人。

但是要是自己留在這裏了,張昊天還昏迷不醒,這種緣分還在不在?或者說,周偉光有沒有那個緣分能找到那家沒有牌匾的店面?

這要是找到了,那也就還好,要是找不到,到時候就又是事兒了。

張昊天的時間不是很多了,要是真的找不到,到時候豈不是耽誤了時間了?

“那個,我先把張昊天儘快送過去,之後再趕回來,來得及嗎?”周瑩瑩弱弱的問着那個老太太,想知道要是自己用最快的速度往返一下,不知道來不來得及。

當然了,這所謂的最快的速度,也都是建立在孫老闆的店能被自己第一時間找到的前提下,要是像第一次去一樣,近在眼前,但是就是看不到,那就麻煩了。

楊光這會兒也跟着着急,也開始附和着周瑩瑩的話,但是老太太的眉頭擰的更緊了一些,就算是沒真的開口說話,她什麼意思,大家心裏也明白個七八分了。

就在大家一陣沉默的時候,張昊天不知道哪兒來的力氣,居然慢慢的睜開了雙眼,咂巴了兩下嘴之後,居然有力氣開始說話了!

“行了,我就是太累了,再說了,我命不該絕,你們還是抓緊時間說說計劃,我也聽聽,不然啊,就算是把我送到孫老闆那邊,我也不會放心的。”

張昊天說的雲淡風輕的,簡直就像是在說別人的事兒一樣。

還有,不知道是看錯了還是什麼的,周瑩瑩和周偉光居然還在張昊天臉上看到了淡淡的紅色,這是生命的顏色,所以,張昊天的陽壽八成還能堅持一段時間。

但是就算是這樣,周瑩瑩還是不太放心,“你真的可以嗎?”看着張昊天這樣子,周瑩瑩心裏更加擔心了,想着張昊天要是沒什麼太大問題的話,正好讓周偉光帶着他去孫老闆那邊,這周偉光找不到,但是清醒的張昊天肯定能找到啊!

“我沒事兒,放心好了,我命大着呢,你們都別看我,趕緊說說看,到底是有什麼計劃?”張昊天的眼睛裏這會兒也開始閃爍着光芒了。

老太太嘆了嘆氣,心裏也糾結,當初如果知道他們是這麼好的人,自己根本就不會在他們身上找陽壽,本來是想找一對不靠譜的小青年坑一下的,沒想到,居然坑了他們倆!

想來想去,老太太覺得這或許就是冥冥之中註定的事兒,要不是因爲自己坑了他們倆,估計也不會這麼快找到孫子!

轉頭看了看那邊站着的楊光,老太太默默的收回了這些心思,開始說起自己的計劃。

“之前你們說過,那地方的鬼都想出來,你們放他們出來倒是不太難,直接破壞了就可以了,難就難在不能控制那些鬼,要是真的出來爲非作歹,或者是對人間眷戀太多,都不會是什麼好事兒的,還有就是,樓上的那些鬼也不是好對付的,他們全都是一些厲鬼,還是執念相當深重的厲鬼,他們的目的就只有一個,就是重新回到人間,因爲有這樣的目的,那些鬼根本就不是能輕易降服的,是不是?”

張昊天和周瑩瑩聽着老太太的話,趕緊點了點頭,算做是贊同。

老太太看了他們一眼,之後繼續往下說,“這事兒在你們看來有難度,但是在我們看來,也還算是湊合能辦,我召集了這附近的大大小小的鬼,算下來,這數量絕對要比裏面的厲鬼多,我還讓別的鬼去探看了兩三次,找到裏面能說的上話的鬼,簡單的瞭解了一下,這樣就可以裏應外合。

回頭他們從裏面出來了,周圍全都是我的鬼,直接就可以把他們全都控制住,之後再監督他們一個一個的離開人間,這不就可以了嗎?

但是樓上的那些傢伙不太好對付,這就需要你們了,你們可能還要再進入一下那個世界,把那些鬼再殺死一次就差不了。”

老太太簡單的說着,但是在坐的三個人全都知道,這事兒看起來簡單,但是相當的不好辦。

就不說別的,這老太太也真是厲害啊,居然能把周圍的那些鬼全都聚集起來,想來,之前看到的那些模糊的傢伙,估計也都是這個老太太召喚出來的,看來,這老太太還真是有些本事啊!

還有,想要再次進入那個世界,還要在裏面殺掉那些鬼,這事兒也是相當的不好辦的,就不說能不能殺掉,就說如何進去就是個大問題,裏面的鬼不可能傻乎乎的出來帶自己這些人進去啊!

但是就算是這樣,周瑩瑩也還是決定嘗試一下。

“後面的事兒就交給我們就好了。”周瑩瑩心裏開始打鼓,但是想着之前給自己和張昊天帶路的那隻鬼,他們肯定有辦法進入那個世界,畢竟他們一直生活在那附近,知道的辦法肯定比自己多很多!

所以,等回頭行動的時候,自己要第一時間找到那隻鬼才行,其他的,貌似還真的不需要自己做太多的事兒了。

張昊天雖然恢復了一些,但是身體還是沒多少力氣,聽着老太太和周瑩瑩的話,心裏也是擔心,就自己現在這個狀況,真的能幫的上忙嗎?別再自己沒幫上忙,反倒是找了麻煩,那就不合適了。

越想,張昊天心裏越擔心,也就越覺得周偉光很重要了,至少有他存在的時候,可以多少幫上一些忙。

這事兒成功了自然是最好的,就算是真的失敗了,周偉光也能幫着周瑩瑩全身而退! 張昊天沒說話,只是擡頭看了看周偉光,像是要確定他現在的想法似的。

正巧了,周偉光這會兒也正在看向他。

於是,這四目相對了一會兒之後,張昊天大概明白了周偉光的意思,他是肯定要過去看看的,一來這是好奇心,二來,也算是幫着老周家做事兒了,畢竟他也是周家的人,雖然是守着“陽”那邊的周家。

在確定了周偉光的心思之後,張昊天又看了看周瑩瑩,“計劃很好,但是你們處處小心,我就在這裏等着你們。”

這地方距離那邊商場不是很遠,他們走過去也就三五分鐘的事兒,回頭再來接自己就好了。

周瑩瑩看着張昊天,還是相當的擔心,“要不,我們先把你送回去,之後再回來,咋樣?”從這裏打車回家貌似也沒多遠。

張昊天輕輕的搖了搖頭,“不用,實際上我現在單獨出現就是危險的,夏小沫還在外面,不知道在哪兒正盯着我看呢,李不忘也不會輕易放過我的,所以我留在這裏,再給我留幾隻稍微厲害點兒的鬼,這地方陰氣很重,他們可以很好的保護我。”

被張昊天這麼一說,周瑩瑩也意識到這個問題了。

的確啊,那個李不忘放出夏小沫的目的就是對付張昊天,現在夏小沫肯定還在找機會重新接近張昊天,到時候,弄不好這夏小沫會對張昊天做什麼事兒呢,反正肯定不會是什麼好事兒了。

要是他真的自己一個人回家,現在身體還這麼虛弱,夏小沫肯定會藉着這個機會又給張昊天下套的。

所以,讓張昊天留在這裏還真的是相當對的一件事兒。

雖然這地方對夏小沫多少也有一些好處,但是她畢竟不僅僅是鬼,所以對她的加成並不會太大,到時候一些厲鬼同時出現,基本上也就能保護好張昊天了。

周偉光這會兒也想到了這些了,四下又看了看,這外面這會兒已經聚集了不少的鬼了,既然要在這些鬼當中挑選出幾個厲害的保護張昊天,那還不如讓自己親自挑選好了,這樣自己多少也能更放心一些。

在環顧了一圈兒之後,周偉光選中了幾個看上去相當厲害的鬼,想來,要是這些鬼守着張昊天,基本上就算是夏小沫真的來了,保護張昊天的安全也不在話下!

安排好張昊天這邊的事兒之後,那老太太帶着楊光先一步離開,直接去了不遠處的商場。

周瑩瑩臨走的時候還是不太放心,把貼了符咒的手機就放在張昊天的手裏,“你這邊要是有什麼事兒記得給我打電話,離這不遠,我會第一時間衝回來幫你的。”

這也是周瑩瑩最擔心的事兒了,表面上看着這個計劃萬無一失,但是實際上呢?

計劃永遠跟不上變化快,回頭李不忘也好,夏小沫也罷,全都會尋找各種機會鑽空子的,到時候,還是麻煩。

所以,總要留一手,這樣纔不會被他們牽制着!

“放心好了,我會看着辦的。”張昊天弱弱的說着,並且這會兒,張昊天的臉色看起來更好了一些。

神醫廢柴妃:鬼王,別纏我 周瑩瑩又張了張嘴,像是還要說些什麼話似的,但是還沒等真的說出口呢,張昊天就已經催促着他們趕緊離開了,這時間是那個老太太算好的,那個時間也確實相當的巧妙,要是真的錯過了那個對這些傢伙有利的時間,下一次還不知道要等多久呢!

“那,我們先走了,你自己注意點兒,有事兒打電話啊!”周瑩瑩反覆的交代了幾句,這才依依不捨的轉身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