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道槍聲響起,林陽異常迅速得扭過了頭,看着子彈飛行的軌跡,他直接伸出手將其抓住捏成了粉碎。

隨即林陽冷視着周遭的一切,雖然四周還是充滿了寂靜,可是林陽卻感覺出了無盡的殺氣。

“哈哈哈!果然不配是打敗過林陽的戰王,真是牛逼,居然也可以手抓子彈!”

這道聲音落下,四周突然竄出了一大幫人,個個手上都拿着手槍指着林陽,帶頭的人也是林陽的老朋友張天明。

“那麼這麼多把槍,你抓得住嗎?!”

張天明說完冷笑了一聲,將手舉至頭頂猛地一落下。

蹦蹦蹦!

一顆顆子彈在林陽的眼裏浮現,林陽冷哼了一聲,運用起了浮光掠影,在房間裏,蹭蹭蹭跑動了起來。

子彈聲不斷的浮現,張天明叼起了一根菸呵呵笑着。

一旁的一個小弟問得。

“少爺,到底是誰幫了我們,將消息告訴給了您,不然的話我們今天可能就在劫難逃了!”

“我不知道,不過也無所謂,我要將這個戰王挫骨揚灰,當初也正是他救走的封龍,將我手下的飛腿鐵頭挖走!”

小弟點了點頭,聽着周圍砰砰砰的聲音,以及在房間內四處躲避的林陽。

過了沒一會槍聲居然停止了,張天明有一些奇怪開口道。

“怎麼回事?怎麼不開槍了?”

“少爺!人消失了!”

消失了!

張天明聽聞趕忙走了上去,看着房間內的一片狼藉以外,哪裏還有林陽的身影。

就在這時候砰的一聲,房間內的燈啪嗒一下就壞掉了,整個房間又陷入了黑暗。

“保護少爺!”

一大堆持槍的人將張天明圍成了一個圈,各自虎視眈眈得看着周圍。

房間內又陷入了一片寂靜,有的只是淡淡的呼吸聲。

就在這時候空中一道寒光閃爍,一根筷子蹭的一下在空中射了過來,直接射在了一個警衛的腿上。

只聽這警衛嗷嗚一聲,手中的槍也不自覺的扔了出去。

可是槍在半空中的時候,林陽突然從一側的拐角竄了出來,一把接住這把手槍。


“在哪裏!”

一人說完,砰砰砰又是好幾聲槍響,可是林陽到了地上一個翻滾,又消失在了附近。

警衛們各自嚥了口唾沫,這還能算是個人嗎,居然猶如鬼魂一般的飄忽不定!

而林陽在房間的另一側把玩着手槍。

“你會用這東西嗎?”

小白狐疑惑得問了一句,林陽聽聞一愣,隨後咧開嘴笑了。

“不會用。”

小白狐嘁了一聲,可是接下來林陽按下了**,將裏面一顆顆的子彈拿了出來,放在了自己的手上。

小白狐見狀疑惑得問了一聲。

“你想要做什麼?”


林陽催動了體內的靈氣,只見手上的子彈彷彿有了生命一般,慢慢飛了起來,而子彈的外殼周圍仔細看的話,會有着淡淡藍色氣流在波動

“搬回劣勢!” 林陽話音落下,身邊的幾顆子彈對準了那邊的幾個警衛,嗖嗖嗖飛了過去。

這子彈在空中摩擦空氣的聲音,猶若虎嘯龍吟一般直取人的心神。

那一羣警衛看到空中的子彈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唰唰唰,全部將他們的腿射穿。

可是這還沒完,子彈穿過他們的腿後,又射進了對面的牆壁足足十幾米身地方在停了下來。

牆上被子彈射穿的洞,形成了一卷圖畫。

仔細來看居然是一隻龍頭!在整個黑暗的房間裏,濺射的血液綻放在龍頭的中央,看起來倒像是一隻龍眼!居然還散發着妖異的血芒!

林陽到現在也沒有趕盡殺絕,因爲這羣警衛罪不至死,所以他留了他們一命。

隨即林陽邁出了腳步,地上噠噠噠的聲音在張天明的耳朵裏,好似來自地獄的呼喚。

撲通一聲張天明跪在了地上,林陽身上的威壓以及大勢,已經徹底將他的心神弄到崩潰。

林陽走到了張天明的面前看着這個紈絝之弟。

“你張家其他的人呢,還有你的父親呢?”

張天明聽聞握緊了拳頭,咬着牙開口道。

“他們都躲起來了,讓我來做槍討伐你!”

林陽點了點頭隨後開口道。

“你恨他們嗎?你想報仇嗎?”

張天明重重得點了點頭,林陽見狀笑了。

這笑容在張天明的眼裏猶如魔鬼一樣,他突然有一些後悔。

“你想做什麼?”

“噓,別說話…。”

林陽這句話彷彿有着魔力一般,張天明突然有一些昏昏欲睡的感覺,隨即撲通一下倒在了一旁。

林陽笑了笑,看着一旁的小白狐渾身上下的毛髮都在散發着靈力,開口道。

“將他和我的恩怨一筆勾銷,植入一個我是他朋友的念頭,並且想要奪過家權公司的想法就好。”

小白狐出人意料的沒有反駁,眨着那雪花大眼睛說道。

“爲什麼突然改變主意了?你不是最討厭用靈氣控制別人嗎。”

林陽整理了一下衣袖,看着外面的月光開口道。

“因爲他們已經徹徹底底的惹到我了,若是他們敢對千兒做什麼,我就會讓這整個蘇陵都付出代價!”

小白狐點了點頭,就看到黑暗的房間裏面,一道藍色的氣流緩緩進入了張天明的腦海裏…。

而在那間酒吧,千代坐在吧檯處,手中拿着一杯酸奶撅着嘴。

按理來說一般這個時候他應該回來了,今天怎麼了,怎麼還沒有回來,酸奶都不好喝了啊。

千代想起了這裏跺了跺腳,臉上露出了一抹少女的紅潤。

如今的千代也已經十七歲了,已經是一個亭亭玉立的少女了。

哪個笨蛋不會在外面又有別的女人了吧。

千代一陣氣憤,抱着胳膊看着大門。

這時候一個人坐在了她的身邊,千代轉過了頭看到了文朝後,露出了一抹甜甜的笑容。

“文朝哥,你怎麼還沒睡。”

“這不是擔心你嗎。”

文朝說完也露出了一抹笑容。

千代也沒多想,只是看到酒吧裏面此時冷清清的只有她和文朝兩個人。

“咦,他們人呢文朝哥?”

文朝聽聞並未接話,千代也自討了個沒趣。

過了好一會文朝開口道。

“戰王到底有什麼好的,值得你這麼等待着他。”

千代聽文朝說完噗嗤一下笑了,這個聰明的女孩子經過這麼久也明白了一些事。

這裏面的人都不知道那戰王就是林陽。

但是千代也很聰明知道林陽不告訴他們是有着自己的原因,所以千代也一直沒有說。

“文朝哥,你不懂我們之間的故事,但是若是沒有他的話,我可能還在地獄裏徘徊呢。”

文朝內再追問,接着便站起身拿出了一個小盒子遞給了千代。

“送給你的生日禮物。”


千代聽聞一愣隨即接過了這個小盒子,等到她再擡起頭的時候,文朝已經消失了。

隨即千代打開了這個盒子裏面有着一張紙條,上面刻印着一個大字。

跑!

千代見狀瞪大了眼睛,可是她沒有大吼,只是站起身跑到了酒吧的後面,離開了這個酒吧…。

而在酒吧的黑暗裏面文朝看着千代的背影,眼神有着太多無奈。

“老大…這也算是我最後爲你做的一件事了。”

啪嗒。

文朝的一滴眼淚嘀嗒在了地上,響徹了整個黑暗的空間。

過了好一會,酒吧大門便打開了,文朝趕忙擦了擦自己臉上的眼淚,轉過頭跪了下來。

“大哥,解決完成了!”

“哈哈哈!好啊!乾的不錯狗子!”

鯊魚走上前扶起了文朝,拍了拍他的肩膀。

而王遠洋感覺到了一些奇怪問道。


“那個千代人呢?爲什麼屍體也沒有?”

文朝露出了一個邪魅的笑容,拿出了一直放在一旁的匕首,上面塗滿了血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