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孫宇接管司徒家族以後,司徒家的總體實力水平雖然沒有以前強盛,但是有孫宇這個不怕事的主,再加上她實力超強,幾乎是沒有過敗績,讓司徒家族的一個守衛說話都是不一樣。

站在守衛對面的是一個七旬左右,身穿灰色道袍的老道人,此人滿頭白髮,上八字型的眉毛上透露這一股英挺之氣。

老道人手裡拿著一把拂塵,臉色陰鬱道:「怎麼?司徒家出了一個少年英雄就變樣了嗎?連你們這些看門狗都這麼勢氣凌人了?」

老道人說著,還不待守衛說話,手裡拂塵一掃,守衛頓時就暈過去了,旁邊一個人看見老道人一語不合就傷人,趕緊進門去通報。

當守衛剛剛進門,孫宇就從裡面走了出來,他看了看拿躺在地上的守衛,皺眉道:「早就聽聞天山老道人云游世間,行事無拘無束,全憑喜好,一語不合就殺人,看來今天在下還要感謝你的不殺之情啊!」

孫宇說話的語氣聽起來是那麼和諧,但是誰都能聽出來他話里的語氣是什麼意思,明顯是不悅。

本來孫宇就還不是一個吃虧的主,現在被人打到家門口傷了人,如果還能當著什麼也沒有發生,那就不是孫宇了。

「哼!看在你還有點見識的份上,今天就暫且放過他吧,」天山老道人說完,拂塵一掃,一股不知名的香味掃過暈倒在地守衛的身上,守衛頓時醒了過來。

也許是打動了小孩的心靈,小孩第一次顯露真身到他的面前,而這時候他感覺自己所在的地方已經是對自己沒有多大的壓力啦!

他瞬間明白是因為這個小孩,他一臉疲憊的站在小孩的面前,看著這個看那起來只有十歲左右的小孩,

「你有什麼問題就趕緊問,我沒有多少時間浪費在你身上」,小孩不屑道。小孩雖然站在了他的面前,可是還是沒有把他當回事。

「你是這戒指的器靈吧」?金烈問道。

「是」

「那以後都能再這裡修鍊吧」?

「可以」,

「那你能介紹一下這裡嗎?比如說那把劍」?

小孩簡單的給介紹了一下,

原來這個小男孩就是一個器靈,不過卻是這顆戒指的器靈,至於那把劍,戒靈說是有器靈,不過劍的本身破損太厲害,所以劍靈陷入了沉睡。

至於什麼時候醒來,就的看金烈的實力啦!可這把劍是怎麼受傷的,戒靈卻是沒有說。

而這把劍和戒靈都是在金烈從懸崖上面掉下來的時候,他的血液無意中得到了劍和戒指的認可,在他昏迷的時候就是戒靈出來給他療傷的。

弄清楚所有的事情后,金烈都不知道該感謝李明和姚尚那群人和地球的那位弄死他的人,還是該恨他們啦!

如果不是他們,自己無法重生,也更加的不可能得到這把神秘的劍和那顆神秘的戒指啦。

可要是說不恨他們,那也說不過去,畢竟是他們害死了自己。

「一碼歸一碼,既然你們差點害死了我,那我可不能就這麼算啦,我會讓你們後悔的」。

確定了自己的思想后,他開始檢查自己的實力,「當時受傷太重,不知道自己的實力下降了多少」?

只見他運轉體內的靈力一拳打在了一塊大石頭上,

「嘭」

這塊巨大的石頭頓時變成了石屑五花四射般飛了出去,看著地上滿地的石屑,又看了看自己的拳頭,金烈還算滿意的點了點頭。

「看來實力下降的不是很多啊!這樣就好辦多啦!本來他的實力是煉體四重,現在的力量應該是在煉體二重的巔峰,只差一點就達到煉體三重啦」。

「有實力就是好啊」?金烈看著拳頭笑笑道。

「有實力就是不一樣啊!要是在地球有這樣的實力的話,那什麼法律法規都是屁話,一拳就打沒啦」。

「雖然自己現在的實力只有煉體二重巔峰,可是自己的其他方面都是達到了煉體四重啦,只要力量提升上來就好啦」。

而自己的靈魂雖然不是原來的靈魂啦,可是在記憶徹底融合以後,他都知道怎麼用自己的力量。

但畢竟不是自己的靈魂修鍊出來的,還是得花點時間去熟悉。

第二天一大早,懸崖邊上站著一位少年,少年一身淡藍的長衫,外加一頭金色的頭髮。

手上戴著一顆金燦燦的戒指,看起來就像是一個富家公子,這位少年正是金烈。

在這個武道繁衍了無數年的異世界里,有著各種各樣的生靈種族,而每一個種族的特徵都是不一樣的。

就算是一個人族都是有千千萬萬種特徵,就更不要說其他各族啦。

金烈打量著懸崖下面,還是一個幽暗的深淵,還是一眼看不見底。

「哎!這裡還真是讓我回味啊!沒想到我的人生會在這裡得到轉變,再見啦! 重生豪門女學霸 金烈谷!「

他的傷在這十來天里已經完全好啦,在用了一晚上的時間熟悉了自己的力量,這不一大早的就來到了懸崖上面。

在離開峽谷之前,戒靈又幫他在下面布置了一個結界,不過沒有以前的厲害,所以在上面看起來還是一樣。

而這十來天的時間他也在戒指空間得到了許多的東西。

首先從戒指空間裡面得到了幾塊極品靈石,更是從戒靈那裡知道了自己的血脈剛好適合這傳承,他才幸運的得到了這個傳承,不然他能不能活著離開這裡還真的會是個未知數。

其次就是得到許多修鍊的資源,不過都太高級啦,他現在還用不上。

最後次就是那把劍的傳承,準確的說應該是這把神劍和戒靈上任的主人的傳承。

太陽神功

這就是他在這傳承裡面得到的修鍊功法,等階戒靈沒有告訴他,只是說比較高。

這太陽神功不光是只有一部功法這麼簡單,裡面還有許多的武技,不過都要他自己去參悟。

而這些武技都被分配在了這功法裡面,並不是只要得到了這傳承就能馬上得到這武技。

只有把太陽神功修鍊入門之後,才會出現相應的武技,而修鍊這太陽神功必須要滿足一個條件。

那就是必須要有火屬性的血脈或者靈力,當然血脈最好;

修鍊天賦也是很有必要的,因為這功法的等級太高,

如果實力太低的武者,在加上天賦又不好的話,那幾乎就等於是白白浪費了這麼好的一部功法。

這樣的人想來也無法得到戒靈和神劍的認可。

而金烈的天賦真的很好,他才花了兩個時辰就開始入門啦。

並且還讓戒靈都震驚了一下,因為他在剛剛入門的時候竟然無意中進入了一種玄之又玄的狀態。

人們把這種狀態叫做凈心狀態,人在這種狀態下修鍊將會得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比如說你平時有什麼問題怎麼想也想不通的,可是當你在這種狀態下只要一想就馬上明白啦?

當然並不是絕對的,還是有一些事情是任何人都沒有辦法的,這裡說的都是一些基本的問題。

只是在這種狀態下的思考能力會提高十倍以上,智慧也會高出平時許多。

許多人做夢都想進入,可就是進不了,這種狀態不是一般人能夠掌握的,至少到目前為止還沒有聽說過誰掌握了這種狀態。

這種狀態只是在特殊環境下才有可能進入,而現在金烈就這麼不知不覺的就進入啦,戒靈也是有點震驚啦!

因為他還沒有見過天賦竟然這麼高的,以前他的主人也有許多的弟子,可是都沒有一個能夠進入這種狀態。

現在他就這麼看著金烈進入了這種狀態,他雖然見多識廣,可是也沒有看出來他是怎麼進入的。

他自信的打量著金烈,想從他的狀態中瞧出點什麼來,可是他啥也瞧不出來,於是就這樣看著。

只見金烈雙眼空洞,好像什麼也不知道似的,可是他的腦海卻里卻是在翻江倒海。

他的思維都有點跟不上的感覺,無數的畫面出現在了他的腦海,那畫面也就是一閃而逝,根本無從琢磨。

過了許久,金烈從凈心狀態中醒來, 「嗯!」金烈睜開眼睛一看,竟然已經是早上啦,看來修鍊這太陽神功的難度不是一般大啊!沒想到用了一個晚上的時間才剛剛入門。

別人一般要用幾個月的時間才會入門,而他竟然只用了一個晚上,要是讓別人知道他現在的想法,肯定會暴揍他一頓。

傷勢也好啦!事情也都差不多弄清楚啦!還是先回去在說吧!以後有的是時間來慢慢摸索。

就這樣他拿出一塊極品靈石把實力恢復到了煉體四重后就來到了懸崖上。

一塊極品靈石當中所儲存的靈力可是很龐大的,這是對於一個實力太低的人來說。

所以他才用了一塊極品靈石九恢復到了煉體四重的實力,雖然還沒有恢復到巔峰,但是已經不影響他的實力啦。

而且通過這段時間在戒指空間裡面的猝煉,他的靈魂和肉身也是有所增長,但因為時間問題,所以不是很明顯。

就在他剛來到懸崖邊上,一大竄文字信息湧入了他的腦海。

文字信息通過一番梳理,得到了一下信息。

炎拳炎風腿烈魂刺三種不同的武技。

炎拳

一種增強拳頭威力的武技,主要是把隻身的火屬性靈力更加精確的運用起來,這樣才不會浪費掉許多的靈力。

可是修鍊這炎拳的必要條件就是:必須要有火屬性的靈力或者是血脈,都沒有就只能是干看著。

炎風腿

一種身法武技,主要是修鍊速度,當修鍊成功后速度可以提升好幾倍。

烈魂刺

一種修鍊靈魂的武技,不過修鍊的條件還有點高,就是要達到百極境才能修鍊。

因為武者只有達到了百極境才開始修鍊靈魂,而沒有修鍊過靈魂的武者又怎麼能把靈魂攻擊之類的武技修鍊成功呢?

呼!看完這三種武技,金烈深深吸了一口氣,「這就是修鍊的道路,看來還得努力啊!」

「十幾天沒有回家啦!還是先回去看看吧!」

關山鎮關家

「你們聽說了沒有?現在家主和幾位長老正在商量著去李家和姚家要人!」一個年輕人對著幾個人道

「你這算什麼!我還聽說我們關家的第一天才在出去歷練的時候被李家和姚家的人給殺啦!現在我們家族的長輩肯定要去討個說法!」另一個少年附和道。

「看來家族要變天啦!」

「不過都怪那小子,家裡那麼好的修鍊條件放著他不要,非要跑去外面歷練,這不是找死嗎?他又不是不知道自己的情況,」

金烈剛走到大門口就聽見家族裡面許多議論的聲音,他鄒了鄒眉,還是大步跨進了關家。

「啊!金烈!」一個少年驚訝道。

其他人聽見他的驚叫聲,也都轉過頭來,可是當看見他的時候,一個個都顯得特別的驚訝。

有的人卻是心理鬆了一口氣,因為他回來了,那就意味著不用去另外兩家要人啦!

而有些人卻不希望他回來,因為有他在,其他的天才都成了浮雲,都活在他的陰影下。

關雲,關家的一個小天才,年齡比金烈只大了二歲,而實力卻也是跟金烈一樣達到了煉體四重。

不過金烈比他還晚兩年開始修鍊,實力卻也是跟他一樣,而且戰鬥力還比他強。

更讓家族的長輩對他提供了更多的修鍊資源,所以他心裡一直很不舒服。

這不,這段時間金烈的消失讓他的心裡暗暗高興了一次,於是他更加的刻苦修鍊,想重新得到家族長輩的認可,現在的境界也剛剛突破到了煉體五重。

可是現在現在金烈卻回來啦!他覺得他的光芒可能又要被埋沒下去。

可是他看見金烈的境界還是那樣沒有變動,於是握緊了拳頭牙齒也是磨的嗤嗤響。

不行,我不能就這樣輸給他,我要打敗他,以證明自己不比他差,於是他朝著金烈走了過來。

「金烈,你可算回來啦!你知道我們找你有多辛苦嗎? 百萬新娘哪裏逃 可是你不知道躲在什麼地方去享清福啦!」關雲一邊走一邊道。

「這下有好戲看啦!以前這金烈一直都是壓著關雲一籌。」

「可是他這段時間被人追殺,肯定是受了很重的傷,這實力還是和以前一樣。」

「現在這關雲的實力剛好又突破啦!肯定不會善罷甘休啦!」一些人都在旁邊小聲的議論著。

看著關雲那副德性,還聽著其他那些人的議論聲,金烈不屑的道:「怎麼,你剛剛突破就想來挑戰我嗎?就算你突破到煉體五重,也還不是我的對手。:

說大話也不怕讓別人笑話,那就讓我來試試你的實力有沒有進步吧!關雲心裡卻想著,我就不信你受了傷后的實力還是那麼厲害。

清風掌

關家的上品武學,只有一些天賦高一點的人,或者是對關家做出巨大貢獻的人才有資格修鍊。

關雲的天賦其實也不錯,不過是被金烈給掩蓋了而已,所以也是有資格修鍊這青風掌的,而且金烈還是後來才趕上他的。

關雲一來就打出這青風掌,可見他對金烈還是很忌憚的。

青風掌,我也會,金烈看著關雲打出的青風掌,不屑的道。就讓你看看這青風掌的真正威力吧!

關家大殿內

現在這殿堂里坐了十幾個人,家主關天成坐在上位,兩邊一共還有四位老者,下面還坐著十來人,每個人都是在關家有一定影響力的。

這裡是關家的一個最高議事殿堂,只有發生重大事故才會在這裡議事,並且意味著家族的高層會全體出動。

關家在這關山鎮的總體實力排名第二,也是一個舉足輕重的家族。

關天成坐在上位看了看旁邊的幾位老者,又看了看下面的一群人道:「各位,我知道你們心裡在想什麼!可是金烈是我的養子,還是家族的第一天才,難道你們想就這麼算了嗎?」

「要是我們就這麼算啦! 判官的腹黑花嫁 那以後我們關家還有誰會信服啊!」

下面一個中年男子道:「我看就這樣吧!我們親臨兩家,要他們給個說法。」

「要是他們肯給個說法,再來點賠償,我看這事也就這麼算啦! 烏龜也囂張 畢竟是兩家聯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