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此刻的嵐塵煙根本無心這些,他只是想讓李輕嫣能夠不冷,不怕。

他是這麼想的,也是這麼做的。

嵐塵煙將輕嫣公主抱緊了一些,為了讓她不那麼冷。

嵐塵煙揉了揉她的頭髮,為了讓她不那麼怕。

李輕嫣勉強做出一個好看的笑,這個笑看起來不夠燦爛,可這已經是李輕嫣能夠做的最好的了,在做出這個笑容的時候,她的心裡已經樂開了花。

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她喜歡被自己的嵐哥哥這樣抱著,這樣她真的可以感覺到溫暖,他她真的沒那麼怕了。

感覺到傳入身體的陣陣暖意,李輕嫣原本蹙在一起的額頭漸漸舒展開來。

嵐塵煙朝她輕笑著,開始注意她眉心處那團黑霧。

在眉心處,那團黑霧汩汩流動著,隱隱間有擴散的趨勢。

嵐塵煙將一道靈氣注入到李輕嫣的眉心,通過那道靈氣傳回來的氣息,令嵐塵煙感到熟悉。

「怎麼可能,這氣息,怎麼如此熟悉,是鎮國古井中那幽深圖幅上散發出的,怎麼會和輕嫣眉心處黑霧的氣息一樣呢?」

同樣感到驚異的還有嵐塵煙身旁那有著光滑腦袋的小青蛇,這貨風捲殘雲,已經將那張桌子上的美食全部收入腹中。

此刻,它正腆著肚子站在嵐塵煙的身旁。

對於那道氣息,它比嵐塵煙更熟悉,所以, 神醫帝凰:誤惹邪王九千歲 ,不知在思索著什麼。

「小愛卿可有辦法緩解嫣兒的痛楚?」李世仁急切道。

他只是說了緩解,而沒有說根治,在李世仁看來,嵐塵煙根本就根治不了李輕嫣。

這個世界上全才很少,嵐塵煙已經是一個偉大的煉域師、一個了不起的陣師,有怎麼可能會是個醫術精湛的藥師呢。

放眼整個貞觀帝國,就只有長青觀那無心道人可以壓制李輕嫣病情,若是嵐塵煙能夠壓制,就很是了不起了。

嵐塵煙考慮片刻,道:「也只能試試了。」

他並沒有說一定可以,他真的不能確定。

畢竟這件事情再次牽涉到鎮國古井中那幽深圖幅,對於那個圖幅,嵐塵煙根本就不了解。

雖然他也知道不少妙方,可問題在於,這貞觀帝國不可能找到那些寶葯。

種種原因制約下,嵐塵煙只能一試。

「陛下,命人將那些靈藥拿上來。」嵐塵煙想到了皇帝為他準備的那些靈藥,現在,正好用來為李輕嫣配藥。

那些靈藥很快被人拿了上來,有血舌貂、**草、翠紅花、千日果。

這四種靈藥,各有各的作用,血舌貂,是從某種稀有花貂身上*而得,具有凝血的公用,無論多重的傷勢,只要將它塗抹上,很快就能止住血。

**草,生長在海拔數萬米高出的稀有靈草,它的功用是孕養神魂,強大人的精神念力。

翠紅花的功用與血舌貂正好相反,它是活血的靈藥,也正是這個作用,它經常被做成具有攻擊性的藥劑,只要傷口沾染上,就會流血不止,直至將所有鮮血耗盡。

千日果增進氣力的,促進人體對靈氣的吸收,同時,它經常作為配方藥劑中的調和劑,綜合緩解各種藥物之間的狂躁藥性。

這四種靈藥看起來與李輕嫣的病情沒有關係,可嵐塵煙清楚,藥師的最大奇異之處就是配藥。

一些看似普通的藥草,經過藥師的手,都可以變成益壽延年的良方。

若不是那幽深圖幅太過詭異陰深,嵐塵煙應對起來也不用如此棘手。

這些靈藥,經過嵐塵煙配製,足以令一個將死之人生龍活虎,可輕嫣公主的情況太特殊了,這種葯不見得就能見效。

對症下藥,這是最為基本的,也只有對症下藥,才能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嵐塵煙拿不準李輕嫣的癥狀,也就做不到對症。

想著配藥的步驟,看著強作笑顏的李輕嫣,嵐塵煙的心有些緊張,所以,他的手也有些抖。

考慮再三,他還是決定試上一試。 嵐塵煙回憶著自己天人一族時看過的醫道經典,那都是一些極為天才的藥師留下的,異常珍貴。

雖然那些醫道經典上所用的大都是比靈藥要稀有上許多的寶葯,可嵐塵煙現在沒有寶葯,只得用這些靈藥替代。

藥材重要,而提取和淬鍊的方法同樣重要。

一些大勢力,實力渾厚,佔地廣闊,並不缺乏寶葯,可若是沒有藥師提供的獨到藥方,即便是寶葯,也發揮不出它該有的作用,這無疑是暴殄天物。

煉藥自然需要爐鼎,說起爐鼎,嵐塵煙不禁想起自己天魔識海中那口古樸的銘鼎。

「難道那口銘鼎只能如夢幻空花般的懸浮於識海虛空之中嗎?看到摸不到。若是那銘鼎可以凝實,也不知道會有怎樣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

不過對於這些事情,嵐塵煙也只是想想,天魔石海太過神秘,哪裡是一時半會可以了解清楚的,他只能盡全力的提升修為,這一切就會自然而然的發生。

嵐塵煙抬起頭,對李世仁道:「陛下,還請你將宮中煉藥的鼎爐挪移過來。」

嵐塵煙並沒有問宮中有沒有鼎爐,貞觀帝國怎麼說也是這片區域里的主宰,煉藥在宮中應該極為常見,怎麼可能沒有鼎爐呢。

李世仁當即令人將一口爐鼎抬了上來,這座爐鼎有三米多高,上面雕刻著九紋龍,畫面栩栩如生。

這九條龍雕刻的很是威嚴肅穆,由此可見,在貞觀帝國人們的心中,神龍有著崇高到不容置疑的地位。

嵐塵煙望著這口九紋龍鼎,九個龍頭高昂著,處於鼎口之上,根據嵐塵煙對爐鼎的了解,這九張龍口就是控制火候的入火道。

豪門闊少愛偷歡 ,這種爐鼎龍口在上,說起來並不適合用火,若想煉藥,須得利用靈者自身靈力。

嵐塵煙目前只是涅槃境五轉,修為有限,為了這些靈藥能發揮出最佳的藥效,他決定,要李世仁親自煉製。

而關鍵處的火候和一些細節,則需要嵐塵煙親自掌控。

「這小妮子彷彿病情又加重了,你看她又在痛苦的皺眉。」嵐塵煙正想著,小青蛇在旁邊插了句話。

嵐塵煙低頭看去,的確,李輕嫣眉心處的黑霧變得濃郁了許多。

不過,小青蛇這一說話,讓嵐塵煙想起了一件特別重要的事情。

嵐塵煙望向小青蛇,揉了揉額頭,古怪一笑,道:「我怎麼差點將你忘了呢。」

小青蛇這貨一點都不傻,聽到這話,他第一反應就是逃走。

「砰」

它扭動著身子正要遠逃,可嵐塵煙哪裡會給它機會,這貨現在正挺著大肚子,想跑快都難。

「混蛋小子,快放開本邪君大爺。」


小青蛇哪裡還顧得上自己之前的承諾,它一邊破口大罵,一邊擺著頭想要咬嵐塵煙。

上次被抽血就是它的一場噩夢,它可不想噩夢重演。

嵐塵煙拍了拍它的蛇頭,道:「這可是你之前答應的,放你出來,你願意無償獻血一次。再說了,你吃了人家這麼多山珍海味,難道不應該回報一下。」

自從上次喝過騰蛇之血后,嵐塵煙就深刻體會到騰蛇血的妙處,若是將這些靈藥以騰蛇之血為藥引,藥效將會數十倍的提升,這樣一來,對於壓制李輕嫣眉心的黑色霧氣,他將有十足的把握。

小青蛇根本不和嵐塵煙講道理,他只想著逃離,被嵐塵煙抓住后,它大吼道:「本邪君將吃下去的東西吐出來還不行嗎,我吐,我吐。」

說著,小青蛇就張開大嘴不斷朝外吐著,可吐了半天,什麼都沒吐出來。

李輕嫣的情況已經極為不妙,嵐塵煙可沒功夫與這貨廢話,他也不顧小青蛇的大叫大罵,直接祭出沙場識域,在小青蛇的皮膚上鑽了起來。

雖然只是十多天的功夫,這貨的蛇皮已經發生了極大的變化,這蛇皮就像一層戰甲,鑽起來極為艱難。

「哎呀,這是要害命啊,還要不要蛇活了,本邪君要咬死你,本邪君與你不死不休···」

嵐塵煙才不管它說些什麼,他只顧著取血,只顧著救人。

站在一旁的李世仁很是困惑,他不知道小青蛇擁有騰蛇血脈,自然不會以為這貨的血如此珍貴。


他想要對嵐塵煙說出自己的疑惑,都這個時候了,竟然還不趕緊救治嫣兒。

可當他看到李輕嫣輕微的搖頭時,他卻忍住了,他不清楚自己的女兒為何與嵐塵煙如此親近,可他疼愛自己的女兒,自然就會聽女兒的話。

過了好一段時間,嵐塵煙才將小青蛇的蛇皮鑽出孔來,取了一些蛇血,嵐塵煙就準備煉藥。

小青蛇一直在一旁大呼小叫著:「本邪君要吃回來,本邪君要在這皇宮大吃上七天七夜。」

嵐塵煙也不理它,他對李世仁道:「陛下,該快催動這鼎爐吧。」

李世仁聞言,熟練的將自身靈氣注入到那九張龍嘴裡。

李輕嫣這種病已經許多年了,為了自己最愛的女兒,李世仁沒少親自煉藥,對於這爐鼎的催動,駕輕就熟。

望著李世仁那渾厚的靈氣源源不斷的注入九張龍嘴裡,嵐塵煙的眼色一亮,他再次嘆道:「不愧是脈輪境強者,靈氣的渾厚層度絕不是現在的我可以比擬的。」

靈氣被注入后,最為重要的步驟就是靈藥放入的順序和對火候的掌控。

靈藥,自然是嵐塵煙親手放入。

血舌貂凝血,**草養魂,翠紅花活血,千日果增力,這幾樣靈藥,若想鎮壓李輕嫣身體內的黑霧,需要巧妙的搭配。

已經號過脈,嵐塵煙清楚眉心那團黑霧只是表象,真正的病症在整個身體里。

首先要做的就是活血,只有活血,才能促進李輕嫣周天的血液循環,血液循環快了,才能將體內那些污濁的物質運轉開。


嵐塵煙拿起一些翠紅花在手中掂量掂量,他在控制翠紅花的用量,量多量少都不能起到最佳的效果,甚至還會對李輕嫣造成不必要的傷害。

待嵐塵煙覺得分量剛剛好時,他順手就將翠紅花扔進了九紋龍鼎里。

「用細微的靈氣慢慢侵潤,不可急躁。」

嵐塵煙對李世仁說著,他相信李世仁能掌控好,脈輪境強者可不只是說說的。

嵐塵煙也不刻意去管李世仁靈氣火候的掌控,他低下頭,開始掂量第二味葯,**草。

**草孕養神魂,是這幾味葯中最為珍貴的,嵐塵煙第二個放入的就是它。

之前那味葯可以令李輕嫣的氣血升騰起來,體內快速流動的氣血會將那些隱匿在體內的黑霧沖刷。

可氣血一旦沸騰,李輕嫣就極有肯能出現神魂不支的狀況,她的神念太弱,無法控制沸騰的氣血。

所以,**草此刻用上就很必要。

愛你,一錯到底! 用靈氣強力壓榨**草汁液與翠紅花融合,記得要充分混勻。」

嵐塵煙將**草放入鼎爐之內,對李世仁說著。

第三味葯是血舌貂,血舌貂是凝血之葯,加入進去,就是為了李輕嫣之後的凝血。

前面兩味葯,李輕嫣已經有了神念的孕養,氣血的沸騰已經極為劇烈,利用血舌貂極速凝血,就是為了逼出體內的黑霧。

當然,要做到這些,待會服藥時,還要看李輕嫣的表現。

最後要加入的就是千日果了,千日果可以使這些葯完美的融合,是保證藥效的關鍵。

嵐塵煙將千日果放入鼎爐之中,道:「以暴烈的靈氣強力煉製一刻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