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隱有雷鳴爆響,又有精血之氣從頭頂噴出,形成血色雲霧,同時還有一道道劍氣匯聚一起,沖向九霄。

又三天,丁峰撤了手掌,過了好一會兒,白劍一睜開了眼睛,露出了激動之色。

「混元劍體。第二轉中期!」

劍體第二冊的第一轉,相當於大帝之兵。第二轉相當於下品靈寶,所謂的中期。也就是相當於下品巔峰的靈寶強度了,一旦達到二轉的後期,就有抗衡中品靈寶轟殺的能力。

這樣的體魄,極其可怕。

更可怕的是,劍體對劍法的攻擊加成,對劍意的催動,白劍一有種感覺,哪怕同樣的神力催動的劍氣,現在比修鍊之前,至少強了五倍不止,而這種提升,還會隨著劍體的強大進步一增強。

「西門大兄,今天開始,我才有資格為你開闢道路,掃清障礙!」

白劍一豪情萬丈。

力量強大,自然會更自信。

「正好,你試劍的機會來了!」

丁峰指著遠處飛過來的一團血雲說道。

「可殺?」

「可殺!」

白劍一得到肯定,不由分說,一劍橫空,劍氣千米,撕裂血雲,形成一個漩渦,將血雲整個給吞了下去,上百位血海強者,慘叫一聲,屍骨不存。

他的積分點也同時暴漲。

「大兄,這一劍如何?」

白劍一彈劍說道。

「不錯,殺伐之道,追求最強攻擊,這一劍,能威脅到天神了。」

丁峰點頭,給出了很高的評價。

「接下來怎麼辦?」

「等!」

「等?」

「等!」

白劍一負手而立,閉目不言,適應著暴漲的力量。丁峰腳步一踏,來到了另一座山峰上,這是一座四百米高的白骨山。

目光一凝,神念勾連。

嗡嗡嗡……!

片刻功夫,山峰震動,從下面噴出一道白色光華,化作一柄白骨劍。

「後天中品靈寶!」

丁峰點點頭,比較滿意,將白骨劍投擲了出去,喝道,「劍一,接著!」

「好!」

接過長劍,仔細感應,白劍一大喜,「正適合我使用,謝了大兄!」

隨後就開始煉化,不浪費絲毫時間。

丁峰沒有再往前走動,而是橫向跨出,落在了另外一座四百米高的白骨山上,這一次卻沒有任何動靜。

「機緣已經被取走了嗎?」

丁峰沉思,接連三座山峰空無一物,在下一座山脈上,他引出了一滴精血,封印之後,打入了白劍一體內,讓他徐徐煉化。

「機緣不錯,對我卻沒多大用處。」

丁峰踏向了前方,這是一座五百米高的山峰,一步踏了過去。

隨著時間流逝,白劍一的氣息在一點點的增強著,也開始有大量的血海強者飛來,卻紛紛被他一劍斬殺。

空間震蕩,氣息如潮,一片方圓百里的血雲橫空而來。

「一萬強者!」

白劍一睜開了眼睛,瞬間,他熱血奔涌。戰意沸騰。

「那就試試我的極限吧!」

化作一道劍光,他主動迎了上去。

「萬血煉神陣!」

血雲之中,傳來一聲咆哮。龐大的血氣瞬間膨脹,將千里範圍內籠罩了進去。白劍一也沒入血雲之中,無影無蹤。

殺殺殺!

咆哮聲聲,殺氣衝天,不時的可以見到一道劍氣破開血雲,消失蒼茫之中。

血雲一會膨脹,一會縮小。

白骨山上,丁峰已經轉過身來,看著血雲。他目光幽幽,窮盡目力,竟然看穿了大陣之內的情況。

「白劍一真正的成長了起來。」

丁峰點頭,可他也看到,白劍一雖強,在陣法之內左衝右突,不時的斬殺一位位強者,卻也受到陣法的壓制,已經開始受傷。

他卻沒有出手的打算。

轟隆隆!

半天之後,一聲爆響。血雲炸開,白劍一出現高空,他卻氣息萎靡。半跪在空中,渾身鮮血,到處是傷口,可他的精神卻越來越強,氣勢越來越凌厲。

再看周圍,近萬強者,被他屠戮了大半,剩餘的崩飛周圍,一個個看向白劍一的目光帶著恐懼。

「不錯!」

丁峰踏空而來。一指點出,布下了結界。將周圍的強者盡數圈進裡面。

「太極封印!」

身上綻放無窮光芒,化作一個個符文。在空中跳躍著,飛舞著,沒入一位位強者的體內,他卻臉色一白,身形一個踉蹌,差點落下空中。

「一次封印這麼多強者,極限了。」

一個呼吸,源液沒入體內,將消耗彌補過來,片刻功夫,丁峰已經恢復。

「還是大兄厲害!」

白劍一剛有些沾沾自喜,可看到丁峰的手段,不無感嘆。

「不過先行一步罷了。」

丁峰將封印的強者拉扯過來,一個個奴役,將積分轉過來之後,就煉化成了源液。

「萬界戰場第一層,已經沒了挑戰性。」

他忽然意味索然,等白劍一恢復之後,再次登上了白骨山峰。

一路前行,得到不少寶物,有下品靈寶,有中品靈寶,亦有天骨精血,材料,還有些傳承等等,他都看不上。

很快,丁峰來到了第一座千米高的白骨山峰上。

嗡……!

盞茶功夫,從下面噴出一道白光,化成了一冊道經。

「天骨峰?」

看著道經上的名字,丁峰有些迷糊。

「這是靈寶的一種名字。」白劍一說道,「傳說,在天骨大世界,一位聖君非常喜愛煉器,就以大能力,大神通,開創了一脈煉器傳承。這是可以煉製後天至寶的傳承,名字就叫做天骨峰。」

「也就是說,一直淬鍊下去,天骨峰可達後天至寶?」

丁峰震驚了。

後天至寶啊,那可是最巔峰的神兵了,威能堪比先天至寶。

「應該是的,天骨峰的煉製手法,據說有五層,分別對應後天下品、中品、上品、極品和後天至寶,第一層煉製之法,被廣泛的傳播,價值不大,第二層也不難獲得,第三層煉製成為上品後天靈寶的方法就極其罕見了。」

白劍一笑道,「大兄要是有情趣,倒可以收集收集,若是能夠煉製成功,倒不失為助力。這畢竟是聖法,一旦煉製成功,再加上傳說中的萬骨神陣,共同催動,哪怕是下品,也能發揮中品的威能!」

「萬骨神陣?」

「嗯!傳言也有一種說法,就是天骨峰加上萬骨神陣,才是最完美的煉製手法!」

白劍一也不確定道。

丁峰卻留上心了,打開道經,裡面的內容立即流淌心間。

「果然是第一層,不過還真是精妙!」

眼波中,立即湧現關於天骨峰的種種神奇,同時推演衍變,可任他如何演化,也不能精簡,更不能進一步推演成功。

「不愧是出自聖人手筆!」

雖沒有成功,卻得到不少啟發,丁峰感嘆一聲,將道經收了起來。

越往前行,壓力越大,當到達五千米高的白骨山時,丁峰都感覺到了微弱的壓力。

砰……!

在這一座山峰上,噴出一根白骨,四四方方,晶瑩剔透。

「白骨不朽,這是大羅金仙的骨頭!」

白劍一大為震驚,「不入大羅,死亡之後,肉身會慢慢的腐朽,最終會徹底的回歸天地間,而證道大羅金仙之後,就擁有了不朽的特性,肉身不腐!」

「倒是好寶貝。」

丁峰點點頭,忽然,他目光一凝,不等反應,從白骨中飛出一道虛幻的人影,瞬間撲入了他的眉心,還有叫囂之聲。

「等待了億萬年,終於等到了機會,哈哈哈,老子終於可以再活一世了?」

聲音帶著腐朽之意,蘊含著滄桑的憤怒。

「大兄小心!」

白劍一的呼聲卻晚了,可他也無能為力,只能守護一旁。

丁峰吃驚過後,卻不動聲色。

腦海中,神格上,人影將守護神格的古鐘輕易的磨碎。

「竟然還有守護本源的神通,了不得,當真了不得,怪不得能將我驚醒,這麼好的資質,正適合老祖我奪舍重生。」

驚嘆一聲,人影想鑽入神格深處,要吞了丁峰的靈魂本源,卻忽然感覺前方一空,他出現一個空間之內。

「這、這是哪裡?不好,至寶空間?我怎麼沒有感應到?怎麼會騙過我?」

人影凝實,卻是白骨模樣,帶著深深的震驚。

「這是囚禁你的地方!」

光芒閃爍,丁峰的化身出現白骨面前,笑道,「歡迎來到我的世界,對了,我叫西門吹雪,你呢?可是天骨大世界的人?」

「西門吹雪?」白骨人稍微平靜,「我是骨元,大羅老祖,小傢伙,老祖看你資質非凡,悟性不俗,可願拜我為師?我傳你聖道之法,將來可笑傲九天!」

「你倒還賊心不死。」

丁峰冷笑一聲,「告訴我天骨峰的煉製之法,我可考慮饒你一命!」

「小娃娃,老祖我曾經是聖人門徒,掌握著數種聖道之法,你要知道,聖道之法,乃是通往聖道的唯一途徑,你要是錯過了機緣,可是天大的損失。」

骨元說著,不停的打量周圍。

他看到了悟道台,看到了造化池,看到了無限之眼,看到了禁天葫蘆,哪怕他是白骨架子,丁峰也感覺到了他的震撼。

「你當真不配合?」

骨元所言,騙騙不通人情世故的的白痴還差不多,想騙他?怎麼可能!

丁峰眼光一凝,手指一指,高空降下一道光芒,將骨元籠罩住,任他掙扎,就是脫離不了。

「小娃娃,我是……!」

骨元還想蠱惑,卻見丁峰眉頭一挑,抓起悟道台,狠狠的砸在了骨元身上,頓時骨骼破碎,凌亂了一地,卻被光芒禁錮著,沒有消散,反而化作了靈魂碎片。

「大羅之境的靈魂,倒是大補之物!」

丁峰也懶得考問了,通過系統之力禁錮,開始吸收一塊塊靈魂碎片,攫取記憶,然後煉化,壯大自身的本源。

山峰上,丁峰一連盤坐了八個月。

他的氣息更加圓潤,更加返璞歸真,也更加的深不可測。

白劍一一直站在他旁邊,守護著的同時,默默的潛修著,隨著煉化丁峰打入他體內的數滴天骨精血,他的混元劍體,已經達到了二轉後期,眼看著就要步入了巔峰。

這種修鍊速度,駭人聽聞。(未完待續)

「聖子的實力雖強,卻也在意料之中,可他們的身家太過豐厚了,靈寶成堆,還有保命之物,這也就是我,換成他人,誰能殺得了血九十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