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錢壕還想提醒她,練武很苦,也花時很久,短時間內起不了效,可她後面的一句話說出來,錢壕的話,直接憋回了肚子裏。

他不願,也不能說出拒絕的話。

“行!”他點了點頭。


“謝謝!”常智薇紅脣輕啓,感激着說道,或許是第一次她感受到了錢壕語氣中的溫柔,因此,那眸子中,一時間竟有着水氣瀰漫,顯得楚楚動人。

接着,她嬌軀一彎,朝着錢壕,行了一禮。

任由月姬和錢壕拉她,她都是不動,相當倔強的,堅持了一分多鐘,才停了下來。

“你何必呢?這又不是什麼大事。”

一個原本活潑可愛,調皮搗蛋,一直跟自己作對的小女孩,如今,卻安靜異常,失去了以前的精氣神,這讓錢壕,感覺到很痛心。

常智薇沒有說話,只是狠狠的搖了搖頭。

那一對貝齒,緊緊地咬着紅脣。

“小薇,說真的,我給你爸媽說了‘君子報仇,十年不晚’這麼一句話,我沒有動用錢家的力量幫你真正的報仇,沒有殺了曾不凡那個人渣,你怨恨我嗎?”錢壕轉過頭,沒有看着常智薇,而是望着遠方,道。

“怨恨!”常智薇頓了良久,才慢慢吐出了這麼一句話。

然後,她走了,回到了病房之中。

“哎~~!”

她的身後,傳來長長的一聲嘆息。

…………

有人說:命由天定,有什麼樣的命,就決定着什麼樣的路,這是定數,想躲也躲不掉;也有人說:人定勝天,只要努力了,奮鬥了,堅持了,無論遇到多麼艱辛的路,走下去,總會見到彩虹。

每一個人,都會經歷不同的路,也有不同的感觸,各人思維不同,觀點當然也不同。

可有一點,所有人都認同,自己的路,只有自己能走,別人幫不上忙,也沒必要幫忙。

在這條路上,常智薇,選擇了轉變,從一個活潑可愛的小女孩,向一個女戰士的轉變,靠自己的力量,去保護自己,使得那場災難,不再重現。

那個陰影,將會促進她,一路向前。

當天,錢壕便打了個電話,找來一個功夫不錯的特種兵,負責教授常智薇,也爲保護常家。

他能做的,也只有這些了。

也是這一天,錢壕到了中央醫院的院長室,將一張微微泛黃色的支票,朝前方的院長趙青,遞了過去:“趙院長,這兩百萬,是扶貧基金的第二批資金。”

“好的。”趙青眼睛微眯,是一副平易近人的樣子,他接過支票,看也不看,就遞給了旁邊的黃老。

這似在顯示,這批資金,他從未過手,全都交給了黃老,一毛線也沒有拿。

錢壕也明白,微微了點了點頭,道:“至於那名字,就改一下吧,暫時爲我。”

說到這,錢壕也是一陣無語,雨靈和那常青梅一樣,是個死腦筋,很古板,不是自己的錢,就不花。

所以,雖然在那懸崖下,她接受了支票,但在錢壕要以她的名義捐助時,她的頭搖得和撥浪鼓一樣,打死也不同意。

至於月姬,她可是異能者,豈會注重這點虛名。

無奈之下,錢壕只能寫自己的名字了。

“好的。”

聞言,趙青笑了笑,改個名而已,這種小事,他都不放在心上。

說完了正事,兩人也沒啥聊的,閒扯了一會,錢壕就起身,離開了。

**給出去了,兩百萬算是花了,這泡雨靈,併爲其灑金一百萬的任務,算是徹徹底底的結束了。

現在的錢壕,最操蛋的,是該怎樣面對雨靈。

上一個月,爲了活下去,他哪管什麼後果,一根筋的、用盡手段和辦法,來追雨靈。

畢竟,活着纔是硬道理。

可如今,追上了,他倒不知道,該幹什麼了?

接着發展呢?

醉臥伊人懷 ,下狠手,長痛不如短痛。

這讓他很糾結。

“黃老,你來一下。”

陷入思索的他,自然不會知道,在他離開不久,院長趙青,就把黃老,再次叫到了辦公室裏面。

ps:今天的目標12100,我們繼續努力吧,有什麼問題和意見,可以在書評上說,貌似,從來沒有人說個話。。。。 一對戀人,當衆,熱吻。

空間,凝固了。

天地間,沒有了其他,只剩下了他們兩個。

心靈交通,水**融,兩人沉浸在其中,不願分開。

一吻萬年。

…………

直到良久,兩人才停了下來,雨靈俏臉紅潤,**陣陣,緊緊地依偎在錢壕的胸膛上,不敢擡頭。那小耳朵晶瑩,若精靈般可愛,似在聆聽着錢壕的心跳。

錢壕手指上,纏繞着月姬的秀髮,一絲清香,在他的心中迴盪。

誰也看不出來,此時的他,真的很鬱悶。

自己怎麼就這麼衝動呢?

吻了雨靈!

還是當着這麼多人的面。

若沒吻之前,他想到雲馨,那位苦追了三年的女友,還有一半的勇氣,和雨靈分手;可現在,奪了人家女孩子的初吻,也丟了自己的,他就更有點不捨了,連五分之一的勇氣,都沒了。

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啊,突然的衝動,徹底打亂了他想了一整天的思緒。

“哎,車道山前必有路,先走着看吧。”最終,他只能這樣想着。

“嗷!嗷!嗷!!!”

現場的氣氛,依舊很火爆,這些少男少女,嗷嗷叫着,咆哮着,像一匹匹餓狼,聲音嘯天,震耳欲聾,驚得附近的人,都是看了過來。

他們都喜歡熱鬧,都喜歡起鬨,看着如此震撼人心的一幕,豈能靜悄悄的。

“今天,你也是公主!”錢壕低頭,看了雨靈一眼,就抱着她,大跨步,在萬衆矚目中,走了下去。

沒有耀眼奪目的鳳冠霞帔,沒有輝煌而大氣的城堡,也沒有矯健而靈活的白馬,只有一個男子,抱着她,在衆人的祝福下,緩緩走過。

或許,因爲感情的不同,這一刻,給雨靈的觸動,遠比那生日時要大得多,要深刻的多。

ωωω• тт kán• CΟ

喜歡的人,即使送一個小玩意,一文不值,她都會高興的戴一輩子;陌生人,即使摘下星星、搬來月亮,她也不爲所動。

真正的感情,很多人不懂。

這一次,她俏臉紅暈,帶着一絲欣喜,探了出來,可一看這麼多人,又是一羞,藏了回去。

“或許,這樣的女孩,我真的不能,傷了她。”錢壕苦澀的想道。

或許,這也是男人的通病,一看到漂亮女孩,就移不開眼了。

“吱吱吱!”

就在錢壕,走到一處地方的時候,一陣尖銳而刺耳的磨牙聲,響了起來。

聞言,錢壕轉頭一看,司馬相眸子冒火,泛着血絲,好似死了親人一樣難看。

毫無疑問,看到心愛的女人雨靈和錢壕接吻了,他受的打擊太大了,差點要瘋了。

不當衆出手,打錢壕一頓,都算他心理素質好。

“喲,這裏沒老鼠啊,怎麼會有老鼠的磨牙聲呢?”錢壕笑了笑,打趣道。

“難道,我聽錯了?”接着,他皺起眉頭,一臉嚴肅的,在司馬相四周看來看去。

好似真的在尋找那一隻老鼠。

“你妹的!”被當衆罵作老鼠,再好的脾氣,也受不了,司馬相大步一跨,就要衝上去,狠狠的揍錢壕一頓。

不過,他手下,反應也很快,一伸手,拉住了司馬相。

“喲,我說的是老鼠,又沒說你,你急什麼。”見狀,錢壕很‘好奇’的,帶着一絲詫異,問道。


“難道說……”接着,他‘奧’了一聲,眼前一亮,點點頭,恍然大悟了。


“咯咯咯咯!”他演得太像了,比影帝還影帝,就連雨靈,也是受不了了,捂着小嘴,笑了起來。

其他的人,顧忌到司馬相的身份,不敢放聲大笑,不過都憋着嘴,鼓得圓圓的,似笑非笑。

這簡直比直接嘲笑他,更加的諷刺。

想打,不能打,也打不了;罵的話,只能自取其辱。

最終,司馬相鬱悶的,甩了甩袖子,離開了。

他實在是受不了了。

說起來,都是淚啊。

“喂,你別走啊,那隻老鼠還沒找到了。”錢壕真是得了便宜還賣乖。

李sir,好久不見 吱吱吱!”

司馬相,操蛋的,磨起了牙,怒氣衝衝的走了。

至於林璐,美目一凝,皺起了眉頭,這事情似乎不好辦了。

華京市四中,也只是一個高中而已,學生最多,也就兩千多人,還分成兩列,一列有好幾層,所以,這‘英雄路’,並不是很長,經過了這一番折騰後,很快就到了。

“放我下來。”到了門口,雨靈說着,掙脫錢壕,跳了下來,隨即,嬌軀一動,消失在了人羣中。

她有點害羞。

而錢壕,則是挺起了胸膛,雄赳赳、氣昂昂,真像個英雄,在一羣人的擁護下,到了學校裏面。

他剛走兩步,就有一個馬屁精,衝了上來:“錢少爺,您爲了救雨靈小姐,捨身挨刀,跳落懸崖,真是行俠仗義,捨己救人,義薄雲天……(此處省略一萬字)的好男人,是我輩典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