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林寒踏步長空,衣衫獵獵,黑髮如瀑,眸如冷電,從一個清冷的劍客,變成了一尊戰力滔天的魔神,氣勢沖霄,似深淵無止境,若巨峰之磅礴。

戰威滔天,讓底下無數人忍不住跪伏下來,頂禮膜拜。

這個時候,所有人才明白。

林寒真正強的,不是武學,也不是劍道,而是那恐怖的肉身,無雙的戰力!

「不!!」

而這個時候,一道驚怒的咆哮聲從天穹上傳遞下來。

是君天帝!

「嘭!」

一股恐怖的波動自天穹之上擴散下來,掌教的白衣身影有些狼狽,跌落下來,他終究是不抵君天帝。

唰!

一道身影縱身躍下,出現在了白玉廣場之上。

君天帝一身龍袍,面容威嚴,但此時,當他目光轉移到了地上那金天鵬的屍體上時候,則是變得驚怒到極點,他猛地盯住林寒,吼道:「你殺了他?!」

「沒錯。」

林寒點點頭,扶著從天穹上跌落下來的掌教,道:「君天帝,掌教已經告訴我了,你私密與摩柯神教中的強大邪魔密謀,盜取了一座遠古遺迹中金翅大鵬屍骨,讓金天鵬覺醒金翅大鵬之軀,從而能夠踏入大晉帝國中的霸主勢力,只要金天鵬踏入那些霸主勢力中,你也就有了接觸那些霸主勢力的途徑,但現在,你的希望,卻是被我親手葬送。」

「什麼?金天鵬能夠覺醒金翅大鵬之軀,是君天帝在暗中操作,而且,是與摩柯神教中的邪魔密謀?」不少人聽到這個真相,都是神色震動。

他們沒想到,天火皇室的皇主,本應該是這片地域人族的領袖,但竟然秘密與邪魔密謀,目的就是為了培養一個天才,讓他君天帝,能夠踏入大晉帝國霸主勢力中。

「我追求更強大的武道,與邪魔聯合又怎麼了?」

君天帝猛地出聲,森寒一笑,道:「林寒,你親手葬送本座的希望,那我今日,就讓你知道,什麼叫做絕望!」

唰!

唰!

而這個時候,又是幾道身影出現在林寒身旁。

其中一道,是火龍駒。

它身旁,那是一個無比熟悉的青年男子,氣息衰竭,但看到林寒,卻是百感交集。

這青年男子,不是他人,正是赤陽王,赤天歌。

火龍駒和小雀聯合,終於將赤天歌找到,並且解救了出來。

「師尊。」

林寒看著身旁出現的熟悉身影,忍不住出聲道。

自從踏入天劍門以來,他一直努力修行,刻苦追尋強大力量,有很大的一方面,就是為了救出自己的師尊赤天歌。

「你長大了。」

赤天歌看到面前這熟悉的少年面孔,也是忍不住百感交集。

誰也沒想到,當年他從凡俗選中的這個小小少年,短短的時間內,已經成長為了自己都媲美不了的強大存在。

「好,很好!還真的是師徒情深,那今日,本座就送你們一起下地獄!」

君天帝突然出聲了,一種無匹的力量在他體內復甦,他背後,出現在了一頭雄偉的黑**龍。

「武魂!被邪魔之氣浸染的魔龍!」

掌教和赤天歌都是忍不住震動出聲。

他們沒想到,君天帝,也凝聚出了武魂。

「這下麻煩了……」掌教眉頭猛地一皺。

剛才君天帝沒有使用武魂,他都狼狽敗退,現在……

「掌教,我有一個辦法,或許能夠對抗君天帝。」

突然,赤天歌出聲了。

「什麼辦法?」掌教立馬問道。

「將我們的力量,注入寒兒體內,剛才我看到了,他的肉身恐怖,可搏殺金鵬,足夠承受我們的力量。」赤天歌望向身旁林寒,猛地道。 「不行,這樣你們可能會隕落。」林寒突然出聲。

「已經沒有選擇了。」赤天歌突然出聲,他體內陡然衝出一道神光,化為一柄插天大劍,橫貫在君天帝身前。

「武魂!赤天歌,你也凝聚了武魂?」

君天帝看到那柄橫貫長空的大劍,神色陡然一驚,忍不住道。

「這二十年來,別以為只有你一個人進步了。」

赤天歌冷冷一笑。

他被封印整整二十年,修為依舊處於半步洞天境,絲毫未進,但卻是凝聚出屬於自己的武道之魂,一柄鋒利的劍,可見其劍道天資之恐怖。

「你修為太弱,你如此不計後果釋放武魂,被我摧毀后,你的武道一途,也就完了。」君天帝神色難看,猛地出聲道。

但赤天歌根本就沒有理睬君天帝,他直接轉身,看向林寒,道:「寒兒,為師這一輩子的榮耀,就是有你這個徒兒。」

轟!

話音落下,赤天歌神色帶著一份解脫,他體內一團本源靈元開始燃燒,要將其注入林寒的體內。

「啪」

但就在這時,一隻有力的手掌按在了赤天歌的身上,將他的舉動給阻止。

是掌教!

此時,他走過來,看著赤天歌,欣慰一笑,道:「二十年前,我犯了一個錯誤,二十年後的今天,我不會再犯錯了。」

「轟!」

幾乎就在掌教話音落下的瞬間,他整個身軀綻放一種無比璀璨的白光,瞬間化為兩道光束,一道沖入赤天歌體內,另一道,則是沖入林寒的體內。

「不?!!」

看到這一幕,赤天歌陡然咆哮出聲。

而林寒,也是眼神露出瞬間的獃滯。

掌教,竟然獻祭了自己,化為兩道本源力量,注入了自己和師尊赤天歌的體內。

「天劍子,你竟然自甘隕落,千年苦修,就這麼拱手讓人?」不遠處,君天帝大吼出聲。

「你不懂。」

掌教的最後一道聲音在長空中響起,帶著一種淡然。

「轟」

「轟」

而就在下一刻,赤天歌身上的氣息,開始極具增加。

半步洞天境!

洞天境一重天!

洞天境二重天!

洞天境三重天!

……

洞天境五重天!

「吼!」

赤天歌仰天長嘯,他背後武魂,那柄插天大劍,幾欲刺裂蒼穹。

而此時,林寒渾身也是金光大盛。

太古龍帝訣吸收了掌教留下的本源力量,直接讓林寒的修為,硬生生突破兩個關卡,踏入了洞天境三重天。

「殺!」

赤天歌和林寒對望一眼,眼眸都是露出一種堅定,朝著君天帝殺伐而去。

轟!

轟!

轟!

恐怖的大戰,慘烈到極點。

高空之上,幾乎變成了一座修羅戰場,無數恐怖的餘波,讓底下整個天火皇宮,都是要被摧毀。

「噗!」

某一刻,赤天歌陡然吐出一口鮮血,身軀忍不住倒退。

「哈哈哈,就算天劍子將所有力量都傳給了你們,又有何用,你們都要被本座所殺,天劍門也會因此而終結!」君天帝狂笑出聲,他實在太強大了。

「哦,是嗎?」

驀地,一道淡漠的聲音響起。

是林寒!

此時,他渾身也是大戰得破爛不堪,血流染紅了整個黃金之軀。

但林寒大手一抓,不遠處的火龍駒會意,將閻王脊樑,直接拋給了林寒。

那是一條染血的漆黑脊樑。

上面,散溢著濃郁的邪氣和魔氣,仿若天底下最為可怕的大凶大惡之物。

「這是什麼?」

君天帝神色一驚,他感受到了一種危機。

就連赤天歌,此刻都是眼眸一閃,驚異不定看著林寒手中那條染血的漆黑脊樑。

「小子,你可想清楚了,這閻王脊樑,每次使用,都是有著巨大的風險,你,或許會墮入萬劫不復的魔道。」火龍駒略帶提醒的聲音,此時傳來。

「我知道,但,我別無選擇。」

林寒深吸一口氣,猛地盯住對面的君天帝,冷冷一笑,道:「今日,縱然我化為魔,也要將你擊殺,為我、為師尊、為掌教,洗刷恥辱!」

轟!

話音落下的瞬間,林寒拋出手中的閻王脊樑,那染血的黑色脊樑,如同一條邪魔黑龍,瞬間沖入了林寒的後背,融入了他的脊骨之中。

「啊!」

一道驚天動地的咆哮聲從林寒口中發出。

此刻,他的黃金之軀上,瞬間布滿了一道道黑色的紋路,冰冷的金色瞳孔,也是浸染上了一層濃郁的黑光,林寒此刻神色如魔如妖,威視滔天,仿若一尊凶魔降世。

無窮無盡的邪惡力量,浩瀚、雄渾,源源不斷從林寒的脊樑中衝出,傳遍全身,讓林寒興奮到要咆哮長空。

「龍帝意志!」

但腦海中的黃金神火,壓制住了那種大凶大惡的意念,讓林寒神智一瞬間變得清醒。

「君天帝,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萬眾矚目之下,林寒踏步長空之上,黑髮狂舞,英姿雄偉,渾身金光與黑氣交纏,尊貴中帶著一份邪惡,如佛如魔,戰力滔天。

閻王脊樑,代表著無窮無盡的力量。

「轟」

林寒此刻脊骨若大龍盤卧,每動一下,無窮的力量從脊骨中生出,有著頂天立地之勢,他大踏步朝著君天帝殺去。

帝皇龍爪,都是變成了深沉的黑金之色。

「轟隆」

君天帝倉皇應對,高空之上,神光肆意,光照天宇,虛空震顫,殺氣驚天。

林寒與君天帝的大戰,慘烈而驚天動地,讓底下無數人,看呆了神色。

就連赤天歌,都是停了下來,無法插手。

「吼!」

高空之上,君天帝身軀高大,他仰天怒吼,背後的武魂黑龍,發出恐怖的嘶鳴。

「武魂之力,果然恐怖。」

此刻,林寒遭受了強烈的衝擊,要不是他乃是魂師,靈魂力無比強大,恐怕早就被君天帝的武魂,震碎了魂魄。

武道之魂,乃是一個武者的意志凝練而成,具有莫大的威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