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次,他將活動,定在了周氏集團麾下的,周城星級酒店內。

而且,在活動現場,安排了更多的安保力量。

這一次集團的路演,相信沒有人,再敢來找死,搗亂搞破壞了。

賓利歐陸轎車,穿過江南的街頭。

行駛到了周城星級酒店門口。

一個輕剎車,轎車停下。

周澤韜,整理了一下西裝和領帶,而後,氣質儒雅,風度翩翩,緩緩跨出了轎車。

四周,無數閃光燈和鏡頭,對準了他。

各路媒體,記者們,紛紛上前,進行簇擁式的採訪。

周澤韜微微點頭,金絲邊框眼鏡下,眸光閃過一絲滿意。

他很享受,這種萬人敬仰的感覺。 一把抱起輕妙兒,秦昊心裏更是五味雜陳,這丫頭一看就知道是個不好惹的主,現在好到還被纏上了。

吃癟這種事情,他還是頭一次栽在一個NPC手上。

事已至此,再抱怨也沒有什麼用。

將輕妙兒再次五花大綁之後背在身上,秦昊準備繼續前往看看情況。

從剛剛了解到的情報來看。

這個丫頭因為不是魔族裏什麼重要的人,但奇怪就奇怪她有一個很特殊沒有見過的頭銜,這個不知道具體意義是什麼。

十幾分鐘后。

一行人終於來到雪松森林,這裏一眼望去白花花一邊的雪樹,時不時還會有松落的雪堆掉落下來。

「放開我,我自己能走。」

這時,輕妙兒也已經醒了過來,滿臉怨氣的說道。

能走?

那又怎麼樣,秦昊現在可沒有心情跟這丫頭瘋,目前還是以找到百忍為最優先順序的目標。

《九界傳說》和其他普通的網游不一樣。

它的任務是具有時限機制的,而且十分普遍,像其他網游如果做任務到中途還能夠睡個覺吃個飯。

哪怕嗝個幾天都不會失敗。

而《九界傳說》不僅會失敗,還會讓派發任務的NPC降低好感度。

當然。

如今百忍那邊已經不是降不降好感度的問題,而是關乎於他手頭裏的任務成敗。

至於百忍的安全,反正玩家死亡後會復活。

而且魔族既然抓住了他並且帶到這裏來,那肯定就是另有用途,而會殺死他的情況也只有利用完后。

所以…

秦昊必須在百忍死亡之前找到他,並且解救出來。

「快放開我!」

輕妙兒見秦昊不為所動,開始擺動身體掙扎。

可惜~

秦昊一身六百的基礎力量,可不是她能夠撼動的,所以掙扎只是勞增她的痛苦而已,根本不會對秦昊造成任何的影響。

見掙扎沒有用,輕妙兒就嘗試用言語來嘗試溝通。

「你放開我,有話好好說,不然…我自殺的話你可阻止不了我。」

「哦。」

秦昊只是冷漠的應聲道。

「哦個屁啊,你在不放開我,我可就咬舌自殺了!」

「哦。」

「…..」

見此,口頭威脅完全不起任何作用,輕妙兒也如同任命了一樣,不再掙扎。

小丫頭還跟他玩這套。

要是那麼不怕死,早就在之前拷問的時候就自殺了,還會等到現在?

秦昊只是好說話而已,可不是蠢。

隨着走進這片雪松森林之後,他們行走了大概有一千米左右。

任然沒有看到出口,不得不說這片森林是真的大,加上清一色的白雪,導致很容易失去方向感。

可就在這時,有一個精英怪發現了一個異常。

「主人,那邊有一棟屋子。」

「嗯?」

秦昊轉頭望去,果然是屋子,雖然不大但看起來還很新,應該是敢建起來不久的。

過去看看?

秦昊眯起眼睛,讓整個隊伍停下腳步。

既然過去看那就不可能帶着肩頭上的輕妙兒,將她放下之後,又再一次背了起來,笑道:「跟我走一趟吧。」

雖然可以讓一眾精英怪來保管輕妙兒,但是關乎與自己性命的事情,秦昊還不至於交給NPC來保護。

萬一隊伍中有個二五仔,趁著秦昊去刺探情報的時候將輕妙兒給擊殺了。

那他豈不是跟個小丑一樣。

「哼。」

聞言,輕妙兒冷哼一聲,渾然不在乎。

這次刺探秦昊不再使用隱身藥劑,而是光明正大的走過去。

理由很簡單。

那就是這個地方看起來並不像是有人在的跡象,首先在這種冰天雪地之中如果有人休息的話總不可能不點篝火吧。

這種遊戲背景下,又沒有空調暖氣。

再則。

如果有危險,那輕妙兒肯定會事先提醒,因為兩者現在是共生關係,她可不會白白看着秦昊去送死。

總而言之,這24小時內,秦昊可以放心大膽的帶着輕妙兒行動。

來到那棟屋子的面前。

果然正如他所預料的那樣,窗戶大門緊閉。

「這裏面是什麼?」

秦昊撇了一眼被他掛在肩頭的輕妙兒。

「你進去不就知道了,怎麼,怕死?」

輕妙兒不屑回應一句。

得。

既然問不有用的話,那秦昊就乾脆一拳直接將大門給砸開。

砰!

一聲想起,屋檐上的白雪都被震下來一大片。

進入屋內。

一眼入目的就是奢華的裝飾,說他奢華,是因為這裏面有不少的酒肉儲存着,光是一進門就能夠聞見味道。

這樣看來,這一棟屋子應該是魔族的儲備糧倉。

「等下。」

可還沒等秦昊仔細觀察,就發現一個不對勁的地方。

為什麼這個糧倉…會有一個寶箱。

這天底下恐怕沒有人會將自己的寶物放在糧食旁邊吧,不過在遊戲中這種情況倒是挺多的,可《九界傳說》不安常理出牌。

「呼…」

秦昊深呼吸一口氣,立刻轉身走出屋子,召喚來一個精英怪,讓他去打開那個寶箱。

這種危險的工作。

能夠讓別人來做,那自己為什麼要做。

雖然精英怪死亡不可復活,但只要不是一擊必殺,那秦昊就有自信救下陷入危險的精英怪。

吱…

隨着寶箱被精英怪打開,一抹紫光漸漸升起。

「這是…貂皮?」

等看清楚寶箱裏面具體的東西,秦昊立刻看傻了眼。

寶箱裏面既沒有什麼機關也沒有什麼危險,只是十分普通的放了件類似於皮衣一樣的東西。

「算你運氣好。」

這時,渾身被捆綁,坐在一旁的輕妙兒冷聲說道:「這衣服可不是什麼普通的衣服,快點穿上吧。」

聞言,秦昊眯起眼睛,毫不猶豫的點開這件毛皮衣服的信息:

【紫貂厚衣(紫色品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