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安能夠當着他的面擊殺付江輝和刑蒙,眼看着自己節節敗退的時候,自己竟然轟中了許安?不過在許安身軀擴散的瞬間,這趙衝便是明白過來,自己中計了,這竟然是個虛影!

需要多快的速度,才能夠留下如此逼真的虛影?趙衝心中驚駭不已。

“是時候該結束了!”

許安的聲音從耳邊傳來,忽遠忽近,這正是劍意的運用,劍意一出,整個地底密室都成了許安的天地,可以藉助一切的外力發動攻擊。

嗤!

青鋒劍猛然透過後背,從趙衝胸前穿透了出來,已然明白結果的趙衝卻是猛然反撲。真氣長劍一拋,鐵掌順勢向身後的許安轟擊而去,捨命一擊。

嘭!


趙衝這帶着臨死反撲的一拳,許安卻早就料到,又是猛然和趙衝對轟了一拳,許安飄身急退,而對着許安青鋒劍的拔出,再加上那一拳對轟的反衝,那鐵拳趙衝也是拋飛了出去,血流不止,生機耗盡。

“趙師兄!”

邵兵紹武兩兄弟眼見五人中實力最強的趙衝一死,知道如今大勢已去,根本不可能敵過許安這殺人魔頭的擊殺,紹武當即對邵兵喝道:“你快走,這裏有我拖着他們,你一定要逃出去,逃回宗裏,爲我,爲死去的三位師兄報仇!”

說着,紹武也是提着長劍撲殺而來,邵兵此時也不敢拖延,連趙衝刑蒙等人都擋不住的許安,趙武更可能擋得住,性命攸關之際,還是先逃保命要緊,轉身拔腿就跑。

刷刷刷刷!

一陣破風之聲響起,四道身影陡然出現在密室洞口,正好堵住了邵兵的逃跑出路。

“四位兄弟,給我截住邵兵,就地格殺,一個不留!” “四位兄弟,給我截住邵兵,就地格殺,一個不留!”許安陡然爆喝道。

聽到許安這猛然一吼,胡逸飛等人立刻明白過來,四人真氣陡然運轉起來,一股浩瀚猛然從地底密室震盪開來,那是胡逸飛五人聯手發動轟擊,功法一出便是對着狼狽邵兵轟擊而去。

“想走?沒那麼容易!”

胡逸飛身形猛然飛出,朝着那迎面奔來的邵兵就是一劍劈斬而出,劍芒激射,兇悍無比。

“混賬!你們是什麼東西?快給我讓開,擋我者死!”

去路被堵死,邵兵心中也是一陣着急,他可是見識了許安的兇殘,說打就打,說殺就殺,完全不講一點人情,就如同一個殺人不眨眼的魔王,紹武哪裏能夠擋得住他?

只要給許安片刻功夫,解決了紹武,那自己就是必死無疑了。

此時,密室通道門口四人卻是紋絲不動,絲毫沒有讓開的意思。

“去死,天音指!”

邵兵口中怒喝一聲,右手朝前一按,一道半米粗的真氣手指便是隔空按來,連空氣都是被擠爆了,威力無比。

大劍師七階高手的拼命絕招,定然不容小覷。

這一指點來,就連薛月都感覺到了巨大的壓力,彷彿被千斤重物壓在身上一般。

“聯手出擊,只消爭取片刻,許兄就能解決了紹武,前來相助我們!”

胡逸飛率先運轉真氣,在身前凝聚出一道兩丈多高的銅牆,薛月等人見此情景,立刻將全身真氣盡數灌注入銅牆之中,那銅牆立時暴漲,一眨眼已經漲到了一米多厚。

嘭!

天音指與真氣防禦銅牆碰撞,那一米多厚的銅牆立刻塌陷了一半,搖搖欲墜。

而就在這時候,天音指的魔音也是襲來,一陣陣美妙的音律響起,彷彿來自九天之上,分內動人,就連胡逸飛都要心神失守,放棄加持真氣防禦銅牆。

天音指,玄品中階指法,不但威力絕倫,碾壓萬物,其中天音更是深入人心,對敵武者都極容易心神失守,放棄抵抗。

此時他們這都是武者中的高手,稍一愣神便足以被對方擊殺至死。

此時千冢屍王明知胡逸飛等人就要不敵,卻是開始袖手旁觀,他最希望的自然是這些宗門弟子互相爭鬥,最後落得兩敗俱傷的局面,這樣一來他就有了翻牌的機會。

眼看着胡逸飛等人就要失守,許安猛然發力,青鋒劍驟然橫掃,直接迫得身前的紹武連連後退,而許安那一道靈魂力虛影猛然暴掠出去,擋在了那真氣防禦銅牆之前。

鎮魂訣!靈魂鎮壓!

一道靈魂風暴驟然席捲開來,鋪天蓋地的形成一一個屏障,將胡逸飛四人擋在了身後,將那天音指的魔音盡數抵擋在了外門,同時道螺旋尖錐成型,驟然向邵兵飛馳而去。

邵兵引以爲傲的絕殺招數天音指一出,立刻得意了起來,憑藉胡逸飛等人那點本事,想要抵擋這天音指,卻是完全沒有可能,在逃離前斬殺四名許安的兄弟,也算是爲死去的兄弟報的大仇了。

不過待他定神一看,臉上的笑意卻是呆滯了下來。

錯覺?那小小的真氣防禦銅牆竟然沒破?

還不等他仔細去想,虛無中一道尖銳的東西驟然轟擊到了自己身上,自己竟然毫無察覺?那是什麼樣的東西?

嗡!

邵兵只覺得腦海中一聲嗡鳴,靈魂被許安強悍的靈魂衝擊波瞬間震散,被頓時七竅流血,無比悽慘的撲倒了下去,至死都不知道是怎麼死的。

“竟然是靈魂攻擊!”

千冢屍王大叫一聲,面色驚恐的盯着許安,一步步退後,靠到了密室巖壁之上,黑氣一閃便是朝密室外暴衝了出去。

許安眼看着千冢屍王想要逃竄,卻並沒有去追擊。

青鋒劍猛然一抖,傲竹劍法萬竹齊發施展出來,千山萬竹頓時洶涌澎湃,以刁鑽的角度猛然攻擊向了邵武。

逃!這是紹武唯一的想法,這一劍他已深知不能力敵。



腳下猛然一蹬,身影便是暴衝而起,但就在紹武竄上空中之際,終於看清了許安的意圖,面色瞬間蒼白了起來,只見許安反身驚鴻一斬,暴擊向了自己。

“你,卑鄙,竟然用陰招!”

紹武長劍猛然一擋,咔嚓,長劍竟然直接被斬斷,一劍劈斬到了自己身軀之上,鮮血迸射,身軀倒飛。

“抱歉,你見過哪個敵手會告訴你這是虛招,這是實招!”許安冷冷說道,身體暴衝出去,緊貼上了紹武。

青鋒劍劍芒激射,直入咽喉,在許安冰冷的目光之中,紹武也是一命嗚呼。

青鋒劍入鞘,許安猛然掠到胡逸飛四人面前,終於露出了一絲和煦的笑容。

“許兄,你竟然斬殺了東明黨五大高手,還都是青雲宗的內門弟子,這是若是傳揚了出去,恐怕你難逃一死,就連你的家族都要遭殃!”

從震驚中清醒過來,胡逸飛急忙說道。

剛纔許安身處戰鬥之中,胡逸飛等人也來不及多問,聽到許安說殺,那邊是出手殺了,現在戰鬥終於結束了,看着滿地靜靜躺着的五局屍體,他立刻便是替許安擔憂了起來。

“這事自然是不能傳揚出去,你們都是我許安過命的兄弟,我相信你們,至於這些人,本來就該死,今天若我不殺他們,他們定然不會放過我,你死我活的情況下,此五人必須殺之,現在這些人都死了,再無人知道他們死在我許安手中。”許安冷冷說道。

在決定擊殺付江輝的那一刻,許安便已經想好了結果和退路。

“還有那個黑袍人,黑袍人逃了,就是對我們的威脅!”胡逸飛道。

剛纔就是許安擊殺邵兵的時候,那千冢屍王卻是驚叫着捲起一團黑霧逃竄了出去,魔族之人心性卑劣,如今他見到了許安擊殺刑蒙五人的全過程,出去必然會四下宣揚,斷然不會爲許安有所保密。

“是嗎?他逃不掉的,千冢屍王,你說是不是?還不快快出來!” 許安背對着地底密室,口中冷冷喝道,一股凌厲氣勁便是悄然運起。

“什麼!那黑袍人不是逃走了嗎?你是說?……”

胡逸飛四人一聲驚呼,手中武器紛紛緊握在了手中,紛紛運起真氣,警惕的注視這密室之內。

又是過了半晌,整個地底密室中靜的出奇,就連他們彼此的心跳聲、呼吸聲都是清晰可聞,但卻絲毫沒有動靜。

“許兄,你是不是感覺錯了?這裏似乎沒有人啊!”陳達低聲問道。

“你那點兒障眼法,騙騙普通武者還行,但卻騙不了我許安,既然你不願意自己出來,那我只好出手將你逼出來了!”

悄然運起的真氣凝聚在許安拳掌之上,反正就是想着密室石壁一角拍去,掌勁還未到達,那石壁上立刻蹦出一道黑影,黑影一個閃身,飄落到了密室一端,千冢屍王的身影也是顯現了出來。

拳勁轟在石壁上,立時碎石橫飛,巖壁震顫裂開了一道巨大的縫口。

“小子,你難道要趕盡殺絕嗎?”千冢屍王擡起黑袍,兩道目光幽幽如火,冷冷問道。

“你剛纔沒聽見我們的談話嗎?你是唯一一個會將今天這事說出去的人,所以你驚天必須得死。”

許安負手而立,一股王者氣息便是油然而生,讓得身邊的胡逸飛四人都是心生膜拜。

“我可以保證,我絕不會將今天的事情說出去一個字,不,半個字,只要說出去半個字,你隨時可以來殺我,只求你放過我一馬。”

千冢屍**誓旦旦的連忙保證,同時裝出一幅楚楚可憐的模樣。


“你今天已然得到了古靈神石,那古靈神石就當是我孝敬您的,這整個密室的寶物也都是您的,這麼多東西換我一條性命,難道還不划算嗎?”

此時千冢屍王好話說盡,只希望許安能夠饒他一命,所有的憋屈都只能忍着,活命纔是最重要。

他雖然是劍靈強者,但也只是堪堪進入劍靈境界而已,否則也可能被刑蒙等人逼得狼狽不堪,還被付江輝斬去了一條臂膀,戰力大損,又經過這麼長久的戰鬥,他已經很難再敵許安。

現在他的實力,最多就相當於大劍師八階高手。

以許安的兇悍,想要收拾他易如反掌。

這也是爲什麼千冢屍王不敢逃走,而是選擇施展伎倆,潛伏在密室之中,用黑霧造成已經逃走的假象。

若是許安沒有發現自己的伎倆,悻悻而去的話,那自己還能逃得一命,而現在看來,他的伎倆是被許安看穿了。

難怪許安看到千冢屍王黑霧衝出密室,卻沒有施以手段攔截的原因。

“哈哈哈哈!這古靈神石和諸多寶物想必也是你四處劫掠而來,現在落在我手中,我自然是要定了,不過有一點你想錯了,那就是不該把我想成刑蒙那等人,他們得到這古靈神石可能會放過你,但在我許安這裏卻是不行,自古正邪不兩立,今天你遇上我們,那我們就必然會用手中的武器,斬妖除魔,而不會和邪魔外道爲伍!”

看着千冢屍王那卑躬屈膝的樣子,許安不禁冷冷笑道,一股正氣直衝霄漢。

“看來今天我是無法活着離開了!也罷,古靈神石都讓我丟了,沒辦法交差也是個死,橫豎都是一死,那今天就來個魚死網破,就算我死,也要拉上你墊背!”千冢屍王怒視着許安道。

先前還是心如死灰,下一刻便轉化成了陰狠毒辣,一切都是許安的介入,纔會導致這樣的結局,對於罪魁禍首許安,他是恨之入骨,如今既然難逃一死,那也變不在隱忍,怒喝一聲,提着黑色鬼劍便是衝殺而來。

“你也想得太美好了,拉我墊背,恐怕你沒那麼大本事!”

嗡!靈魂力再度凝聚成千萬柄利刃,猛然朝千冢屍王激射而去,同時青鋒劍一指。傲竹劍法最強殺招竹浪漫天猛然揮斬而出,一道道劍意激盪,生生不息,以切割萬物之勢,與靈魂利刃同時刺出。

嗤嗤嗤!

一片片刺耳聲響起,千冢屍王那黑色鬼氣在許安的劍意之下,直接被切割的裂紋滿布,根本無法寸進一步,而萬柄靈魂利刃驟然臨近,嗤的一聲黑色鬼氣破裂,劍氣、利刃如同雨點般落下,落在千冢屍王黑袍之上。

咔嚓!黑袍頓時被斬成碎片,許安竹影步一轉,直接出現在了千冢屍王身前半米遠。

千冢屍王大駭,腳下連連飛退。

嗤嗤嗤!

許安手臂一揮,三柄飛劍猛然掠出,千冢屍王哪裏想到許安能夠駕馭飛劍,根本沒有反應過來,那三柄飛劍便已落在了身上,一柄正中面門,一柄直入咽喉,一柄洞穿心臟,三柄利劍帶着千冢屍王驚懼的屍體,噌的釘在了巖壁之上,黑色散盡,氣息斷絕。

堂堂劍靈強者,就這麼死在了許安三劍之下。

許安一招手,一柄利劍頓時飛掠出去,挑開了千冢屍王的天靈蓋,一枚黑氣森森的屍丹落入許安手掌之中。

…………

見許安斬殺了千冢屍王,胡逸飛等人立刻便是靠攏了過來。


“這次我們收穫頗豐,恭喜許兄得到古靈神石,有了這枚神石,許兄進階大劍師也就是時間問題了。”胡逸飛笑道。

這古靈神石胡逸飛也是知道,曾經在青雲宗的常識課上,教授的長老曾經提及過,是一種元氣十足的寶物,只要其上的元氣不耗盡,能夠極大程度提升武者的修煉速度,可謂是武者夢寐以求的寶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