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天雲跟歐陽羽更是臉色漲得通紅。

「你!」

紀羽說的就是他們啊,打不贏就找家長?卧槽,聽上去好像真的好像小孩子啊!

「我什麼我,我不管你們是什麼門派的,我就知道,你們剛剛想要殺我,這樣,就對了。」紀羽冷笑一聲。

「你要做什麼!」

「笑話,你說呢?」紀羽淡淡一笑。

而與此同時,小院之外。

有幾個散修此時還一邊說話,一邊往小院的方向走。

他們都是剛剛從風雲樓走出來的。

「趕緊去通知一下歐陽羽他們,讓他們遇到那個紀羽就繞路走吧。」

「不會這麼誇張吧?歐陽羽他們可是帶了不少刀門弟子下山的啊,如果打起來,一個刀陣,那個紀羽應該受不住吧?」

「誰知道呢,算了吧,怎麼說都是相識一場,叮囑一聲,就算是意思意思吧。」

很快,他們就看到了小院。

當他們剛朝小院大門走去的時候,一陣慘叫聲卻忽然傳了出來。

幾個散修相對視一眼,心中皆是一驚:「怎麼回事?」

他們連忙跑上去將大門推開,結果……傻眼了。

(未完待續。)

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當幾個武修走進院子的時候,就看到了一地的人都躺在那裡,不知是死是活。

「是、是是是……是他!」

其中一個武修馬上就看到紀羽了,臉色一陣發白,指著紀羽,渾身都在顫抖。

再看看那一地的人,他們馬上就回過神來了。

是他們來晚了!

歐陽羽他們早就趴在了地上,一動不會動了。

再看看周圍,都有著打鬥的痕迹,很明顯的,這場爭鬥都已經結束了。

歐陽羽跟馬天雲他們都躺在地上,戰鬥的結果,已經非常明顯了。

輸了!他們都輸了!

這個少年果然是一個恐怖的人物!

「呵呵,來了就來了啊,幹嘛躲得這麼緊?」紀羽呵呵一笑,忽然開口了。

而此時,那群人都傻眼了,愣住了……

被發現了!

他們有些顫抖的站了出來。

「我、我們只是路過而已!」

一群人,都害怕到了極點。

抵抗?他們可不敢,要知道連黃武那種天才都撐不過一招!

眼下這刀門的弟子們每一個都是榜樣啊,抵抗,他們的下場恐怕會一樣咯。

星雲仙子看著這一幕,更是目瞪口呆了。

看樣子,那些人跟那傢伙似乎是認識的啊。

而且這些人好像還很怕那傢伙,那傢伙身上到底有什麼秘密?

「啰嗦這麼多做什麼?這些人都還沒有死絕,要救他們,就趕緊救吧。」

紀羽看了他們一眼,轉身就帶著慕芊芊他們離開了。

「等等!你要去哪?」星雲仙子下意識的喊了一句。

慕芊芊跑上去拉著星雲仙子,說道:「一起走吧!」

「啊!哦……」星雲仙子愣了一下,馬上就追上去了。

剩下的幾個武修見到紀羽他們好像是真的離開了,這才慢慢的鬆了口氣。

還好……他沒有針對他們幾個人。

「這實在是太可怕了,我還以為入凡塵會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

「不來了,再也不敢來了我……這件事結束之後我要馬上回去閉關,再也不出來了!」幾個武修都被嚇破了膽,喃喃說道。

再看看院子的人,他們還有些遲疑,不知道應該不應該去救。

他們還擔心紀羽會忽然回頭。

「救人嗎?」

「等會再說吧!萬一他回來了怎麼辦……」

「說的也是……」

很快,一刻鐘過去了。

幾個人緊繃的心也開始慢慢的放鬆了。

似乎那個紀羽還沒有回來,應該不會來了吧?

「救人嗎?」

「趕緊救人吧!」

幾個人連忙跑上去,花了好一陣子的功夫才將這幾個昏迷的人給弄醒。

歐陽羽跟馬天雲這才慢慢的轉醒過來。

「是你們?那小子呢!」歐陽羽一醒來就見到幾個熟悉的面孔,臉色不由一變。

剛剛不是還在打架的嗎?

「歐陽兄啊,你可算是醒了!」

「那小子人呢!」

「他走了……還好他沒有殺了你,我剛準備跟你說別得罪他,沒想到你們就幹上了,這真是……」

馬天雲跟歐陽羽聽了都有種稀里糊塗的感覺。

這幾個老友似乎都很怕那小子啊!

「你知道他的身份?」

那武修搖了搖頭:「不知道啊,我們都不知道他到底從哪來的。」

「那你們怕他做什麼?」歐陽羽不禁問道。

「唉喲我的歐陽兄啊!這不是因為你不聽我的話,沒去那風雲樓才不知道的嘛!現在武修們哪個見了那個紀羽不退讓三分啊!」

歐陽羽跟馬天雲面面相覷,一臉不可置信。

這也不怪他們,要知道這一次下山來的武修,雖然都是年輕一代,但是其中有幾個年青一代可絕對是天之驕子。

楚天,司徒青,傲雷,他們可是三大勢力的太子爺人物。

這樣的人,會有怕的人么?

竟然會有!這就讓他們感覺到稀奇了。

「說清楚,這到底是什麼回事?」馬天雲開口了。

那武修連忙將發生在風雲樓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說了一遍。

聽了之後,馬天雲他們的表情是異常的震驚。

滿臉的不敢相信啊。

「你說那個不可一世的黃武被他一招打敗了?」

「連傲雷都要對他退避三尺?」

他們兩個開口問道。

「呃、是,是啊!總之現在那個紀羽不明底細,不明實力,還是暫且不要去惹他的好!現在司徒青跟傲雷他們都已經開始向門派傳達這件事情了,具體的就要等了!」

那武修連連點頭,說道。

歐陽羽臉色陰沉無比。

他心中恨啊!異常的恨啊!

尼瑪,明明看著要到嘴的肥肉就這樣飛了!

星雲仙子他可是垂涎已久的啊,還有那三個女人,哪一個不是國色天香的?

眼看著他就能一下子全都霸佔了,沒想到結果竟然會是這樣!

他現在對紀羽可謂是恨之入骨了。

「豈有此理……豈有此理!」他喃喃自語。

最後,更是一拳砸在桌子上,怒吼一聲:「我不甘心!我一定要報仇!」

「師弟!你冷靜一點,現在報仇不是時機,你是他的對手嗎?我們的刀陣都被他一手破開了,我們怎麼去報仇?」

馬天雲此時倒是非常理智,馬上就明白過來,紀羽不是他們能夠對付的。

聽了師兄的話,歐陽羽也慢慢的冷靜了下來。

但是他的仇恨可不會減少一分,只會越來越憤怒。

有仇不能報,這憋得難受啊!

「那我們應該怎麼做!」他恨恨的低吼道。

「這件事我會稟告師門的,紀羽他打傷我們這麼多的弟子,這件事肯定不會這麼容易罷休的。」

馬天雲緩緩說道。

隨後,他的臉色瞬間就陰沉了下去,聲音有些陰森的說道:「更何況,星雲仙子還跟他一起走了……」

歐陽羽一聽,心中一驚,臉色有些驚訝的看著馬天雲,緩緩開口:「師兄,難道你是想要……」

「嘿嘿,不錯!如果我們將幽龍道人失蹤的事情說出去,你說……整個武修界會怎麼樣?」

馬天雲的眼神之中,出現了一抹陰森的冷意。

歐陽羽跟那個武修都狠狠的顫抖了一番。

那武修更是一臉驚駭的說:「什麼!幽龍道人……真的失蹤了?」

幽龍道人的蹤跡最近可是武修界的一件未解之謎,沒有人知道是真是假。

現在,聽到馬天雲這麼說,他自然會震驚。

「呵呵,不錯,幽龍道人失蹤了,星雲仙子親口承認的!」

歐陽羽冷冷一笑。

「如果是這樣的話,星雲仙子恐怕馬上就會遭到整個武修界的追殺了,畢竟他身上有九幽道人的傳承,這可是一個天大的誘惑。」

那個武修一臉正經,略作沉思的說道。

「嘿嘿,不錯,如果這個消息傳出去,對付星雲仙子的人會很多,星雲仙子跟著紀羽……那麼,他們一定會認為紀羽得到了那傳承,就算他不承認也是於事無補的,到時候……被整個武修界追殺,難道他還有膽子跟整個武修界為敵么?」馬天雲一臉陰森的說道。

歐陽羽跟那幾個武修聽到,渾身都不由一陣顫抖。

跟整個武修界為敵?哪怕是化神級別的強者也不敢這樣子吧?

到時候,恐怕除了逃進幽落山,就沒有別的辦法了吧?

而逃進幽落山的人,還有可能活著回來么,答案當然是不可能。

馬天雲這個計謀不得不說是非常狠毒啊!

「嘿嘿,師兄,這個計謀好!我們就這樣做吧,我要讓那個紀羽後悔!我要讓他死!」

歐陽羽森然說道。

「嗯,就這麼辦吧,你們先去通知所有的武修到風雲樓一聚,我則是通知師門!」馬天雲嘿嘿一笑。

「嗯,好!」

幾個人各自行事,可以預見,不久之後,一陣巨大的風暴將會席捲整個京城!

另外一邊,紀羽他們還在優哉游哉的遊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