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明很好的控制力道一拳拳的打着,想要打碎王霸所有的自信,然而王霸根本連求饒的機會都沒有就昏過去了,看到昏迷的王霸,劉明也打的累了,看着倒向地板的王霸,伸手在衣服上擦了下拳頭上帶着的點點血跡,轉身看向捂着嘴一臉驚訝的王韻。

王韻捂嘴並不是因爲害怕,對於她來說這種場面並不值得她害怕,她驚訝的是,劉明竟然打的王霸毫無還手之力。

雖然知道劉明比較厲害,但是她沒想到可以打倒王霸,王霸的功夫的厲害她可是很明白的,本來準備威脅王霸放了劉明的王韻,此時看着躺在地上一動不動的王霸,那種衝擊力直直的擊打着王韻的內心。

劉明走過去,輕輕的攬住王韻柔軟無骨的腰部,觸手一陣溫暖,看着面前的捂嘴驚訝的麗人,劉明調笑道。

“看什麼,我們早上的事還沒辦完呢,走,回房辦事去。”

王韻這次並沒有逃脫劉明的吃豆腐,從驚訝中反應過,看着倒地不起的王霸,如同小女人一般的有點後怕的問道。

“他沒事吧?不會死了吧。”

“沒事,死不了,下手有分寸的,過不了幾分鐘就會醒了,所以我們得抓緊時間辦事啊。”放在王韻腰間的手不停的滑動着,感受着皮膚的光滑。

然而當劉明很不要臉的將手快要滑動到王韻幾乎要破衣而出的白兔之上時,王韻嬌嗔的瞪了劉明一眼,打掉劉明不老實的手,迅速離開劉明的懷抱,臉色魅惑的看着劉明說道。

“如果我不是你的女人,你還會保護我麼?”

• Tтkǎ n• ¢ Ο

劉明很無語的看着突然這麼說的王韻,溫柔的說道。

“我會保護我在乎的所有人,我竟然選擇了保護你,我想你應該明白。”

從劉明口中說出來的這句話似乎很簡單,但是王韻卻從中聽到了一絲的霸氣以及佔有慾,有點癡迷的看着面前的帥氣大男孩,心中一陣沒來由的跳動。

其實劉明早就知道王韻早上說的是騙他的,昨晚自己醉成那樣怎麼會做那事,只不過是王韻沒說,劉明也懶得拆穿,和這樣的少婦保持着曖昧劉明覺得還是很不錯的。

如果問劉明喜不喜歡王韻,劉明自己也不清楚,他很喜歡王韻骨子裏的魅惑之態,但是自己對她真正的感覺,他自己都不知道,或許是一種刺激,每個少年的心中都希望有個像王韻這樣的情人,劉明自然也不例外。

王韻看着劉明英俊溫柔的臉龐,有點沉迷,又有點掙扎,彷彿過了許久,看着劉明,輕輕的嘆了一口氣,有着一絲的憂愁說道。

“劉明,我想我真的喜歡你了,一個差我足有十歲的男孩,小說的橋段可是在我的身上卻真的發生了。”

似乎是說給自己聽,又似乎是說給劉明聽。

劉明並沒有打斷,走過去輕輕的拉住王韻的手,一起坐在沙發上,靜靜的看着這個幹練的女子,此時小女人的一面,王韻繼續溫柔的說道。

“我小時候家庭很優越,很優越,然而大學卻愛上了一個不該愛的人,爲了他,我放棄了家裏給我安排的一切,毅然的決定跟着他走,和家裏斷絕了關係,然而我憑藉着我的努力走到了這一步,但是他卻並沒有陪我,在一次意外中離開了我。我本以爲……”

想要繼續訴說的王韻突然被一道聲音打斷,看着爬起來的王霸,王韻停止了訴說,眼中的憂傷轉化爲很深的羞憤,看着王霸說道。

“滾出去吧,以後都不要再煩我。”

爬起來的王霸,自始自終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就暈了的,只知道和劉明有關,然而再次迎向劉明的眼神,卻變得有點躲閃了起來,似乎很怕他這個出手奇快的傢伙。

劉明似笑非笑的看着如今終於縮起脖子的王八,似乎很滿意的點了點頭,然而王霸多年優越而積累下來的面子卻讓王霸堅持的站在這裏不肯離去,衝着劉明聲音顫抖的吼道。

“小白臉,你等着,看我不找人收拾你。”

劉明看着聒噪的王霸,坐在沙發上迅速彈起,衝着王霸躍去,一腳踢出,順利的撞破的王韻家的玻璃離開了王韻的家。

王韻再次驚訝,趕忙站起身出門看去,只見王霸從地上爬起,迅速的跑走,然而回頭看到出門的王韻,怒吼的說道。

“**,小白臉,等着,老子一定弄死你。”

看着跑遠的王霸,王韻皺着眉頭回到房間,看着還站在客廳的劉明,走過去,有點擔憂的說道。

“怎麼辦,王霸在地下幫派有點路子,好像和青蛇幫有關係,我們天華公司都不敢和青蛇幫斗的。”

如果只是威脅自己,王韻不怕,因爲他相信青蛇幫還不敢對自己動手,然而擔心劉明,他害怕青蛇幫找劉明麻煩,他不希望自己纔剛剛在乎的人離自己而去,她承受不了第二次的這種痛了。

劉明看着王韻眼中的擔心,溫柔的用手去撫平王韻皺着的眉頭,笑着說道,“放心吧,青蛇幫反正不找我,我也去找他的。”


說完拉着王韻繼續坐在沙發想聽王韻繼續訴說,然而王韻沒有再說,只是看着劉明說道。“我要工作了,拿出棚戶區的拆遷要開始了,我必須儘快選定方案。”

說完似乎想到了什麼,沒好氣的瞪了劉明一眼,似乎在責怪劉明,劉明自然是知道王韻指的是那20W拆遷費,有點不好意思的揉揉頭。

“嘿嘿,你們天華公司有錢,沒事的。”


“有你個大頭鬼,多餘的款項我自己掏腰包的知道不。”再次沒好氣的白了劉明一眼。

不待劉明繼續解釋就低下頭開始了工作,剛接觸工作的王韻迅速披上了工作的幹練,這讓她更有着一番風韻。

PS 本書下週迎來的本書第一個推薦,是在都市分類頻道的強推,第一個推薦直接影響以後的成績和推薦,從明天開始每天3-5更,成績好的話,會加更,希望各位大大可以給我你們的支持,讓我有更多的動力去繼續下去。花花票票,收藏,點擊我都求,謝謝各位了。 看着全身心投入工作工作的王韻,低着頭再也不理身邊的劉明,那份對工作的認真,以及不時皺着的眉頭,將她成熟風韻的少婦模樣刻畫的淋漓盡致,身在一邊的劉明竟看的癡了,不自覺又有一種蠢蠢欲動的心思。

連忙甩了甩頭,爲避免自己犯罪,站起身來告別王韻準備離開這個是非之地。此時投入工作的王韻完全沒有了任何雜念,聽到劉明要走,也沒有攔着,自顧自的繼續低頭做着工作,完全無視劉明的話語。

看到王韻沒有留自己和送自己的意思,這讓劉明有點失望的搖了搖頭,推門離開,留下王韻一人作陪她的工作。

看着消失在門外的劉明,王韻擡起頭,嘴角掛着一絲略帶小幸福的微笑,接着又繼續低頭忙起了自己的工作。

接下來的幾天劉明更是閒來無事,青蛇幫罕見的也沒有任何動靜,應該是洪門最近要來,不敢過於囂張吧。

因此這幾天劉明倒是樂的休閒,將幫內的一些任務交給了慕容南,自己完全就是個甩手掌櫃。

不過有一件事讓劉明挺無語的驚訝,那就是徐天道和SZ市求得的援手的到來,讓劉明驚訝的是熱血幫和斧頭幫竟然是李琴帶隊,當劉明看到帶着幾十號人來到舞動街風風火火的小妖女李琴,劉明內心生出一股無力感。

然而李琴卻沒有這種感覺,看到劉明瞬間竄過去,有點調皮發嗲的說道。

“大叔,看我夠意思吧。”


看着面前不在恐怖裝扮的李琴,劉明拍拍她的頭,也沒有回話,只是笑了笑,這自然惹得這個小妖女嘟嘴跺腳來反抗對劉明的不滿。

至於猖狂幫和裂虎堂自然是徐霸和肖力,自從上次過後他們可是視劉明爲兄弟,兄弟有難他們自然要親力親爲。

單單從這點可以看出,社會上真正的幫派混混卻要比那些阿諛我詐的社會上的人高尚許多,起碼他們知道什麼是兄弟,什麼是義氣,然而古代朝堂之上可以弒兄殺父,現代社會之上可以賣友求榮,這些都是他們比不得幫派混混的地方。

劉明沒有和這些人過多的客氣,安排了下他們的住處,另外告訴他們現在一切聽慕容南指揮。

起初他們有點不服氣,然而聽到慕容南的局勢分析,他們的眼神全變了,從心底的震撼這位劉明的左膀右臂,更令他們震撼的是當他們聽到此人是慕容南,眼裏全是不可思議,似乎慕容南根本不該出現在這裏,只有李琴仍然是一臉的茫然。

看到幾人的震驚,劉明更加確定了慕容南的不簡單,他實在不明白慕容南到底是什麼身份竟然會讓如此之多的人對他的出現感到震驚。

………………………………

青蛇幫總部,依然如前幾天的狀況一樣,旁邊坐着一個略顯冷峻的青年,低着頭不斷的把玩着手中的扳指,劉海略微遮住了小半邊臉龐,不知道的在想些什麼,嘴角的弧度讓人看起來很溫柔。

這個看起來柔柔軟軟的男子,有點蒼白的臉色帶着一種病態,不知道的人完全不會將他和幾年前世界傭兵界殺伐果斷的傭兵之王聯繫在一起。

坐着的人正是傭兵之王修羅,還有一個身份就是京城樑家的下任家主,他的傳奇在世界傭兵界一直是個神話,從未失手過任何一次任務,各國都將他列爲世界頭號危險人物,甚至和幾年前的**是同一個級別的危險程度。

他手下的傭兵組織是一個迷一般的存在,沒有人知道他們的就具體身份,據說這個傭兵組織不過五人而已,但是接觸過這個傭兵組織的人都知道這個傭兵組織個個能力非凡,每個人拿出來都是獨當一面的人物。

只是三年前這個傭兵組織卻離奇消失,很多人都以爲被國家祕密消滅了,然而只有樑弱水自己知道,他的這支傭兵組織和他一起來到了華夏,來奪回屬於他樑弱水的東西。

暗處或許有了自己想要的成就,他要在明面上獲得他想要的權力,因此他帶着野心和慾望回到從小生活的華夏。

修羅的原名並不是樑弱水,他自己給自己起了一個名字叫樑棄,因爲他是樑家的一個棄兒,然而不甘現狀的他,離開了這個可以讓他一生衣食無憂的樑家,來到了ZD國,組建了自己的第一支隊伍,修羅般的訓練讓這支隊伍迅速成長起來,直至成爲傭兵之王。

當修羅達到巔峯的時候,他一聲不吭默默的回到了樑家,他不要成爲樑家棄兒,他要做樑家的執掌者。並再次取名樑弱水,來源於“三千弱水,我只取一瓢飲。”。

來到樑家的樑弱水迅速席捲了整個樑家,穩穩的奠定了他在樑家的地位,無可撼動,甚至這次京城慕容家的危機都是他的策劃,因爲現在整個樑家的權力已經滿足不了他了。

青蛇幫的老大張動看着一直把玩自己扳指的樑弱水,他並不知道樑弱水的修羅身份,只知道他是樑家下任家主。

“樑少,洪門這幾天要來,我們的動作這幾天逐漸收斂了,可是劉明在這幾天發展起來怎麼辦?”帶着點低聲下氣的詢問着坐着的樑少。

聽到張動提到洪門,饒是以修羅的脾性眼中也閃過一抹的忌憚,那裏傳聞可是有着逆天人的存在,即便自己是修羅,也不敢觸動這尊華夏盤着的巨龍。

低下頭掩藏這眼中的忌憚,不斷旋轉着手中的扳指,身邊的張動只是一臉恭敬的站在一旁。

當樑弱水將忌憚掩藏進了眼中深處,擡起頭看着恭敬的張動,有點邪魅的勾起一個弧度,笑着道

“張叔叔不要擔心,洪門來了也好,記住在他們面前多提提情誼幫的存在,把他們說的強大點,最好把他們說成足以有着將你們青蛇幫取而代之的實力。”

張動恭敬的聽完樑少的敘述,有點疑惑的看着這個神祕的樑弱水,不明白他此話的意思。

“你認爲洪門會不會允許一個本地勢力來消滅掉他們培植起來的勢力呢?”樑弱水輕笑的說道。

張動瞬間明白了樑弱水的意思,有點心悸外加興奮的看着這個樑少,迅速離開大廳吩咐着青蛇幫的人最近收斂和探查最近有沒有洪門的人進入。

樑弱水看着離開的張動,嘴角的笑容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他作爲修羅時的冷酷,冷冷的說道

“都是棋子,總有一天我要讓洪門也作爲我踏上權力巔峯的棋子。” 閒來無事的劉明,在冰山輔導員的監督下,天天上課自然是免不了的,而且這個同桌李風雅總是想盡辦法來整他,似乎不讓劉明吃癟就不罷休一般。

這讓劉明耗盡所有腦細胞來抵禦着李風雅的招數,另外又有李琴整天的死纏爛打,這讓劉明天天根本不敢去情誼幫了,至於沈瑤莉呢,則是身邊有個李馨大電燈泡,這又讓劉明不得不打消了找沈瑤莉的想法。整天只有陪着葉青和宗林這兩屌絲了。

因此劉明許久不曾修煉的青天決終於又派上了用場,如今的劉明已經達到青天決的第四層吸靈了,再加上最近的勤學苦練,劉明的青天決第四層更加的熟練,自然讓劉明的實力又有所精進,除了天位人接近巔峯以上的人,其他的人劉明相信就算自己無法取勝,起碼自保完全沒有問題的。

朋友一生一起走…………….

熟悉的手機鈴聲再次響起,最近甚是鬱悶的劉明,聽到這凡人的電話鈴聲,本能想要按下掛機鍵,然而拿起手機一看是黃水剛的電話,也不顧講臺上老師正在講課,迅速的從後門離開了教室,在走廊變按下了接聽鍵。

“黃局長,有消息了?”接起電話沒有客套,直入主題的問道黃水剛的結果。

黃水剛的回答卻讓劉明送了一口氣,因爲他告訴劉明已經有消息,就在今天早上,有輛A6888的車輛進入清平市。

終於可以不用閒在校園裏了,興奮過後連忙對黃水剛一陣感謝,這讓黃水剛有點受寵若驚,完了還不斷的說道。“有什麼事就和我說,我黃水剛能幫到的一定幫。”

掛斷電話的劉明迅速的通知了慕容南,讓他帶幾個兄弟今晚就去那個地方,晚上自己一定趕到,一切吩咐好之後劉明的心情大好,仿若無人的走到自己的位置上,把講臺上儼然一副老學究模樣的老師氣的不輕,奈何他知道自己根本管不住這個天才學生。

看到劉明的囂張模樣,頓時又讓李風雅心裏一陣嘀咕,計劃着下次應該想什麼辦法報復他,只不過他忘了似乎每次報復他,最後倒黴的都是自己。

……………………

至於在警察局,掛斷電話的黃水剛,心情別提多高興了,今天可是讓劉明欠他的人情了,這讓黃水剛比受到市長的誇獎還要興奮。

旁邊儼然站着的就是第一次審問劉明的李月瀟,他可是對那個囂張的犯人記憶猶新的,此次局長派自己去調查車牌既然是爲了他,這讓李月瀟有種發火的衝動,然而現在在局長面前他可沒有那個膽量,只是似乎是不滿的說道。

“那個劉明就是個小痞子,上次天龍幫的事八成就是他乾的,局長爲什麼還要幫他?這樣的人就該拉出去槍斃。”

此時的黃水剛異常開心,對於李月瀟有點教訓意味的話也沒有在意,只是轉過肥胖的身子有點淫邪的看着這個青春靚麗的小警員李月瀟說道。

“做警察,要知道什麼人是自己得罪不起的,不然遲早有一天要倒黴的。”

李月瀟很是不屑這個局長的說辭,初入社會沒有多久的她心裏想的就是,警察一切都要爲了正義,然而局長的話讓他很是不開心,沒給黃局長好臉色看就離開了警局,心裏想着。

“哼,我纔不信,遲早有一天我要讓劉明落在我手中。”

晚上八點,清平市翠山縣,劉明幾人已經早早的到來,同行的還有慕容南和李琴以及葉青。

翠山縣是一處很是偏僻的地方,這裏與清平市的繁華完全不同,夜晚的這裏漆黑一片,沒有一絲的光亮,深秋的天氣自是沒有什麼動物的叫聲,更是顯得有點陰森,四周都是樹木,只有一條窄窄的道路,李琴似乎很怕這種伸手不見五指的地方,緊緊的貼在劉明的身上,劉明有心想讓李琴離開,奈何她根本不肯,死死的拽着劉明的胳膊不肯鬆手。


呼呼……..

汽車行駛帶來的風聲呼嘯而過,早早的傳到劉明警惕的耳朵,這聲音迅速讓劉明繃緊了神經,慕容南此時站在樹林裏拿起手中的****,久違的感覺遍佈全身,嘴角勾起一個弧度,露出自己猶如女人一般好看的酒窩,眼神犀利,猶如獵鷹一般,緩緩的舉起手中的****,等待着那輛車子的來臨。

發動機的聲音越來越清晰的傳到衆人的耳中,慕容南此時的心裏異常的平靜,似乎自己手裏握着的就是自己久違的朋友一般,自己已經和他心靈相通了。

慢慢的在衆人視線中出現了一輛寶馬房車,慕容南瞄準,放鬆,閉上雙眼,慢慢呼吸,扣動扳機,一切動作行雲流水一般,沒有任何的拖沓。

直到寶馬房車慢慢的快要消失在自己的視線裏,慕容南此時臉帶笑容,自信的扣動了****的扳機。

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