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銘沒有和其他葉家子弟一樣去舉石鎖、負重跑…

這些運動只是在外煉皮肉筋的,而葉銘還未到煉皮肉筋的時候,這樣做在葉銘看來只是在用自己珍貴的本源來換取一些微弱的力氣!

如此傷身的做法葉銘當然不屑一顧,而且就算以後他真的到了鍛鍊皮肉筋之時,也不可能用如此低級的方法…

雖然葉銘已經準備了“造化煉體術”這樣修煉氣血的祕術,但此時他並不打算拿出來,因爲這太過驚世駭俗了,他必須要有一個鍥機,就算拿出來也不會引起任何人懷疑地鍥機!

“葉銘!”一聲略帶驚訝的聲音擾醒葉銘的入定!

葉銘原本盤做在演武場閉目吐吶,被一道雄渾驚訝的聲音吵醒,回頭看去,是長得五大三粗的葉壯…

“真的是你,你今天怎麼來…得這麼早?”葉壯看到葉銘的臉後更加驚訝。


葉壯原本想說“你今天怎麼來了?”不過想想後又改口,這樣說太得罪人了!難道人家葉銘不可以開嗎?還需要自己過問…


囧…雖然葉壯粗中有細,說的話已經很委婉了,但葉銘聽到後還是感覺十分窘迫!

想想也是!自己第一天就遲到了,第二天純粹不來了,第三天突然早早就來了,這的確有些“不太正常”!

“呵呵…想要在修煉一途有所成就,勤勞刻苦是必須的!”葉銘爲了樹立自己高大形象,完全不介意再同胞面前滿嘴跑火車…

不過葉壯是個直爽性子,不會憋話,當即翻白眼不信開口“你就吹吧,我一看就知道你是個懶人…”

呃…被人家拆穿“真實身份”葉銘很錯愕,自己雖然是個懶人,但似乎並沒有在別人面前表現出來吧?葉壯怎麼看出來的…

“你是怎麼看出來的?”葉銘真心疑惑了,但要讓他相信葉壯一眼就看出他的“本質”葉銘是絕對不相信的!

葉壯很得意的哼哼,雙手抱胸相當牛叉的說道“別人都在訓練,就你一個坐在這裏啥也沒幹,你說你是不是懶人?”

…這次葉銘是真的被葉壯的回答給雷住了,他徹底的無語了!

葉壯看到葉銘變得一臉精彩,於是在得意的和葉銘扯了幾句才離開,開始自己的訓練課程!

“葉銘,我們來切磋可好?”葉銘吐吶一會,有一道略顯陰柔的聲音想起。

葉銘再次睜開雙目,看到女人都會嫉妒的葉俊正含笑站在自己對面。

葉銘有些意外,他沒想到第一個找自己切磋的人居然是葉俊,當然,對方純粹就是爲了切磋,並不是來找茬的…

對於這種友誼切磋,葉銘並不排斥,相反還十分贊同,因爲一個人想要進步,路途上的競爭是不可避免的,一個家族同樣如此,而切磋也可以算是競爭的一種!

“當然可以,我樂意至極!”葉銘站起來回應,如今他實力進步不小,他也想知道自己如今達到什麼程度了。

而且他對於葉家實力水準也比較好奇,雖然青年一代並不能代表整個葉家,但還是能看出葉家的部分實力…

葉銘、葉俊兩人對立而站,神色肅穆有股劍拔弩張之勢,這樣的場景自然吸引了不少人圍觀,葉家其他人也暫停訓練圍觀兩人。這樣的事在演武場常有,葉家弟子之間相互切磋每日都有…

“葉俊又在找人切磋了!”

“我早就知道葉俊一定會如此,他不可能放過葉銘這個強敵…”

“昨天葉銘沒來,不然葉俊昨日就已經找上葉銘了!”


……

圍觀人多了,竊竊私語相互討論自然就少不了。

“葉銘,你可要小心了!你新來的不知道,別看葉俊斯斯文文像個娘們,其實他是一個好鬥狂,小心了!”葉壯扯開嗓門喊了一句,一臉幸災樂禍的提醒道。

葉銘錯愕,看了一眼對面的葉俊,發現對方並沒有因葉壯的話惱怒,面含微笑,給人一股如浴春風的感覺。

“開始了,小心!”葉俊開口,率先出手。

別看葉俊柔柔弱弱,但當他真真出手時,狂暴的氣勢讓其如同變了一人,龍行虎步間向葉銘衝來,讓葉銘感覺如同面對撲食的猛虎一般。

“喝…”葉銘同樣衝了過去,一股強悍氣血散出,形成一股讓人心顫的氣勢!

葉俊和其他人都是一驚,在場的人都在鍛體,所以自然能夠感受到氣血。也正是如此他們才震驚,他們實力不弱,每人氣血也是很雄渾,但卻沒能能做到葉銘這樣的外放,這股氣血在他們看來實在太雄渾了,簡直不可思議。

這也是葉銘這正規煉體者的特點之一,葉銘專門修煉氣血,氣血自然雄渾。而葉家這樣“野路子”,在鍛體虧損氣血之後再進行補充,這樣雖然也能細微增長氣血,但怎麼會有葉銘雄渾?

葉俊感受到葉銘身體中龐大氣血,不但沒有絲毫俱意,反而雙眼露出精光,手中力道增加,不在留手,打算全力與葉銘一戰。 “嘭…”兩人雙拳碰撞在一起發出悶響,隨後各自退了幾步,居然是平分秋色。

葉銘很驚訝,剛纔那一拳他用了八成力道,足足一千三百斤,但這樣硬碰硬還是一個平分秋色,那葉俊一拳同樣擁有一千三百斤!

葉銘感慨,看來能獲得葉家天才的稱號果然都不是簡單之輩!舉起千斤重物和一拳打出千斤力道,這完全是兩個概念。

“哈哈…再來!”葉俊狂野大笑起來,葉銘的實力出乎他的意料,但這樣更讓他興奮。

葉銘點頭,兩人再次衝撞在一起,拳**擊的悶響不斷響起。

葉俊的實力很強,而且戰鬥技巧很精湛,若不是昨晚突破,葉銘還真不是對方的敵手,沒準幾個回合就敗了!

雖然葉俊很強,但葉銘也沒發揮全部實力,只使用八成力道,保持着和葉俊相差無幾的力量!

雙方畢竟只是切磋,所以葉銘並沒有用全力,只是保持着和對方處在相同水準!若是拿出全部實力,葉銘自信可以碾壓對方。

也正是葉銘這種想要磨礪自己的心思,讓他在戰鬥中一直處於下風,被葉俊壓制,只能被動防禦!雖然兩人實力相近,但葉俊戰鬥經驗比葉銘豐富許多,出手狂野又刁鑽,多次差點繞過葉銘防禦讓他吃虧!

雖然葉銘擁有兩世記憶,但前世爲丹仙,幾乎都不怎麼戰鬥,有人得罪自己,不需要他開口就會有人主動去解決。就算偶爾動手,使用的也是各種仙術,像如今這樣近身肉搏,毫不誇張的說…還是第一次!

所以葉銘在戰鬥中表現得完全是小白形象,被葉俊的攻擊逼得手忙腳亂,落敗也是遲早的事…

“嘭…”最後葉俊棲身一掌錯開葉銘的防禦擊在葉銘胸口結束了這場戰鬥!

倒在地上的葉銘揉着胸口苦笑認輸,臉上沒有任何不服“我輸了!”

“你實力並不弱於我,但經驗太少了!”葉俊搖頭,剛纔交手時他已經看出葉銘就是一個戰鬥小白,毫無對戰經驗。

“不過這些都可以慢慢積累,以後我歡迎你隨時找我切磋!”葉俊一臉笑意的鼓舞,再次恢復到斯斯文文的模樣,若不是剛剛纔經歷過與對方的戰鬥,他很難將如此“溫柔”的一人想象成戰鬥狂人。

“謝謝,以後我一定會再和你切磋的!”葉銘站起來,胸口的疼痛感已經消失,畢竟對方又沒下死手,只是切磋而已。

對於輸贏葉銘不在乎,他也只是爲了吸取經驗,看到自己的不足!若是他想要贏,直接拿出全部實力就行了,就算葉俊技巧在精湛也沒用,在絕對實力差距面前,技巧只是花哨的動作而已。

經過這次戰鬥,葉銘也明白了自己戰鬥技巧還很空缺,想要在這方面提高,就必須不斷實戰纔可以。

“你也彆氣壘,葉俊這戰鬥狂,就算我也沒把握穩勝。”葉壯屁顛屁顛的跑了過來,拍拍葉銘的肩膀笑嘻嘻開口。

葉銘無語,不知爲何,葉壯這憨厚的漢子老是給他一股腹黑的感覺,這幸災樂禍的笑容,更是有無法形容的齷蹉!

“葉銘,你也要小心葉壯也腹黑的傢伙!若是被他憨厚的外表欺騙了,那你準會被坑得你老爹都不認識…”葉俊臉上露出淡然的微笑,好心提醒,讓葉銘又是一陣無語。

原來自己的第六感還真的如此準確!不過葉家的年輕天才怎麼都這麼奇葩?

一個細皮嫩肉典型小白臉外貌的葉俊居然會是個戰鬥狂人,而另一個外表老實憨厚的葉壯也不是省油的燈,是一個相當腹黑的人…也不知道葉家其他人是不是會正常點?

葉壯還想反駁,不過此時教練葉信剛好到來,一聲“集合”就讓他不得不放棄個葉俊理論的心思。

葉信先清點了一下人數,等叫到葉銘的名字時卻驚訝發現有人應了一聲…

葉信看到葉銘居然還真在,心中驚訝了一下,不過神情很迅速的就恢復平靜,不動聲色的繼續點名!

等人全都到後,葉信再次開口“既然人都到齊了,那就開始晨跑吧!”

晨跑?聽到這個詞葉銘不禁錯愕,他第一次正式參加晨練,沒想到居然還會有晨跑!不過葉信隨後的話卻讓葉銘臉色發黑…

“繞磐石城三圈!十歲以下負重五十斤,十歲至十三歲負重一百五十斤,十四至十六歲負重三百斤!”葉信中氣十足的呼喝。

磐石城三圈?磐石城一圈下來少說也有六十公里,三圈,而且還是負重跑…這讓“好吃懶做”的葉銘有股崩潰的感覺!

葉銘崩潰也沒法,還是和其他人一樣扛着一根粗大的黑鐵柱來到磐石城門口,四十多人,每人扛着一根黑鐵,這場景也甚是壯觀…

不過等來到城門口時,這裏早已經等待有另一對人馬,而且對方似乎還是專門在等葉家人馬一般!

“哈哈…葉信,你們今天怎麼來得這麼晚!不會是昨晚在那個娘們兒身上耗幹了精力,現在都沒力氣來晨跑了吧!”葉家的人還未走到城門口就聽到狂妄的譏笑聲,這讓葉銘不由皺眉,眼中露出寒光!

“王八蛋!你他媽是找揍吧…”葉信對葉銘這羣孩子雖然嚴苛,但還是很關懷,不過如今面對外人的挑釁,他就顯得十分兇悍,大有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的勢頭。

“我兩打來打去也就那樣,你贏不了我,我也不輸於你!嘿嘿…如此還不如我們兩家的晚輩好好比試一場如何?”王拔力一臉笑意開口,雙眼露出挑釁之色。

“艹!怕你們王家嗎?就你們王家那些龜孫,我們葉家的人一隻手就可以揍得你們屁滾尿流…”葉家隊伍當中不乏有脾氣火爆的少年,受到王拔力的挑釁後當時就怒了。

“你說什麼!找死是不是?混蛋…”王家的少年同樣不是好相處的,被人罵成龜孫,當時就火了。

對於自家晚輩的吵鬧,葉信與王拔力沒有絲毫理會,兩人四目對視,一股無形的氣勢糾結在一起,隨後又瞬間散開,這些晚輩中也只有少數人注意到這一點。

“呵呵,看來你們王家很有自信嘛!”葉信冷笑,葉家與王家作爲磐石城兩大霸主,一直都在明爭暗鬥,就算晚輩之間也一直在爭高下!

而在晨練之時兩家人馬相遇後自然少不了一番譏諷與比試,這種情況時常發生,兩家人都快司空見慣了。但想今天這樣,王家人在城門口專門等着葉家的人馬來“找茬”,這樣的事還是不多見的。 王家如此表現,那麼自然是抱着比試一番的念頭,而且對自己一方還很有自信!這就讓葉信不得不小心對待了,若是拒戰那就是慫了,必然會成爲笑柄,不過若是輸了,那就丟臉了,葉家也會因此蒙羞。

而且看王家的樣子,準備應該很充分,對於取勝很有信心!

“呵呵…一句話,敢不敢比試一場!”王拔力懶得廢話,直接個葉信攤牌,若是對方拒絕他肯定會狠狠譏諷對方一頓。

“哈哈,有什麼不敢的?爺們葉家兒郎會怕你們王家的孬種?”葉信大笑,爲了葉家榮譽,他不得不答應,就算明知對方準備了後手,但也得硬着頭皮上!

而且他也相信葉家這羣混小子的實力,特別是葉銘這條突如其來的“黑馬”,絕對會給王家那羣人一個驚喜…

“哼!輸了的人才是孬種…”王拔力冷哼,眼中露出奸計得逞之色。

葉信帶着葉家兒郎來到城門口與王家的人並立,雙方的人全都怒目而視,口頭爭吵也一直沒停下!

“在磐石城正東方的莫高山頂至上有一面錦旗,我們兩人不插手,讓小輩去爭奪,那家人馬先先將錦旗帶到着就算贏!”王拔力指着前方開口,距離很遠,根本就看不到錦旗所在。

“兩家的重物不能丟,全程都要負重參賽,不然成績作廢!”葉信提出自己的要求,他種感覺王家有陰謀,提出這條件也是爲了保險起見。

不過葉信卻不知,他的話正中王拔力的下懷,於是對方欣然答應下來“好!”

“你們給我聽好了,這次比賽要是贏了,我放你們半天假,要是輸了!給老子繞城跑十圈!”葉信回頭對葉家所有人吼了起來。

葉銘無法形容此時的心情,但他卻感覺到自己必勝的決心從未有如此堅定過…

“必勝!必勝…王家人是孬種!”羣情激奮,葉家這些後輩全都激動喊了起來。

葉銘也沒閒着,十分賣力的喊着口號“爲了不晨跑!爲了不晨跑…”

寂靜…全場瞬間鴉雀無聲,所有人都看向葉銘,如同發現新大陸一般充滿驚奇,就算王家的人也是如此!饒是葉銘臉皮厚也難免露出靦腆不好意思之色!

就算葉信也是一臉錯愕,想笑又不能笑,只好板着臉使勁憋…

“廢物就是廢物,如同一個白癡一樣!”王家中有人開口,語氣中有恨意。

葉銘看去,當時就笑了,那人不是別人,正是上次被自己揍了一頓的王燦!

“有種就出來單挑,我保證不打死你,揍得連你 媽都不認識!”葉銘笑得很邪惡,開口也不含糊,讓王燦不僅打個寒顫!

“先比賽,私人恩怨以後自己解決!至於誰是孬種,賽後才知道!”王拔力皺眉,看了一眼葉銘神色不散的對葉信說道。

“輸了的人是孬種!”王家那些小子也開口喊了起來,至於王燦,被葉銘笑容嚇住後,也不敢繼續挑釁…

葉信與王拔力電光火石的對視一眼,看着身後小輩都準備好了,同時振臂一揮吼道“開始!”

隨着比賽開始,兩隊人馬瞬間爆掠而出,一道道人影陸陸續續由葉信、王拔力兩人身旁躍過,其間形成的勁風颳得兩人衣袍獵獵作響。不過兩人神色沒有絲毫變化,反而滿含笑意的看着這一幕!

兩家人的實力都不弱,最小的也有後天一二階的修爲,這樣的實力已經不弱。全力爆發,速度也是非常快,就算負重後會對其速度有壓制,但亦是很快,留下一道道殘影迅速遠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