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是洛水公子;而後是我主;現在又多了個溯洄!

牧店主,你很危險啊。

你這樣不正常,你知道嗎?

唐牧北一臉懵逼,“凌雲劍前輩,你覺得我一個二品水貨的小店主有選擇權嗎?”

大佬們直接找上門來,難道我有拒絕的底氣?

是能懟得贏還是能躲得過?

“啊,那倒也是!”凌雲劍憐憫的嘆了口氣,“有空多學學畫符,給自己畫上百八十個好運符,說不定會有效果。我這就去回稟我主!”

好運符?

聽起來這建議好像還不錯!

唐牧北一點頭,那就這麼愉快地決定了。

把溯洄前輩安排好以後,我先去三樓通靈當鋪改了手動模式;再抓緊時間畫幾張符紙,最近事情太多了都沒顧上好好練習。

“牧小朋友,我無比懷疑你作爲洛水的繼承人,把他的因果都繼承來了。”扶桑宗主逐漸凝聚出來,“從這一點來說,他比溯洄那傢伙還坑。”

坑?

果然,溯洄前輩的坑是出了名的嗎?

“那個……剛纔溯洄前輩說明明是你坑他來着。”唐牧北好奇道。

從與兩者相處的過程來看,他還是比較相信扶桑宗主的話。

溯洄坑神,誰能與之爭鋒?

扶桑宗主幹笑兩聲,“這個嘛……平時總是被他坑,所以沒忍住坑了他一次大的。”

What?

那溯洄前輩說的是真的咯?

難道大佬們之間的友誼,就是靠互坑來維持的?

“走吧,我陪你去見見那傢伙。”扶桑一甩白色衣袖,唐牧北神識歸位。

溯洄手裏還拿着那個中轉陣法,看上去跟拿了個發光的大盤子一樣。

“喲,你還活着呀?”扶桑一露面就愉快地打招呼。

“麻.蛋!你還有臉說!”溯洄激動地兩手一揮,陣法跟着就蕩起一層光波,“都是因爲你嗶嗶嗶嗶嗶……”

可能是擔心唐牧北聽到生命無法承擔之重會原地爆炸,所以溯洄前輩很貼心的使用了消音技術。

扶桑毫不示弱,隨手一揮就散去了那道光波,“嗶嗶嗶嗶嗶嗶……”

得,倆大佬用消音技術打嘴炮,場面一點都不震撼,甚至有點想笑。

嘿嘿喵君,你這樣寫很容易讓人誤認爲他們在說什麼不可描述的場景呢。

小心有人舉報喲!

唐牧北直愣愣看着這兩位大帥哥。

扶桑冷酷道:“嗶嗶嗶嗶……”

溯洄火急火燎回道:“嗶嗶嗶嗶……”

“你倆先嗶嗶着,我去趟通靈當鋪。”唐牧北不敢看那兩位大佬充滿怒火的臉,扭頭就想逃離現場。

“等等!”溯洄食指一勾,他就倒着飛回到大佬身邊,“要走也得先把我的中轉通道安置好了,扶桑這傢伙放哪了?”

果然,逃是逃不掉的了。

唐牧北一嘆氣,“在識海防護罩上。”

帶着兩位大佬進入識海,溯洄擡頭一看就樂了,“扶桑你個笨蛋,這是複製粘貼的吧?我沒記錯的話,應該是嗶嗶嗶嗶幫你弄得那套。”

“少廢話!搬進來以後記得交房租!”扶桑冷聲回道。

自己在陣法上一直是弱項,否則也不會被那傢伙給坑了。

溯洄一臉嘚瑟,“交房租也是直接給小朋友的,跟你沒關係。”

話音剛落,他隨手向上一扔,那道複雜法陣就融進了識海防護罩上,隨後他又調整了幾個地方,以便與整個防護法陣融爲一體。

“扶桑前輩,商量個事兒唄。”唐牧北看看那道門,低聲道:“能不能在你家大門上增加個語音系統?萬一我遇到需要求救的時候,呼叫你都聽不見啊。”

溯洄一臉驚詫看着他,“你個小小二品水貨,還能遇到什麼危險需要扶桑幫你出手解決?”

咳咳,前輩你再說水貨我真翻臉了啊。

扶桑一招手叫來自己的凌雲劍,“真的遇到危險需要求助,我可以讓它隨時待命。如果凌雲劍都解決不了,它會通報我的。”

“謝謝前輩!”唐牧北心頭頓時輕鬆,還是扶桑前輩靠譜啊!

溯洄乾咳兩聲,“我這邊不上鎖,遇事呼救就可以了。我心情好的話,不坑你!行了小朋友你忙去吧,接下來我還有些私事要跟扶桑解決一下。”

等唐牧北退出識海之後,扶桑略帶笑意問道:“你也發現了?”

“來我這邊說。”溯洄身形一閃消失在識海中,扶桑緊跟過去。

只留下喜出望外的凌雲劍像唸咒語一樣不停嘀咕,“牧店主你快點遇到生命危險來求助吧,我就能光明正大出去放風啦!” 處處開遍鮮花一團團一簇簇香氣襲人的小花園裏,溯洄在那顆參天大樹下放了石凳和石桌。兩人落座後,扶桑開始往桌上擺下酒菜,溯洄卻是捨棄了小酒壺,也不知從哪搬出來兩大罈美酒。

“現在可以說了,我這裏絕對沒問題。”溯洄直接拎着酒罈灌了兩口美酒,“那位牧小朋友身上肯定有古怪!”

扶桑喝口酒一點頭表示同意,“你說因果這東西真的能繼承嗎?”

溯洄頓時就傻了,“你還沒喝酒呢這就醉了?繼承個毛線啊!我看過那位小朋友的記憶,洛水隕落了。”

“隕落?”扶桑怔了一下,搖頭道:“那我就更不相信了,他怎麼可能真的隕落?

洛水又不傻。

щщщ.т tκa n.¢o

他明知道自己情況如何。

咱們死了還能付出些代價使用復活手段,他都不可能復活的,怎麼捨得真把自己放在會隕落的位置上?

所以結合目前已知信息,我推測……”

“不是吧?你的意思是洛水已經踏出了那一步,然後藉着隕落的假象附在那位小朋友身上了?”溯洄倍感詫異。

但回過頭來想想牧店主身上發生的事情,好像又有那麼幾分可能性。

難道說,洛水的道類似於涅槃?

表面上已經死了,卻將繼承者逐漸培養成爲另外一個自己?

這倒也不是不可能的。

“我之前用那個祕法看過,牧小朋友身上居然有一條因果線連接着我的本體!”扶桑激動地輕輕一拍石桌,“你覺得可能嗎?我本體都掛了一直沒啓用復活手段!這具分身也在時間碎片中沉睡千年,如果不是洛水的因果,他怎麼可能會與我的本體有關聯?”

溯洄一臉懵逼。

這傢伙的天賦祕法很厲害,可以直接窺見因果的那種。

要是他親眼所見,肯定不會有錯了。

可那位小朋友怎麼看都不像是被洛水種下過什麼根源,再說了,就算洛水的道是涅槃,他爲什麼要讓繼承者修行死氣功法?

洛水公子可是妥妥的人間修士,兩者功法都不相同,以後怎麼融合?

“而且,我去查過生死簿。”扶桑頓了頓,將自己看到的命運之輪情況講了一遍。

溯洄恍然,“所以你才覺得他就是洛水留下的伏筆,而唐牧北原本的命運被洛水給修改了?”

“要不然呢?你還有更好的解釋嗎?”扶桑一攤手問道。

“萬一……他是天道的私生子呢?”溯洄嘿嘿一笑,“能瞞天改命的不止洛水一個;氣運比唐牧北更古怪的多得是,這種事情還是別輕易下結論,先暗中觀察吧。另外,你的情況沒問題吧?如果可以的話咱們這就動身去看看生死簿,我有個猜測。”

隨身帶着兩位大佬的唐牧北此時並不知道那倆正研究自己呢。

他心情很不錯。

主要是因爲扶桑宗主說隨時可以讓凌雲劍出來幫助自己。

那可是個七品的劍,既能飛又能打。

而且最重要的,不需要考慮出場費問題!

突然多了一柄鬼將級別給自己撐腰的武器,他自然心裏美滋滋。

“午安,牧店主。”察覺到老闆來了,半夏浮現出來衝他施禮,“您今天有時間開店嗎?上次完成交易的獎勵還沒領取,需要現在領取嗎?”

半夏果然貼心周到,她要不提醒唐牧北早忘記這事兒了。

桃娘用三十年陰壽兌換了一個機會,也不知道法則會分給自己點什麼。

“等下再領取,我想把店鋪換成手動模式。”唐牧北決定先辦正事。

半夏略微一怔解釋道:“目前並不建議您修改模式,因爲牧店主您的修煉等級並不高,店鋪租金是需要扣除壽命的,這樣不划算。”

壽命?

日鬼哩!

通靈當鋪真是黑的沒邊了。

橫推一切敵 “而且,切換爲手動模式後您就必須把重心放到當鋪裏來,否則交易次數少或交易來的物品價值不大,您的壽元並不足以支持太長時間。店鋪切換冷卻時間爲半年,每個月需要付出您一年的壽元當做租金,六個月就要直接扣除六年,您確定要更改嗎?”

黑,真黑吶!

要不要用六年時間去換半年手動擋?

關鍵是,交易來的東西夠把自己付出去的時間掙回來嗎?

掙不回來,那可是六年的壽命!

也不知道自己現在水貨二品壽命是怎麼算的,究竟給增加了沒?

“先領取獎勵吧。”唐牧北依舊沒能下定決心。

櫃檯的臺賬上早就出現了第二筆交易記錄。

饋贈:根據陰壽與陽壽的匯率計算,牧店主獲得三年壽命;半夏獲得一百精靈幣。

唐牧北:……

果然得到壽命了!

只是這個匯率是怎麼回事?難道說陽壽比較值錢麼?

我能穿進語文書 需要調成手動擋的代價突然少了一半,唐牧北心中豁然開朗變得豪爽起來,不就是三年時間嘛!

我只要一有空就守在當鋪裏,還怕掙不回來?

“半夏,我要開啓手動模式!然後,打開系統自動搜尋客戶,當鋪要抓緊時間營業了!”唐牧北自信滿滿,抓緊時間能多掙點是點。

“好的牧店主,請稍等。”半夏應下消失不見;

唐牧北則打開箱子,想了想今天選擇了一個半笑半哭的面具帶上。

“emmmm……真是讓人想不通。”溯洄和扶桑兩個人踩在一團白雲上,靜靜看着眼前那個巨大無比的命運之輪。

之前溯洄有個猜測。

生死簿這東西是由法則生成,用來主管世間萬物的生長軌跡。

所以大家都默認爲它就一定是對的。

但擁有逆天改命這種能力的大佬不在少數,萬一是某個人將命運之輪悄悄塗抹更改了呢?

也就是說之前扶桑查看的“唐牧北”的一生根本就是僞造的。

畢竟現在的牧店主雖然是水貨,可他是貨真價實的修士。

更何況,爲什麼他明明姓唐陰界總部卻稱之爲“牧店主”?

恐怕這其中還有什麼古怪。

果然,經過孜孜不倦的尋找。

兩位大佬在人世間修士的頁面符號裏,找到了與牧店主軌跡相吻合的命運之輪。

“太奇怪了,按理說絕對不可能出現這種情況啊。”扶桑看着命運之輪上那張年輕熟悉的臉,正是唐牧北沒錯。

生辰八字完全吻合,但命運之輪上顯示的名字是:牧北!

姓名對不上,模樣卻沒任何出入。

甚至這位牧北纔是真正的景瑤城牧店主!

但也僅僅只有這一個相同點,在掌管店鋪之前與掌管之後,他的人生軌跡與唐牧北完全不同。

命運之輪上的牧店主是個棄嬰。

他自幼在孤兒院長大,又因爲天生陰陽眼被身邊所有人排斥,性格孤傲;大學畢業成爲牧店主以後,依舊延續了自身性格作風。爲人謹慎小心故步自封,修行資質平平並無奇遇,在晉升四品的天劫中身死道消。

“唐牧北?牧店主?”溯洄看着扶桑十分不確定道:“他自己一個人佔了倆坑,還哪個都對不上。總不至於在其他地方的命運之輪裏,還佔着一個坑吧?”

扶桑差點從雲團上跌下去,“不會吧?就是天道私生子也不敢這麼玩兒!咱們先撤吧,那傢伙來了!”

帶著空間闖七零 話音落下,兩人頓時消失無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