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葉知秋點頭。

瘋和尚一笑,點頭道:“好,我們單獨試一場,如果你輸了,以後不要插手我抓妖怪的事!”

“死和尚,今天是報仇,不是跟你鬥法試,拿命來!”蘇珍銀牙一咬,從身後挺劍撲來,直取瘋和尚的後心。

瘋和尚哈哈一笑,竟不躲避,轉身迎向蘇珍的寶劍!

噗地一聲,寶劍貫胸而過,正瘋和尚的胸腔!

瘋和尚的笑聲也戛然而止,臉表情凝固,一動不動。

可是瘋和尚的傷口,卻一點血跡都沒有!

蘇珍一愣,抽出寶劍,愕然問道:“老法海,你……”

葉知秋和柳雪都是一呆,不知道瘋和尚這是什麼意思,爲什麼要送死?

可是在此時,身後嘩啦啦一聲響,瘋和尚先前掛在樹的袈裟,嗖地飛起,直衝雲天,消失不見!

“糟了,老和尚元靈跑了!”柳雪一跺腳!

“啊,這老和尚不要真身了?”葉知秋也吃驚,急忙前,用手一推瘋和尚的身體。

撲通一聲,瘋和尚跌落在地,竟然摔得粉碎,碎成了一堆黑色粉末,唯有身的衣服鞋子,還是完整的。

而且,和尚遺落在地的佛珠,也全部粉碎!

“臥槽,這是怎麼回事?”葉知秋大駭,震驚不已!

一個剛剛死去的人,爲什麼會忽然變成粉末?葉知秋也算見多識廣,卻從來沒有遇到過!

柳雪看看四周,蹲了下來,拾起瘋和尚留下的衣服,丟在一邊,仔細查看那些粉末。

大羅金鉢不見了,衣服拿開以後,下面是一堆粉末,別無一物。

葉知秋也小心翼翼地拈起一小撮粉末,在掌心裏查看。

粉末之有亮光閃閃,重極大,似乎含有金屬成分。

“這是天然鐵英和金剛砂研磨以後……還有一些……人類的皮膚骨骼組織。”柳雪看了半天,揚了手裏的粉末,說道:

“老法海很厲害,我現在知道他這次出世的手段了。他這次出世,和越女不同,也蘇珍也不同。”

“什麼手段?難道他不是血肉之軀,卻是這些粉末做成的?”葉知秋還在震驚之。

幼藍和蘇珍也各自不解,一臉茫然。

柳雪點頭,認真地說道:

“沒錯,老法海的身體,是鐵英和金剛砂的混合粉末,加他自己血肉,做成的。他一定是在肉身即將衰死之前,利用法術,將金剛砂和鐵英,糅合進了自己的身體裏。因爲人類的肉身有極限,突破不了極限,肉身終會腐爛。用鐵英和金剛砂混入身體,才能保存的更加長久。”

“師父,這麼說老法海……活了一千多年?”蘇珍顫抖着問道。

“那也未必,說不定他也經過了封靈,和越女一樣,一直沉睡,直到這次受了斗轉星移的影響才醒來。”柳雪說道。

葉知秋查看四周,問道:“老法海爲什麼,忽然丟下這具身體,元神出逃?他的大羅金鉢也不見了,難道也是金剛砂做的,一起粉碎了?”

“他陷身在我們的包圍之,自知不敵,只好捨車保帥,元神逃離。大羅金鉢,一定是被七寶袈裟帶走了。這老和尚很狡猾,防不勝防。”柳雪說道。

“他的元神會逃去什麼地方?還會再來嗎?我去哪裏,才能找他報仇?”蘇珍喃喃地說道。

柳雪點頭:“既然出世了,法海不會善罷甘休。他一定會再來的,但是再來的時候,他也會和越女一樣,借一個身體來容納元神……”

“那不是很麻煩?我們不認識他,很容易被他暗算的。”葉知秋說道。

“不要緊,我能感應到法海的靈力氣場,只要一照面,能認出。”柳雪說道。

葉知秋終於放心,又泄憤似地,在地的粉末踢了幾腳,踢得黑沙四散,紛紛揚揚。

幸孕蜜寵:妖孽Boss惹不起 “帶一些粉末回去,找人再次鑑定一下。然後,我們可以回去了。法海,最近一段時間不會出現的。”柳雪說道。

葉知秋取出符紙,包了一些粉末,收在揹包裏,說道:

“越女附體王晗,也是幾天的時間,便徹底搞定。如果老法海要借用別人的身體,恐怕更快。雪兒說法海最近不會出現,我看未必。”

柳雪看着地的黑色粉末,說道:

“像王晗那樣附體,元神靈力發揮有限,道行大打折扣。老法海如果借用別人身體的話,一定會靜心修煉一段時間,讓元神和身體達到最佳的結合狀態。如果他匆匆地來,幾乎是送死。”

“師父說的有道理,法海向來奸詐,不做冒險的事。”蘇珍點頭。

看看時間不早,柳雪說道:“幼藍和蘇珍,你們先施法走吧,天色不早,回去休息,我們隨後來。”

幼藍和蘇珍點頭,捲起妖風,聯袂而去。

等到蘇珍二人走遠,柳雪這才微微一笑,指着地的粉末,對葉知秋說道:“我擔心老法海會回來,重新利用這些粉末。知秋,你在面尿一把,徹底報廢這些粉末。”

“好,你先走開幾步。”葉知秋嘻嘻一笑。

柳雪並沒走開,只是微笑轉身。

葉知秋也背過身來,打開水龍頭,嘩嘩地澆灌法海遺骸,一邊笑道:“當年白素貞水漫金山,如今我葉知秋尿淹法海,哈哈,老法海也是輩子不修,命犯水災啊!”

柳雪捂嘴而笑:“老法海如果知道,一定會氣得暴跳如雷,知秋,你以後要當心你的犯罪工具……防止老法海重點打雞。”

“不會吧雪兒?早知道,這個活交給蘇珍幹了。”葉知秋尿完,急忙收起犯罪工具,整整衣服。

“走了。”柳雪一扯葉知秋的手,遁形而去。

幾分鐘以後進入市區,葉知秋和柳雪停了下來,打了一輛車,返回李家別墅。

這時候,是晚十點多了。

李宇傑的電話打了過來,急切地問道:“葉大師你在什麼地方?打你電話,老是打不通啊!”

“我回來了……大鬍子,今晚的事情,我還沒找你算賬。一聲不吭地把我騙去什麼狗屁酒會,什麼意思?”葉知秋懶洋洋地問道。

“葉大師,這個事情我以後再給你賠禮,你趕緊來救命,我在醫科大附屬醫院!” 穿成旺夫小嬌娘 電話裏,李宇傑哭兮兮地說道。

葉知秋皺眉:“救誰的命?你要掛了,躺在醫院裏等死?”

“不是我,是宋佳!宋佳今晚受了驚嚇和刺激,變得精神失常。她的大哥說,如果宋佳出現問題,要弄死我!葉大師,求求你了,快來看看宋佳吧,給她作法看看,讓她恢復過來!”李宇傑央求道。 史上第一丈母娘 (第二更) 葉知秋幸災樂禍地一笑:“大鬍子,這是你的報應。品書網 告訴宋佳她哥,讓他弄死你算了,免得你以後又坑我!”

“葉大師,葉大爺,求求你別開玩笑了,好歹咱們也是朋友一場,你可不能見死不救啊……”電話裏,李宇傑帶着哭腔說道。

葉知秋掛了電話,轉臉看着柳雪,問道:“雪兒,你說我該怎麼辦?要不要去幫李宇傑一把?宋佳也是受了驚嚇,治療,也是畫一道安魂符的事。可是想到李宇傑這孫子坑我,我不想管他的破事了。”

柳雪笑道:“還是幫他一把吧,畢竟我們還要在李家別墅住一個月。如果李宇傑真的被人弄死了,以後誰來招待我們?”

“好吧,去醫院看看。”葉知秋點點頭,讓出租車司機改道,前往醫科大附屬醫院。

醫科大附院門前,還圍聚了很多狗仔隊,在跟蹤採訪今晚的事件。

娛樂圈裏面,像今晚這樣的突發事件,百年不遇啊,狗仔隊怎麼會放過?

那些娛記們看見葉知秋和柳雪,立刻認出,都紛紛把鏡頭轉了過來,向葉知秋採訪。

“茅山葉大師,請問今天晚的意外,是你們事先排練好的嗎?”

“葉大師,你今晚表演的究竟是真正的茅山道術,還是魔術?”

“葉大師……”

葉大師不耐煩,陰森森地冷笑,道:“本人概不接受採訪,都給我走開!誰要是纏着我,我回去做幾個紙人,寫你們的名字和生辰八字,塗狗血,每天早晚各扎一針,讓你們……嘿嘿!”

娛記們果然被嚇住了,不敢再糾纏,眼睜睜的看着葉知秋了電梯。

在特護病房外,李宇傑蹲在走廊,腦袋深深低垂,幾乎夾進了褲襠裏。

在李宇傑的身邊,有兩個人高馬大的保鏢。

很顯然,這是宋佳那邊的人,已經將李宇傑控制起來了。

重生之都市仙帝 看見葉知秋,李宇傑眼神一亮,像見到了苦海明燈一般,激動得竄起來,大叫道:“葉大師,你終於來了!”

葉知秋咧嘴一笑,問道:“李大導演……和女演員的關係很好嘛,女演員住院,你在這裏陪牀倒馬桶?”

“葉大師可不能瞎說。”李宇傑急忙拉着葉知秋,走到一邊,哭喪着臉說道:

“宋佳雖然是個小演員,但是她家裏有錢有勢,是國內珠寶大亨。她家裏的珠寶生意,幾乎佔有全國一半以的市場……我這個二流導演,可不敢得罪人家。葉大師,求你想想辦法,幫宋佳恢復正常吧。”

“珠寶大亨?賣鑽石的嗎?”葉知秋一愣,又想到了兜裏的幾顆寶石。

“是的是的,賣鑽石的。”李宇傑拼命點頭。

說話間,特護病房裏走出來一個男人,正是昨晚陪在宋佳身邊的男子。

那個男子走到葉知秋的面前,略一點頭,說道:“葉大師,你的美女搭檔,表演法術的時候,讓我妹妹受了驚嚇,導致精神失常……”

“不關我的事,是你妹妹主動要求的。”葉知秋聳肩。

“我知道不關你的事,但是我希望你幫忙,讓我妹妹恢復。我們不會虧待你的,錢不是問題。”男子說道。

李宇傑急忙搶在前面:“宋公子放心,葉大師一定幫忙!”

葉知秋瞪了李宇傑一眼,轉臉看着宋公子,問道:“你妹妹現在怎麼樣?”

“剛剛打了安定,昏睡。”

“等她醒來,如果還是不見好轉,送去李家別墅,我在那裏給她治療。現在昏睡,沒辦法。”葉知秋丟下一句話,一轉身,帶着柳雪而去。

宋公子想了想,對李宇傑說道:“你也回家吧,明天去你家裏。如果我妹妹有任何意外,李宇傑,我絕不放過你!”

“宋公子放心,葉大師道法通天,一定有辦法的。”李宇傑如逢大赦,點頭哈腰地告辭,追了葉知秋和柳雪。

李宇傑駕車,帶着葉知秋和柳雪回家。

一邊開車,李宇傑一邊發牢騷:“有錢人是不講理!宋佳的事,明明跟我們沒關係,卻賴我們了,真的是狗仗人勢,狗眼看人低!”

柳雪笑道:“大導演當面不敢說,背後罵人,也沒有大意思啊。”

李宇傑訕訕一笑,又說道:“其實啊,宋佳今晚的大走光,對她以後的演藝事業,大有幫助!”

“喂,都走光了,還有什麼幫助?”葉知秋問道。

“葉大師,這個你不懂了!現在的娛樂圈,要炒作!宋佳這樣大走光,娛記們至少要炒作半年。這半年的時間,宋佳會佔據各大娛樂版新聞的頭條,知名度蹭蹭蹭地往飆升啊!你不知道,現在的很多女演員,有時候還故意走光,吸引關注度。這是炒作技巧!”

“我去,果然是技巧!”葉知秋和柳雪都嗤之以鼻。

“嘿嘿,娛樂圈這樣,那些女演員,一個個地冒充玉女淑女,其實都巴不得在大衆場合走光,然後一炮而紅……”李宇傑開着車,嘴裏滔滔不絕,如數家珍。

回到李家別墅,已經是深夜。

葉知秋正要休息的時候,鬼童子來報,說黑白無常在後院等待。

白天約好的,黑白無常回冥府詢問國大學的鎮局如何處理,這時候,來向葉知秋通報。

葉知秋沒辦法,下樓來到後院,會見黑白無常。

黑無常抱拳:“見過葉老弟。”

“老哥客氣了,蚩尤老婆的事,冥界怎麼說?”葉知秋問道。

黑無常點頭:“秦廣王陛下的意思,是最好不惹她。因爲這種古惡靈很強悍,易放難收。如果葉老弟一定要破局,那麼……冥界恐怕幫不大忙,只有本地城隍,和我們兄弟倆,聽候葉老弟的調遣。”

葉知秋呵呵一笑:“晚清時期的一個風水先生,都能佈局鎮住蚩尤的老婆,難道我們鬥不過她?我也不想惹她,但是根據雪兒的說法,無極之地一旦轉移過來,她還是會出來的。與其等她自己出來,不如我們先下手爲強。”(第三更) 黑無常搖搖頭,說道:“當年,那個風水先生鎮住蚩尤的老婆,也不是一帆風順的。 據我們所知,當時死了很多人,最後把忠義無雙關帝聖君請來,也無可奈何……”

關二爺都收拾不了這婆娘?

葉知秋一愣,問道:“關二爺都不行,最後是怎麼鎮住這東西的?”

黑無常咧着嘴,笑道:“據說關二爺可以對付蚩尤,但是不能對付蚩尤婆娘。當年,風水先生請來關二爺,關二爺顯靈說道,對付蚩尤的老婆,需是張翼德大將軍。最後,風水先生真的請來了張飛張翼德附體,這纔拿住了蚩尤老婆,壓在八卦鎮局……”

葉知秋哈哈大笑:“看來對付潑婦,需用莽夫?關二爺義薄雲天,大概是不想和潑婦交手,玷污了自己的名聲吧?”

張飛是歷史有名的惡漢莽夫,用他來對付潑婦,倒是好主意。關二爺揹負着武聖人的名號,如何好意思,對一個女子下手?

“具體原因不清楚,我瞭解到的情況是這樣。”黑無常點點頭,又說道:“葉老弟一定要破局,請做好準備。如果自己制不住蚩尤老婆,趕緊請神附體,我們兄弟倆,怕是幫不了什麼大忙。”

“行,我心裏有數。”葉知秋點頭。

黑白無常抱拳告辭,瞬間消失。

葉知秋回到樓休息,打算明天找柳雪商量。

次日一早,柳雪主動找來,問道:“知秋,昨晚黑白無常過來,怎麼說?”

葉知秋一笑,將黑無常昨晚的話,告知柳雪。

柳雪也覺得好玩,笑道:“你可以師公身,能不能請來張飛身?”

“張飛是有神位的,但是能不能請來,不好說……”葉知秋沉吟了一下,說道:“請神附體,是萬不得已的情況下,纔可以使用的,對自身很不好。我覺得,憑着我們的力量,應該可以對付那婆娘,不至於要請神吧?”

“我也這麼覺得。”柳雪點頭。

“先試試吧,如果真的不行,試着請神,看能否成功。”葉知秋說道。

計議已定,大家開始吃早餐。

早飯還沒吃完,宋公子帶着一幫保鏢和護理人員,把宋佳送來了。

宋佳披頭散髮,目光畏懼而又渙散,瘋子一樣,和昨天明豔動人的形象,判若兩人。

宋公子走前,對葉知秋抱拳:“葉大師,我妹妹醒來,還是不見好轉……”

“行了,帶她進來。”葉知秋淡淡地說道。

李宇傑急忙招呼護理人員,將宋佳扶進了樓下的客房裏。

葉知秋當場畫了一道定魂符,在碗裏燒化,衝了半碗水,讓宋佳喝下去。

可是宋佳真的瘋了,說什麼也不喝水,大吼大叫,護理人員根本控制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