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兩件武器同屬於傳說裝備卻是無疑,現今最高的鑄造工藝甚至還達不到它一半的水準,就不清楚具體是哪兩個強者所擁有,不過也沒關係,能用就成。我去了,小子,記得把魂核取出來加緊修煉,不然餓死或者摔死可就枉費了我的一番心血。”

“咳咳!”白鬍子吐出一口鮮血,可能也知道自己大限將至,猛地一把抓住八六的胳膊,最後吩咐道:“一定,要,要找到,德,德拉……”

“德拉諾大陸是吧?我會盡量的前輩,請問你老人家貴姓呀?”

“問,問這,幹什麼?”白鬍子不能理解八六爲什麼會在這個時候問出如此不夠分量的問題,剛要嚥下去的那口氣卻被憋了回來……

“問問你老人家叫什麼名字,到時候把你的骨灰運回靈魂高地之後,才方便給您的墓碑命名呀!”

“噗——”白鬍子狂吐鮮血,其中倒有不少沾染在鬍子上面,足夠臨時改名爲紅鬍子的了。


“我,我的,名字,叫,叫,白菜……”白鬍子,哦不,紅鬍子,恩,也不對,只見白菜的腦袋一歪,徹底暈菜了!

爲了避免自己的存糧——雜草遭到破壞,八六不得不把白菜的屍體搬到洞穴裏面,直接用烈焰震擊燒成了灰燼,剩下了那顆手指大小,黑糊糊的石頭狀魂核。 “轟!”當震響已經變成習慣,八六確實很難得激動一次了。白菜那個老騙子,臨死了還要忽悠自己一下,說什麼靈魂強度達到五十五級就可以打開石門了,可八六歷經千辛萬苦提升到五十五級以後,卻只能讓大門露出四指粗的一個縫隙,就連爬都爬不出去……

粗心大意的八六,在經過整整一年的瘋狂磨練之後,一不小心就把當初那“左右”二字給忘得乾乾淨淨。五十五級左右,低一點,或是高一些那也是很正常的,即便到了六十級還不能打開石門,也仍然處在能夠接受的誤差之內……

最初的一個月,迫於強大無比的生存壓力,八六不得不全天二十四小時不停地釋放魂力,然後再迅速補充,接着再釋放再補充,甚至連覺都不敢睡。

就這樣一直不眠不休地修煉了三天三夜,八六實在是忍不住睡了那麼一小會兒,誰知道日有所練睡有所夢,剛剛做個夢自己因爲找不到草吃而餓死就給嚇醒了。然後八六痛定思痛,再接再厲地接着又修煉了兩天兩夜。

五個晚上沒怎麼睡覺,鐵打的牛頭人也受不了哇,逼於無奈的八六隻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地輪換着休息。先是左眼睜開,右眼閉着休息;然後是右眼睜開,左眼閉着休息;修煉不息,休息不止,多聰明呀!

可惜有一次換班的時候,左眼閉了下去,右眼卻還沒來得及睜開,一不小心兩隻眼睛都給閉上了。等到八六舒舒服服的醒過來的時候,才發現自己竟然還是忍不住睡着了,可是靈魂強度卻又有了一些進步,實在是太奇怪了。

從此以後,無意間養成即便是睡着也會條件反射地自動修煉的習慣,八六終於可以肆無忌憚地睡懶覺了。

半個月後八六就改善了一次伙食,通過大地元素變幻出來的石梯,讓他安全地行走於懸崖峭壁之間,很是採摘了一些不錯的果子。可惜懸崖上的果樹實在是少得有限,還沒讓他得意幾天就又回到了大口吃草的時代……

每天除了吃草就是修煉,就算是在吃草的時候,身體也會自動地修煉,到了後來甚至變得和呼吸一樣,直接就成爲了一種本能。直接導致八六在短短的一年時間內,對於魂力的操控技巧已經達到甚至超越了當初的精英薩滿——白菜老騙子。

如臂使喚,卻是魂力對於八六的真實寫照,因爲此刻的魂力已經完完全全地變成了八六的第三隻手,比起雙手還要靈活得多的全能之手。

此時限制八六實力提升的瓶頸再也不是對於魂力的操控技巧,而是靈魂強度。只要強度能夠一如既往地向上提升,那麼八六就會成爲薩滿歷史上第一個無須經歷五十九級大關的天才薩滿。

直接從五十八級提升到六十級,而不必像普通薩滿那樣靈魂強度達到五十九級以後,還得慢慢磨練操控技巧以免靈魂過強而引起自爆的悲劇。實在是八六的操控技巧已經遠遠超過了不會自爆的標準,就連精英級別的薩滿都未必能夠比得上他。

修煉一年,差不多相當於其他薩滿修煉十年的效果,卻是與那顆老白菜留下的魂核分不開的。


放在身邊的魂核確實可以大幅度地加快魂力的回覆速度,卻並沒有如同老白菜所說,一個月後就會因爲過度使用而消失掉,甚至就是在一年後的今天,都沒有減少哪怕是一丁點的體積。

怎麼回事?對於這個現象八六思考了很久,雖然這是一件好事,卻最好能夠找到原因所在,那麼以後不但是對於自己,甚至還會給整個薩滿體系帶來極其深遠的影響。

經過不斷的推理,八六最終得出了這麼一個結論:既然魂核會因爲給使用者提供魂力以助恢復,並且會因此而加快它的消耗速度,原因就可能是在這個受到神靈庇護的地方,在這個魂力回覆速度遠大於外界的地方,超過了魂核緩慢釋放的一個標準,不是釋放而是吸收,反而是魂核及時地從這裏的環境中得到了補充,並且還抵消了自己從中提取的那部分魂力,從而形成了一個固定不變的平衡狀態。

這個結論最爲合理,和實際情況應該算得上是**不離十了,可惜卻沒有太大的實用價值,估計離開祖爾格拉布以後,魂核還是會慢慢地變小呢。

這裏的魂力回覆速度大約是外界的三倍,恰好靈魂強度的提升速度靠的就是更快的回覆速度,以求更多地釋放法術達到鍛鍊效果。同時,魂核的魂力提供也讓八六受益更重,相當於外界的雙倍修煉速度,也就是說,魂核加上環境的修煉效果,卻是外界的足足五倍。

而且八六還是不分晝夜地全天二十四小時在進行修煉,因此可以說,他修煉一年的效果, 相當於外界一個普通薩滿修煉十年……

十年功力才讓自己從三十九級的靈魂強度提升到五十五級,由於等級越高,升上一級需要的時間也就越多。以一個普通的薩滿而言,從一級到十級需要大約兩個月,從二十級升到三十級需要大約半年,從三十級升到四十級需要大約一半年,從四十級到五十級需要四五年,那麼從五十級到六十級可能就需要大約十五年了。

這麼算下來,想要規規矩矩地升到六十級,即便以八六這種頂好的資質,也需要差不多二十年時間!

牛頭人的平均壽命,也就二十年而已,即便好不容易升到六十級,壽命也差不多已經到了盡頭,哪兒還有時間去繼續修煉,以待突破到精英的層次呢?其他種族雖然在壽命上要長一些,但是相對地生命週期也比較漫長,成長速度較慢,這一點卻是絕對平衡的,否則早就沒有八大種族而只能是一族獨大了。

至此,八六終於明白爲什麼八大種族的精英總數竟然不滿十人,六十級高手也還沒能突破百人大關的原因了。就因爲職業等級是一項硬指標,得老老實實地用時間去堆積,資質好的或許還有很小的機會突破六十級大關,可要想達到精英程度,恐怕沒有類似八六的奇遇卻是不可能的了。

並且,在這個戰亂連連的世界,絕大部分高手都死在了戰場之上,又或是白菜這種冒險失敗的倒黴蛋。

當然,四大禁地的未知生物,以及傳說中作爲世界公敵的天災軍團並不能算在此列,人家天災軍團隨便出來一個小兵都得是相當於六十級的水準,數千年前的一場世界大戰便是全世界和天災軍團之間拼了個兩敗俱傷。

幸虧天災軍團的兵力有限,在全世界的人海戰術下,到底還是退卻了。以區區數萬兵力就足以挑戰世界數以百億計的生靈,由此可見六十級職業的厲害之處。

一般來說,一個六十級的絕對實力相當於五十級的兩倍,同理,五十級兩倍於四十級……二十級兩倍於十級,惟獨十級以下的實力計算,由於處在高速成長期,卻是以十倍計的,十級的實力十倍於一級。

所謂的絕對實力,就是諸如戰士的力量、魔法師的魔力等等能夠大致估量的數據,絕對實力並不意味着絕對的戰鬥力。在同等裝備同等技巧的條件下,一個六十級戰士至少可以對付三四個五十級戰士。

因此,雖然從五十級提升到六十級,在沒有獲得奇遇的前提下,需要三倍於之前的鍛鍊時間,但是爲此而獲得的實力提升,也是絕對驚人的,這也是促進全世界尚武風氣異常濃厚的根本原因所在。

遭遇同職業高出自己十級以上的敵人,基本上只能是死路一條,這種情況是誰都不想遇到的,因此也只能努力努力再努力地鍛鍊自身的實力。

唯一例外的卻是人類,龐大的人口基數,使得他們一百個人當中,甚至還出不了一個士兵,逐漸也就養成了貪生怕死的戰鬥作風。這也是爲什麼他們除了體質以外,單兵能力在八大種族中最爲弱小的又一原因。

因此也可以理解,五十五級的薩滿實力,絕對是相當恐怖的。怪就怪這該死的封印,如果單單只是一堵石門的話,八六倒是用不着非得把這玩意整個給擡起來,直接控制大地元素在石門上開個窟窿,或者是從地下打個洞鑽出去。這些辦法八六也不是沒有試過,卻是連一點泥石都搞不動。

整個石門和附近的山脈渾然一體,形成了一個龐大的封印,要想進出的唯一辦法只能是直接用力打開巨大的石門,特別是往裏進的時候還得擁有解除幻象封印的鑰匙。

從白菜與維諾西斯的對話當中,八六瞭解到當初巨魔帝國的五大祭司在剿滅血神哈卡的時候反而被其收服成爲手下,那麼這個龐大的封印應該與五大祭司無關,卻又是哪個更加厲害的強者,至少也得是哪個神靈的手段呢?爲什麼既然封印了,又要留下解除封印的鑰匙呢?到底這個封印是在五大祭司來到之前,還是之後產生的呢?


隱隱約約地,八六感覺到其中似乎蘊藏着什麼天大的陰謀。也無所謂了,神靈那個層次的爭鬥可不是自己這個小人物能夠干預的,當務之急就是趕緊加快修煉進度以求儘早地逃出去,老老實實地回到奧格瑞瑪吃香的喝辣的,狠狠享受他孃的一番。

要知道, 錯過甜蜜:總裁的一世愛妻 ……

雖然八六的靈魂強度只有五十五級,卻由於一直以來的高強度鍛鍊,使得魂力回覆速度遠遠超過了當前的等級水準。也就是說即便讓他出了這個死地,哪怕魂核已經消散,他的魂力回覆速度也還是遠遠高於普通五十五級薩滿,那在持久戰特別是和巨大石門的角力當中都是尤其有用的……

回覆了魂力的八六又開始了修煉,這一次他要訓練的項目,卻是他最爲得意的自創絕招——泥石裝備。

魂力的傳導,元素的聚集,雖然其速度相當之快,可也是需要少許時間的,並且隨着傳導距離的增加,需要的時間就越多,損耗的魂力也越多。

那麼無疑地,近距離的元素釋放纔是最具威力的。將泥土,特別是比較堅硬的石塊變化成盔甲和武器的模樣裝備到身上,卻是可以在瞬間發動魂力進行百般變化,或遠或近,或槍或劍,或盾或牆,絕對能讓近距離的敵人措手不及,防不勝防。

這個絕招,卻是和若干閃電球組成的閃電盾具有着異曲同工之妙。事先將魂力灌注到泥石裝備中去,讓其按照一定的軌跡自行運轉,不但感覺不到一絲重量,並且還因此而具備了一定的攻擊力和防禦力。

尤其關鍵的卻是,和閃電盾一樣的原理,泥石裝備對於八六隨後的法術施展並沒有影響,裝備上泥石裝備後,和沒有裝備的情況相比,施展的法術都是同等威力。

也就是說,這身裝備平白讓八六在戰鬥中增加了一大助力,並且在戰鬥中也不需要再次灌注魂力進行維持,初始灌注的那些魂力就足夠維持上至少好幾分鐘了。當然,如果在戰鬥過程中再度灌注魂力的話,還可以讓泥石裝備發生任何變化,甚至還可以直接變成類似地雨術的漫天暗器。

被魂力緊密控制着的泥石盔甲,還可以幫助八六進行呼吸,也因此,全身覆蓋上厚厚一層泥石盔甲的八六,從外觀上看起來完全就是比之普通牛頭人還要大上好幾圈的泥石巨人。

散發出無窮氣勢的同時,也找不出特別脆弱的存在,據八六估計,等閒人類六十級的戰士,應該已經不是自己的對手了;至於在力量上厲害得多的牛頭人頂級戰士嘛,就得看對方的裝備情況了。

如果當初白菜變身爲幽靈狼之後,再使出泥石裝備這種簡直是爲薩滿量身定做的絕招的話,恐怕就不至於丟掉性命了。

泥石裝備唯一的缺點,就是必須得用上大約一兩秒種時間來聚集泥石原料,使用的石塊越多,防禦力和攻擊力就相應地越強;而使用的泥土越多,那麼泥石裝備的形態變化也就更加快速;合理安排泥土與石塊的比例和覆蓋位置,以及適時的魂力輸出進行調整,才能夠將泥石裝備的效用最大限度地發揮出來。

八六將魂力灌注進泥石盔甲與武器裏面,現在的魂力要求卻不是讓泥石裝備變得輕如無物,也不是盔甲武器的防禦力和攻擊力,而是重力,重如泰山的壓力,可謂是一舉三得。

首先是魂力的輸出可以鍛鍊靈魂強度,其次是精微的元素要求可以提高操控技巧,還有就是在強大的壓力進行劇烈運動可以鍛鍊八六的腳力。經過長時間的加壓訓練,八六的腳力已經強大到了一個匪夷所思的地步,甚至連帶地,雙手的力道也跟着突飛猛進,接近了四十級戰士的力量標準。

狂熱的能力磨練並不是沒有一點代價的,超乎身體極限的訓練方式,將八六的精力壓榨到了極點,頭髮在幾個月內全部變成了白色,原本因爲年齡不到的鬍子也長了出來,同樣也是白色。除了那張年輕堅毅的臉龐,幾乎就成了白菜老騙子的翻版……

三天過後,靈魂強度提升到五十六級的八六又一次來到石門旁邊,帶着全力以赴的決心,一點一點地將自身的魂力提升到了極限。

保持石門暫時不往下掉並不需要多少魂力,單單靠八六那變態的回覆速度就能夠維持相當長的一段時間,難就難在那個向上移動石門的過程,需要的魂力卻是前者的十倍還多。

讓石門微微震動少許,則是八六達到五十級以後的事了,然後在下一個等級,能夠挪動一個微乎其微的縫隙,五十二級時挑戰失敗後就能夠聽到“轟”的一聲震響,再下一個級別則分別是能夠擡高一指寬和兩指寬的高度,上次的五十五級則是創造了四指寬的記錄。懷着激動的心情,八六仔細計算着今天離開祖爾格拉布的成功機率。

並不是說五十級以後每個等級的差距就大得多麼厲害了,而是因爲石門的重量和摩擦係數始終是恆定不變的,大概到了五十級以後就接近了持平的程度,每升上一級就相當於壓彎駱駝背上那最後的幾根稻草,每一次小小的加力,都顯得是那麼地明顯。

因此在五十六級這個時候,未必就不能夠弄出一條足夠八六爬出去的縫隙。

儘管已經高估了這一次的成功率,八六仍然是在擡起巨大石門之初,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輕鬆。

雖然有些不明所以,可是大好機會就在眼前,哪裏還有不加把勁的道理?想到就做,八六索性雙手把住石門下緣,猛力向上擡去。雖然手上的力道比之魂力差上了何止幾倍,但是在這個關鍵的僵持階段卻是起到了決定性的作用,呼呼地連着魂力直把石門往上擡起。

這一次卻是異常地輕鬆,一直將石門擡到腰間八六都還留有餘力,索性一鼓作氣地準備舉上頭頂,大搖大擺地走出此地。

卻在舉到下巴的時候,聽到大量的驚咦之聲,低頭察看,發現石門的另一面,不過四米開外的距離處,竟然站着一排十來個巨魔族人在那做着和自己相同的舉重姿勢……

早就奇怪今天的石門輕巧異常了,可任八六假想萬種,也沒有料到竟然會是這樣的一個狀況。


而且,那些巨魔族人的眼光似乎也並不怎麼友善,再聯想到祖爾格拉布裏面那些巨魔帝國的遺民,興許還有着莫大的關係。

麻煩,絕對是個天大的麻煩,搞不好還牽涉到兩個神靈之間的恩怨,那可是八六萬萬不敢沾染上的,指不定一開門就被對方給殺人滅口了。要知道部落的四大種族雖然號稱是和平共處、共抗聯盟,可其實明爭暗鬥也不算少,還時不時都能夠聽到一些自相殘殺的事件,那還只是明面上被揭發出來的一小部分……

怎麼辦,拒之門外嗎?如果全力將石門往下壓的話,八六相信即便是白菜死而復生,也未必能夠抵擋住石門重力與五十五級薩滿魂力的聯合壓力。

可之後呢?結果只能是自己繼續被困在這個鬼地方,繼續磨練魂力以待出門,並且還得冒着力盡之後被守門待牛的巨魔族幹掉的危險。

八六猶豫了,無論開門還是關門的結果都是他所無法控制的,到底應該如何選擇呢? “八六,是你嗎八六?”一個聲音乍然響起,打破了對峙的沉悶。

八六現在是驚上加驚,原本開門時竟然還能遇到巨魔在做着同樣的事情,這樣微乎其微的倒黴機率已經讓他驚詫不已,沒想到竟然還能碰到認識自己的故人,難道是當年擺地攤時被我佔過便宜的?

眼睛略微一瞟,還是沒能從對面那十幾個頂着石門的巨魔身上看出個所以然來,畢竟在牛頭人的眼中,似乎這些巨魔長得都差不多……

“對呀,我就是八六,請問你是哪位?”既然遇到了熟人,說不定還可以讓他們通融一下不要滅了自己的口,也不就不至於爲了求生而再次把石門放下來繼續吃草嘛。

“我是雷瑩啊!對了八六你怎麼會在裏面的,麻煩你讓讓好不好,我們想要進去呀!”八六的眼光終於捕捉到了那個站在巨魔戰士後面,露出一張小臉在說着話的女性巨魔。

原來是她,那個曾經呆在一個連名字都還沒來得及取就已經完蛋的冒險隊成員,那個曾經騎着白虎的巨魔族少女獵人。

八六裝出一副正在回憶的樣子,卻是在偷偷地減少着石門上的魂力輸出,在不引起注意的前提下儘快地回覆着,以便應對任何突發情況。作爲一個尤其愛惜生命的牛頭人,他是不會容忍將生死權利交託在別人手裏的。

十二個撐起石門的巨魔戰士,隱約感到石門的壓力有些加大,當然他們可不會相信那個牛頭人足足承擔了三分之一的壓力,而解釋爲支持的時間過長,所以有些體力不支,並不是因爲石門的壓力有所增加。

當然,他們都通過眼神催促雷瑩趕快解決問題,再這麼拖下去神靈也是挺不住的……

“不好意思,一想到終於可以走出這個鬼地方,我就激動得有些過頭了。”恢復了大半魂力的八六,仍然保留了部分魂力在石門上面,否則突然間變得很重的壓力一定會讓巨魔戰士們發現異常的。

穿過巨魔戰士給他預留的一個縫隙,八六終於踏在了荊棘谷那安全得多的地面之上,徹徹底底地離開了祖爾格拉布。再也不去這個鬼地方了,八六在心裏面發着誓說。

石門之外,最先映入八六眼簾的,並不是久違的荊棘穀風光,也不是曾經戰友那張親切的臉龐,而是四處忙碌着,人多勢衆的巨魔隊伍。

粗略的一番估計,總人數竟然不下於兩百,並且從每個巨魔族人身上那些看起來頗爲精良的裝備推斷,最少也得是在四十級以上的檔次。

至此,八六已經完全斷絕了一出石門就趕緊跑路的打算。這麼多巨魔只要每人給自己來上一下,恐怕立馬就得變成馬蜂窩吧!

“要不是認出你別在腰上的匕首,我還真想不起你來,變化實在是太大了。”雷瑩大大咧咧地打開了話匣子:

“一年前的那場追逐戰可真是驚險啊,面對那麼多聯盟冒險者的追逐我們也能溜掉,以至於現在每個人都出名了。特別是你,竟然一個人挾持着人類王子跑那麼遠,然後又在孤身逃跑的路上幹掉了好幾十個聯盟冒險者,不過後來沒有了你的消息,可是聯盟那邊也沒有耀武揚威地宣佈他們的戰果,結果傳說你受傷過重,可能死……”

意識到這句話似乎有點晦氣,雷瑩於是介紹着旁邊的那個巨魔首領:“雷尼,我們冒險團隊的首領,也是我的哥哥。”

冒險團隊?有兩百多人的冒險團隊嗎,騙鬼呀?面對強大的勢力,八六也不得不暫時隱忍了起來:“你好,我是八六。”

“我聽說過你,你可是我們部落對抗聯盟的大英雄啊!”雷尼伸出手,和八六緊緊地握在了一起。但是他身旁那八個骨骼高大的保鏢,卻隱隱地對着八六做出合圍之勢,似乎在說:小樣你要是膽敢逃跑,俺們馬上就滅了你……

“請問那裏面是個什麼狀況?”雷尼皺着眉頭問道。

完啦完啦,最擔心的問題還是給他問了出來,難道要如實交代嗎?恐怕只會更慘,現在的自己多少還有一點利用價值,說出來的話可就沒什麼保證了,並且要是讓對方知道自己是割斷吊橋的罪魁禍首的話,那可是絕對不會有好果子吃的。

八六沉思片刻,仍然是沒能想出一個足夠完美的謊言,正巧看到若干巨魔戰士搬着大大小小的石塊墊到石門下面,情景還蠻熱鬧的。

似乎被這股熱火朝天的景象所吸引,八六很不禮貌地轉過牛頭看去,很不禮貌地把問話的主人晾在那裏。

那邊是絕對值得關注的,先前那十二個撐着石門的巨魔戰士已經被更多的戰友給換了下來,並且還往裏面更加深入了一些,站在石門中間撐着力。

八六甚至還感覺到幾股靈魂的波動,已經進入了石穴,正在朝着祖爾格拉布裏面走去,想來應該是派出去探路的前鋒吧。

而那些搬着大小石塊,來去匆匆的巨魔們,很快就在石門下面堆出幾根敦厚的石柱,再由舉着石門的戰士們緩緩減力,直到強大的重力將下面那些石墩壓得更加牢固以後,他們才鬆了手。

至此,監守着通往祖爾格拉布要道的石門,徹底地失去了阻礙,只要低下頭彎着腰走上幾步,就可以輕易地通過這裏,果然是人多力量大呀!

八六一驚, 鄉村透視小仙醫 !消息閉塞的他並不知道,與其他地方的規模相比,區區一個實力受損的血神實以及一小撮實力過人的遺民,實在是算不了多大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