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闆看著眾人不信的眼神,立刻發下惡毒的誓言。

老闆說的是沒錯。

但是其實卻是錯的。

原來,當初收購靈糧時,是大秦公國之人冒充各個城主府做的。

這下城主府絕對撇不開干係,城中所有店鋪都覺得是城主府低價買走了他們的靈糧。

於是乎,一群人興沖沖的向著城主府趕去,在他們想來,店鋪老闆是不會欺騙他們的,也沒有理由欺騙他們。

雖然城主府在他們眼中高不可攀,但是城主府這次要是不給他們靈糧,那麼自己等人絕對會讓城主府知道自己等人的厲害。

這群人中竟然有不少官員和官兵。

在眾人眼中,城主府絕對會拿出靈糧,哪怕是讓他們多出一些靈石也可以啊。

但是當他們抵達城主府,他們發現自己錯了,城主府竟然抵賴,說他們沒有購買大量的靈糧。

這一刻所有人都有些憤怒了,城主府這是不把他們當人看啊!

這明顯是讓他們餓死啊!

眾多修士在有心人的推波助瀾之下,已然失去了理智,開始衝撞城主府,他們要為自己的利益著想。

這時候,城主府更是怒不可言,因為他們沒有低價收購靈糧,他們怎麼可能拿出靈糧。

城主更是勃然大怒,自己什麼時候派人收購靈糧了,真是不可理喻。

雙方你說你有理,他說他有理,一時之間竟然僵持住了。

但是有人不想讓這種場面僵持啊。

「城主大人,你是不是嫌我們出價太低,我們可以再提高一倍價格,購買靈糧。」 你的心我的心 一個錦衣衛道。

「不可能!」城主一聲怒吼。

「奧,城主大人是嫌價格太低啊,要知道我們已經提升了這麼高的價格了,城主大人,你不要太黑啊!」錦衣衛接著道。

「滾,不可能!」城主一聲怒吼。

這一刻,很多人都明白了,這個城主明顯是要中飽私囊,不賣給他們靈糧。

這一刻很多修士怒了,憑什麼!

憑什麼,你一個城主,就敢欺負我們。

雖然此時他們不能做什麼事情,但是很多修士直接堵在城主府前,想要討要說法。

這其中有相當一部分修士,和朝堂也是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他們立刻開始把消息向著朝堂傳去,要給各大城池的城主府施壓。

同時很多城中的一些大家族也是聯合起來,他們決定在必要的時候,可以向城主府發起攻擊,搶奪靈糧。

法不責眾,這是他們的想法,他們都知道無數城池都是這個樣子,他們一起發動攻擊,難道朝廷的大軍會向他們動手,這明顯不可能。

正是因為這種情況,很多修士繼續向各自城主府施壓。

很多城主府也是有苦難言,他們有什麼靈糧,要是靈糧時他們收購的話,他們一定會立刻拿出來出手給眾多修士。

這時候很多城主全都意識到自己等人絕對被有心人算計了,但是當他們準備調查時,卻已經是什麼也沒有得到。

對方已經撤走了,大秦明處的商會已經完全消失,這讓很多城主直接暴跳如雷。

到底是何人,敢坑他們。

當他們得知無數城池是這個樣子時,他們直接目瞪口呆,這絕對是一個龐大的布局。

恐怕在這個布局身後,也有著更加可怕的布局。

這一刻,很多城主膽戰心寒,想的已經不再是解決眼前之困局,二是如何能在接下來的驚天大變中,保持自己的利益。

他們都知道這是一場驚天的變局,但是向別人說,卻是沒有多少人願意相信,人家只會覺得這是你城主府想要抵賴。

「國主,事情真如我們預料的這樣,很多城池已經開始奔潰了,估計在過段時間,矛盾會加大,都時候我們大秦公國出兵天下,一定能快速的掃平天下。」陸小鳳道。

「那是自然,我們大秦公國目前八百萬大軍,全都是精銳中精銳,尤其是其中二百萬大軍更是配備著破罡箭,當今天下,除了幾個王國,我們大秦公國可以無懼任何運朝和宗門。」葉昊道。

「國主所言甚是,臣相信大秦公國這次出征,絕對會讓天下震驚,神武大陸將會再添一方霸主。」陸小鳳道。

陸小鳳可是知道大秦公國現在出名的文臣武將,實力都已經到達上位尊者,甚至圓滿尊者之境。

供奉院的達摩老祖更是到達半步洞天境君王境,雖然只是半步君王,但是萬萬不要小看這半步君王境。

一個半步君王境絕對能秒殺三五個圓滿尊者之境,能牽扯十數個圓滿尊者。

據說周知,神武大陸之上,幾個王國,上位宗門都有著半步君王存在,至於有沒有洞天境君王存在,這已經成為一個謎。

畢竟已經有數百年之多無人見多這些王國陛下、上位宗門掌教出手。

又是十天時間過去了,但是各大城池的城主府和修士的矛盾,果然沒有絲毫的緩解,相反他們的矛盾卻是拉大了。

無數的修士堵在城主府前,讓的城主府對於整個城池的掌控力,硬生生的降低了很多,甚至有些城池已經完全失去掌控,政令都無法出城主府。 ?大秦公國,洛陽城。

八百萬大軍傲然林立,項羽、白起、霍去病、張遼、趙雲、周瑜、李存孝等,全都站在點將台上。

他們看著這八百萬大軍,也是十分滿意。

按照約定,今日是大秦公國出兵之日,大秦公國一共出兵七路,除了白起外率領二百萬大軍外,項羽等人每人帶領一百大軍出兵天下。

「眾位將士,今日我們大秦公國劍指天下,十年來,我們大秦的勇士,全速修鍊,國主給我們提供了最好的修鍊,最好的食材,玄級靈糧從來沒有斷過,試問天下哪一個公國能做到如此?」

白起接著道,「我們大秦公國戰士待遇絕對是神武大陸上最好的,軍餉的待遇也是最高的,子女都能無條件進入各城的講武堂,也不用承擔任何賦稅。」

「你們說,國主對大家怎麼樣?好不好?我們要不要報答國主?」白起大聲道。

「吼,我們要為大秦死戰。」

「大秦無敵。」

「大秦無敵。」

「大秦無敵。」

…………

無數的戰士們拼著嗓子大聲吼道,他們要為大秦而戰,為國主而戰。

「好!出戰。」白起道。

眾將也沒有絲毫猶豫,帶領各自大軍,向著提前計算好的地點趕去。

這次的出征任務,白起相對而言是最重的,一個人要負責一個公國和六個侯國,外加兩個下位宗門。

但是白起可是統帥著二百萬大軍,同時其中有一百萬大軍裝備著破罡箭。

白起自信自己能夠處理自己的任務,讓大秦公國之名聞名於天下。

狄仁傑、劉伯溫兩人站在遠處看著秦軍離開,兩人都是點點頭。

「狄大人,時隔十年,我們大秦公國又出兵天下,這一次卻是更加勇猛,軍隊的戰力提升了幾倍,恐怕這一戰後,我們大秦公國也快晉級大秦王國了。」劉伯溫道。

「劉大人所言不差,此一戰過後,我們大秦公國接下來會對大秦公國北面的青牛公國動手,青牛公國再往北,經過三個侯國,卻是有一個妖族王國。」狄仁傑道。

「是啊,上位妖族蠻牛妖族的蠻牛王國是神武大陸東方唯一一個王國,只要我們大秦公國打敗蠻牛王國,取而代之,那我們大秦公國完全可以晉級大秦王國,領土超越蠻牛王國很多,我們大秦公就是成為神武大陸第一朝也不為過。」劉伯溫道。

運朝一旦超過公國,想要晉級,就必須要滅掉比自己運朝高一級的運朝,只有這樣才能得到天地的認可,晉級成功,否則一切都是徒勞無功。

「劉大人說的很對,我相信國主已經開始布置蠻牛王國了,徐大人也離開了洛陽城,應該是去蠻牛王國打前站了,你我二人目前的主要任務是,準備接下來,挑選文官,不斷送往前方我們大秦公國新打下來的疆域。」狄仁傑道。

「狄大人所言不差。」劉伯溫道。

大秦公國南面和西面,很多運朝和宗門被大秦的血蟻計劃,搞得有苦難言,很多城池已經發生動亂,並且這種動亂還在延續,大有一發不可收拾之象。

城中靈糧嚴重供不應求,這樣導致了事情的嚴重。

想要等待靈糧收割的時間,也是來不及。

黃級靈糧一般都是兩年一收,而玄級靈糧卻要四年一收,地級靈糧更是八年一收,更恐怖的是天級靈糧需要十六年一收。

各大城池距離下一次靈糧收割,至少還需要一年半的時間,他們根本等不及啊!

只能說明,大秦公國這次的血蟻計劃,把時間掌控的太好了,沒有絲毫的漏洞。

這個時間各大運朝終於反應過來,但是已經遲了。

大趙公國內。

「國主,太可怕了,真的太可怕了,幾乎所有城池,靈糧全都出現了危機,很多城池的百姓已經開始威逼城主府,而各城的城主紛紛表示他們沒有收購,也沒有靈糧。」李哥臣子道。

「嘭!」

一份奏摺,瞬間率在地上,大趙公國之主趙勝臉色鐵青。

趙勝沒想到大趙公國內竟然發生了這等事情,這讓他情以何堪,這讓他怎麼做?

「為什麼不早點說?」趙勝怒道。

「國主,臣有罪,臣沒想到事情會到這種地步,不可控制。」臣子道。

難道臣子會說,自己在這次大動亂中賺了很多嗎?顯然不可能,他又不是趙勝的死忠。

「大趙城,目前情況怎麼樣?」趙勝問道,其餘城池暫時不去管了,必須把都城穩定下來再說。

「國主,大趙城也是不容樂觀,很多百姓都堵在丞相和兩位親王的府前,討要靈糧他們都說是丞相和兩位親王拿走了他們的靈糧。」臣子道。

到底是不是丞相和兩位親王的家人最後低價收購靈糧,這個時間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只要百姓認為是你乾的,就是你乾的,無從辯解。

「該死,來人。」趙勝道。

「國主。」一個侍衛道。

「傳丞相和兩位親王。」趙勝道。

「諾。」侍衛立刻道。

短短不到十分鐘,大趙公國的丞相和兩位親王就來到皇宮。

「臣拜見國主。」三人道。

「平身吧。」趙勝道。

「謝國主。」三人道。

「朕聽李愛卿說,你們三人手中有很多靈糧,卻是不肯拿出來賣給城中的百姓,有這麼回事嗎?」趙勝開門見山道。

「國主,臣等冤枉啊,臣等從來沒有收購靈糧,天地可鑒,這一定是有人陷害我們啊。」三人異口同聲道。

趙勝的目光緊緊盯著三人,發現他們三人都很真誠,不可能欺騙自己,那麼這一切究竟是怎麼回事?

事實上,這些都是大秦錦衣衛強行把黑鍋扣到他們頭上,畢竟在大趙城內一個城主的分量很輕,只有這三位權勢滔天之人,才能「扛起大旗」。

「國主,臣覺得此事大有蹊蹺,很多城池,甚至周圍數國全都發生這種事情,臣懷疑著絕對是有人設計的驚天布局。」丞相道。

「國主,臣覺得當務之急,不是去考慮這件事情是誰做的,料想最差也是一方公國傾盡國力所謂,國主,臣覺得必須要立刻派出人手,前往沒有收影響的宗門或者運朝購買靈糧。」丞相道。

趙勝雙手托腮,陷入思考。 ?「丞相,這件事情就交給你了。」趙勝突然道。

「臣遵旨。」丞相立刻道。

「國主,丞相大人說的沒錯,這絕對是有心之人,想要與我們大趙公國為國,而今我們大趙公國和周圍很多運朝都陷入到靈糧危機中,對方絕對會在這個時間選擇出手,當敵人真正露出面目時,我們大趙公國六百萬大軍,絕對會讓敵軍恐懼。」一個親王道。

「好,愛卿所言不差,你們立刻整軍,我們時刻準備迎接來自強敵的攻擊。」趙勝道。

「臣遵旨。」兩位親王道。

趙勝看著三人離開,整個人變得無比猙獰起來,到底是誰想要滅亡朕的大趙公國,別讓朕知道你,否則朕會把你碎屍萬段。

大藍公國內。

各城最近也是愁雲慘淡,大藍之主藍緯整個人萎靡了很多,這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

為什麼會出現靈糧危機,而且還是如此大範圍的靈糧危機,雖然國庫中有存糧,但是此時卻是不能給老百姓啊,因為一旦給了,那麼軍隊怎麼辦?

「國主,大秦公國使者龍淵閣大學士張良求見。」一個侍衛道。

「讓他進來吧。」藍緯道。

「是國主。」侍衛立刻道。

侍衛可是記得大秦公國那個張良輕輕一揮手,自己等人直接動都不能動一下,真是太恐怖了。

藍緯看著眼前的張良,心中很是震驚,大秦公國一個臣子竟然都到了尊者之境,甚至修為比自己都要高,瞬間藍緯有種深深的挫敗感。

「大秦公國張良見過藍國主。」張良笑道。

「張大人客氣了,敢問張大人來此有何要事?」藍緯客氣的問道。

「國主派我來大藍公國,解決藍國主眼前的困局,不知藍國主是否願意聽在下一言?」張良道。

「不知張大人,有什麼高招?」藍緯問道。

「藍國主當率領大藍公國向我們大秦公國投誠,只有這樣才能更好的解決眼前之局。」張良語出驚人道。

「張大人,你莫不是在說笑?」藍緯道。

「藍國主覺得本官會在這件事情上說笑?我覺得大藍公國投誠大秦公國是最佳的選擇,趙雲將軍的百萬大軍已經在來大藍公國的路上,還請藍國主謹慎選擇。」張良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