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保大師 ,狹長的眉毛挑了挑,緊緊地盯著那邊的突殺,先前他可是讓李慕垚吃到了一些苦頭,現在是找回來的時候了。

被李慕垚盯著,突殺也是微微突出了一口濁氣,他自然知道前者是什麼意思。

一石二鳥之計!

現在突殺若是和李慕垚戰鬥起來,不管結果是什麼,都沒有人會說李慕垚任何的不濟,畢竟他剛剛將境界穩固,就算敗在了突殺的手中,也是極為正常的事情,況且有著散人堂的幾人存在,難道還能坐視不管,任憑他被突殺擊殺不成?


而另一點,若是李慕垚真能超出所有人意料,將突殺擊敗,不僅可以報一箭之仇,還可以削弱劍狂一方的力量,難道那南冥傲然,還敢出手將突殺救下?恐怕當即便會遭到伊靈心等人的轟殺。

「突殺!我說了,給我一個月的時間,我必敗你!現在已經過去了三個月,我算是多讓你活了兩個月的時間,今日是將那日的仇怨了解之時了!出來一戰!」

李慕垚一聲暴喝,手持血紅色長刀,猛然自地面上衝到了半空之中,刀劍斜指突殺,一身戰意在心中那股仇恨之意的激增之下,攀升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

「哼!哼!」

握了握雙拳,突殺的眼眸也是隨之眯了起來,單腳一踏地面,在地面上留下一道一米左右大的腳印后,整個人藉助著這股反震之力,極快地來到了空中,和李慕垚呈對立之勢。

南冥傲然,現在咱們三人就是一條繩上的螞蚱,相信其中的驚險之處不用我跟你多說,你無論如何也不能再出手,因為你要保存力量,若是我和劍狂任何一人出現什麼不妙的情況,你都要立刻出手相救,否則你的下場也好不到哪去,記住我說的話!

而一邊給南冥傲然傳音,突殺也同時對李慕垚寒聲說著:「小子,莫說你今日不提出戰鬥,我可沒忘了,當日你放出怎樣的狂言!想要一個月的時間敗我,拿出實力來!」

一挽手中長刀,李慕垚滿頭的赤發都隨之根根豎起,施展起逍遙開天刀法后,整個人猶如一道血紅色閃電,伴隨著陣陣悶雷般的轟響之聲,向突殺衝擊而去。

「殺!」

看著威勢驚人向自己衝擊而來的李慕垚,突殺一聲怒吼,當即使用了金象功,整個人身體鍍上了一層濃厚的金光后,雙手一抓空氣,隨著空氣被抓爆的氣爆之聲響起,他也是沖了出來,迎上了李慕垚。

站在下方的南冥傲然,聽到了突殺暗中的傳音后,也是點了點頭,不過他倒是沒把這當作一回事,雖然他也想擊殺傲爽,可他並不像劍狂和突殺,和誰有著一些仇怨。

但他沒想到的是,散人堂中有個奇葩,還有個大喇叭……

看著那邊兩個戰團,盤坐於散人堂中的蕭義似乎想到了什麼,壞笑地看著身旁的蠻濤:「濤子,看到了么?戰爭已經打響了啊,只不過那邊的南冥傲然倒是很悠閑啊。」

正觀望著兩撥戰團的蠻濤,此時一副極為激動的神情,似乎他也想找人打上一場,恰巧在此時聽到了蕭義的話,凝目望去,發現此時南冥傲然確實一副悠閑的神色。

其實這正是南冥傲然刻意表現出來的,即便他對突殺所說有些不以為然,但不怕一萬,就怕萬一,他也怕半路真衝出個程咬金來,所以為了不讓散人堂的幾人關注到自己,故意表現出一種淡然的神情來,就好似這些戰鬥和他都沒有半點關係。

但他沒想到的是,當散人堂內的大喇叭和奇葩說話之後,必然會發生一些事情……

「小樣!待得挺悠閑啊!」

蠻濤雙目放光,喃喃地說了一聲后,隨即便是看向了坐在幾人最中間的伊靈心。


看那意思,似乎是在詢問著她,自己現在能不能出手。

蠻濤還是小看了一個女人的報復心理,從天靈師階強者降臨到現在,南冥傲然和劍狂等人便一直咄咄相逼,出於對傲爽的擔憂,她早就想除掉幾人而後快了。

「呵!呵!」

因此,伊靈心也是冷笑一聲:「蠻濤,你給我上,給我往死打!」

「好嘞!」


蠻濤大喜,隨之便是站了起來,猛然衝到了一旁的半空中,大嘴甚至都要笑得咧到耳根處,雙目放光地盯著那南冥傲然,一絲絲戰意流露而出,向後者探了過去。

咦?

感受到一絲絲戰意,南冥傲然的眉頭隨之皺了起來,猛然抬頭看向一旁的半空,發現在那裡,一名燕額鬍鬚,面目張狂的少年,正在不懷好意地盯著自己……

見到後者看向自己,可還是一副無動於衷的神色,蠻濤也是有些著急,當即大喝道。

「南冥傲然,你個雜毛,出來一戰!」

「……」

聽到蠻濤的話后,風雲塞內的眾人不由滿頭黑線,就連半空之上的藍星都是眉頭抖了抖,而那邊的蕭義,更是當即捂住了嘴,他不想現在笑出聲來,打破蠻濤創造出來的威勢。

「你有病是嗎?」

南冥傲然嘴角抽了抽,這若是尋常之時,他早就出手了,但想起突殺在戰鬥之前留下的話后,也是知道自己不能意氣用事,胸脯起伏了一番后,又將心中那股怒火壓了下去。

誰知蠻濤也是愣木頭,當即反問道:「你怎麼知道我有病?老子全身都有些刺撓了,你快上來,跟你爺爺我過兩招,若是把我陪好了,我自然放你離去。」

一口『雜毛』,又一口『老子』,最後再來一個『你爺爺我』,就算是菩薩恐怕都會生出無名之火,更不要說南冥傲然了,他的名字其實也在證明著,他的脾氣也好不到哪去。

「蠻濤,你還真是一個野蠻人,看來我今天不教訓教訓你,你是真不知道什麼是無知,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一會我會把你踩在腳下,將你全身的骨頭都碾碎!」

南冥傲然一個箭步,便是衝上了半空之中,說完剛才那句話后,根本沒有了任何戰鬥的前奏,一拳砸了過去,狀若瘋狂,顯然他也是被蠻濤氣的不輕。

蠻濤大嘴一咧,他就喜歡聽到別人出言損自己,因為那樣他也可以還擊,而且通過這些日子的戰鬥,他已經被這種辱罵當作了一種手段,屢試不爽。

「我就發現你們這些降臨的天靈師階武者,都喜歡稱呼我們為小子,你們除了年齡還有哪比我們大?你腦袋有我的大?你胸肌有我的大?還是你下面比我的大?我看也沒多大!」

聽聞此話,眾多女性武者羞紅的掩面,有些男性武者也是搖了搖頭,暗呼這蠻濤還真是一個野蠻人,啥話都敢說,而且還當著這麼多人的面,這下南冥傲然可就出大丑了。

「找死!」

南冥傲然額頭上青筋暴起,恨不得立刻將蠻濤擊殺。

而蠻濤在從風雲七界出來,突破到了高階天靈師的境界后,經過這幾個月的時間,也是將境界穩固了下來,若是真和南冥傲然戰鬥起來,他也沒有任何的畏懼之心。

「轟轟轟!」

兩人的戰團中,當即傳出了數道轟響之聲,一**靈力波動震散開來,將四周的空間都是生生震得破碎,感受到這股靈力波動,眾人也是不由咂舌,暗嘆一聲……

這就是憤怒的力量! 「這個南冥傲然!」

正在和李慕垚戰鬥的突殺,看到在自己囑咐南冥傲然過後,還沒有超過半柱香的時間,他便是和蠻濤戰鬥在了一起,心裡不由暗罵一聲,遇人不淑,自己的盟友竟都是這種貨色。

其實真正叫苦不迭的還是南冥傲然,他不像劍狂和突殺原本就和誰有著恩怨,按理說這場戰鬥根本不應該發生,可他實在是被蠻濤逼得沒有任何辦法,否則也不可能憤怒之下出手。

畢竟被蠻濤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辱罵,哪怕有點脾氣的人面子都掛不住,性格有些據傲的恐怕早就出手了,況且蠻濤說起話來根本沒有任何的顧忌,簡直就是從里罵到外。

「轟轟轟!」

巨響之聲不斷自三個戰團中傳來,伴隨而來的是一股股靈力波動,這三波戰團之內,互相戰鬥的兩人之間實力相差都不是很明顯,所以想要分出勝負的話,也不是一時半刻的事情。

而如今風雲亂戰已經結束,眾人都在等待著傲爽從風雲七界內出來,閑暇之餘索性便觀望起三人的戰鬥來,雖然見識到了傲爽和藍晴的戰鬥后,再看幾人的戰鬥已經沒有了當時的震撼,可這六個人也都不是庸俗之輩,戰鬥起來也是極有看頭的。

戰鬥整整持續了半天的時間,才落下了帷幕。

戰果,劍狂、刀傲打個平手,李慕垚打敗了突殺,蠻濤和南冥傲然戰了個平手。

之所以其中有兩波戰團都是打了個平手,是因為那四個人都達到了一種油燈枯盡的地步,不僅丹田中的靈力所剩無幾,就連身上也滿布著傷痕,甚至都無法站穩身形。

而李慕垚能夠打敗突殺,這倒是極為超乎所有人意料的。

突殺在上屆風雲亂戰中就是一名狠角色,在中域的遠古戰場內罕逢敵手,如今時隔三年,實力上的增長更是不用多說,可剛剛突破到高階天靈師之境的李慕垚,卻是戰勝了他。

在這種時候,自然就是勝者為王,敗者為亡了。

其實兩人戰鬥到了最後,比拼的也就是誰的意志更為強橫,李慕垚最後強提一口氣,終是將突殺打敗,最後一招手中血紅色長刀,將其斬於刀下,漫天飛血花。

細細看去,他手中的血紅色長刀,似乎都是出現了一絲裂痕。

雖然除了李慕垚之外,可能沒有人知道那把長刀的來歷,但縱觀以往的戰鬥,哪怕和段紅塵戰鬥之時都沒有出現這種情況,想來必是極為不凡,沒想到今日卻是險些破碎。

不難想象,兩人的戰鬥到底慘烈到了何等程度。

「哼!」

而看到那邊的戰團也都是分出了結果,伊靈心美眸微微眯起,柳眉一挑之下,整個人便是沖了出去,手中蔚藍色短棍揮舞出兩道駭人的弧線,想要將劍狂和南冥傲然分別斬殺。

擊殺南冥傲然之時,並沒有出現什麼異常的情況,想來那個傳說中的南冥家族的老祖宗南冥浪,根本沒有想到風雲域中,還能有著能夠擊殺南冥傲然的存在。

血花四濺,血腥氣息蔓延,或許在此之前,誰都沒想到伊靈心會突然出手,不過成者為王敗者寇,敗在了這裡,以兩撥人的立場來說,就不會再有什麼以後可言,只有身死一途。

可就當伊靈心想要繼續擊殺劍狂之時,後者的身體中卻是猛然迸發出一道凜然的劍意,將她整個人都是震飛的同時,一道道細碎的劍意,逐漸自天地間凝聚而來。

就在此時,那一直微閉著雙眼的藍星,終是睜開了雙眼,凝聲道:「劍凌天!」

聽到這個名字,眾人盡皆動容,這可是一名真正的狠角色,地位也是超然,如今在整個靈玉大陸,敢和其叫板的人都不多,東域劍盟的宗主,人送劍聖之名號的劍凌天!

「劍子的靈牌一碎,其實我便料到了一些事情,故此才在劍狂的身體中刻意施加了一道禁止,沒想到這屆的風雲亂戰還真是很亂啊,難道讓我兩個徒兒都葬身於此不成?!」

劍凌天的話中,充滿著一股實質般、無可匹敵的劍意,沖盪整個風雲域,使得所有武者都是有種眩暈之感,只感覺身上的皮膚似乎都要碎裂開來,臉色瞬間變得煞白。

「劍凌天,對小輩動手,不是你的性格吧?」

誰知劍凌天的話音尚未落下,天地間不知何時又降臨了一名聖階蓋世級強者的存在,那是一名風韻猶存的少婦,盤坐於一片赤紅色蓮花之中,眉心處都是有著一道蓮花印記。

感受到來人,藍星再度說道:「赤靈……」

可說完之後,又是搖了搖頭。

他搖頭,是因為他感受到了一股壓力,這股壓力,來自於傲爽。

此時的傲爽,其實並沒有明確的說要加入藍日道宗,只是說了如果想加入宗門的話,藍日道宗可以算得上是首選,但人老成精的藍星,自然了解著這句話中的漏洞。

在藍星看來,如今雖然只有劍凌天和赤靈降臨,可恐怕用不了多長的時間,丹門的宗主丹青雲和斜月宗的琉璃月也會紛臨而至,到時事情恐怕就會超脫他的掌控。

五個二品宗門的宗主,見到傲爽這般天才的存在,恐怕都會拋出橄欖枝,可傲爽答應了誰,都有著招惹到其餘四個人的嫌疑,為了以後的道路,傲爽可能會選擇不加入任何門派。

到最後造成這個結果的幾率,恐怕會達到九成還要多。

果不其然,沒過上十息的時間,丹青雲和琉璃月也是分別到來。

如今風雲亂戰已經結束,他們想要進入風雲域中,已經不受少家五聖的管制,畢竟他們之時負責開啟風雲亂戰這個試煉,可風雲域和遠古戰場都是無主之物,誰也不能據為己有。

「咦?」

琉璃月一到來,便是發現了某些異常之處,她看到了那道月白色傳送門,心念一動,隨後便是幾道靈力自其身體中逸散而出,飆射進了那傳送門之內,細細感受著其中的氣息。

「風雲七界?」

她的聲音,將除了藍星之外,其餘三人的視線都是拉了過來。

鶴髮童顏,白眉修長的丹青雲,算得上是幾人中靈魂之力最為強大的,畢竟他是丹門的宗主,雖然說實力不一定比其他四人強,但靈魂之力上的造詣必然是最高的。

也正因為此,他在相同時間內能夠感受出的情況,比之幾人還要多一些:「的確是風雲七界,而且在那風雲路內,還有著一名少年正在打通著艱難道路,這少年,有些不凡啊……」


「風雲路?」

聽聞這個消息,劍凌天、赤靈和琉璃月都是神色一凜,身為二品宗門的宗主,他們自然是知道風雲七界和風雲路都意味著什麼,連忙釋放出靈魂之力,探索起那星空古路來。

而就在同一時間,傲爽開啟了龍傲戰紋,開始強行衝擊風雲路。

……


七千節台階的風雲路,終是在傲爽開啟了龍傲戰紋的情況下,被強行衝擊而過,此時的他,徹底癱軟在傳送門之前,胸膛劇烈地起伏著,回想著這一路走來的艱辛。

堅決!

傲爽發現自己必須堅決一些,因為面對著大風雲界,他甚至也生出了一絲動搖之心。

回想起那一道道盤坐在古路兩側的身影,傲爽的神色中也是不禁一陣唏噓,從最開始的亦凡,直到後來的傲鵬,再到後面的那些人,可以說個個都是天驕鳳楚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