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屠,這個人,你可是吃不了的。」一個聲音忽然響起,雷克頓和這怪物都是一愣。 雷克頓與那怪物同時停手,只見一陣惡風吹動,一個瘦削的身影緩緩地浮現在風中。

這人身穿黑袍,面容枯瘦,如同刀削斧鑿一般。雷克頓一看到此人,就覺得有些眼熟,猛然回想起來,自己來須彌山的路上,就在客棧之中遇到過一個神秘的白衣書生,此人就是那白衣書生的護衛之一。

這瘦削的黑袍男子看著那怪物,說道:「老屠,你的對手可是威名赫赫的妖族新大聖,你還未必是他的對手。」

那怪物惡狠狠地說道:「老屠我不管他妖族大聖不大聖的!搶了我的晚飯,我老屠就要把他做成肉醬!」

說著這個怪物猛然躍起,跳向雷克頓,巨大的身軀如同山嶽一般壓了下來。雷克頓目光一凝,正準備祭出霸鋼刃來。

只見那黑袍男子猛然厲喝道:「老屠,住手!教主的話你也不聽了嗎?」

那怪物一愣,這才身形一滯,停了下來,不甘心地盯著雷克頓。

「雷大聖。」那瘦削黑袍男子看著雷克頓道,「介紹一下,這位是我幽冥六道之一的畜生道屠諸南,而我是地獄道的黃泉。我家教主大人很欣賞你,故而讓我來幫忙。」

「哦?」雷克頓忽然笑道,「原來是幽冥教主手下幽冥六道之中的畜生道和地獄道之主,本妖王倒是見識少了。」

那地獄道黃泉緩緩地說道:「雷大聖,如果老屠有所得罪,黃泉我代他請過,今日之事,便此作罷如何?」

一旁的畜生道屠諸南喊道:「黃泉!老屠的事情要你來管嗎?」

黃泉狠狠地瞪了屠諸南一眼,口中念叨了兩句聽不太懂的話,那屠諸南聽了,卻是有些驚訝,然後恨恨地閉嘴了。

「饒過他可以。」雷克頓答道,「不過本妖王相當看不慣這餓鬼道的行事,如果他日後再敢胡亂吃人,擾亂凡間,休怪我不留情面了!」

黃泉說道:「自然,我家教主疏於管教,倒是讓這畜生惹出了禍事來。日後定然不會再發生同樣的事情了。」



那屠諸南也只能把怒火憋在心裡。他在幽冥六道之中排行最末,自然不敢違抗黃泉的命令,黃泉可是在幽冥教主手下得寵的第三道。

雷克頓看著屠諸南,他有十足的信心能擊殺這個屠諸南,就算他一身肥肉厲害,自己的霸鋼刃可不是開玩笑的。只有這個地獄道的黃泉,讓雷克頓有些看不穿深淺。

「黃泉!」

一聲厲喝又傳了過來!

三人都是眉頭一皺,不知道是誰又到來了。

雷克頓扭頭一看,只見天上一朵祥雲落下。一個挺拔的身姿飄然落下,此人面如冠玉,青絲挽髻,劍眉星目,頭戴三山飛鳳冠,身穿蜀錦鵝黃袍,人間顯聖稱二郎,三界聞名號真君!

「楊戩?」黃泉和屠諸南都是有些驚訝,沒想到在這裡碰到了楊戩此人。

二郎真君楊戩居然也到須彌山了?雷克頓暗暗尋思,楊戩到此,多半是來幫助玉帝一方的,傳聞楊戩和玉帝只見還有些親戚關係。不過楊戩封神時代過後,一直深居簡出,很少離開灌江口,一旦他也出面了,肯定不是單純地為了幫助玉帝。

楊戩按下雲頭,落到雷克頓身邊,說道:「雷克頓,好久不見了。沒想到你現在居然已經有了不弱於我的實力了。」


雷克頓哂然道:「真君過獎了。」

情動99次:護妻狂魔,慢點寵 ,說道:「地獄道和畜生道都來了,看來幽冥六道也都和幽冥教主一起出現了。妃御天在哪裡?」

「你找妃御天?」黃泉笑道,「果然,妃御天說她一旦離開幽冥界,你楊戩肯定和跟屁蟲一樣追上來。」

楊戩面色不變,說道:「看來妃御天是真的來了,你告訴她,本真君遲早會與她清算舊賬的。」

黃泉答道:「真君的話,我記下了,一定轉達。老屠,我們走!」

說完黃泉捲起一陣惡風,帶著屠諸南就飛離了小鎮。

雷克頓也不追趕,既然是幽冥教主出面打壓了屠諸南,以後這屠諸南自然就不會到處吃人了。他走到一旁,扶起來被嚇暈過去的夥計,用法力將其喚醒。

這夥計渾身一顫,醒轉過來,看著雷克頓,顫顫巍巍地問道:「我……我這是在黃泉路上了嗎?」

雷克頓笑道:「沒有,你還活著,活得好好的。我答應你的事情,幫你解決吃人妖魔,已經完成了。以後這附近再也沒有吃人的妖魔了,你可以好好地經營你的酒家了。」

神醫重生:撩個世子來種田 ,施展法力,直接把破碎的酒家給恢復了原樣。

那夥計頓時大喜過望,激動得說不出話來了。他正要感謝雷克頓,卻發現雷克頓已經不見蹤影了,夥計趕緊捏捏自己的臉,懷疑自己是不是在做夢。

話說雷克頓和楊戩,早已經飛離了小鎮。

「我說二郎真君,你也來趟兩大天庭的這灘渾水?」雷克頓一邊飛著一邊問道。

楊戩搖搖頭道:「我對於幫助玉帝沒有什麼興趣,更不會去幫助紫微這個叛逆。我來此,是為了找一個老仇人的,我也不瞞你,此人便是那幽冥六道之一的天道妃御天。」

雷克頓點點頭,這些老牌神仙,誰沒有幾個仇家。幽冥教主手下的幽冥六道,據說都是在三界中犯過大事的人,自然是仇家遍地了。

「不過你怎麼會到這個鎮子來的?」雷克頓問道。

楊戩解釋道:「我聽聞這附近有吃人的妖魔,便想到此妖魔多半就是那幽冥六道之一的畜生道了。」

「哦?」

「可能你並不清楚,那個畜生道屠諸南來歷相當奇特。他千世之前,乃是一個窮凶極惡的屠戶,後來被閻王誤判,懲罰他當一千世的畜生,被人屠宰,償還罪責。這人也是可憐,錯遭累世受難,終於在最後一世的時候,被幽冥教主所救下。但是他之前的九百九十九世帶來的怨念太深,便以畜生之體,反過來不停地吃人報復。」

「這傢伙不知道修鍊了什麼邪門功法,只要不停地吃人,就能不停地變強,修為居然到達了天境,成為幽冥教主手下的畜生道。」

雷克頓聽了,嘆息一聲,一個人九百九十九世當畜生被人屠宰,這等怨念幾乎無法解脫,難怪成了吃人的妖魔。

「那幽冥六道其他的幾人呢?」雷克頓又問道。自己還不太了解這次的對手,所以還是先問一下,知己知彼。

楊戩說道:「幽冥六道一共六人,分別是天道妃御天、修羅道修天、地獄道黃泉、畜生道屠諸南、餓鬼道魔吞,以及最為神秘的人道,這個人道到底是誰,三界之中壓根就沒有幾個人知道。」

「幽冥六道的實力都相當強悍。剛才你遇到的畜生道屠諸南,只不過是六道之中墊底的,那個黃泉的實力與我差不多,在幽冥六道之中旁行第四。此外餓鬼道魔吞排行第五,天道妃御天排行第三,修羅道修天第二,修天應該是天境八重天的修為。」

「人道的那個傢伙據說是排行第一,但是到底有多強,我也不清楚。」

楊戩這麼一說,雷克頓沉重地點點頭,幽冥六道果然實力非凡,這次的敵人非常強大。而且幽冥教主更是准聖人級別的超級強者,強大到不可思議的地步。

兩人不多時,便已經來到了封天城城郊的區域內。

雷克頓放眼望去,只見自己居住的地方外面,居然有五千妖兵整齊地排列著。這五千妖兵正是自己鳴沙山的妖兵,此時雷二正坐在院子的大門外等候著。

「我先走了。」楊戩別了雷克頓,自己先去找地方歇腳了。

雷克頓按下雲頭,雷二趕緊跑過來,行禮道:「報告大王!大軍隨時待命!」

「嗯,你先帶著弟兄們在這城郊安營紮寨吧,等其他幾位妖王的大軍到來再說。」雷克頓下令道。

「是!」

當即雷二帶著五千妖兵,在這城郊找了一個空地駐紮下來。

隨後妖族的其他幾位大聖,也帶著妖兵紛紛趕到了。牛魔王、鵬魔王、蛟魔王、通風大聖、移山大聖、驅神大聖,幾位妖王的妖兵匯聚一起,足足有十萬之眾。這次為了對付紫微大帝,他們都是下了狠心的。

「八弟!」

「哈哈,八弟,聽說你一來就給了紫微一個下馬威?」

「咱們的八弟越來越強了,看來已經超過我了啊。」驅神大聖感慨著說道。

雷克頓笑道:「六哥,就算我法力能超過你,長相和魅力上還是差得遠啊。」驅神大聖嘿嘿一笑,他還真不在乎實力這種東西,反正他最大的愛好就是泡妞,修鍊什麼的可不是他的愛好。

幾位妖王匯聚封天城的消息,很快地傳開了去。

三界的人都相當好奇,怎麼妖族的幾位大佬,忽然就站出來支持玉帝了呢?這倒是讓人有些摸不著頭腦。不過也有消息靈通的人說了,妖族之所以站在玉帝這一邊,和玉帝本身沒有關係,而是妖族大聖和紫微大帝之間的仇恨。

一時間所有人的目光都關注著妖族的幾位大聖和紫微大帝。本身這次雙天庭之爭,是屬於玉帝和幽冥教主的,但是兩位幕後老大都不肯輕易出面,局面漸漸地變成了紫微大帝和妖族大聖之間的鬥爭了。 「妖王們都來了?」

玉帝淡然地問了一句,一旁身姿婀娜的雨使欠身答道:「陛下,妖族八大聖都已經到了。大約有十萬妖兵正駐紮在封天城的城郊。還有,楊戩也忽然來了,不過並沒有帶上他的三千草頭神和眉山六聖。」

「楊戩?」玉帝微微一笑,「這小子多半是因為天道妃御天來的,不過只要他的師父還在,我們就不用管他。」

玉帝正在下棋,棋盤上黑白分明。坐在玉帝對面的,是一個慈眉善目的和尚,正是燃燈佛祖。

燃燈佛祖看著玉帝,笑道:「陛下果然好手段。有妖族八大聖在前面擋著,幽冥教主只怕也難以窺探陛下的虛實了。這下看來,陛下是不需要我佛教的援助了吧?」

玉帝只是笑了笑,心頭暗罵燃燈,這個老狐狸,分明就是不想消耗佛教的戰力,所以找了這麼一個借口讓玉帝不好求助。

當然了,玉帝手下肯定是有沒有顯露出來的實力的,不然也不會安穩地在天帝位置上坐了這麼多年。不過玉帝一向認為,能夠不用自己人的時候,就盡量隱藏力量,在諸多勢力之間玩平衡,這才是一代帝王應有的風格。

燃燈佛祖又說道:「紫微大帝和妖族大聖之間,肯定是一場生死斗。妖族大聖雖然難對付,但是有了幽冥教主的幫助,紫微大帝也不容小覷。」

玉帝嘆息道:「本帝何嘗不知,不過妖族大聖若是輸了,本帝也就沒轍了。」

裝,你繼續裝,燃燈也在心頭暗罵,就連他這個合作者,都不清楚玉帝到底隱藏了多少實力。他一直試著去窺探,但是玉帝隱藏得實在是太深了。

一旁的雨使忽然說道:「陛下,佛祖,叛逆紫微那邊已經出動了大軍,看來雙方的戰鬥不日就要開始了。」

「是嗎?那本帝就給這場戰鬥,添點料子如何?」玉帝一邊說著,一邊落下了一顆棋子。

這棋子落得相當之怪,居然將玉帝的一手優勢全部放棄,反而給了燃燈佛祖反撲的機會。但是如果仔細去看,一旦燃燈禁不住誘惑反撲,只怕又要落入玉帝的陷阱之中了。

棋路,相當兇險。

封天城頭。

妖族大聖們個個身穿戰袍,威風凜凜,手持兵刃,佇立在城頭之上。

「沒想到啊,玉帝居然玩了這麼一手陰招!」牛魔王的聲音沉重而又蘊含著怒氣。

通風大聖輕撫白須,說道:「玉帝這一招,是把我們和紫微強行逼上了絕路啊。看來這封天城一戰,已經從玉帝和幽冥教主的對抗,徹底變成了我們妖族大聖與紫微的對抗。」

雷克頓也覺得相當無奈。就在昨天夜裡,玉帝居然暗中下令,讓整個封天城的所有天兵天將全部撤退,一個也不留,把偌大的封天城留給了妖族大聖們,讓他們來對抗紫微的北極軍。

但是妖族大聖們知道這件事情的時候已經晚了。現在妖族大聖們騎虎難下,如果撤退等於這一趟白來了,但是如果不退,等於他們自己要對抗紫微大帝了。

「不管了,就算沒有玉帝的那些廢物手下,難不成咱們妖族大聖還會怕了紫微那傢伙不成?」移山大聖石鐵獅握著他那柄巨大的九龍刀,相當豪氣地說道,「就是干,干出一片天!」

「我說四哥啊,這次紫微可是有幽冥教主幫忙的。」一旁的驅神大聖說道,「幽冥六道都來了,他們可是相當厲害的傢伙。」

「再厲害的傢伙,本妖王的九龍刀一樣把他們砍成兩段!」

幾位妖王在城頭上等待著,只見遠方一片黑壓壓的大軍如雲般緩緩地滾來。

墨雲壓城城欲摧,甲光向日金鱗開。角聲滿天秋色里,塞上燕脂凝夜紫。

大軍壓境,整個天地間一片靜謐。雷克頓的目光盯著遠處的大軍,身穿著的黑色長袍迎著風獵獵作響。

足足有十萬之多的北極軍,在擂鼓聲之中來到了封天城之外。軍號嘹亮,吼聲震天,北極軍乃是百戰精兵,絕不是天庭的天兵天將可以比擬的。

北極軍之中,緩緩地分開一條路來,新南斗星君腳踏仙雲,飛了出來,大喊道:「封天城的妖王們,紫微陛下特派大軍前來,爾等還不速速投降受死?」


話音剛剛落下,新南斗星君就感覺自己眼前一黑,一個身影如同鬼魅一般出現在了身前!

「很遺憾,本妖王平生最討厭的就是廢話的人了。上次饒了你的性命,但是你不珍惜,本妖王不介意取走你的性命。」雷克頓伸出一隻大手,直接揪住了新南斗星君的衣襟。

新南斗星君嚇得差點沒尿褲子!

靠,這個煞星,居然用風遁直接飛過來了。新南斗星君和雷克頓交過手,知道雷克頓的可怕,他本身不是弱者,但是正面對抗雷克頓,他一點勇氣都沒有。如果有足夠強大的人正面對抗雷克頓,他還可以從旁偷襲,但是要和雷克頓對上,他連半分保命的能力都沒有。

雷克頓揪著新南斗星君,如同拎小雞一般。整個十萬北極軍,都被雷克頓一個人給硬生生震懾住了!

寂靜,新南斗星君咽了一口唾沫,半句話也不敢說。


「好大的威風啊。」忽然有拍手的聲音傳來,這拍手聲在寂靜的戰場上顯得分外刺耳,「不愧是大名鼎鼎的妖族新大聖,我看整個妖族大聖之中,雷大聖你絕對可以排進前四了。」

這是一個女子的聲音,如同天籟一般動聽悅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