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在他舉起木牌后沒多久,立刻引起了一陣小範圍內的搔動。

「什麼,這傢伙沒搞錯吧,增加鋒利效果兩成的基礎鋒利銘符,是精良級銘符了吧,他竟然只賣1500點。」

幾個弟子很快湊了上來。

「這位師兄,你的銘符給我看看,如果是真的,我要了。」


「你急什麼,我先到的,師兄,你的銘符我買了。」

「滾開,這銘符我要了。」

唐玄揮了揮手,用嘶啞的聲音道:「不要亂,一個一個來。」

他從懷裡摸出了一張銘符,展示在大家面前。

一看到那張銘符,眾人大失所望,有人乾脆大罵出聲。

「你騙鬼啊,這麼張破紙你賣1500貢獻點。」

「在灰市上騙人,你想被趕出去嗎?」

唐玄早就預料到這種場面,他冷冷道:「說騙人的可以走了,我這銘符只賣識貨的。」

; (努力求票,保持每天三更)

唐玄冷漠的聲音說出口,有幾個弟子罵罵咧咧的走開了。

但還有不少弟子留了下來。

人就是這樣,你態度越強硬,他們反而開始疑惑,騙子有幾個敢這樣強硬的,而且這裡畢竟是宗門灰市,一旦買傢伙被發現,曝光出來,就是身敗名裂的下場,以後都沒有資格再參加灰市。

等待了一會,一個身材魁梧的身影上前來,渾厚的聲音從斗篷下發出:「你這銘符我買了可以當場試驗嗎?」

唐玄淡淡道:「當然可以。」

「好,我買一張,若是沒有達到你說的效果,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那渾厚聲音冷笑了兩下,反手拿出了自己的銘牌。

唐玄也是如此,兩塊銘牌有一個嵌口對接到一起,魁梧弟子劃出了1500貢獻點。

唐玄看了看,確認已經收到,也不多說什麼,將一張銘符遞給那個魁梧弟子。

魁梧弟子並未離開,而是從後背抽出一把半尺寬的厚背大刀,刀光凌冽,透著深深的殺伐氣息,明顯就是一把極品好刀。

這下子圍觀的弟子更加不願走了。

那魁梧弟子將唐玄的銘符貼到刀刃上,銘符上光芒流轉,那些銘紋線條很快隱去,魁梧弟子扔掉廢棄的符紙,輕輕的揮動了一下經過銘符加持的後輩大刀,一股鋒利的氣息幾乎破刀而出。

「快試試,快試試刀的效果。」有人催促道。

「急你個鳥!」魁梧弟子喝罵了一聲,不慌不忙的走到一旁,沒有動用真氣,對著一塊山石劈去。

噗!

厚背大刀深深的嵌入山石中。

「咦!」

魁梧弟子發出略帶驚疑的聲音,揮動大刀,連劈數下,厚背大刀將那塊山石斬成了兩半。

「哈哈,我的刀威力果然增加了兩成以上。」魁梧弟子興奮的低吼起來。

「你還有沒有這種銘符,我都要了。」魁梧弟子衝到唐玄面前。


其他弟子同樣聽到了魁梧弟子的聲音,確認了銘符的作用,都激動起來,精良級的銘符啊,只賣1500貢獻點,這簡直就是天上掉餡餅的好事。

「我要,我要。」

「給我一張!」

「喂,你都已經有了,還來和我們搶!」有弟子對魁梧弟子嚷道。

「不服嗎,老子有貢獻點,願意買多少你管得著。」魁梧弟子明顯也是橫慣的,身體微微一震,一股凝重如山的氣息就散發出來,實力至少是靈脈境六重以上。

「每個人限買一張,我也沒有多少。」唐玄開口了。

「你有多少,都賣我得了。」魁梧弟子連忙道。

唐玄搖搖頭,他要做的是長久生意,淡淡道:「看在你第一個買的份上,多賣你一張。」

在灰市,想強買是不可能的,魁梧弟子略有些失望的答應下來。

接下來,便是眾弟子搶購了。

很快,唐玄拿出的十二張銘符都被一搶而空。

不少弟子當場試驗,效果令人滿意。

唐玄的銘符出奇的穩定,也許和他的靈魂力強大有關,所以製作出的銘符都是精良級的。

賣完十二張后,唐玄立刻就不賣了,雖然他還有二十多張銘符,但一次姓出手太多,就太引人矚目了,事實上,即便唐玄只賣十二張,他都能感覺不少目光在他身上打轉,如芒在背。

這是沒辦法的事,他的貢獻點太好賺了,短短時間就賺了一萬八千點貢獻點。

心中冷笑一聲,沒有理會那些目光,唐玄在灰市內逛起來,他現在有了貢獻點,腰板就硬挺了,也能看看有沒有他需要的東西。

「下品高級靈草血心果!5000貢獻點。」

「白階高級身法《神行百變》,8000貢獻點,可換同階武技。」

「極品金絲軟甲,可抵擋六重境以下武者三成攻擊,6500貢獻點,可換白階高級武學。」

……

好東西很多,唐玄發現真要喜歡什麼都買的話,他的一萬八千貢獻點也不經花。

所以他比較謹慎,沒有出手。

「恩,前方人這麼多,賣什麼好東西。」唐玄走過去。

在一塊大石上,一個斗篷青年懶洋洋坐在那裡,手裡拿著一塊牌子:白階頂級功法《九陽真解》殘篇,15000貢獻點。」

什麼,竟然賣白階頂級功法。

要知道,在外門的藏經閣里,也沒有白階頂級秘籍,這種秘籍對外門弟子來說,還太高端了,領悟起來困難無比,還不如一步步腳踏實地的好。

說是這麼說,白階頂級秘籍就是白階頂級秘籍,要是有希望得到,誰不想要。

尤其是一些外門頂尖弟子,心高氣傲,即使白階頂級功法也不認為自己沒有一點領悟的希望。

不過這斗篷青年牌子也寫了,是白階頂級功法殘篇。

殘篇就是有殘缺,這就導致價值大跌了。

15000點貢獻點不是小數目,足以買到一本很好的白階高級功法了。

不少人開口詢問,那斗篷青年憊懶的聲音傳來:「我再說一遍,這《九陽真解》是我在一個古墓里得到的,一共九轉,后三轉已經殘缺了很多文字,不過即使是前六轉,也足以媲美白階高級功法了,這本秘籍前期修鍊緩慢,每修鍊一轉,它吸收轉化真氣的速度就增加一倍,修鍊到六轉,吸收真氣速度就比大部分白階高級功法還要快一籌了,而且九陽真氣渾厚凝練,比同階秘籍威力還要大得多,對陰邪類真氣更是具有強大克製作用,15000點價格公道,童叟無欺,不過也別怪我沒提醒你們,這秘籍比一般白階頂級秘籍還要難修鍊,要不然我就自己留著練了。」

吸收真氣速度加快,唐玄目光微微一閃,這倒是十分適合他,他因為天賦問題,吸收真氣速度比常人慢不少。

至於領悟秘籍,他對自己有絕對自信。

想到此,他深吸了一口氣,上前一步,對斗篷青年道:「15000點吧,我買了。」

周圍圍觀之人都搔動起來。

想不到還真有人買,秘籍好是好,可要是花了15000點練不成,那就是白白浪費了這麼多貢獻點,貢獻點就是資源,損失了15000點,足以讓外門精英弟子都淪落為普通弟子。

「你真要買?」斗篷青年的憊懶聲音都淡了一些。

唐玄點點頭,取出宗門銘牌。

「好,貨賣識家,兄弟,夠膽量!」斗篷青年跳下大石,取出了宗門銘牌和一本看去極為殘舊的秘籍。

「你先驗驗貨。」斗篷青年將秘籍拋到唐玄手裡。

唐玄翻了一下,確實前面雖然字跡有些模糊,但還完整,最後三轉的內容就有不少已經看不見了。

他沒有說什麼,拿過對方的銘牌和自己的銘牌對接……

「慢著!這秘籍我要了」

人群忽然分開,走進來一個骨架粗大,霸氣無比的身影。 (書在強推,票也太少了,這周瘋子努力三更,請給點支持吧!)

「北冥朔!」在場的弟子都驚呼出聲。


這個霸氣的身影,穿著鑲金的黑袍,並沒有用斗篷遮面,就這樣出現在灰市裡。

任誰認出他來,都一點也不意外,堂堂外門第一弟子,用得著藏頭露尾,灰市上又有誰敢覬覦他。

斗篷下,唐玄的臉色微變。

人的名,樹的影,他沒有見過北冥朔,但一見此人就能看出對方霸道強橫,容不得別人忤逆的姓格。

當然,讓他退縮是不可能的,武者都有一顆強硬不屈的武道之心,唐玄聲音微冷道:「這秘籍是我先要了。」

北冥朔看都不看他一眼,直接對那個賣秘籍的斗篷青年道:「給我一個面子,這秘籍我北冥朔要了。」

「呵呵!」斗篷青年笑了笑,聲音依然懶散:「不好意思,北冥兄,你來晚了,我已經達成了交易,秘籍歸這位朋友了。」

說著,他將秘籍放到唐玄手裡,略帶一絲玩味道:「朋友,這秘籍你還敢要嗎?」

唐玄沒有說話,用行動表明了態度,一把抓過秘籍放進懷裡,同時將銘牌內的15000貢獻點快速的劃到對方銘牌上。

北冥朔的目光漸漸的陰冷,這兩人竟然把他的話當做耳旁風。

「好傢夥,這兩人吃了雄心豹子膽,連北冥朔的面子都不賣!」

「雖然灰市都遮臉,但北冥朔要是發起飆來,當場動手也不是沒有可能。」

「咱們趕緊站遠點,免得被波及。」

「嘿嘿,買不到秘籍看看好戲也不錯。」

四周的人低聲議論著,散開一些,又並不走遠,靜觀事態發展。

「東西賣完,走人,朋友,你走不走?」斗篷青年將牌子扔到地上,拍了拍手,朝唐玄道。

「正好,我也逛完了。」唐玄沒有拒絕斗篷青年的邀請。

出乎所有人意料,北冥朔並沒有發飆,而是看著兩個人離開了。

眯了眯眼,北冥朔往峽谷內走去,四周的人群中,幾個人靠近過來。

「堂主,就這麼放那兩個傢伙離開,你面子往哪裡擱。」一個帶著斗篷的黑衣青年沉聲道。

「堂主,只要你一句話,我現在就攔住那兩個傢伙,幫你把秘籍搶過來嗎。」又一身材略矮的青年冷聲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