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側正好是懸崖,我趁着狼眼男只顧了疼痛,還沒來得招架,一腳對着狼眼男踹過去,狼眼男身子一歪,摔到山崖邊上。我想着再加把力氣,將他踹下山崖,但那傢伙也不是吃素的,竟然一把抓住我的腳踝,然後用力一扯。

我站立不穩,身子摔下山崖。我眼睛一閉,身子輕的就像鳥兒一樣的飛翔感,可惜方向並不是飛向天空,而是飛奔地獄!

就在我以爲自己死定了的時候,身體下衝的感覺突然滯待,感覺被什麼給掛住了般的感覺。我趕緊睜眼,發現自己正好掉到一棵老樹上。就在我慶幸自己命大時,上方“呼”地一聲,傳來一股惡風聲,我嚇得急忙擡頭,就看到一個人也從山崖上掉下來。

只是他沒我幸運,我掉在樹頭,被衆多交錯的樹枝擋住了墜落,而那個傢伙砸折了一根樹枝,還是摔到山谷下面。

我心裏一抖,覺得那個傢伙才真是死定了。然而等我費了一把力氣下到山谷裏的時候,卻看到狼眼男躺在亂石堆裏,人還是有反應的。

我開始並不打算救他。狠心走了一段路,但眼前總是浮現那個狼眼男一點點死去的慘狀,最後還是不忍了,找回去揹着他,去找避雨的山洞。

算是好運,在我被大雨淋的感覺要凍死的時候,我終於找到一個山洞。那個山洞還挺寬敞,並不像一般的山洞一樣,這個山洞像是有人在這裏生活過。

我將狼眼男放下,在山洞裏找能生火的東西。現在我的一雙眼睛,在黑暗裏也能視如白晝。我很快就發現這個山洞裏真的住過人。只不過那人已經死了!只剩下一堆骷髏骨。

另外,那個骷髏骨的死態倒不像是橫死在這裏,比較像壽終正寢。因爲即使只剩下骨架,我還是能看得出那人死的時候是打坐而死。我腦海靈光一閃,覺得這骨骸搞不好是躲在深山修道的人。

不管死的是什麼人?死者爲大,我恭恭敬敬地對着骨骸磕了三個響頭。在心裏對着骨骸說,“我是落難之人,打擾您修行,請別責怪!雖然不知道您老人家是誰?但相遇就是緣分,等天晴了,我會將您的骨骸安葬,讓您入土爲安。也煩請您老人家在天之靈保佑我,化險爲夷,早日回家!”

說也奇怪,等我磕完頭後,竟然身邊閃過一個影子。 佳妻有約 不過是一瞬間的感覺,我定睛一瞧的時候,那感覺就散了。我就覺得自己是眼花了,我的眼睛能看到那些鬼魂啊之類的,要是有鬼,早就看到了。

這時候的我渾身發抖,冷的骨頭嘎嘎響。那個狼眼男也好不到哪裏去,人都瑟縮成一團了。

我不再怠慢,趕緊找能生火的東西。

這夜再難熬,還是熬了過去。等第二天天亮,雨水也早停了。

我說到做到,趁着山坡上泥土鬆軟,用魚骨劍挖了個坑,準備將山洞裏那副骨骸埋了。等我挖好坑,回山洞搬那副骨骸之時,發現骨骸下面藏着一個木匣子。

我打小生在山裏,根本沒有金錢意識。根本不在乎那木匣子裏放着什麼,只想着這一定是那個死人最寶貝的東西,既然我埋他,那麼將他最寶貝的東西也一併埋了吧!這樣,我就將木匣子和那骨骸一起安葬再豎了塊木牌,上面刻了“無名前輩之墓”。

這次我回到山洞後,真是給嚇了一跳。不是別的,昨天晚上都沒看見鬼,現在大白天的見鬼了!

一個尖嘴猴腮,目光狡黠的青衣老道就端坐在骨骸那位置,對着我詭異的笑着。這個青衣老道說是老道,也就是衣着打扮像罷了,身上可沒一丁點兒道士的仙風道骨,相反還有種猥瑣感。

我心懷坦蕩,自覺沒褻瀆亡靈,就恭敬地對那個青衣老道說,“老人家,我是落難到了此處,打擾您安寧,請海涵!您要是還有什麼遺願未了,可以告訴我,我能幫的一定幫!”

那個青衣老道嘿嘿一陣冷笑,那笑聲滲人,我的骨頭都冰了!

我心底發寒,問那個青衣老道在笑什麼?他說笑你傻人有傻福,你要是個貪財之人,剛纔動了那個木匣子,這會兒早就被毒箭穿身而死了!

我一聽,一陣後怕,差點對那個青衣老道飆了髒話,這個老傢伙,人家好心幫他安葬,他還留了這樣的毒手,真特麼太黑心,太缺德了!早知道這樣,我當時就不給埋了他!

那個青衣老道也瞧出我對他不滿,還挺有理似的,說早就看清這世道,人還不如畜生。

我白了他一眼,反問他,“那你就不要跟我說話,跟畜生說去!”

那青衣老道桀桀怪笑,問我這樣對他說話,就不怕他對我下毒手嗎?

我滿眼鄙夷不以爲然的說,“反正我命中帶克,註定要死的。怕你做什麼?再說了,你要是害了我,我死了也變成鬼,到時候和你一樣,那時候有債不妨好好算算,誰怕誰啊?”

青衣老道笑得更歡,說我這脾氣,他喜歡!還說,他好不容易等來我這個有緣人,我先已經對他磕了三個響頭,就算是行過拜師禮,要我當他的徒弟!

我說你想得美,我可不要拜這樣心腸歹毒的鬼當師父,這樣學了本事也都是害人的!

青衣老道臉一板,反問我,“誰告訴你,我是鬼的?”說完,他身形一閃,風似的到了我面前,那枯樹皮似的手一把抓住我的手腕,那手冰冷冰冷的,不是鬼騙誰?

我以爲青衣老道要害我,本能的揮起魚骨劍,對着他刺過去,他輕巧的一閃,躲了過去,下一刻揮掌對着我的頭頂劈過去。

《陰差冥女》最新章節由雲起書院首發,最新最火最快網絡小說首發地!(本站提供:傳統翻頁、瀑布閱讀兩種模式,可在設置中選擇) 聞言,之前那些挑戰墨九狸和帝溟寒的人,紛紛跳上了擂台,眾人一看,幾乎都是學院的老弟子,很多都是宗政派的長老級別人物,看起來這對小夫妻新生,今天是必死無疑了……

墨九狸和帝溟寒看了眼對面的二十多個弟子,墨九狸對著身邊的韓老輕聲道:「韓老,去下面等我們!」

「主子,他們……」韓瑜聞言一愣的說道。

「放心吧,這些人不足為懼!」墨九狸淡淡的說道。

韓瑜看了眼對面的人,然後跳下了擂台!

墨九狸看著還站在擂台上的宗政雲天和韓小茜幾人問道:「怎麼?你們幾個也想一起?我不介意多幾隻的!」

「哼……你好不配本少主出手,我到下面看著你們夫妻怎麼被玩死!你們都給我聽好了,把他們給我往死里玩,誰玩的最恨,我重重有賞!」宗政雲天看著身邊的人說道。

「放心吧幫主,我們絕對不會讓你失望的!」其餘人紛紛說道。

宗政雲天對著墨九狸和帝溟寒比了個中指,然後帶著韓小茜幾人躍下擂台,到了擂台最近的觀看席,立即有人拿出椅子給宗政雲天坐下……

「既然都是來挑戰我們的,我們夫妻打架可不是免費的,如果你們贏了,想怎麼隨便,如果我們贏了,那麼你們的積分你們的住處全部歸我們,你們可敢賭?」墨九狸看著對面四十多個人問道。

「哈哈哈哈……真是異想天開,我們根本不會輸你就死心吧!」為首的一人聞言大笑的說道。

「這麼有信心,那是敢賭了?」墨九狸挑眉問道。

「好,我們跟你們賭了,如果我們輸了,我們的一切都是你們的!包括幾分和住處等等,全部都是你們的,不過你們放心,你們兩個沒有機會的!」對面的人聞言對視一眼最後看著墨九狸和帝溟寒直接說道。

「很好,開始吧!」墨九狸聞言勾唇一笑道。

「開始!」對方也齊聲的說道。

隨著雙方一聲開始落下,擂台邊緣閃過一道華光,接著一道透明的結界,籠罩在整個擂台上,擂台頂部一個高台上面作者三個老者,為首的一人大聲的說道:「擂台挑戰開啟,生死擂台,一方全部隕落,擂台開啟,否則擂台將不會開啟!」

老者的聲音落下,對面的四十多個男子,紛紛將墨九狸和帝溟寒圍在了中間,墨九狸和帝溟寒兩個人背對背,絲毫沒有把對方看在眼裡……

「狸兒,我來還是你來?」帝溟寒故意問道。

「嗯,不如我們一起,你來收割,我來下藥!」墨九狸聞言勾唇一笑道。

「好的!」帝溟寒聞言笑著道。

「你們還不動手么?再不動手可就沒有機會了哦!」墨九狸看著圍著他們卻沒動手的四十多個人說道。

對方聞言怒,手裡的靈力紛紛朝著墨九狸和帝溟寒丟過去,瞬間整個擂台上面各色靈力飛舞,煞是好看,只是奇怪的是,那麼多的靈力丟出去,竟然一點聲音都沒有…… 我以爲那青衣老道要對我下死手,嚇得急忙閃躲,但身子就像是被釘住一樣,動彈不得。

好在那個青衣老道並沒有打中我的頭,而是高喝一句,“太上令敕,攝!”

之後在我的錯愕中,那個青衣老道竟然從我的頭頂抓了一個全身透明的東西,那形態看上去像個嬰兒,還會動彈。此時被老道像拎蘿蔔一樣的揪着。

我給嚇得夠嗆,不知道那玩意兒啥時候附到我身上的。

青衣老道桀桀的一陣怪笑,像是抓到寶似的對我說,“臭丫頭,你好好謝謝我吧!要不是我幫你抓住這人俑,你被人當成了寄生胎都不知道?”說完唸叨個什麼咒語,那個透明不明體就化成一片粉末消散了。

那青衣老道說的跟他是我的恩人似的,但那是他一廂情願,我可不領情!誰知道那東西是不是他幻化的?我沒好氣的回他一句,“死老頭,說的什麼?聽不懂!”

青衣老道聽見我居然喊他“死老頭”,黑着臉罵我沒大沒小。我連聲冷笑,說這麼叫他還算客氣了!沒喊他死老鬼就不錯了!

青衣老道氣的鬍子都翹起來了,他白着臉瞪我半天,後來卻莫名其妙的笑了,指着我說,“你這個臭脾氣,倒讓我想起一個人!嘿嘿,越想越像!”說着圍着我還轉了兩圈,那笑容越來越猥瑣,嚇得我雞皮疙瘩起的一層又一層的。

我心裏嘟囔,這老傢伙不會是對我有什麼不軌之意了吧?手裏就將魚骨劍準備好了,誰知這個舉動被青衣老道察覺,將魚骨劍一把給我搶了過去,然後讚道,“不錯,不錯,瞧這個魚骨瑩白如玉,至少有四五百年的修爲了。可惜渡劫沒過,要不然精怪裏就有一席之地了!”

我以前還真沒注意過魚骨劍,就知道它辟邪,今天聽青衣老道一說,才發現我的那魚骨劍真是漂亮!

我怕青衣老道相中魚骨劍,急着搶回。那青衣老道滑的就像泥鰍一樣,我每次覺得要抓住他了,但還是被他輕易的躲開。

我對着他吼,“把劍還給我!”

青衣老道卻說,“彆着急,我幫你開開光,以後這寶貝就如虎添翼了!”說完他手裏竟然多了一張黃色的符紙,貼到魚骨劍上之後,無火自燃。等黃符燒完後,那魚骨劍上竟然出現了一道金色的符文。

我驚詫不已之時,青衣老道將魚骨劍丟給我,我順手一接,差點兒沒被魚骨劍燙死,根本沒想到魚骨劍像是被火燒過似的,燙死個人!

這回我也算是知道這個青衣老道是有些本事的了!只是分不清他到底是好人還是壞人,我想着還是趕緊離開這裏爲妙。伸手想將狼眼男背起來,帶他離開。

可青衣老道攔住我,說他剛纔瞧見狼眼男面相奇特,要好好瞧瞧。我大罵他,“死老頭,你別禍害一個半死的人!”可是我想保護狼眼男,真心能力不夠,那青衣老道臉色冷峻的一按我的肩膀,我就覺得被千斤墜壓住似的,身子一歪,一屁股坐地上了。

那青衣老道得逞了,將狼眼男拖到一邊兒的地上,然後開始摸骨。等他摸完了,他就像半瘋了一樣,張着雙臂仰天長笑,說什麼終於找到他要找的人,狼眼男纔是他的徒弟!

我也覺得狼眼男和那青衣老道挺般配,一個要當鬼,一個是鬼,這不正合適嗎?那青衣老道認了狼眼男當徒弟,就不爲難我了,我趕緊給老天爺上柱香,謝天謝地!

我跟少了個包袱似的,那青衣老道還嫌棄起我來了,說我人身鬼命,天資愚鈍,要不是有高人幫我借命格,我老早就死了!

我一聽青衣老道連阿嬤幫我換命格的事都知道了,纔有了興趣聽他說話。我說:“你看出我被換了貓命格了嗎?”

青衣老道說:“你說夢話呢?哪裏有什麼貓命格?”

我說前些天才有個巫婆幫我換命格,不過誤換了貓命格!

青衣老道卻說,“你說我剛纔從你身上拔出的那個妖孽嗎?那不是命格,是人俑借壽!巫道里的續命邪法!”

我身子一震,根本不敢相信青衣老道說的。

青衣老道見我不信,唸了幾句咒語,將我的命格召喚出來,我一瞧,那烏黑的牌子一樣的命格,竟然還是我自己的那個!

這個認知,讓我的臉立即白了。我腦袋嗡嗡直響,開始有些相信青衣老道的話。要是我的命格和白貓的命格換了的話,那我的命格怎麼會還在呢?這個現實是不是說,幫我換命格的那個阿嬤是假的?被雷劈死的那個鬼阿嬤纔是真的?

這時那個青衣老道繼續說道,“你的命格是黑的,因爲你都是借那些枉死鬼的命格活着,上面纔有穢氣。我看在你還算宅心仁厚,就幫你一把。”說着,青衣老道也不知道觸動了什麼機關,一面石壁上竟然徐徐的打開了一扇石門。

我一聲驚歎,沒想到這裏還有暗室。只是想起這青衣老道心夠黑夠毒,他讓我進去,我可不敢信他,要是他存心將我困死在裏面怎麼辦?

那青衣老道氣得鼻子一歪,對我破口大罵說,“你這樣的短命鬼,我捏死你就跟捏死螞蟻似的?何必費這個周折?”

我仔細想想也是,這青衣老道本事那麼高,要是真想殺死我,我恐怕早死了!這樣,我才磨磨蹭蹭的走進暗室。

那青衣老道對我說,“我那裏邊有的是道家祕籍,其中就有如何篡改命格的祕籍,看你有沒有命找的到?”說完就將暗室門關上,還警告我,他要幫狼眼男用真氣療傷,不讓我打擾他們。

我一瞧這裏面果真有很多道家書籍,只是書裏的字是用古篆體手抄的,我一個字也看不懂。正頭大的時候,那個青衣道士突然又打開了暗室的門,對我說怕我亂翻將他的寶貝翻爛了,就說他幫我挑一本。

可我瞧着他挑了一本又又一本,都猶豫着不想給我的那個勁兒頭,我就知道他後悔了,一定是不想給我了。我心裏臭罵這個老狐狸,不耐煩的對他說,“你要是不想給,直接說,我還不稀罕呢!”說完就往暗室外面走。

青衣老道還在那裏假裝大方呢!說那些高深的東西我看不懂,他給我找本簡單易懂的!說完似乎發現那樣的一本,他隨手翻了翻,嘴角露出一抹奸佞的笑意,然後將書遞給我!

我接過書一看,氣兒馬上就粗了,對青衣老道吼道,“死老頭,你逗我呢?”

《陰差冥女》最新章節由雲起書院首發,最新最火最快網絡小說首發地!(本站提供:傳統翻頁、瀑布閱讀兩種模式,可在設置中選擇) 在外面看著宗政雲天等人,眼神緊緊盯著擂台裡面的墨九狸和帝溟寒。希望看到他們的屍體,快點出現在眼前……

可是,一陣靈力飛舞間,卻讓宗政雲天等人徹底傻眼了,他們看到了什麼,那麼多的靈力打向墨九狸和帝溟寒的時候,他們兩個人的聲音,竟然忽然間消失了,然後那些人把兩個人圍在中間的四十多人,看到目標沒了想要收手已經來不及了……

於是,悲劇發生了,本來他們就是一擊擊斃墨九狸和帝溟寒的,因此都是用了全力的一擊。因此這一招之後,四十多個人中,有十幾個人被自己人誤殺了……

而墨九狸和帝溟寒卻完好無損的站在一邊,笑看著自相殘殺的人們,有些無語道:「你們之間要是有仇恨可以跟我們說啊,我們等會就是了!何必這樣啊,你們是在演戲嗎?」

「啊……我殺了你們!」其中一個黑衣男子,從震驚中回神,看了眼地上其中一具屍體,抬起頭眼神充血的瞪著墨九狸怒吼道。

可惜,他的人還沒過來,就被帝溟寒直接一劍解決了!不僅是他,還有其餘的三十多個人,呆愣之際只看到帝溟寒的身影,猶如一道紅光迅速飛來飛去的……

而帝溟寒的速度雖然很快,但是在他們有些人眼裡,根本不算什麼的,分明可以輕鬆躲過的,卻沒有想到身體忽然不聽使喚,動作緩慢,呆愣之際已經被帝溟寒一劍斃命……

眨眼間,四十多個人,就在帝溟寒的劍下成了亡魂,而這跟著帝溟寒身後,不斷的毀屍滅跡,滅了對方的靈魂,收起了他們的令牌,直接把對方的積分劃到自己和的令牌上面……

頂端的三個老者,微微挑眉的看著擂台裡面輕鬆的墨九狸和帝溟寒,特別是墨九狸那土匪的行為,讓三個老者忍不住抽搐了下嘴角……

「這兩個新生有點兒意思呢!」左邊的黑衣老者忽然笑著說道。

「且,老十三,你怕是看到任何挑釁宗政家族和韓家的人,都覺得順眼吧!你別忘記了他們可是宗政家族和韓家得罪的死死的,連韓瑜都被他們收服了,你覺得宗政家族和韓家會放過他們嗎?我看他們兩個死定了,不過是時間早晚罷了……」中間的白衣老者看著黑衣老者忍不住打擊道。

「可是我覺得這兩個小傢伙,似乎不會是呢!」黑衣老者不以為意的說道。

「不可能,你們兩個是不知道,這三個月學院來的新生裡面,有一千多人都是宗政家族和韓家的殺手,所以他們死定了!」另一個藍衣老者插嘴道。

「要不我們三個賭一把,反正我們好久沒賭了!」黑衣老者聞言想了想說道。

「好,賭就賭,誰怕誰啊!我賭他們兩個活不過三天!」藍衣老者直接說道。

「我也是,賭他們活不過三天!」白衣老者想了想也跟著說道。

「我賭他們兩個不會死!」黑衣老者笑著道。 青衣老道詭笑道,“像你這樣天資愚鈍的人,這本書就夠你學的了!我這是因材施教,要不然你說說,這裏哪一本你能看得懂!”

我一陣泄氣,只能說大實話,別的真看不懂!

無奈之下,我拿着那本封面上寫着《道陵真經》,裏面卻一個字也沒有的無字天書,走出暗室。

本來我見那個狼眼男有青衣老道幫着療傷,也就放心不用管他了,可是我出去轉了幾圈,才發現這個山谷是個絕谷,四處都是懸崖峭壁,就像個山做的大甕似的,那叫一個嚴實,根本就沒有出口。

西游之獅陀崛起 我想盡辦法也出不去,後來也就死心了。只能回到山洞。在山洞裏呆着,雖然總被青衣老道支配着幹活,但是那老傢伙總是能打了獵物回來。頭幾天還不知道從哪裏扛了個三百多斤的大野豬,我歡喜的將野豬肉烤了,香氣四溢,連傷勢仍是很重的狼眼男,也吃的嘴裏流油。

我本來就是無家的人了,呆在哪裏都感覺沒差別。既然我暫時沒辦法離開這裏,時間一長也就認頭了,覺得有吃有喝的,也是個安身立命的地兒,心也就安頓下來了。

那個青衣老道呢?明顯的也不喜歡我,他有時候也抽風似的教給我些道家修煉的口訣和心法,後來因爲我太笨,總是領悟不了,就罵我說他寧願去教一頭豬修道,也不教給我了!

我就罵他,死老頭,你以爲我稀罕你的破心法啊?假裝什麼好心呢?誰還不知你什麼德行?

我將青衣老道罵得急了,他也翻臉。說要收拾我。我根本就不怕死,他怎麼嚇唬我,我都不害怕。後來他也就沒法子了。再後來,我氣大了的時候還耍脾氣呢?

我呆在山洞那麼些天,青衣老道和狼眼男已經習慣吃我做的東西,我要是一賭氣,就不做飯,那青衣老道還得反過來求我,一聲一口“小姑奶奶”的喊着,我才反怒爲笑,哼着歌去收拾老傢伙打回來的那些野物。

這樣罵罵吵吵的,時間一長,感覺反倒融洽起來了,跟一個家似的。只是那個狼眼男基本不湊熱鬧,他慢慢康復以後,除了跟青衣老道學習心法和修行,根本沒什麼話。沒事的時候,他喜歡做木雕。雕刻的小動物,還挺像那麼回事兒的。

我要是高興了,還會忍不住誇他兩句。他呢!只是靜靜地看着我。那張臉上始終保留着油彩,也看不出個表情,我開始不習慣,後來也就隨便了。

我直接將他當啞巴,有時候會將心事以及小時候的一些趣事告訴他。他總默默地聽着。

後來有幾天,青衣老道也不知道死哪兒去了?山洞裏的食物吃光了,我就拉着狼眼男出去找吃的,回來的路上,我累了,耍賴要他揹我,他默默地弓着身子,讓我爬到他的背上。

時間久了,我都開始忘記原本和他是敵人。

直到有一天深夜,我去山谷裏的水潭洗澡,洗到一半的時候,總覺得背後有一雙狼一般的眼睛在貪婪的盯着我,我一激靈打了個冷戰,趕緊回到岸邊慌亂的穿着衣服。沒想到剛穿到一半,就有個人對着我猛地撲了過來,一把按住我,撲在我身上對又咬又啃的。

我掙扎中摸起一塊石頭對着那傢伙狠砸了過去,這才脫身。等我穿戴整齊,纔看清那個傢伙原來是狼眼男。我這才意識到自己真是蠢!狼就是狼,養多久都是喂不熟的狼!

打這天起,我就開始疏離狼眼男,再也不敢對他掉以輕心。

我不搭理他了,狼眼男每天也就不像以前那麼安靜了,總是想接近我,想對我說些什麼的樣子。我則對他怒目而視,揮揮手裏的魚骨劍,警告他再靠近我,我會殺了他!

他這才眼神落寞的低下頭,默默地走開了。

接下來的幾天,他也不知道在哪裏找了塊很漂亮的黑色石頭,就總悶在一個地方,打磨雕刻着那塊石頭。後來等他刻完了,我才發現那塊普通的石頭,竟然被他打磨雕刻成了一隻石蝴蝶,當真是漂亮極了!

他將是石蝴蝶送給我,我知道他是在道歉,可根本就不領情。那心情就像被蛇咬過一次,我連扁擔也怕了。

他見我不要,一雙猶如星空璀璨的眼睛黯淡了下去,眼神裏溢出的傷感,讓我有些於心不忍,可是我想起他怎麼對我,對他的怨恨也就抹殺了一切。

我哼了一聲,心想對他太善良了,真就是對我自己的殘忍。

我該幹嘛幹嘛。不理他還是不理他,不過做好食物了,還是會分給他一部分。他吃東西很開心,我也很開心。因爲我正開心的等着他吃完東西后,上吐下瀉的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