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龍皇看來,無論是聶甄還是陳瑄都一樣,都是可惡的人類掠奪屬於它的紫煙神果,如今聶甄是溜之大吉了,但眼前這些人類可不能放過。

地龍皇把一口怨氣,全都出在了陳瑄等人的頭上,不過這也算找對了人,畢竟如果不是陳瑄他們重傷了地龍皇,聶甄又如何漁翁得利呢。

「該死的孽障!」倪簧怒喝一聲,提起仙劍就要朝地龍皇刺去,她估計地龍皇深受重創,實力應該十不存一了才對。

可她沒有想到,地龍皇哪怕只有一成實力,也不是她能對付的。

只見地龍皇一尾巴將倪簧抽飛出去,然後張開血盆大口,直接將陳瑄的上半身咬斷,在口中咀嚼了幾下,吞入腹中。

「陳長老!」元元宗弟子們大急,陳瑄被聶甄重創,尤其是修羅殺氣還在他體內破壞,令陳瑄根本無法再抵擋地龍皇,這才被地龍皇咬碎,命喪黃泉。

吃了陳長老之後,地龍皇還不解恨,把目標又對準了那些元元宗的弟子們。

那些弟子本身就靈力消耗殆盡,又如何是憤怒的地龍皇的對手,被地龍皇一口一個全部嚼碎,頓時現場一片血紅,慘不忍睹。

「唔……」倪簧被地龍皇抽飛,終究因為地龍皇身負重傷,只是把她的肋骨抽斷了,並沒有死。

而等她從暈厥中蘇醒過來的時候,正看到地龍皇一口將最後一名元元宗弟子給嚼碎。

「啊!」倪簧尖叫一聲,這麼血腥的場景給她的刺激實在是太大了,之前還活生生的人,結果一轉眼居然全部死亡,連同自己的師尊也死於非命。

「這畜生究竟是什麼人啊!」倪簧發出憤怒的叫聲,其實到現在,他們都不知道聶甄的真實身份究竟是誰。

因為倪簧的慘叫,地龍皇終於把注意力放到了她這最後一個活口的身上,一步步向倪簧靠近。

如果倪簧是全盛時期,憑藉速度,外加地龍皇身受重傷,還有可能逃去一命,可現在倪簧的肋骨都被地龍皇抽斷,身體動一動都覺得腹部劇痛,冷汗直流,哪裡還有機會逃走。

「該死的孽畜!」倪簧看著就距離自己兩公分的地龍皇,恐懼的全身發抖,因為恐懼導致視線都產生了模糊。

地龍皇朝著倪簧張開了血盆大口,打算將倪簧吞入口中。

倪簧在這生死存亡的關鍵時刻,突然靈台一片清明,當下心中發狠,當場引爆了自己的丹田,打算與地龍皇同歸於盡。

地境六段強者引爆自己的丹田是何等威力,地龍皇如果是正常情況,也許能毫髮無損,但如今的地龍皇早已不如巔峰狀態,外加倪簧是在地龍皇張開嘴巴的時候自爆的,地龍皇哪怕平時防禦力再強悍,也防禦不到口腔內部,被倪簧一個自爆,直接炸飛了頭顱。

堂堂地龍皇、堂堂元元宗長老,外加元元宗天才弟子,全都在這一場戰鬥中身亡隕落,卻平白無故便宜了聶甄。 縱觀全場女生,像朱花花這樣瘋狂的還不少。

尖叫聲此起彼伏,蘇歌感覺自己耳膜都要震破了。

哪裡又會注意到,包裏手機「叮咚」了一聲。

蘇歌滿臉嫌棄的試圖甩掉朱花花的手,試了兩下沒甩掉,她皺了皺眉,這才把目光轉向講台。

剛轉過去就微微愣住。

講台上的男人戴著斯文的黑框眼鏡,身高大概在一米九左右,穿了一件黑襯衣,襯衣領口隨意解了兩顆,深沉中又透出幾分性感,獨特的氣質,給人一種神秘的感覺。

這就是程教授?

蘇歌愕然了一瞬。

她好像終於明白包括朱花花在內的無數女生為什麼這麼瘋狂了。

雖然講台上的男人戴著一向被追求時尚的人視為古板的黑框眼鏡,但男人精緻的五官,黑曜石般璀璨迷人的眼,一點也沒有被擋去光芒。

或者說是擋去了,但絲毫不影響男人斂了一半光芒,仍舊俊美得讓人瘋狂的顏。

萌妻逆襲:隱婚邪少靠邊站 好像漫畫里走出的迷人男教師,就連蘇歌也有些不敢相信,醫科大竟然有這麼年輕的教授?

在醫科大任教不是至少要博士研究生學位嗎?

而修完博士研究生,至少也三十好幾了吧……

這個程教授看起來,根本不到三十歲。

看大家都在吹捧這個教授的顏,蘇歌反而對這個教授沒有太大興趣。

反正他長得再帥也沒有楚亦寒帥。

過度的販賣顏值,實力方面可能就會有所欠缺。

她原以為程教授有驚為天人的實力才來的,如今想想,倒不如去聽孫教授的課。

花痴的話,果然是不能信,不能信啊……

「大家安靜。」

蘇歌剛低下頭準備自己翻翻書,一道低沉渾厚,充滿磁性的聲音響起,蘇歌表情又僵了下。

忍不住抬頭看向台上著裝低調卻星光熠熠的男人。

她突然為自己剛才的想法後悔。

這不叫販賣顏值,這根本叫難以遮擋的顏值吧?

這個教授已經刻意遮擋了自己的顏值,可由於本身實在太好看了實在遮擋不住,怎麼能怪他呢?

蘇歌像是覺得內疚,默默合上書本,認真聽課。

「怎麼樣怎麼樣,來聽程教授的課,不後悔吧?」

課程剛結束,學生們陸續離開教室,朱花花激動地抓著蘇歌的手追問。

「嗯,課講得確實不錯。不過朱花花,你能不能把你的爪子撒開?」

她的手都要被她抓得毀容了好嗎?

「啊……」朱花花低頭看了眼,才發現蘇歌纖細白嫩的胳膊上全是一道道紅色抓痕,她嚇得立馬撒手,「對不起啊小歌,我剛剛太激動了……我請你吃飯吧?你第一天來,應該不知道學校什麼菜最好吃,我帶你去吃咖喱雞飯,分量超足,味道超超超好吃的!」

從初中開始蘇歌就知道,朱花花不僅是個花痴,還是個吃貨。

「我請你,你帶我聽了這麼精彩的一堂課,必須請。」

蘇歌笑著站起身,朱花花立馬挽住她胳膊,「是吧是吧,我就知道,你一定會被程教授折服的,別說是女生,就連男生見了程教授,都一定會被程教授那驚為天人的顏值扳彎。」 卻說元元宗弟子們與地龍皇火拚兩敗俱傷,聶甄漁翁得利。

為了躲開地龍皇的含憤一擊,聶甄一頭鑽進了懸崖峭壁上某個洞窟。

聶甄衝進洞穴后,因為地龍皇在洞穴外攻擊,聶甄直接朝洞穴內沖。

聶甄本打算等地龍皇放棄后,自己再出洞穴,看能不能找機會暗算地龍皇和元元宗的人,只不過他剛要伺機而出的時候,體內的修羅殺氣突然產生了一股悸動。

「洞穴底下有東西?!」聶甄這才發現,而且洞穴底下的東西,就連聶甄的靈識居然都沒有感應得到,若非修羅殺氣有感應,他還以為是個尋常的洞穴呢。

婚然心動:總裁的億萬寵兒 「是什麼東西居然能引起修羅殺氣的共鳴?!」聶甄眯了眯眼睛,暫時放棄了地龍皇和元元宗弟子。

地龍心雖然是他需要的,但還不至於一定要地龍皇的,至於元元宗那些人,長老陳瑄在自己的暗算下,估計是不能活的,至於其他弟子,能逃得了地龍皇的攻擊就可以偷笑了。

能引動修羅殺氣共鳴的,必然不是凡品,甚至很有可能是諸天級別的東西。

聶甄心生疑惑,這個比較次等的世界上,能有什麼諸天級別的東西。

聶甄順著修羅殺氣的指引,一路朝洞穴地底沖,越是往下這股感應就越是強悍。

奔跑了半個時辰,聶甄感覺自己早就超過了地面,正在往地心深處跑了,又過了半個時辰,總算看到了地底。

雙腳接觸到地面的同時,聶甄的修羅殺氣由體內自然釋放出來,聶甄一瞬間就感應到,自己後方不遠處有一股十分強大的碧綠色氣息。

那碧綠色的氣息也感應到了修羅殺氣,頓時向聶甄匯聚而來。

「唔!」

聶甄心頭猛地一震,差點就栽倒在地,那碧綠色氣息,居然光憑氣勢就差點轟爆了自己,如果不是修羅殺氣遇強則強,恐怕自己現在已經在對方的氣勢下被轟成碎片了。

「究竟是什麼級別的東西,居然……」聶甄額頭一陣冷汗,自己還是太大意了,對方無論是什麼東西,能爆發出這等氣勢的,絕對不是一般人,難不成是天神級別的存在,或者是神器降世?

就在聶甄糾結是否要逃的時候,聶甄突然感覺那碧綠色的氣息突然極速收斂,就好像之前的一切是他的錯覺似的。

聶甄一愣,還沒等他反應過來,自己的身體居然不再受自己的控制,莫名其妙被一股力量包裹住,懸浮而起,朝原本碧綠色氣息源頭的方向衝去。

「糟……糟了……」聶甄心中大急,對方是什麼來頭都不知道,自己如今身體被限制,連反抗的機會都沒有。

傲嬌前妻你別跑 過程中聶甄連續催動數次修羅殺氣,可哪怕是修羅殺氣都無法抗衡那股力量,聶甄只有一個解釋,就是對方的修為比起自己強大太多了。

「嘭!」

不知道被挪移了多久,聶甄感覺包裹自己的力量突然一泄,然後自己就重重地摔在了地面上。

聶甄來不及感覺到疼痛,急忙一個翻身躍了起來,然後擺出防禦的姿態。

這時候他才總算釋放出了自己的靈識,但自己如今身處的洞穴卻沒有任何東西。

「修羅神決的繼承者?幸會。」

突然,聶甄的身後傳來一個聲音,聶甄猛地回頭,發現自己身後數米處,居然盤膝端坐著一名白衣老者,然而可怕的是,自己的靈識居然毫無察覺。

聶甄心中猛跳,對方居然一眼就識破了自己的真實身份,這還是兩世以來頭一回碰到。

「前輩,在下聶甄,不知前輩尊姓大名,何意識得我的身份?」因為對方沒有向自己釋放出殺氣,聶甄認為對方至少目前還沒有對自己有什麼歹意,不過他還不敢掉以輕心,暗中防備著。

「呵呵……修羅神決,諸天宇宙三大功法之一,諸天文明,老夫自然識得……既然你已得了修羅神決,看來它的上一任主人修羅神王已經隕落了……」老者長嘆一聲。

聶甄心中忐忑,他有一種自己被人看穿的感覺,這還是有生以來第一次,前世他的確是繼承了修羅神王的傳承,只是他從未見過修羅神王本尊,修羅神決是從殺神劍中修羅神王的一縷神識中習得的。

「呵呵……小友你不用緊張,老夫與修羅神王當年有些交情,只是想不到以他的神通,居然也會在那場戰鬥中……」老者突然止住話語,對聶甄道:「放心吧,如你所見,老夫的身體已經死亡,只留下和一縷靈魂神識,不會加害你的,老夫自我介紹,我乃藥師神王。」

「你是藥師神王?!」聶甄雙目圓睜,藥師神王的大名他是知道的,因為當年他繼承修羅神決的時候,順便看了一些修羅神王留下的典籍,其中有說道他與諸天宇宙中不多的神王有交情,其中就有藥師神王的大名。

「藥師神王?你怎麼會如此……」修羅神王隕落,藥師神王如今也只剩下一縷殘魂,神王乃站在諸天宇宙最頂端的強者,一方宇宙之主,絕不可能輕易隕落的。

「呵呵……小友不用懷疑,我就是藥師神王,就是因為我與修羅神王乃舊相識,所以我才能發覺你修鍊的就是修羅神決。」老者呵呵笑道。

「晚輩聶甄拜見前輩……」聶甄不敢不信,這世道誰敢冒充神王大名,何況對方一說就說出了諸天級別的事情,哪裡容得了他懷疑。

「無妨……你乃修羅神決得主,未來早晚也是神王之位,咱們倒也不用客套……」藥師神王緩緩道:「想不到我的殘魂苦苦等待藥王經繼承者,如今居然因緣際會等到了你,看來果真是天意啊……」

言罷,藥師神王長嘆一聲。

「藥師神王,何出此言……」聶甄眉頭微微皺起。

藥師神王開口道:「我的身軀已經隕落,之所以一縷殘魂還不消散,就是為了等待一個能繼承我衣缽的人,只是沒想到等待的人居然還得到了老友的繼承,你說如何不是天意?」

沒等聶甄從震驚中緩過來,藥師神王便直截了當道:「我所修的,乃是諸天丹道藥典之首的《藥王經》,一旦修鍊成功,你的丹道實力將站在諸天之首,呵呵……話說當年修羅神王還埋怨我,他修羅神王負責殺人,我卻負責救人。」

聶甄總算反應了過來,擺出手對藥師神王道:「藥師前輩,等等……你不覺得你這麼做有些草率么……晚輩也不能保證一定修得了藥王經啊……」

藥師神王笑道:「你以為神王神識是假的么?我早就查探過了,你的丹道天賦還不錯,就是平時估計不太修鍊此道,而丹道最重要的靈魂力量,我也放心的,你修鍊修羅神決,你的靈識不會差,繼承藥王經沒有問題,只是你能將藥王經發揮到多少地步,就看你未來的造化了……」

「更重要的是……我的時間已經不多了……」藥師神王長嘆一聲道:「我的殘魂已經在此間逗留了五萬年之久,如果現在不將藥王經傳給你的話,我的殘魂也撐不了百年,未來要等待更合適的人選,恐怕是不可能了。」

聶甄無話可說,神王的殘魂,除非某些神王也許有辦法為其續命,以聶甄現在的修為,說什麼幫忙的話也不切實際。

「等我將藥王經以靈魂傳授之法傳授給你后,我的殘魂就會消散,所以關於這片大陸的事情,我要先告訴你。」藥師神王突然語氣變得嚴肅起來。

聶甄鄭重道:「藥師前輩請說。」

藥師神王緩緩道:「這片大陸現在叫什麼名字我不清楚,但在三萬年前,這片大陸其實是一個大宇宙的碎片,這片大宇宙名為永恆大宇宙。」

聶甄心道:「這片大陸名為永恆大陸,看來出處是在這兒。」

藥師神王道:「當年,永恆大宇宙突然遭到不知從哪個位面來的異魔攻擊,那異魔十分強悍同時十分殘暴,又有別於人族和獸族,他們入侵到每一個星球,都會將星球上的人類殺盡,然後將星球毀滅,繼續前往下一個星球,其中甚至有神王級別的異魔,永恆大宇宙之主永恆神王邀請諸多神王助戰,共同抗擊異魔,那一戰毀天滅地,我與修羅神王具參與到此戰中……最後,永恆大宇宙徹底崩碎,只留下如今這片大陸完好,我們付出慘痛的代價,總算是將大部分異魔消滅,頂多只有小部分的異魔被封印在了這片大陸的某處。」

聶甄心中一跳,那場戰鬥究竟殘酷到什麼地步,居然能把整個大宇宙直接轟塌。

藥師神王繼續道:「而那一場戰鬥,許多神王都隕落了,他們都是為了這個諸天宇宙的安寧而犧牲,其中包括排名諸天宇宙前十位的永恆神王和修羅神王,永恆神王當初耗盡全身心血鎮壓異魔之主,當場殞落,修羅神王拼盡重傷,將三名異魔王斬殺,然後身軀不知流逝到宇宙何方,這才被你繼承到他的傳承,至於我……則留下一片殘魂,在此等待有緣人。」 蘇歌:……

她明明說課講得不錯,和教授的顏值有什麼關係?

程教授課講得確實很好,果然人不可貌相,雖然看著很年輕,但實力不容小覷。

關於顏值方面嘛……

蘇歌瞥了眼一旁明顯還沉浸在程教授顏值中犯花痴的女人,心底暗笑了下。

等她有機會見到楚亦寒,她才知道,什麼叫做驚為天人的神仙顏值。

??她今天怎麼總是想到楚亦寒?

還默默的垂涎他的顏……

她什麼時候也成了花痴?

不行不行,她不能再想他了。

蘇歌加快了腳步,沒走幾步,又慢下來。

楚亦寒……現在在做什麼呢?

偌大的辦公室,氣息冷沉而壓抑。

丰神俊朗的男人坐在椅子上,眼睛死死盯著桌上黑色手機。

「理事長怎麼了,是手機出問題了嗎?」

「難道M國間諜趁我們不注意,在理事長手機里裝了監聽軟體?」

「這下死定了……」

門外兩個保鏢一臉心如死灰。

理事長從來沒有這麼反常過。

一定是他們安保沒做到位。

「咦,怎麼回事……」

一個保鏢臉上突然露出驚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