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獵鷹商隊算是沙心城中最底層的商隊,名聲的確不好,只是獵鷹商隊在沙心城中成立的非常早,幾乎佔據了沙心城周圍所有的低端市場,拍賣行也不能不跟他們合作。

羅征的面色平靜,淡淡說道:「是不是垃圾,看一看就知道。」

聽到羅征如此自信,白凈女子眼中露出一絲詫異,便是淡淡一笑,「那你隨我來吧。」

說完她就在前面帶路,羅征則緊隨其後。

穿過拍賣行的大廳后,在寬闊的迴廊中前行了十來丈的距離,就進入了一個隔間。

在隔間中坐著三名中年人,這三名中年人便是這拍賣行的鑒寶師,他們負責鑒別各種寶物,例如是否夠資格在拍賣行拍賣,同時能給出一個拍賣的底價等等。

「就是這裡了,」那白凈女子引羅征進入后,擺擺手。

羅征跨步踏入其中,三名中年人的目光齊刷刷的落在羅征身上。

他們三人鑒寶無數,看人也是極為厲害,留意到羅征的修為後,三人眼中也流露出一絲詫異。

「咦?真是有趣,你似乎才剛剛修鍊荒神不久,但真神的修為竟然如此精深?」其中一名中年人奇怪的問道。

「的確是少見……」另一人說道。

羅征微微一笑,「道之一途,終究能殊路同歸,只要能變強,修鍊荒神和真神,又有什麼區別呢?」

聽到這話,三名中年人都是微微一愣。

這言論聽起來很新鮮……

修鍊真神者,都被視之為劍走偏鋒。

因為修真神完全只能靠自己,而修鍊荒神則能依靠海量的荒骨。

真神這條路在這個世界中艱難的多!

其中一人笑道,「有見解!聽聞修鍊真神到了極致,也是極為厲害的,不過……至今尚且沒有看到有人能成功!閣下若能成功,恐怕能成為古往今來第一人吧?」

他言下隱隱就有揶揄羅征的意思。

羅征如何聽不出來,但他只是微微一笑,沒有多說話。

「將你要拍賣的東西拿出來吧,」白凈女子催促道。

每個月一次拍賣,沙心城的拍賣行總能擠滿人,她還要一名一名的帶進來,那裡願意在羅征身上浪費時間?

「嗯,你想要拍賣什麼?」其中一名中年人也是開口問道。

「我想要拍賣一塊血脈荒骨,」羅征說道。

「血脈荒骨?」那中年人目光微微一閃,「血脈荒骨的品階很複雜,按照血脈荒骨的排名不同,價值也是天差地別,有些血脈荒骨中的血脈很差,而尋常人又無法提煉其中的荒神之力,這樣的荒骨比尋常的荒骨還要差,即使是不錯的血脈荒骨,還要看大小,數量等等。」

中年人說話的過程中,凈白女子一直用淡漠的眼神盯著羅征,她看羅征修為太低,又拿著獵鷹商隊的骨牌,多半就像中年人所說,應該是一些血脈很差的荒骨,這小子還當做寶貝要來拍賣行拍賣,註定是要出醜了。

羅征點點頭,輕輕抬手之下,一道血色的光芒自他的須彌戒指中射出。

同時一股狂暴的氣息,在這房間中彌散開來……

「轟隆!」

這一塊一人多高的血色荒骨,就再砸了地上,這隔間都隨之搖晃了一下。

三名中年人還有那凈白女子目光齊刷刷的盯著這塊血色荒骨,頓時吸了一口涼氣。

鮮血色澤的血脈荒骨有很多種,一眼之下,他們難以斷定這血脈荒骨蘊藏何種血脈,可從這塊荒骨之中逸散出的那股狂暴的氣息,已能讓他們斷定不凡。

===========================

最新最快最火最爽的連載完本小說,盡在書叢網(shucong.com)

=========================== 血脈荒骨是講究傳承的。

混沌底部那些龐大的難以想象的骨塔,幾乎都被擁有血脈的家族所佔據。

這些大勢力反過來又霸佔著大片大片的萬古荒原,無數年間,他們積累的荒骨數量是尋常人無法想象的。

但對於這些擁有血脈的家族而言,尋常荒骨已經不入他們的眼了,他們需要的是自家血脈的荒骨,所以往往表現的財大氣粗,捨得耗費大價錢去購買。

更重要的是,羅征這塊荒骨的個頭可不小!

「這塊荒骨中蘊藏什麼血脈!」其中一名中年人問道。

羅征面色平靜,只是說道:「你可以自己看。」

那中年人豁然起身,一步跨到羅征跟前,目光凝聚在這血脈荒骨之上。

只見他手指連彈,在這荒骨的表面發出一連串叩擊的聲音。

不一會兒,一股血色的荒神之力就出現了……

「他提煉荒神之力的手法,與小芸又不同,」羅征心想。

小芸運用的是瀝泉法,不知道此人運用的又是什麼手法,但效果總是差不多的。

那股血色的荒神之力緩緩逸散出來,不斷地盤旋之下,化為了一頭狼的形狀。

那三名中年人看到這小小的血狼,齊齊叫出聲來。@^^$

「靈煞狼神!」

「果然是!」

「真是湊巧了!哈哈!」

三位中年人臉上露出興奮之色。

這話羅征聽不明白,直接問道:「什麼湊巧了?」!$*!

「北斜骨塔中的血狼家族正在四處求購靈煞狼神的血脈荒骨,最近靈煞狼神的血脈荒骨價錢可是暴漲!」中年人說道。

血脈荒骨的數量本來就少,許多人挖出來后,都是珍藏在手中,找到合適的機會才出手。

像血狼家族中某些長輩和強者想要衝擊瓶頸,只要要大肆採購自家的血脈荒骨,這時候的血脈荒骨往往能賣出大價錢。

「原來如此,」羅征微微點頭。

其實羅征心中隱隱還是有些擔憂。

小芸警告羅征,那獵鷹商隊若是看到這塊血脈荒骨,恐怕會殺人奪寶。

但沙心城的拍賣行則不會……

現在羅征明面上的實力,是無法保住這塊血脈荒骨的,如果對方真的要搶奪怎麼辦?

很快羅徵發現自己多慮了,這三名中年人很熱心的幫羅征開始估底價了。

一塊血脈荒骨固然價值不菲,可這拍賣行隸屬於骨塔中的大勢力,這樣的血脈荒骨還不足以讓他們冒著砸自家招牌的危險去搶奪。

「若是尋常,靈煞狼神的一塊荒骨,能換到五十塊普通的血脈荒骨,」中年男人說道,他這裡說的「一塊」大約是拳頭大小的一塊,算是荒骨的標準單位,「但現在因為血狼家族的原因,估計能換到六十五塊以上了!」

羅征這塊血脈荒骨一人多高,呈三角形,他們丈量了一下,才說道:「你這塊血色荒骨,大概能拆解成兩百塊拳頭大小的荒骨,底價我可以幫你定為一萬二千塊荒骨,如何?」

「一萬二千塊!」羅征的眉毛微微揚起。

按照小芸所說,羅征也曾大概推算了一下,差不多就是上萬塊荒骨,沒想到這中年人的估價比自己高。

沒想到這中年人繼續說道:「這只是底價而已,拍賣行競拍,什麼事情都有可能發生,最終成交價很可能遠遠不止這個價格。」

羅征點了點頭,隨即又問道:「既然這血脈荒骨只有血狼家族的人可以修鍊,為何其他人會競拍?」

被羅征這麼一問,那中年男人微微一愣,大概是沒想到羅征忽然冒出如此幼稚的問題。

另外一位中年人倒是嘿嘿一笑,「其他人競拍去了,自然是沒什麼用的,自身沒有靈煞狼神的血脈,根本無法吸收其中的荒骨之力!不過血狼家族為了靈煞狼神的荒骨,可是不計代價的,他們願意耗費大價錢收購,自然會有人跟他們做生意,這些環節就不是你可以染指的!」

大家族與大家族之間的交易,涉及到的問題很多。

尋常人找到了血脈荒骨,也只能將其交易出去,通過一層層的交易,最終流向那些大家族……

「我明白了,」羅征點頭。

隨後羅征將這荒骨留在了隔間之中,跟隨那白凈女子離開了。

這時候白凈女子的態度已經客氣了許多,「這邊拍賣行可以為你安排休息室,你可以在其中等待拍賣的結果,不過你也可以參加拍賣。」

「拍賣?」羅征微微搖頭。

他手中的荒骨已經吸收的差不多了,哪裡有荒骨去買東西?

大約是看出了羅征的心思,白凈女子微微一笑,「我們拍賣行有一個規矩,若是那塊靈煞狼神的血脈荒骨先行拍賣出去,你是可以直接動用那筆荒骨的,只需要在事後計算就可以了。」

「原來如此,」羅征淡淡一笑,「既然如此,我也想看看拍賣會上有什麼好東西。」

「我可以為你安排位置,」白凈女子微笑道。

不久之後,羅征便進入了一個寬闊的大廳之中。

大約是時間尚早,大廳中的人並不多,羅征尋了一個角落的位置坐下來,隨即閉上了眼睛等待拍賣會的開始。

半個時辰過去,陸陸續續就有人進入大廳之中了。

能夠進入此地參加拍賣的,多半是沙心城中有頭有臉的人物,實力也比尋常荒神厲害不少。

羅征目光悄然一掃之下,就留意到六七人散發出強大的荒神之力,這些人的實力比他在萬古荒原上碰到的那四人還要強大不少!

漸漸地這大廳也熱鬧起來,這些人在等待之餘,也在高談闊論,而羅征則豎起耳朵傾聽著。

「這個月的拍賣會,聽說要拍賣幾個大物件!」

「骨塔又有動靜了,據說天心骨塔和月蘭骨塔又有交戰了!」

「每次大戰前夕,荒骨的價格都會暴漲,可憐我們這些人了……」

天心骨塔,月蘭骨塔……

這個世界中的大勢力,相互之間也有戰爭么?看樣子似乎還很頻繁,羅征思忖著。

就在這時候,一名身穿錦衣,披頭散髮的老人自大廳的一側走出來,站在了台上,目光微微一掃之下便說道:「歡迎諸位光臨沙心城一月一度的拍賣會。」 老者在台上一番客套之後,就開始拍賣環節了。

這個世界的煉器水準十分低下,第一件法寶是一把赤色的火焰刀,第二件寶物則是一柄黑色的長劍,第三件……

每一件法寶呈上來都會引起一陣陣驚嘆。

重生之日本投資家 但在羅征眼中卻是索然無味。

這些法寶的水準遠遠不如神域,其中幾件法寶中雖然融入了混沌之氣,但本身煉器水平之拙劣,遠遠無法讓這法寶稱之為「混沌至寶」。

就這等水準的法寶,還是引來了一陣激烈的角逐。

這一口氣拍出了差不多二十件法寶后,拍賣會就已到了比較關鍵的環節了。

老人清了清嗓子便說道:「接下來拍賣的,都將是這次拍賣會的壓軸寶物,這第一件寶物我們拍賣行才收到不久!」

拍賣會中的人都屏住了呼吸。

就看到老人輕輕拍手,自大廳後堂中就有兩名壯漢抬著一個擔架走了出來。

在這擔架之上,蓋著一塊厚厚的布帛,自這布帛之下散發出一股狂暴肆虐的氣息。

看到這塊布帛羅征微微一笑,那正是羅征要拍賣的血脈荒骨。

這兩名壯漢將擔架放下來,老人就將手放在布帛猛然揭開,同時說道:「第一件壓軸寶物,是一塊血脈荒骨。」

當那塊一人多高的血脈荒骨呈現在眾人面前時,頓時引出了一陣驚呼聲。

「這麼大一塊血脈荒骨?」

「這是誰的血脈荒骨!」

「現在還能挖到這麼大塊的,想必也冒了很大的風險吧……」

拍賣會中頓時一陣嘩然。

血脈荒骨比尋常荒骨稀有的多,這麼大一塊,尤其罕見。

老人沒有說話,只見他伸手在這塊血脈荒骨上輕輕一拍,一道荒神之力已被引了出來。

「嗡……」

這荒神之力在空中化出一道血色狼影。

「靈煞狼神!」

「我剛剛還在想,會不會是這個……」

「血狼家族現在瘋狂收購這荒骨,誰那麼傻,竟然會拿到此地拍賣。」

直接與血狼家族進行交易,才能夠將利益最大化。

拿出來拍賣,人家收購了這塊血脈荒骨,依舊是拿去賣給血狼家族。

聽到這些話羅征臉上浮現出一絲無奈的笑容。

他初臨這個地方,人生地不熟,也很難有機會接觸到所謂的「血狼家族」。

何況他現在急需荒骨用來修鍊,自然要將這血脈荒骨儘快脫手。

「底價一萬二千塊荒骨,諸位出價吧,」老人淡淡的說道。

這個底價羅征事先已經知曉自然不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