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聲也是驚魂未定,以他的實力在大明帝國也算是位列高手行列了,但誰成想在這卻連山脈深處發出的氣息都擋不住。

“我們這次擅離職守,會不會……”莫聲有些捉摸不定了,這次的事情遠遠超過了他平常帶隊執行任務時的能力範疇。

華炎皺起了眉頭心中思緒萬千,不過最終還是決定先回去看看,因爲以他如今的實力還不足夠和暗影堂決裂,更何況暗影堂對他的培養也算是不遺餘力。

就在二人準備離開的時候,遠處突然涌來一批修者,居然全都是煉神期高手。因爲他們全都是御空飛來,顯然是爲了那寶藏而來。

“嗖!”

三十餘人根本沒有理會華炎二人,直接衝了過來,好像沒有看到華炎他們一樣。

“不好!”

三十多個凝神期修者一齊衝來,僅這份氣勢就不是華炎他們兩個煉氣期修者能抵抗的。

還沒有等那些人衝過來,華炎已經感到喉間一口鮮血涌了上來,這就是實力的差距。


二人側翻躲開,不過那氣勢卻是壓得他們骨骼啪啪作響。

這些人也沒有跟華炎二人爲難,直接衝向了山脈深處。

等他們走遠,華炎才掙扎着站起來,身上受了不輕的內傷,但當他轉過身去看莫聲的時候卻是大吃一驚。

只見莫聲倒在草叢中,雙眼暴睜,已然沒了氣息。

全世界都想給本王染髮[綜] 混蛋,是他?!”華炎細細回想,才意識到剛纔那羣人中有個修者在經過莫聲身前的時候手臂隨意的揮了一下,現在想來肯定是他出手斃掉了莫聲。

雖說華炎和莫聲沒有太深的感情,但是當着他的面屠殺暗影堂殺手,這已經觸碰到了他的底線,畢竟是曾經生死與共的隊友,而且莫聲一直以來對他都比較好。

怒目一瞪,華炎毫不猶豫的又迴轉了回去,朝着剛纔那羣人消失的方向追去。

不遠處,草叢中探出一顆腦袋,卻不是緊跟着華炎身後的白欣兒是誰。

“這傢伙怎麼又回去了,不想活了?”說着白欣兒也是朝着原路追去。


當華炎趕回到先前呆過的地方時,赫然發現就這一會功夫附近尋寶的人數較之先前多了不止十倍,山峯上密密麻麻的全都是人影,而山頂等有利地勢卻是被各大仙門佔領。

這些年華炎也算是遊走了大明帝國還有附近幾個帝國很多地方,知道落風疆域的四大仙們的特徵,可是現在看來,四大仙們居然一處山頂都沒有佔領,不知是隱藏在了人羣中還是根本沒有來,亦或者是上不了檯面。

“各位,仙緣已現,我們各憑本事吧。”遠處一座山峯頂處,一個滿頭白髮的老者說道,聲音不大卻是傳遍了四方。

“沒想到三清宗的通心長老也來了,失敬失敬。”距離華炎不遠處一座峯頂上,一箇中年男子衝那白髮老者拱手道。

那通心長老衝各峯頂向他示意的熟人點頭回禮,顯然他在這些相識門派之中的輩分很高。

“不知道這次我能不能撞出仙緣拜入仙門。”華炎心中突然想到,不過下一刻他便是發現了剛纔擊斃莫聲的那羣人所在。

就在各大門派相互寒暄了片刻後,遠處那看不清內部的山谷處再度瀰漫出隱晦的氣息,只是這氣息不再強橫,大部分人只是感到有些不舒服罷了。

“我們走!”那通心長老一躍而起,化作一縷青光,帶着身後數百人朝着山谷呼嘯而去,而其餘各大門派也不甘落後,紛紛衝向前去。

一些凝神期的修者仗着能夠御氣飛行也是追了上去,可是下一刻恐怖的一幕發生了。

那密密麻麻的人羣剛剛臨近那山谷附近,便是如斷翅的鳥兒一般跌了下去,數之不盡的人摔了個骨斷筋折,好不壯觀。

異能之低調成神 ,相當驚悚。

“大哥,什麼情況?”一些還沒來得及飛過去的修者當場就愣了。

“他媽的,我怎麼知道,見鬼了?”

“這他媽是什麼寶藏,明明是鬼窟!”

一羣修者渾身寒毛悚立,再也沒有人敢貿然衝過去了。

“各位道友,不達破羽境就不要進來了,否則妄送了姓名。”那三清宗的通心長老的聲音從遠處悠悠傳來,提醒衆人。

“我靠,我們辛辛苦苦趕來,難道就這樣退走?”一些人當場就怒罵起來。

看着那些大勢力的仙門帶着弟子紛紛衝入谷內尋找機緣,剩下九成的散修和小門派弟子全都傻眼了。

很多人憤恨的怒罵蒼天,還有些人不信邪的繼續以身犯險,但全都一如先前,即使肉身強大的修者也是照樣從空中墜下摔了個半死。

不多時,一些強大的散修開始招兵買馬,他們大多是破羽境的修者,如果普通修者想進去可以跟隨他們,可是如果找到仙緣,必須先讓給這些強大散修,然後再看各自的機緣。

雖說很多人都不願爲他人做嫁衣,但這是進入寶地的唯一方法,所以大部分人還是選擇了加入。

此外還有些要好的散修組成了聯盟,共同壓榨那些實力不夠的小修者,場面一時間竟成了招聘市場一般,嘈雜不堪。

而華炎也是隨波逐流的加入了兩名破羽境散修帶領的隊伍中,不爲其他,只因爲那剛纔擊斃莫聲的煉神期修者也在這個隊伍裏。

當衆修者選擇好了各自的陣營,便是有人開始朝着遠處山谷奔去,這一次有了破羽境修者保護,果真容易了許多。

可是一些聯盟的修者太多,而破羽境的高手實力又偏低,所以沒能保護到所有人,照樣有些修者一被那神祕的氣息籠罩便是失去了一身修爲。

當華炎等人被這兩個破羽境修者帶着靠近那神祕氣息時,保護華炎他們的護身罡氣頓時一陣晃動,身在其中華炎便是已經感到氣血一陣翻涌。

“這纔剛剛臨近居然就有如此威壓,真不知道里面會是什麼情況。”前面一個煉神期九重天的修者嚴峻道。

緊隨其後,大部分聯盟都小心翼翼的走了進來,當衆人穿過了那迷霧一般的灰色氣息以後,呈現在衆人眼前的是一片連綿不盡的山峯。

“這是怎麼回事?”一些人當場就懵了,這跟外界看到的根本不是一個模樣。


“我們進到一個陣法中了,這些都是幻想。”一些有經驗的老者解釋道。

進入到這裏以後,那種只能允許破羽境修者進入的限制便消失了,衆人也是沒有了壓制,因而便是有些人動了小心思。

“喂,你們去哪,給我回來!”一個破羽境修者怒喝道,因爲剛纔被他護佑進來的人居然有些人偷偷的離開了隊伍。

“哼。”那幾人頭都沒回便朝着遠處奔去。

這破羽期修者不由大怒,正要上前阻擋,可是隊伍裏其餘人也是迅速分散,轉眼便是衝進了人羣中。

“混蛋!”

不僅僅是這一個臨時陣營,就連其他陣營都發生了相同的事情,過河拆橋的事情在修煉界可是屢見不鮮的。

一時間這片地域大亂,幾乎所有聯盟都瓦解了,只有少數互相認識的修者陣營還沒有分散開,只是人數太多,所以那些破羽境修者根本沒有辦法阻止,只能乾瞪眼。

也就在這個混亂的時候,華炎已經神不知鬼不覺的來到了那擊斃莫聲的煉神期修者身後…… 團結,也是建立在利益之上的。

一旦利益失去了最大化,那麼團隊便會解體,除非有一些特殊的因素繼續維持這份關係。

而眼前衆修者發現進入這裏以後破羽境修者的需求已經不再那麼大了,便會開始選擇離開,畢竟在團隊裏能夠得到的機緣實在是太小了。

正當現場鬧的一團糟的時候,華炎已經侵到了那煉神期修者身後。

憑藉多年的殺手訓練,華炎趁着對方沒有防備的時候突然以匕首刺向對方的後心。


華炎已經做好了撤退的準備,誰知那煉神期修者靈識非常敏銳,在華炎刺殺他的一瞬間便是側身躲避。

“嗤!”那匕首划着對方的後背刺了出去,雖說沒有刺穿對方的心臟,但還是將他後背上大片的肌肉都給沿着骨骼切開,差一點就刺中內臟。

“噗!”那煉神期修者被刺以後當即就是一記飛腿踹了出去,直接將華炎給踹出去十餘丈,人在半空便是噴出一口鮮血。

煉氣期和煉神之間果真有一條不可逾越的鴻溝,華炎真正領會到了煉神期修者的厲害,居然在受了那麼重的傷勢情況下還能反擊。

“殺了他!”那煉神期修者痛苦的嘶吼道,而他身邊的幾個煉神期高手也是在第一時間反應過來,當場朝着華炎衝來。

“我死了。” 英雄聯盟之一遇依諾

不過追過來的三個煉神期高手可不會讓他跑掉,幾個轉瞬間便是追了上來。

情急之下,似有意似無意,華炎居然奔到了先前那個咆哮着的破羽境修者面前,剛纔正是他這個陣營首先瓦解的,可以說是這次暴亂的導火線。

華炎一個閃身便是躲到了那破羽境身後,本來現場情況就很亂,那破羽境高手也沒有理會華炎這個小小的煉氣期修者,可是當那三個煉神期修者怒氣衝衝的朝着他所在的方位衝過來的時候,這破羽境修者卻是愣了一下。

現在他正在氣頭上,還找不到人發泄,怎麼會有人來找他的晦氣?

“給我滾開!”破羽境高手衝前面衝過來的三個煉神期修者吼道。


那三人沒有理會這破羽境的高手,還以爲他在衝剛纔逃離組織的人嘶吼,因而只是把目光放到了華炎身上,更何況剛纔華炎差點殺了他們一個兄弟,此時正在氣頭上哪能在意這麼多。

“嘿,你們三個王八蛋,當我透明的?!”那破羽境高手見這三個傢伙居然連看都不看他一眼,當場怒了,一拳便是打了上去。

拳風呼嘯而至,三人全都感覺到了這股無上的殺意。

真切體會到眼前破羽境修者的實力,三人這才變色道:“前輩這是何意?”

“何你妹啊,現在知道老子是前輩啦?”破羽境高手本就是個急性子,再加上正在氣頭上,根本不給這三人說話的機會,以一打三,將這三人逼得連連敗退。

不多時後面又趕來兩個煉神期修者,見他們三個兄弟被破羽境的高手壓得擡不起頭來,二話不說便加入了戰鬥,一時間場面有些混亂。

華炎趁機躲開,不過並沒有離去,居然又朝着那先前受傷的煉神期修者走去。

“殺我暗影堂的人,就要付出血的代價!”華炎從腰間抽出一柄軟劍,趁着那五個煉神期修者纏鬥破羽境的高手,他必須儘快拿下這場戰鬥。

而剛纔被刺傷的煉神期修者此刻正在閉目調息,先前華炎的那一擊實在是太危險了,差一點就要了他的命。

全部精氣神都注意在自己的傷勢上,他根本沒有意識到華炎躲開了自己幾個兄弟的追殺,更沒有想到華炎居然還敢以受傷之軀回來繼續刺殺。

“拿命來!”華炎心中一聲低吼,手中軟劍一抖,毫無懸念的洞穿了前面那煉神期修者的眉心,讓他當場斃命。

一擊得手,華炎立即遠離,可是沒等他走出去幾步,只感覺胸口一陣火熱的疼痛,卻見那從趙老六處得來的殘魄令牌此時沾染上了他自己的鮮血,竟然迸發出醒目的紅光,好像煤炭一樣灼灼發熱。

一把從懷裏掏出那令牌,正準備丟掉這燙手的鬼東西,誰料眼前一花,華炎直接從原地消失了。相對於現場如此多的人來說,一個人的突然消失根本沒有引起太大的轟動,而華炎則就這樣神祕的失蹤了。

當華炎再次睜開眼的時候,已經身處另一處空間,不過心中想來應該是觸發了一個空間挪移陣導致。

不過當他看清楚眼前所處環境時卻又是嚇了一跳。

原先茂密的深山景象已經徹底消失,呈現在華炎眼前的是一座宏大的宮殿。

這宮殿龐大至極,僅兩扇門就足有千丈之高,華炎站前殿前如同一隻螞蟻仰望一頭大象一般,震人心魄。

古樸的殿門上金光璀璨,異彩繽紛,仿如由純金打造,真不知什麼樣的人才能推開這兩扇門。而門面上刻畫着翔龍遊鳳,凝神看去,如同鮮活的生物栩栩如生。

“吱”

刺耳的聲音傳來,卻見那千丈巨門下有一扇小門打開,雖說是小門也仍有十丈之高。

華炎環顧了一下四周,發現除了這座宮殿外到處都是霧霾霾的,看不真切,而眼前打開這樣一扇門,明顯就是爲他這樣的“闖入者”準備的。

壯着膽子走進去,宮殿內部漆黑一片,根本看不清楚。

“小子,你叫什麼名字?”黑暗中一道若有若無的聲音飄渺的傳來。

“你……你是誰?”縱使經歷了生死,華炎心底還是涌出一股驚意。

遠處出現一抹幽暗的紫芒,緩緩朝華炎飄來,只聽那聲音繼續道:“我是這裏的守護者,你可以叫我‘紫夜’。”

“紫夜?”華炎盯着那紫芒,道,“你是人是鬼?”

那紫芒飄到華炎身前不遠處,終於讓人看清它長成什麼樣子。紫芒呈現出一個青年男子的頭顱漂浮在半空,這男子長的相當秀美,說是女人也定然是那種傾國傾城類的妖姬。

“鬼?”華炎看着這飄蕩的頭顱一時間有些發矇,出自現代科技文明下,雖然如今身處神魔文明,但親眼見到這副景象還是有些驚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