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上,土是猩紅色的,並且還有一具具白骨,遠處亦有山嶽,卻都是用枯骨堆積而成。

「這真是地獄!?」瘋子驚呼道,難以想象,這世上居然真的存在地獄。

但,蒼塵世搖頭,道:「真正的地獄怎麼可能出現在這裡,這不過是地獄這個宗派,參照地獄而建立的宗門罷了。」

「那……這裡究竟有什麼?」李瀟皺眉道。

蒼塵世一直說這裡有好東西,有傳承,有玄機,有造化。

但放眼過去,入眼之處,除了皚皚白骨之外,別無他物。

「跟我來,都小心點。」蒼塵世輕語,隨即帶著李瀟等人,踏著白骨,朝著前方走去。

一路上,李瀟等人汗毛倒立,只因他們看到有一些屍骨,居然在移動。

他們像是守護地獄的鬼將一般,當李瀟從他們身邊路過時,這些屍骨眼中冒著猩紅之色,緊緊的盯著李瀟一行人。

好在蒼塵世曾經來過這裡,他帶著李瀟等人,按著特殊的道路,彎彎曲曲的走著。

那些鬼將,雖然有靈,但也只是看著李瀟等人,並沒有動手。

「老龍,你以前到底是幹啥的?懂得東西挺多的嘛。」瘋子好奇的問道:「還有,你為什麼會被關押在帝陵內?」

蒼塵世聞言,臉色一黑,瞬間就沉默了下去。

很明顯,有些事他不想提起,觸及到了他的「傷心之處」。

當然,也有一種可能,那就是那些事,讓他感覺很丟臉。

「你以前該不會是盜墓的吧?」

突然間,瘋子眼中閃過一絲精光,嘀咕道:「這地方,我怎麼看都像是一片墳墓,你……以前是不是專門盜墓的?傷天害理的事干多了,所以被關在了帝陵里?」

這話一出,原本沉默的蒼塵世當即就瞪大了眼睛,脫口而出:「你怎麼知道的!?」

「啊!?你真的是盜墓的!?」瘋子懵逼,他只是隨便猜了一下而已,沒想到……居然猜對了!

就連李瀟都愣了片刻,有些難以置信,堂堂蒼龍,站在大千世界大道巔峰的強者,居然是一個盜墓的!

「本座盜的可不是一般的墓!」蒼塵世辯解道:「下至道主,上至界主,哪個大墓不曾被我關照過!」

「所以,傷天害理的事做多了,被關在了帝陵。」瘋子戲虐道。

然而,蒼塵世卻是搖了搖頭,苦笑道:「誰知道那是帝陵呢。」

「哦?哪座帝陵?」李瀟好奇的問道。

要知道,蒼塵世若是去盜八荒的帝陵,自然是不會被關押在那裡。

那麼,如此想來,蒼塵世怕是去過其他帝陵!

「修羅界的帝陵……」蒼塵世嘆息:「修羅大帝的墳墓,我本是想去長長見識的,可誰能想到,那個壽元將盡的林胤居然也在那裡!」

「他擔心我以後去盜他的墓,乾脆就把我關在了他的陵墓內……真是造孽啊!」蒼塵世長嘆,仰頭看向天空,一副老淚縱橫的樣子。

但,李瀟和瘋子卻是冷笑連連。

盜墓這種事,傷天害理,李瀟和瘋子,可是打死都不會去做。

「我李瀟,哪怕是餓死,也不會去盜墓!」李瀟正色道。

「是嗎?我聽說……這裡確實有一座陵墓,裡面似乎埋葬著有關於六道輪迴功的東西……」蒼塵世嘀咕道。

這話一出,原本十分正經的李瀟,神色頓時一變,笑道:「走起!」

「靠!你這人真沒節操可言!」瘋子鄙視道。

但,李瀟卻不以為意。

畢竟,六道輪迴功,關係甚大,被稱為最為頂尖的功法。

這功法若是被找齊,只要按部就班的修鍊,就足以讓李瀟橫行大千世界!

到時候,玄水界,玄火界,黑陽界的那些人,又豈是李瀟的對手。

那時,想要報八荒的仇,簡直是易如反掌!

「跟好了!」蒼塵世提醒道,腳步加快,朝著前方一座由枯骨堆積而成的山嶽走去。

半柱香后,當一行人來到這山嶽前時,發現山嶽的底部,有一個一人多高的洞。

「這……該不會是你當初進來時,留下的盜洞吧!?」瘋子嘀咕道:「盜洞都有了,裡面的東西早就被你拿完了吧?」

「放屁!我就盜了一個洞,根本就沒進陵墓!」蒼塵世臉紅,尷尬道:「我不曾掌握地獄之力,這陵墓,我打不開。」

瘋子聞言,眉頭一挑,道:「你的意思是……讓我用地獄之力,幫你打開這陵墓?你這是在做夢吧!?」

「我乃正直的人!不幹這種事!」瘋子義正言辭的拒絕道。

然而,蒼塵世下一句話,頓時讓瘋子改變了主意。

「裡面有地獄果,可讓你的地獄之力蛻變,進化。」蒼塵世說道。

說罷,不等瘋子開口,蒼塵世便解釋了關於六道之力就進化的事。

原來,六道之力領悟掌握后,只是初階的力量。

這種力量,施展起來很單一,威力也不是很大。

而在大千世界,凡是領悟掌握了六道之力的人,都會想著辦法將自己掌握的六道之力進化,大道更高層的力量層次!

「六道之力,按照等階來分,你們兩個如今正處於初階巔峰,再有個幾萬年,就可以將自己的六道之力進化到中階。」蒼塵世解釋道。

「什麼!?幾萬年!?」

「幾萬年!?你當幾萬年是眨眼間嗎!?」

李瀟和瘋子撇嘴,幾萬年時間,他們可不想等!

「趕緊的告訴我,怎麼打開這陵墓!本大帥,要服用地獄果,將地獄之力進化到中階!」瘋子嚷嚷道。

「簡單簡單,你聽我的,照我說的做就可以了。」蒼塵世笑道,隨即將打開陵墓的方式教給了瘋子。

瘋子雖然瘋,但腦子很好使。

地府巡靈倌 按照蒼塵世教的辦法,他嘗試了幾次后,終於是將盜洞徹底打通!

這一刻,一條森幽的通道展現在李瀟等人面前,一股如至陰之力的寒冷之氣,從通道之中鋪面而來!

(本章完) 鬼將,龍兒可以對付,但鬼王就有些難了。

「鬼將的境界在道心境左右,稍強一點的超越了道心境,而鬼王……境界起碼也是皇者。」蒼塵世嘆息,看了一眼李瀟和瘋子,一臉無奈。

「擅闖地獄陵墓者——死!」

此刻,鬼王眼眸之中閃爍著猩紅的凶芒。

其聲音十分冰冷,猶如寒霜,劃過眾人的心。

剎那間,李瀟等人渾身冰涼,哪怕鬼王不曾出手,但光是這散發出來的氣勢,就足以鎮殺他們。

若非龍兒頂在前面,化解了這一股氣勢,李瀟等人早已被鬼王的氣勢壓制,乃至爆體而亡!

「龍兒,能打得過嗎?」李瀟沉聲道。

如今,李瀟等人的希望,可都交在了龍兒的身上。

「可以的。」龍兒點頭,聲音很柔很輕。

轟!

下一刻,直接龍兒出手,十分果斷,一掌之下,眾人只見一隻龍爪橫空出世!

龍爪之下,這一方空間,頓時風起雲湧,狂暴的龍息,如風捲殘雲,瞬息之間,便將一堆鬼將淹沒了下去。

轟!

轟!

……

伴隨著一道道爆響,龍爪之下,鬼將毫無反抗之力可言,幾息之間,便全部被震碎,化作了虛無。

但,鬼王卻安然的屹立在原地,身上戰甲鋥亮,手中的方天畫戟上,那猩紅之色,越發璀璨!

「放肆!」

這一刻,鬼王怒喝,手中方天畫戟橫掃,直接將那龍爪鎮滅。

隨即,鬼王壓來,方天畫戟朝著龍兒力劈而下。

鋒芒暴露,血光浮現,一股浩蕩無比的威壓,猶如九天之勢,恆壓而下!

「吼!」

龍兒凝眸,純潔的大眼睛之中,龍威浩蕩。

她口中龍吟爆發,一枚龍鱗,猶如一方磨盤,從其體內衝出,定在了眾人的頭頂。

轟!

轟!

……

瞬間,方天畫戟落下,轟擊在了龍鱗之上,驚天的爆響之下,龍鱗卻如磐石,不曾被摧毀。

並且,龍兒似乎真的很強,鮮嫩的小手探出,似軟弱無力,但一擊之下,卻直接將方天畫戟拍成了粉末!

隨即,不等鬼王反應,龍兒再次出手,龍鱗如圓月,橫切之下,似這虛空都要被切開!

轟!

一聲爆響,當即傳出,龍鱗所過,鬼王震退,身上的戰甲都被震成了粉末。

但是,鬼王相當的強大,乃皇者!

他雖然被震退,但並沒有受傷。

此刻,只見他身上鬼氣繚繞,白骨手掌猛然按在了地上,口中更是大喝一聲:「幽冥通靈之術——千軍!」

轟!

……

一瞬間,地面震動,似要裂開一般,

同時,在鬼王身邊,一道道虛影顯化,那是一個個鬼將!

幾息時間,虛影成千,宛若一隻鬼將大軍一般。

「殺!」

「殺!」

……

震天的殺喊之聲爆發,鬼將大軍逆沖而來,似要用人數將龍兒淹沒下去。

「鎮!」

然而,龍兒很淡定,一聲輕喝之下,其身上龍威爆發。

並且,一道玄光,蒼白無暇,憑空出現,一股天地大勢爆發!

像是無盡的山嶽,壓在了虛空之中!

第三種愛情 玄光之下,成千的鬼將崩碎,化作了虛無。

甚至,在那天地大勢之下,鬼王的身軀都在龜裂!

「由龍脈而來,以靈脈化人,得天地眷顧,可運天地大勢!」蒼塵世驚嘆,一臉羨慕:「不愧是天生地養的生靈,簡直是強的離譜!」

「老龍,同境界,你能打得過龍兒嗎?」瘋子好奇的問道。

「你這是在看不起本座嗎?」蒼塵世斜眼,十分鄙夷的瞅了一眼瘋子,道:「同境界,我一個打她十個!」

「哦?是嗎?」瘋子戲虐道:「那等下你和龍兒過過招唄。」

「你特么的是傻吧!?現在是什麼時候,你還有心情瞎扯!?」蒼塵世臉黑,被瘋子這大條的神境震的不輕。

轟!

轟!

……

此刻,龍兒雙手結印,天地大勢越發恐怖。

猶如蒼天之怒,威壓凌空,玄光照耀之下,鬼王終究還是沒能抗住,最終化作了虛無。

黎明之劍 這一刻,眾人鬆了一口氣,更是慶幸有龍兒在。

若不然,今日一群人,都要死在這裡!

「趕緊找傳承!」蒼塵世催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