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數學武器,因果律武器,這都是傳說中的存在,葉初也不知道它們等級是多少,更不知道萬一遇到,有沒有能力反抗。

這裡確實讓葉初有點驚訝,畢竟風格不同,他一開始還以為是什麼仙人的洞府來著。

沒想到居然是高級科技城市。

「那我們現在要怎麼找到那個神之權杖?只是這裡跟我們不是一路的,為什麼會有那個什麼神之權杖?」龜小姐問道。

葉初聳肩:「科學的盡頭是神學,或許這裡的人摸索到神的領域了吧。不過我覺得可能性不大,畢竟這些人取名都帶著誇大。」

龜小姐似懂非懂。

它覺得自己的眼界太小了。

或許這就是它爸媽,始終要離開這裡的主要原因吧。

但是它還是不想離開,它沒有什麼遠大的理想,只想安安靜靜過下去。

「啊,憑什麼,憑什麼管制刀具不能進去?你們這是種族歧視,虧你們還是高級文明。而且我是菜刀,菜刀不算管制刀具。」前方突然傳出憤怒的聲音。 聽到這個聲音,葉初笑了。

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刀小妹是說找到就找到呀!

龜小姐疑惑:「月姐認識那個大吼大叫的?」

葉初淡淡道:「那是一把菜刀精,比你厲害多了,我們過去拉它進隊伍。」

龜小姐翻白眼,不過還是往刀小妹大吼大叫的方向而去。

沒過多久,葉初就看到有幾個人攔截了一把菜刀,這把菜刀散發著強大的威壓,好像隨時都要開打。

而在葉初的感知中,好像刀小妹並不是被那些人攔住的,而且一股特殊的結界擋住了它的步伐。

「非常抱歉,您身為傳世城的看護者,本應該可以持武器進入城市中心,但是我們只看到武器並沒看到您本人。」一個人毫無情緒的說道。

葉初看向那個人,然後驚訝的發現,他居然是個機器人,簡直跟人一模一樣。

而且有著非常好的智能。

可惜,並沒有達到自主思考與學習的地步。

他只是在執行程序。

而刀小妹的特殊狀態,讓他無法理解。

不過有一點葉初很好奇,刀小妹怎麼成了看護者了?而且它怎麼沒變性?

隨後葉初釋然了,作為一把菜刀,根本就沒有性別的。

「我就是刀,刀就是我,你們這麼認為不就好了?你們沒見過刀會說話?我跟你們一樣都是金屬特殊生命體。」

「抱歉,資料庫嚴重損壞,我們無法理解。」

「……」刀小妹一陣無語,最後它冷冷道:「那我不客氣了。」

隨後不少機器人開始向刀小妹靠近,每個人手裡都拿著武器,大概是量子槍之類的吧。

葉初也不懂,不過威脅應該不大。

但是沒必要的衝突,能避免自然需要避免。

所以葉初開口叫道:「刀精妹子,刀下留情。」

刀小妹一愣,刀精妹子是叫它?

然後它看向葉初,直接就愣了下。

葉初笑道:「是不是太漂亮,一下子看呆了?迷上我了?愛上我了沒有?」

龜小姐就沒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人。

刀小妹回過神道:「醜女人,我從沒見過你這麼丑的,剛剛嚇到我了。」

葉初愕然,這刀信口雌黃。

然後刀小妹直接一刀砍了過來:「還有,你居然敢叫我刀精妹子,你大膽。」

六階巔峰的威勢撲面而來,龜小姐已經縮起來了。

葉初也不得不抬起槍迎刀而上。

葉初的水晶槍跟刀小妹的刀影瞬間撞上,轟的一聲,葉初退回龜背上,而刀小妹直接被擊飛。

「怎麼可能?」刀小妹不敢相信,這個人看起來明明很弱的。

它堂堂六階巔峰大高手,居然一擊落敗。

葉初無比心疼,他的槍就要不能用了,還要浪費能量虐刀小妹。

但是這貨居然敢說他丑,不教育一下,怎麼可以。

而刀小妹哪裡服輸,它二話不說,又一次發起了強攻。

面對刀小妹的攻擊,葉初開始皺眉,再打下去也是浪費能量,雖然想瞞著刀小妹跟它交流玩玩,但是結仇就得不償失了。

而就在葉初打算開口的時候,強大的能量波動,瞬間闖進了葉初的感知。

刀小妹也剎那感知到了,是殺氣。

隨著那些能量的出現,刀小妹身前出現了個女子,這個女子一掌劈向刀小妹。

這是一記絕殺。

刀小妹大驚失色,如果這一掌打中它了,那它必死無疑。

可是它還不想死,它還能反抗。

龐大的力量被刀小妹調動,但是面對這一掌,刀小妹所做的一切都是那麼的脆弱。

所有的反抗如泡沫一般破碎。

刀小妹絕望了。

我還要幫小主切菜呢,怎麼可以死呢,我不想死,也不能死。

刀小妹很留念以前的生活,雖然經常被威脅,經常被嫌棄,但是它活的並不是那麼不安。

相對的,它很安心,尤其被小主使用的時候。

可是一切都要結束了。

轟!!!

就在刀小妹徹底絕望的時候,一把水晶長槍出現在它的跟前,一位清秀迷人的少女,站在它的身邊。

一人一槍,硬生生的擋住了所有的攻擊。

然後刀小妹就聽到那個人開口道:「很遺憾的告訴各位,這把刀,本姑娘罩了。」

而那個攻擊刀小妹的女的,也退到了一邊。

在她身邊還有三個女的。

這四人正是神民城四位八階強者。

老者一冷冷道:「閣下是誰?居然敢跟我神民城作對。那把刀我們必殺無疑。」

原來是神民城的人,葉初內心輕嘆,差點把刀小妹害死。

這時候龜小姐已經過來給葉初當坐騎了,它不過來不行,對方太強,龜小姐怕在一邊一不小心就被秒了。

葉初看著這四人說道:「連規則都無法免疫的人,居然也敢這麼的大言不慚,或者說你們喜歡當女人?」

老者二冷身道:「規則如此,我們自然得遵守,難道閣下不是?」

葉初,不,是月姐哈哈大笑:「規則如此?無知並不可怕,可怕的是把無知當真理。」

然後葉初畫風突變,嘲諷道:「你們是不是傻?」

「你找死,」老者三瞬間暴怒,欲要擊殺葉初。

龐大的力量,無盡的風暴,直接向葉初而去。

葉初咬牙,他非得先弄死這個渣渣再說,八階了不起是吧?

最後一擊了,打完就跑,然後躲個一個月,出來又是一條好漢。

葉初揮動長槍,小雅爸爸的力量,瞬間爆發,雖然只有一絲絲,很可能還沒有對方強大,但是氣勢絕對比對方猛。

對方四人大驚,他們知道,這次遇上對手了。

隨後其他三人同時出手,一對一公平交戰是不可能的。

「卑鄙無恥。」刀小妹叫道。

龜小姐也不安道:「月姐,你行不行啊?你可不能把我丟下。」

葉初咬牙,隨時做好躲起來的準備了。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又是一股強大的能量波動出現。

而且比他們還要強大無數倍。

葉初感知到的一瞬間,他就知道,這次來的,絕對不是八階。

隨後葉初立即放棄攻擊進行防守。

因為那邊的人出手了。

不僅僅是葉初,就是那四個人也一樣。

這根本不是一個量級的。 看到那個能量衝來的一瞬間,葉初雙眼一縮,這簡直要命。

更要命的是,空間被攪亂了,魔域開不起來。

那麼只能硬抗了,硬抗就硬抗吧!

一瞬間那力量呼嘯而來,他們沒有太多的反應時間,逃跑就不用想了,只能正面懟。

轟!!!

巨大的能量將所有人淹沒,後面的結界瞬間破碎,城市更被破壞嚴重。

那些機器人開槍的機會都沒有,直接煙消雲散。

能量風暴過後,葉初拍了拍衣服,身上沒有絲毫損傷。

他一臉笑意的看向刀小妹:「怎樣,本仙子是不是即漂亮,又強大,還心地善良?」

刀小妹無語,它從未見過這麼厚顏無恥之人。

不過,真的很強大,但是還是丑。

沒辦法審美觀不一樣。

不過,現在它不會說出來就是了。

然後葉初看向神民城那邊,在剛剛的攻擊下,他們應該死光了才是。

要知道他之所以活下來,是因為一開始水晶槍有一半的力量,直接化為他的防禦。

不然以他的身子板,怎麼可能到處浪,來個七階的,都容易把他震死,能量餘波不是鬧著玩的。

「桀桀,道友真是了不得,本以為能免疫規則的只有我,沒想到道友也是。」這次居然是個滄桑的聲音。

而且聲音的源頭就是神明城的方向。

等葉初看清楚后,他才發現,對面並沒有多出一個人,只是有個少女變老頭了而已。

而這個老者,正是老者一。

他全身上下,散發著九階的威壓。

葉初那個無奈,現在他也就靠著水晶槍才能站穩。

而對方是實打實九階啊。

這仙山還真是危險。

要不是來了個水晶槍,他鐵定得死,魔域根本進不去。

葉初看著老者淡淡道:「叫什麼道友,叫仙子,你不覺得我很漂亮嗎?要知道,我的容顏在諸天萬界,都是排得上號的。」

那老者冷冷一笑:「那仙子究竟是誰?不是仙山之人吧?」

葉初嘴角輕揚:「你可以叫我月,全名不能說,說了會被某位感知到,那我就麻煩了。」

龜小姐躲龜殼裡徹底服了葉初了,這是對誰都敢裝啊。

五六階面前裝裝就算了,八九階面前都裝。

要是葉初知道龜小姐的想法,肯定罵它蠢,現在不裝,難道等死嗎?

葉初得多害怕唬不住對方,只要那個九階的再動手,自己死定了。

就是八階動手,他也只能勉強抵抗。

剛剛為了護住龜小姐跟刀小妹,他也動用了水晶槍的力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