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元海中的那少女聊天中得知,那少女名字叫做沈靈,以及她是從一個叫做碧霞的地方來的,但這讓唐顏很是奇怪,貌似還沒有哪一個地方叫做碧霞吧?


與沈靈聊天問到她自己的過去時,沈靈的回答是不知道,對於以前的記憶完全記不清了,一片模糊,除了她的一些往事記憶不記得外,其他的都很清楚。說是失憶也不像,失憶應該是全部記憶都現實的,怎麼可能只消失掉過往,其他的都沒有消失。


至於這些事唐顏就不知道了,沈靈還記得自己當初的修爲,但唐顏卻沒有問。在修真界中,除了必要的情況下,一般來說都不可以問修爲的。問修爲就是對人家不尊敬。就像跟一老人家說話,一開口就問他“你最多還能活幾年?”差不多。

與體內的沈靈聊了一會兒就已經十一點了,而唐顏也要睡覺了,明兒就要上學。明天估計又是一個事多的日子,李依的髒名在明天也可以徹底洗脫。

進入了牀上立馬就睡着了,沈靈是靈魂體不會困不會累,但她還有事做。現在除了與唐顏聊天外,基本上沈靈都是在修煉,讓靈魂變得更加強大,這與修爲真元無關。

………………

第二天早上已經來臨,睡着得時間就是閉眼睜眼就過去了,天上染起了微微朝陽,等唐顏起來時甚至都有一點太陽了。

“呼”唐顏睜開了雙眼,深呼吸了幾下,將睡意給趕出腦中後立馬就起了身,在牀旁打一套拳。如今已經是修真者了,自然不會天天超負荷的鍛鍊,所需要的就是悟。

“喲,還打上拳了”在體內的沈靈睜開了雙眼,看到外界的一切後就對着唐顏說道。

“額,早上鍛鍊嘛”唐顏不冷不淡的迴應那沈靈,如果唐顏不是觀察者,恐怕唐顏怎麼想也不會知道那邪惡的黑霧竟然是沈靈的魂魄。

“你們這裏真奇怪,一眨眼就過去一天了”沈靈對着唐顏問道,她以前的環境都沒有這種現象,現在自然就有點好奇了。

“你不是地球人?”唐顏有點奇怪的問道,什麼叫做一眨眼一天就過去,一天就是規定24小時。難道沈靈的家鄉在外星?

“不知道,應該不是”沈靈無所謂的回答,她自己是哪裏人她都不知道,對於過去的回憶往事她都是很模糊,她已經忘記了自己的哪裏人,忘記了自己的過去。

這回答讓唐顏很是無語,不過他對於沈靈是不是地球人也不敢興趣,只要沈靈是人類就可以,外星人這種詞條離他現在來說還是太過久遠。

洗漱完後唐顏就換上了校服校褲,又要當一名好學生了,不知爲什麼唐顏現在有點感覺學校很安逸,有點喜歡上學校了。或許這是最近發生的事情太多影響的。

“媽,我去學校了”唐顏對着黃君怡打了一聲招呼,便起身朝門外走去,這陽光照得唐顏很暖和,真希望全世界也如同這陽光一樣,一片光明,而不是光明之下暗藏着黑暗。

在路上唐顏也沒有碰到幾個熟人,唐顏的熟人也沒有幾個,能跟唐顏打招呼的也很少,但唐顏在學校中可是很多人認識的。光在這路上走,認出唐顏的就有不少學生。

“唐哥,唐哥”在唐顏的後面響起幾道聲音,唐顏好奇誰在喊他,於是將頭轉過去。在後面有幾位同學正在朝他快速走來。

那幾位同學其中帶頭的那一位就是張華,還有李天,至於其他兩位同學他就不知道了,畢竟張華幾人在學校裏面認識人多,經常出來生面孔也不稀奇。

“嗯?怎麼了那麼匆忙”唐顏看着張華以及那幾人氣喘吁吁的跑來,有點奇怪的問道那幾人。

“嘿,唐哥,你果然不知道,知道嗎,你一直再查的關於李依的那件事,已經被查破了。昨天在學校網站上有一段十多分鐘的視頻,對李依下手的幾人就是林靜玲程雪幾人”張華有些興致勃勃的說道,臉上掛着笑容。

“哦?”唐顏聽到張華的這個消息嘴角翹起,果然已經公佈了,那段視頻只是記錄着是那幾人陷害李依,但卻不能證明李依是否清白。


“那林靜玲幾個人,她們現在怎麼樣了”唐顏又問道張華,對於這件事他還真不清楚,他不愛關注這些八卦新聞。

“她們幾個已經被抓了,現在正在詢問呢,估計要坐幾年牢啊”張華聽到唐顏的問話,沒有隱瞞直接說道,至於李依是否是清白他們就不知道了,他們也沒有說出來,就怕惹唐顏不高興。唐顏現在護着李依,他們可是知道的。

唐顏淺淺一笑,自作孽不可活吧,原先他還想視頻和語音一起公開出去,卻沒有想到李依那邊先發制人,已經解決了林靜玲幾人,現在唯一的就差張化坤的口供了。

幾人一起走進了校園,在路上張華也跟唐顏聊了許多,比如說問問唐顏身體怎樣。他們都是知道唐顏被打了,上次唐顏被打也有上到新聞了,再加上那時學校人又多,能知道是唐顏這也正常。

不過一會兒唐顏跟張華李天就進入了教室,全班的人都差不多來到,但林靜玲那個位置卻是空着的,甚至書桌上的書都不見了。很顯然已經被開除出學校了。

班級裏的人無一不是在討論李依的事情,那段視頻是公開在學校網站內,當校有很多學生都已經看過了,一傳十十傳百,很快整個學校就連沒有看過的人都知道這件事。

“唐顏”李依看到唐顏進來班級了,揚起那清純的臉看向唐顏,與唐顏打了一聲招呼,一步一步的走向唐顏所在的座位處。

“那視頻是你們發的?”唐顏問道李依,聲音中也沒有責怪的意思,他對這事無所謂。

“嗯,不好意思啊,沒有經過你的允許偷了你的視頻”李依對着唐顏吐了吐舌頭,聲音中明顯帶着歉意的說道。

“沒事,就算你們沒有公開,今天我也會公開”唐顏擺出無所謂的表情,隨後又說道,“那段視頻還不能解釋什麼,我這裏還有一段更加重要的錄音,只要公開了你就是清白的了”

李依聽到唐顏的話語,心裏很是感動。那段視頻的確不能表達什麼。只能告訴衆人幕後主使是林靜玲幾人,不能解釋自身是否是清白的。

唐顏打開了手機,播放起那段錄音讓李依聽到。這段錄音只有一分多鐘,而且前面的幾十秒都是一些無關緊要的事情,只有後面的那一半纔是最重要的部分,但這錄音的價值很大。

李依聽完後心裏很是感激,不知道怎麼報答唐顏好,直接一脣親向唐顏的臉部,唐顏還沒有反應過來就被李依給親了。不由的有點發愣看向李依。

還好周圍沒有多少人看到,若不然又是免不了起鬨。李依低着頭臉上帶着緋紅,這模樣很是楚楚動人,在唐顏的身邊以其說是小鳥依人再合適不過。

── 本章完 “咳咳”唐顏尷尬的咳了一聲,這還是李依第一次親他的。雖然李依的情緒太過激動唐顏可以理解,但這舉動就是在玩火啊,如果讓周圍同學看到了,恐怕少不了一場風波。

“好啦,我去上課了”李依用那如同蚊子般細小的聲音說道,腳下如同抹了油一溜煙就已經跑到了座位,不敢再看着唐顏。

唐顏看到李依的背影,無奈的搖了搖頭,隨即將桌子上的書籍打開,離升國旗也不過幾分鐘,消磨消磨時間。

不過一會兒早讀課就已經響起了,這一節是班主任毛雨豪的課,毛雨豪進來就用林靜玲發生的事情拿來做例子,警告同學不要做任何侵犯到她人隱私的事情。

在警告的同時還對唐顏有一點欣賞,在李慶將視頻公佈之前就找過他。李慶親口說是唐顏弄來的這個視頻。能在一個教室偷拍十幾分鐘不被發現,沒有底子可是做不出來。

“老師,我有事”唐顏對着講臺上的毛雨豪笑着說道,他想說的就是那錄音的事情。這事還需要跟班主任商量一下。

“好,你跟我來”毛雨豪點了點頭,唐顏的性子他知道,竟然唐顏有事那應該都是大事,只要跟李依有關的在毛雨豪的世界觀,都是重要的。

毛雨豪在前走向班級旁邊的辦公室,而唐顏跟在後面跟着,其中經過李依位置時,對李依笑了笑了,告訴李依是那件事,別擔心。李依見到了鬆一口氣,對唐顏點了點頭。

毛雨豪進到了辦公室,對唐顏揚手意示坐下,現在唐顏的地位,可不是他可以比的,雖然說他是一個稱職的老師,但身份畢竟有點懸殊。

“唐顏,有什麼事嗎”毛雨豪不解的問道唐顏,推了推鼻樑上的那眼鏡。唐顏還有什麼事想要毛雨豪解決的?

“我這裏有一段錄音,你能不能再一次公開”唐顏對毛雨豪笑了笑,從口袋中掏出手機,點擊了上面的那播放錄音的按鍵。

在這個學校不一樣,這個學校拿手機可以,但是上課後不要玩就行,若不然老師就有權利沒收學生的手機。

唐顏播放着那錄音,當播到張化坤說話時,毛雨豪的眉頭微微的皺了下。這段視頻是關於李依的,這讓毛雨豪很是咋舌,先開始是那視頻,現在又是錄音,他的學生,唐顏,究竟有多大的本事?

這段視頻不止讓毛雨豪感覺到恐怕外,還讓毛雨豪有點驚歎。本來他認爲那視頻就足夠了,沒有想到李依的名氣還沒有洗脫。

現在唐顏這麼個錄音一來,證明李依不僅是被陷害,而且名氣也被洗脫了,兩個都沒有了,李依的事也就這樣過了,誰看李依也不會用特殊眼神看待。

“好,把手機先留給我,我去跟校長說說”毛雨豪聽到那錄音之後,立馬就回答唐顏,唐顏點了點頭後。毛雨豪纔將手機收進自己的口袋。

唐顏看到毛雨豪同意了,剩下的事也不需要他來辦,他也幫不上忙,靜觀其變吧,只要李依的髒名被洗脫就可以。

站起了身與毛雨豪道別後就直接走向班級中,不過一會兒毛雨豪則是小跑下樓去找校長,不過這事唐顏卻沒有看到。

唐顏進入了班級中,班級都在竊竊私語,唐顏進入後那小聲討論聲就停止了,全部人都把視線放在唐顏身上。唐顏則沒有理會他們的目光。直接走向了自己的座位,其中就有經過李依的位置。

“可以了?”李依看到唐顏來到自己的身旁,對着唐顏問道,也不擔心唐顏會將事情辦砸,只要公開了就可以。

“嗯”唐顏嗯了一聲,對着李依點了點頭,隨即就沒有停留直接朝着自己的座位上走去,臉上帶着淡淡的笑容。

這一節課就這麼過去了,星期一早讀完後就要升國旗,這已經成爲了學生黨的習慣,大家都知道應該怎麼做,下課鈴聲一響班級裏的人立馬就收拾東西,下樓去升國旗。

“唐顏,走吧”這一次李依首先來到唐顏的座位上,對着唐顏說一聲,唐顏點了點頭,從座位上站起跟着李依走了出去。

在路上別的班級的同學時不時有將視線瞄過來,多半還是放在李依身上。李依現在可是學校當之無愧的熱點,因爲林靜玲的先例,現在學校也有很少人敢說李依什麼的了。


只有小半的人將視線放在唐顏身上,那些將視線放在唐顏身上的人。無一不羨慕唐顏的福氣,盡然討得美女的歡心,光這一點他們就自愧不如了。

“呵呵,看來你已經變成學校的焦點了嘛”唐顏看着周圍那時不時掃來的視線,臉上掛起絲絲微笑,對着身旁的李依說道。

“哪裏”李依聽到唐顏這麼一說臉上有點紅潤,立馬就反駁說道,不過她也承認她現在的確是焦點,可這有什麼辦法,風波一時,幾天後過去了也就沒事了。

兩人並肩走向操場,這次沒有一個人像黃強一樣,就算是那些暗戀李依的人,雖然憤怒,但對唐顏卻是沒有任何辦法的,只能把這份恨意埋藏在心裏。

升國旗是一種儀式,每個星期一都升國旗這是一種習慣,這麼一次升國旗大家也知道應該怎麼做,輕車熟路的就已經將這事結束了,副校長在上面也沒有說什麼,不過幾句就已經解散衆人。

當回教室時李依也跟着唐顏一起回,兩人就像情侶一般,即便是路過的老師也不敢拆散,誰都知道李依的身份,誰敢惹李依不是找死麼?

回到了教室,學校裏面也就這裏最常待,一天在這裏的時間最多,唐顏也不怎麼出去玩,只有回到了這裏唐顏才覺得有一股溫馨的感覺。

李依跟唐顏聊了幾句就回到了她的座位上,唐顏就這麼扶臺睡覺,離上課也還有七八分鐘,他也不急什麼,下課時間做任何事老師都不會管。

“嗖”一聲細微的聲音響起,唐顏將身子一側,“砰”一道飛鏢直接插在唐顏的桌子上,幾乎是貼着唐顏的肉,如果唐顏再慢上那麼半秒恐怕此時已經被這飛鏢給弄傷了。

唐顏看到桌子上插着的飛鏢瞬間眉頭大皺,這飛鏢是從窗戶裏射來的,而唐顏就是在窗戶的位置。使用飛鏢的人目標肯定就是暗殺唐顏,好在唐顏反應及時。

看了看周圍,周圍的同學依舊是在嬉戲,沒有哪裏注意到唐顏這邊發生的事情,這讓唐顏鬆了一口氣。

將飛鏢拔起,這飛鏢很短,只有半隻手指那麼長,若是藏在兩指間,再故意隱藏一番,的確很容易隱藏,這比那種大飛鏢好用多了。

“不要跑哦”在飛鏢的上面刻着幾個字,唐顏看到這幾個字身上立馬就流出絲絲冷意,這冷意是來自飛鏢的冷意,光這幾個字就讓唐顏感覺到渾身冰冷。

“真是陰魂不散啊”唐顏並不擔心的笑了笑,手指把玩這這飛鏢,飛鏢的模樣唐顏怎麼不清楚,這是唐家的飛鏢,估計又是唐家派來的殺手。

將飛鏢收了起來,雖然說飛鏢是對方射進來的,不過唐顏並不擔心再會來第二次。刺客有一個規矩,失手了就不可以再進行第二次攻擊了,如果要暗殺的目標有了防範,躲過第二次攻擊也是輕而易舉。

果然這一節課那刺客沒有射出飛鏢,如果射出飛鏢被唐顏感覺到了,很容易暴露他自己的位置,一個刺客就危險的就是暴露自己的位置。

這一節課就這麼下課了,唐顏伸了一個懶腰,估計對方是不會來的了。現在他是玄武階三層,是修真者,想要發現暗器也不難,除非對方是那種修爲高過唐顏幾級的高手,若不然是無法成功的在唐顏有所準備下刺殺唐顏。

── 本章完 這幾節課就這麼平淡的過去,唐顏雖然有所準備,但好久對方都不出現,估計是跑了,這讓唐顏很是無奈,他還想會會那刺客呢。

唐家的刺客唐顏知道,有些十多名,但大多都是玄武階三四層,只有少數三四個纔是玄武階之上,其中有一個是玄武階巔峯,可以說算是唐家刺客部門的老大。


剛剛刺殺唐顏的那個不會是刺客老大,如果是刺客老大唐顏估計都已經死了,應該也就玄武階三四層,也就這個級別的唐顏可以躲過去,再高那麼一兩層唐顏也無法應付了。

“難道唐家就這麼想趕盡殺絕麼”唐顏自言自語的說着,隨後又笑了笑,怎麼說唐顏以前也是唐顏的少爺,現在盡然被曾經很是信賴的家族追殺,被自己的家人追殺,這讓唐顏感覺到無比的滑稽。

他早就已經跟唐家脫離了關係,真不知道唐家究竟是因爲什麼那麼固執的想將唐顏給殺了,唐顏自我估計,家族裏的A級危險人物,估計都有他自己的一份,若不然家族也不會派修真者來殺唐顏。

上次唐顏將孔天給殺了,如果說唐家沒有察覺到,那是不可能的,可以將玄武階一層的孔天殺了,那就說明唐顏的實力不容小覷,至少比孔天高,這次乾脆派了一個厲害的來。

“唐顏”李依站在唐顏的旁邊,對着那正在發呆的唐顏叫道,唐顏被李依這一叫從出神的狀態醒了過來,轉頭看向李依。

“走了,出吃飯”李依對着唐顏說道,臉上帶着好看的笑容,校花這一稱號可不是捧出來,李依的確有實力,像李依這種,去哪裏誰都會喜歡。

“你真美”唐顏看到李依那笑容,直接愣住了,嘴巴緩緩的吐出這三個字,這段話讓李依臉上瞬間通紅,李依則是小聲的迴應道“你喜歡就好”

“切,本姑娘比她漂亮多了”在唐顏體內傳出一道聲音,好在外界的人沒有聽見,只限於唐顏可以聽到而已。

“額”唐顏聽到體內的沈靈這麼說道,最後用神念中吐出了一個字“滾”送給體內的沈靈,接着就把跟元海的聯繫斷了,沒有再理那咆哮着近乎發狂的沈靈。

兩人一起下了樓,李依抓住唐顏的手臂,唐顏也沒有拒絕,他們關係雖然不是情侶,但表面上的親密度也差不多了,只是唐顏還沒有察覺到什麼而已,正所謂當局者迷。

“人真多”李依對着唐顏說道,皺了皺那清秀的眉頭。每次去打飯都是這樣,沒有一天例外的。學校的每一個學生都恨不得讓學校再開幾個食堂,這麼幾個根本就不夠用。

“是啊”唐顏回應身旁的李依,這裏人的確挺多,關這一堆的就有幾百人甚至千人了,也就那麼十幾個窗口,排隊起來又不免用去了很多時間。

“師父”在遠處傳來了一聲喊叫聲,那就是王慧糖,臉上帶着陰險的笑容看着唐顏所在的位置,這不由的讓唐顏感到頭疼。

在他認識的朋友圈內,就屬王慧糖最淘氣了,有時候唐顏都會感覺到頭疼,照顧王慧糖的確是苦差事,不過唐顏也沒有不想教的意思。

“師父,走吧去打飯”王慧糖對着唐顏嘻嘻笑道,一上來就一隻手抓住唐顏的臂膀,沒有任何的淑女範兒。

“嗖”就在此時,唐顏心裏也沒有任何準備,一道細微的破風聲又一次響起,一道銀色的飛鏢就如同子彈一般的快速,射向唐顏三人的位置。

“不好”唐顏心裏暗道,這道飛鏢是朝着王慧糖射去的,而不是唐顏本人,速度非常快,沒有一個人發現,也就只有唐顏那可以看清子彈的眼睛可以看見飛鏢劃過的速度。

無形真元瞬間爆體而出,實力有限,只能運出那麼一點,想要再運恐怕就沒有時間了。真元觸碰到飛鏢瞬間就被飛鏢給撕碎,化成了絲絲靈氣融入空氣中。

“不行”唐顏暗道了一聲,果然真元太少無法阻擋這飛鏢,直接被飛鏢給擊碎了。真元也並不是沒有任何的效果,至少讓這飛鏢減緩了速度,不過也是杯水車薪。

“咔”在情急的情況下,唐顏直接伸手抓住了那飛鏢,離王慧糖頭部位置也不過十幾釐米遠,如果在慢上那麼千分之一秒,王慧糖或許就會變成一具無頭屍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