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在主戰場,雙方都有着近千人,相互對攻,場面更為壯觀,戰鬥更為慘烈。

僅僅片刻,已有十餘人隕落,百餘人受傷。

神族這邊,趙默瓊帶領着攻擊一隊勇猛向前,化為天劍不斷斬殺,而其作為劍尖,更是爆發出了強大的攻擊力。

他乃軒轅,原金神王座下三大真傳弟子之一,曾經達到九重天巔峰靈神,差一步就是神王。

他渡神王劫失敗,卻保住性命,涅槃重生於靈界,並自創劍道,一步步重回九重天。粉火小人先是一陣抖索,然後給自己打氣沖向藍火小人。

看著飛向自己的粉火小人,藍火小人嘴角輕輕上揚,不屑的笑了起來。

魔方其實是抑制器,抑制精神體的實力,現在一離開魔方,它的實力就會提升數十倍,現在再次契約的粉火小人再也打不過它了。

藍火小人舉起右手,瞬間一個比它身形大十幾倍的火拳出現,然後一下朝粉火小人打去。

粉火小人看到后嘟起嘴巴,朝著火拳噴火,依靠特性,藍色火拳一下變成了粉色火拳,……

《刀與王座》第二百二十二章:三階魔方 「這個我知道,原來她就是蘇念啊,長得還挺好看的。」

「才來就得罪了人想要她離開,看來人品不行嘛,蒼蠅不叮無縫蛋,肯定是她本身有什麼問題,你看看,才來一天時間,就勾引男生來追求她了,還搞出什麼前女友堵到教室門口的笑話來。」

「真是丟我們的臉,以後參加什麼宴會,她是不是也會往那些男生身邊湊啊?蘇家這找回來的真千金,可真是比不上蘇清雅。」

「別說了,她也配和蘇清雅比?同樣的歲數,人家自己考上名牌大學,她還在高中考倒數第一。」

「倒數啊?學習成績那麼差的嗎?在偏僻地方長大,什麼都不會就算了,連成績也不行的話,那蘇家豈不是出了一個笑話。」

「呵……就算是什麼都不會又怎麼樣?人家家勢好啊,蘇家可是這兩年來最有前景的新貴,和陸家走的很近,你們知道陸家吧,京城陸家,可不是隨便什麼人都可以攀上的。」

在京城姓陸的人家很多,但只有一家可以被稱為京城陸家。

這代表了他家的絕對地位。

有人聽到這裡,開始酸溜溜的嘲諷。

「陸家又怎麼樣?是蘇清雅要嫁進去,不是她蘇念,說來也是可笑啊,蘇家那麼多年,竟然一直在為別人家養孩子,現在蘇清雅不是蘇家大小姐了,你們說陸家會不會退婚啊?」

八卦說著說著,就從蘇念轉到了蘇清雅身上。

蘇清雅當初也是安寧中學的明星人物啊,留下了許多津津樂道的傳奇,時隔兩年,依舊在學校裡面流傳。

蘇念和蘇清雅的身份,註定了她們會被拿來放在一起對比。

只是不用細講就知道。

蘇念和蘇清雅比起來,那不就是野雞和鳳凰嘛。

拖了這個女生的福,京城的上流社會圈子那麼大,不是所有人都清楚蘇家那點事情,知道蘇念是誰,但是現在,蘇念覺得自己到了下午,大概會被全校人認識。

她好像以一種獨特的方式出圈了。

周圍吵吵鬧鬧的讓蘇念有點心情煩躁,張智也早就走了,現在沒人能來管這個女生,蘇念覺得一陣頭疼。

那些老師平時氣焰囂張,但是到了這種時候,只要不是打起來,他們都懶得來管一群被慣壞了的富家子,得罪不起,也不想把事情鬧大。

和面前的智障人類沒什麼好說的,蘇念想從旁邊繞開,那女生立馬過去把蘇念的道堵死。

她今早上越想越氣,越想越覺得丟臉,非常想要把自己的面子找回來,於是她在幾個小姐妹的建議下,決定中午來堵蘇念。

特意挑在張智已經走了的情況下。

那個女生用眼神示意幾個小姐妹把蘇念圍住,自己整理了一下頭髮,然後才漫步到蘇念面前。

「他們說蘇清雅是你姐姐?她以前在學校的時候,可是每次都考第一名的,想必,作為妹妹,你也不會差吧?」

蘇念聲音清冷,如同碎玉投珠。

「抱歉,我和蘇清雅沒有血緣關係。」 第764章不情之請

「阿成?」

被上官雲霜這麼一說,李庶與阿樂等人這才反應過來。

作為此次九十一公斤重量級比賽的代表選手。

阿成居然一直都沒有出現。

起先,阿樂還以為阿成在廁所裏面方便呢。

不過直到現在,時間已經來到了上午九點五十,阿成依舊不見蹤影。

這就奇怪了!

「曹雄那個混蛋,簡直是刷新了我對於卑鄙的認知。」

這時候,上官羽一臉陰沉的走了進來。

嘴裏,還在不停的念叨着什麼。

「爸爸,阿成一直沒有出現,他有沒有給你打電話?」

上官雲霜對於阿成還是非常了解的。

自從被上官羽買下,成為了上官羽拳擊俱樂部的簽約拳擊手后。

阿成兢兢業業,從來沒有早退遲到過。

每一天都在刻苦訓練,可以說是眾人的標桿。

可是今天如此重要的拳賽,他竟然就跟失蹤了一般不見蹤影。

不僅僅是上官雲霜,阿樂等人也懷疑阿成應該是出事兒了。

「我剛剛接到消息,說阿成在出門的時候突然被人偷襲。」

「面對十幾個人的圍毆,阿成打趴了八人後體力不支。」

「最終,被人一棒子砸中頭部,現在被送往了人民醫院接受治療。」

上官羽雖然還沒有調查清楚,下黑手的人究竟是誰。

但是以現在的情況來看,偷襲阿成的十之八九就是曹雄安排的。

這一點,在場的人都不約而同的得出了這個結論。

「一定是韓威讓曹雄做的。」

曹雄的重量級拳手韓威,曾經被阿成按在地上摩擦過。

這件事兒,拳擊俱樂部的人可都是耳熟能詳。

阿樂嘴裏藏不住話,直接咬定道。

「阿樂先生,你剛才說誰?」

站在一旁的李庶,總覺得剛才阿樂說的那個人名很耳熟。

但一時半會兒又想不起來在哪裏聽到過。

便讓其再說一遍,以便讓自己能回憶起來。

「韓威啊!曹雄聘請的今日重量級拳手。」

「這個傢伙,此前一直都是打中量級的。」

「被阿成以技術打爆過一次,才選擇增重成為重量級拳手。」

阿樂與阿成是多年好友。

所以阿成的戰績,阿樂是最清楚的。

也就三個月前,韓威與阿成在一場對決中。

以力量見長的韓威,被阿成戲耍成猴。

連續消耗了韓威兩回合的體力之後,阿成在第三回合將其擊敗。

「韓威這傢伙,力量不輸於我。」

「如果同我轟拳的話,我還不一定轟得過他。」

「但是,他跟我一樣屬於力量型,敏捷度與體力遠弱於阿成。」

阿樂也是最了解韓威的。

二人都是一米九以上的巨漢,所以阿樂很清楚韓威的打法。

正是因為自己昨天晚上也輸給了阿成。

所以,阿樂才真正意識到阿成的實力有多麼的恐怖。

今日,阿成被人偷襲打傷,自然而然的便想到了韓威。

「小姐,老闆!輕量級比賽就要開始了!」

這時候,作為第一場輕量級比賽的拳擊手走了過來,提醒道。

「凌風,第一場一定要拿下!」

上官羽特意上前,雙手重重的搭在其雙肩上。

「老闆放心,我一定拿下優勝。」

凌風快速伸出右拳,與上官羽完成對拳后,快速走上了四角擂台。

雖說輕量級比賽之後,還有一場重量級。

最後的壓軸大戲,才是重量級!

但是,現在阿成被人偷襲打傷,阿樂右手還沒有完全康復。

如果現在安排阿樂上場的話,只會被韓威蹂躪。

至於其他幾位重量級拳擊手,就更加不是韓威的對手了。

「阿樂先生,真是萬分抱歉,昨晚打傷了你的手臂。」

看着上官羽、上官雲霜、阿樂等人,此時滿臉的焦慮。

李庶的內心也很不是滋味兒,直接致歉道。

如果自己昨天晚上沒有玩心大起,注意力道的施放的話。

自己也就不會打傷阿樂,那麼現在阿樂也能正常出戰。

有了阿成被偷襲這件事兒,怒火環繞的阿樂一定能打爆韓威。

「李庶先生,千萬不要這麼說,是我咎由自取。」

阿樂急忙苦笑道。

雖然自己的確是被李庶打傷的,但誰又能猜到阿成會被人偷襲呢?

兩件事兒毫無相關,這可不能怪到李庶頭上。

叮!

這時候,更衣室外的四角擂台上,突然想起了「KO」的鈴聲。

「讓我們恭喜馬志中選手,獲得了本場輕量級比賽的勝利。」

比賽才開始不到三分鐘,剛才還氣勢驚人的凌風居然就這麼輸了。

而且還是在第一回合內被人給一拳KO。

一共三場比賽,現在曹雄拿下開門紅,手握兩個賽點。

如果不儘快搞定重量級選手的人選,即便後面的中量級贏了也無濟於事。

面對着韓威,現場的拳擊手原本只有阿樂能與之抗衡。

但是,他的右手受傷,根本無法使力。

強行上場的話,只會成為韓威手中被無盡羞辱的玩具。

「李庶先生,我有個不情之請。」

現在形勢危急,上官雲霜也顧不了那麼多了。

她火速看去李庶,懇請道:「重量級拳賽,可否由李庶先生出場?」

「女兒,不得無禮!」

且不說李庶願不願意,以及自己的女兒禮不禮貌。

單單就是李庶這七十公斤的體重就不達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