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現在,朱邪怨氣似乎是有很多怨念堆積而成的,不知道是從什麼地方過去的,就算是呂建樹體內的這一點怨氣,朱邪也還是花費了十幾分鐘的時間,才祛除完畢。

隨著朱邪睜開雙眼,再次掐了掐呂建樹的人中,他也醒了。

王廣順夫婦倆吃驚不已,他們也是第一次見到了朱邪的手段,要知道他們不斷的叫著呂建樹,始終都無法叫醒他,倒是朱邪一來,也沒有叫,只是手放在了呂建樹的肚子上,沒一會兒就醒了過來,這果然是大師啊。

看到這裡,王廣順夫婦倆也看到了希望,只要有朱邪在,女兒很快就會恢復正常的了。

王廣順擦了擦額頭的汗水,觸動了額頭的傷口,不禁倒吸了一口涼氣,急忙笑著問道:「朱邪先生,您看,是不是該給安靜瞧瞧了?」

朱邪沒有說話,倒是呂建樹急忙拉住了朱邪的手說道:「朱邪前輩,別著急,這裡的事情沒那麼簡單!」

朱邪點頭表示知道,又問道:「建樹,你是不是知道點什麼,為什麼又出現了這麼多的怨氣?」

呂建樹點了點頭,這才回憶了起來。

他和朱邪從絲瓜山回來之後,就回去了家裡,可剛到家,總旗又給他打了電話,說是城內又出現了怨氣,讓他處理。

所以呂建樹還是在城區里轉悠,到了竹林小築附近的時候,手機有了提示,便順著手機提示找了過來。

進來之後呢,只是和王安靜一個照面,就被王安靜吐出來的一口怨氣給擊中,然後就昏迷了過去,昏迷前撥通了朱邪的手機號。

「你休息休息,我去看看王安靜。」朱邪拍了拍他的肩膀,隨後起身,看向了二樓的卧室。

這個距離下,他可以清楚的感受到那個房間里,濃郁的怨念之氣,旋即深吸了口氣,能有如此之重的怨念之氣,也是朱邪第一次見,不過相比較陰煞氣的話,這怨念之氣還不太行。

他緩緩上樓,在所有人都緊張的目光之中,打開了房門。

朱邪愣了愣神,吃驚的瞪大了眼睛,房間內的一切都不見了,取而代之整個房間就是一片漆黑,黑的伸手不見五指,甚至外面的光亮,根本無法投射到這個房間裡面。

雖然黑暗無比,可朱邪還是走了進來,不過他非常警惕四周。

咯吱,砰!

連續兩聲,背後的房門突然就鎖上了,朱邪也立刻回頭看去,但已經分辨不清楚是是門還是黑暗了,周圍黑的就是他的夜視能力都不能用了。

不僅如此,周圍的黑暗似乎還可以屏蔽感知力一樣,朱邪的感知力也無法穿透周圍的黑暗,就是白龍的感知力也沒用。

知道白龍的感知力也無效之後,朱邪本能的後退,想要靠近房門,以防腹背受敵,可是後退了十幾步之後,愣是沒有碰到房門。

這個時候,朱邪知道糟糕了,恐怕已經陷入怨氣所形成的奇特空間里了,甚至可以說是結界又可以說是幻陣。

「咯咯咯,朱邪,你還真敢來呀。」一道女人的聲音浮現,在黑暗之中不斷回蕩,是王安靜的聲音。

朱邪也是見過大風大浪的人,內心沒有絲毫的恐懼,開口說道:「我不管你是什麼妖魔鬼怪,遇到我朱邪,算你倒霉!」張寧一下理解了如同一道光閃現在腦子裏一樣,想通了所以的事情,二郎神當初的話,二郎神與他對戰贏了卻轉身離去。

張寧與二郎神說過,給了沉香空間令牌,這讓二郎神更加肆無忌憚的鍛煉起沉香來,原來二郎神早就已經安排好了一切,就在剛才,如來佛祖打算出手的時候,二郎神先站出來,讓沉香他們撤退。

這一切都解釋的通了。

原來二郎神是個二五仔。

張寧繼續看向光幕,光幕中顯示沉香已經通過了沖沖考……

《武夫當立》第二百四十八章六道輪迴 第63章條件

「我們……」季溟還要說什麼,蘇招娣伸手拉了他一眼,她看向何爺,神色平靜。

「說你的條件吧,還有,我是很有誠意的,我希望何爺也有,畢竟,你在這十里八村做生意,我知道你實力強大,但是我發起瘋來,其實也能讓你損失不少。」

蘇招娣說的很平淡,何爺的眼睛卻微微眯了起來。

「丫頭,你在威脅我?」

蘇招娣聳聳肩,「我可不敢,我只是個農家女,我只想把我弟弟帶回去。」

何爺的目光落在季溟身上,目光深沉晦暗,他其實不在乎蘇招娣,她雖然在瑤光村是個無賴,村民們不太敢惹她,但對於他這種黑白兩道都混的人來說,還真沒把她看在眼裏。

但是季溟卻不一樣,他調查過,他是參軍回來的,從剛才一個人就攔住他的三個手下來看,實力可是不容小覷,如果把他惹惱了,那可能會比較麻煩。

稍稍思索了一下,何爺道,「好,我今天就給你們個面子,五十兩銀子,你拿來五十兩銀子,人你們就帶回去吧。」

季溟臉色當即就沉了下來,「五十兩?你買他的時候恐怕連五兩都沒有吧?你現在竟然張口要五十兩?」

何爺神色漠然,「我買的時候跟現在可不是一個價格,現在是你們要從我手中把人買走,我不賺錢我還做什麼生意呢?」

「你……」季溟憤怒的就要上前,蘇招娣伸手拉住他,望着何爺沉聲道。

「好,人你給我照顧好了,我現在去給你弄銀子去。」她說完轉身就要走。

蘇遠清一把抱住她的大腿,仰著小臉淚眼婆娑,「三姐,不要走,不要不管小五,我害怕。」

蘇招娣伸手把蘇遠清臉上的眼淚抹掉,正色道,「小五,你是男子漢,男子漢是不能輕易流眼淚的,因為眼淚根本沒用,那是懦弱的人才會有的東西。」

蘇遠清抽噎著望着她,眼淚還是沒止住,可是蘇招娣既無情卻又柔和的眼神深深的印在了他幼小的心裏,而她的那句話也同樣讓蘇遠清在今後的幾十年裏都牢牢記在了心裏。

出了破廟,季溟一把拉住了蘇招娣,「你上哪兒弄五十兩銀子去?你的銀子不是都貼補進房子了嗎?」

蘇招娣冷冷的看着他,「那你還我?」

季溟臉色一滯,眼神不自然的道,「我……我現在還不上,不過我會慢慢還給你的。」

蘇招娣挑了挑眉,「那你還說什麼?」

她從破廟出來,徑直去了之前賣藥材的那家藥鋪。

夥計竟然還認識她,迎上來道,「這位姑娘,你還是要賣藥材嗎?」

蘇招娣在大堂內掃了一眼,微微皺眉。「你們掌柜的呢?」

夥計道,「掌柜的不在,您如果要是賣藥材的話,是不是去後堂等等?」

蘇招娣哪兒有時間等,又問道,「那那位坐堂的老大夫呢?他那麼大歲數應該不出診了吧?」

夥計訕訕無奈道,「姑娘,您說的對,平常時候,我們楚大夫是不出診的,但是今兒他是真出診去了。」

蘇招娣眉頭一擰,「出診了?那什麼時候回來?」

夥計搖頭,「這個說不準啊,掌柜的就是跟着楚大夫一起去出診了。」

蘇招娣跟季溟對視了一眼,兩人都覺得有些鬱悶,關鍵現在他們着急啊,哪兒有時間等。

夥計觀他們神色,問道,「姑娘,你們可是又有藥材要賣?要不找江大夫看看。」

夥計話剛說完,那個還在給病人看診的中年大夫抬起了頭,當看到是蘇招娣時,他眼中陰沉之色一閃而過,隨後對病人擺了擺手。起身朝蘇招娣他們走了過來。

「你要賣藥材?拿出來我看看。」

他聲音冷淡,眼角都是往上挑的,臉上帶着傲慢之色。

蘇招娣皺了皺眉,略作沉吟道,「我今天不是來賣藥材的,我有些急事,想借五十兩銀子。」

此話一出,那江大夫跟夥計全都是一臉驚訝。

借錢?這女子腦子不好使吧?只是來他們這兒賣過一次藥材,竟然就敢上門來借錢,還真是不拿自己當外人。

江大夫的嘴角勾起一抹鄙夷之色。

「掌柜的不在,你還是去找別人借吧。」他說着話,還對蘇招娣揮了揮手,就像是平常趕那些乞討的乞丐一樣。

蘇招娣只是深深的看了他一眼,並未說什麼,她轉向那夥計問道。

「你有五十兩嗎?先借我,我回頭還你六十兩。」

夥計呵呵的朝她乾笑了兩聲,一臉苦相,「姑娘,你也太看得起我了,我這干一個月才賺一兩銀子,家裏老少都要吃飯,哪兒有富裕呢。」

蘇招娣垂眸,在心裏盤算著要不從空間拿出一株珍藏的草藥出來賣,五十兩肯定是能賣到的,但是那些草藥都是數十年甚至上百年的,在這個小鎮上拿出來,怕是太過引人注目了。

嘆了口氣,她又問道,「那你們掌柜的跟何大夫去哪兒出診了?」

夥計看了看她,又看了看季溟,給她說了個地方。

蘇招娣跟季溟站在城郊的一座莊園前,望着門樓上大大的那個牌匾,眉心微微蹙起。

盛府

看這莊園的規模還真是不小,光是門樓的佔地就不小,紅漆大門邊上兩頭威武的石獅子。

季溟看了蘇招娣一眼,上前去敲門。

很快,一個小廝打扮的人就開了門,看到站在門口的季溟,問道。

「請問你們找誰?」

蘇招娣上前,對小廝道,「我們是楚大夫的葯童,楚大夫走的時候忘記了一味主葯,我們特意給送來。」

小廝打量了他們一眼,「行,那你們在這裏等著,我進去跟楚大夫說一聲。」

蘇招娣攔住小廝道,「請你告訴楚大夫,就說燈芯草我給他帶來了。」

小廝點點頭進去了,季溟回身望着蘇招娣道。

「你哪兒來的燈芯草?你不是說落霞山上尋不到嗎?」

蘇招娣搖搖頭,「我沒有,但不這麼說的話,我們怕是見不到那位楚大夫。」

季溟垂眸,眼中閃過一抹掙扎之色,隨後對蘇招娣道,「你先別着急,如果這裏實在借不到錢的話,我……」。 陸生寶詫異地看著胡小美,不解地:「你怎麼了?!」

胡小美生氣地看著陸生寶,怒斥著:「我把你招進寰宇,是因為我覺得你聰明能幹,而且人老實。可我沒想到,你居然跟我搞這種不正之風?!你知道你這種行為是什麼嗎?你這是行賄懂嗎?你把我胡小美當成什麼人了?!」

陸生寶微笑看著胡小美:「我想請問,給自己喜歡的女人,準備未來做女朋友的人買禮物,這算是行賄嗎?!」

胡小美聽了陸生寶話一下愣住:「你說什麼,你喜歡的女人?未來的女朋友?你什麼意思?」

陸生寶深情地看著胡小美:「我說,你是我最喜歡的女人,我希望你能做我的女朋友。我所作的一切,都是為了向你表達我對你的情意。」

胡小美有些慌亂地:「這,這怎麼可能,我們才剛認識幾天啊?」

陸生寶煽情地:「喜歡上一個人只需要一分鐘就足夠,而我們已經相識了7天,也就是將近一萬分鐘了,有了這一萬次的機會,難道還不夠嗎?」

胡小美有些不好意思,緊張地:「可是,我比你大好幾歲的,我們倆不合適的。」

陸生寶認真地:「我喜歡的,恰恰就是你身上的成熟和自信,以及你身上散發出的知性魅力,我覺得,年齡根本不是問題。」

胡小美更加羞澀:「我哪兒有你說的那麼好呀,我……」

陸生寶認真地:「你的好,我心裡知道就好。還記得我們剛認識時,我對你說的話嗎?現在我告訴你,你已經修成正果了,我就是那個願意守護你,為你付出的男人……」

胡小美欣喜地看著陸生寶。

陸生寶認真地看著胡小美:「我送你這份禮物,就是要告訴你,以後,你只需要安心的保持你的美貌,做個幸福開心的女人,其他的一切都交給我,無論是工作還是生活,我都不會再讓你費一點心思……」

胡小美感動地看著陸生寶,眼睛中開始有淚光閃動,使勁地點著頭。

陸生寶故意地:「那現在我行賄的罪名,可以取消了嗎?」

胡小美看著陸生寶,故意嗔怪地:「少貧嘴,開車!」

陸生寶敬禮:「遵命!」

陸生寶重新發動汽車,向前而去。

超能俱樂部的花園中,周鶴鳴嘗試著活動身體,練習拳腳,已經是虎虎生風。

旁邊的崔麗和周榮成、趙磊看得都是面帶喜色。

周鶴鳴停住拳腳,興奮地:「已經完全沒事,一點也不覺得疼痛了。崔麗,真的多虧你這些日子對我的照顧了。」

崔麗笑著:「哪裡,還是你自己配的藥效果好,我不過是幫你熬熬藥而已,沒什麼的……」

周榮成讚歎地:「雲族的特效藥效果肯定是好,但要找齊藥材,也不容易。你為了找一副藥材,你得跑遍全城,這份心意我這當公公的可都看到了。」

周鶴鳴附和著:「是啊,崔麗,你有多辛苦,我都知道的。真的要好好感謝你。」

崔麗有些不好意思地:「哎呀,我是你老婆了,做這些還不是應該的,你們別再說這些客氣話了……你現在身體好了,我們是不是又要準備行動了?」

周鶴鳴有些擔心地:「當然可以,但我們現在是不是真的有戰勝南笙和吉特的可能,我可是一點把握都沒有。」

崔麗微笑著:「這個你就可以誇獎下我們的趙博士了,他現在已經把我們的信號接收器做了大的改進,以後不用交易者發出預約請求,只要名片出現,我們就能接收到,那就可以在交易者要去典當之前,進行勸說和阻攔,無需和超能交易所的人正面衝突。」

周鶴鳴欣喜地看著崔麗,高興地:「行啊,沒想到這個趙趙博士關鍵時刻又給我們驚喜。」

趙磊有些不好意思地:「這個其實還真不是我一個人功勞,你養傷的時候,崔麗提醒了我,我才想到這樣改進一下的。」

周鶴鳴高興地:「不管怎麼說,有你的科技幫忙,我再有崔麗和爸爸幫忙,這樣一來,以後我們就有更多的機會阻止超能交易所的黑暗交易了。」

趙磊和崔麗、周榮成看著周鶴鳴,一起點了點頭。

貨運碼頭上。

伴隨著現場工作人員的掌聲,戴偉和其他幾名參加真人秀的藝人,更換好服裝跑進拍攝現場,來到了巨大的集裝箱前站好。

南笙和江離站在遠處的工作人員後面,遠遠地看著戴偉等人的表現。

真人秀導演大聲宣布:「各位,今天的任務已經交代清楚了,現在開始第一項挑戰,高空越野。」

南笙和江離聽到導演的介紹,關注地看著拍攝現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