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練者的屍體不斷從包圍了暗影族的人群空隙中墜落下來,在許許多多關注的目光中,落下來的屍體數量越來越多,越來越快!

許問峰搭著恆毅肩膀,微笑道「現在明白了?暗影族的變異體戰鬥力有天尊二重天境界,只有我能贏。」

恆毅一怔,雖然他不知道那意味著什麼,但許問峰話讓他明白那是徐大公子帶領的人圍攻也無法戰勝的強大!

「那就看他們送死?」

許問峰早看出恆毅大概性情,一把摟著他脖子,分外認真的盯著他的眼睛一字字道「宇宙之中評判的最高準則就是結果。一個人死了,讓無數人記著,那叫死得其所;一個人如果死了,幾乎沒有人同情的時候,那麼這個人就叫死的活該。」

許問峰手指周圍許多觀戰的人一圈。「你看看——看看他們的表情,看看他們眼睛里或明或暗的情緒,有誰憐憫這些掉下來的屍體?」

恆毅不知道徐大公子過去的為人,也不知道他做過什麼事情,只是覺得作為同門,作為歷練隊伍,徐大公子的做法雖然卑鄙,他們也不該冷眼旁觀。

許問峰的話讓他認真的捕捉一張張關注戰況的臉……的確,他找不到憐憫的神情,反而有些人流露出幸災樂禍的欣喜。

一個人死了,卻讓別人拍手叫好,甚至稱快。

他知道兩個,一個是當年拿無辜村民練毒種被他活埋的城神公子;另一個就是李華。

徐大公子也許就是這樣一個人……

「哥,徐大公子是,其它人呢?」

天空陸陸續續墜落的屍體越來越多,恆毅不會可憐如城神公子和李華那樣的人,但那些被徐大公子帶著的人難道每一個都該死?

「還有個詞叫助紂為虐,他們選擇了當徐大公子一樣的人而有一樣的下場,同樣是自作孽不可活!」許問峰語氣罕見的冷漠,注視著恆毅的眼神份外冷酷。「弟弟,這樣的神門精英無法帶領人類文明走出更好的未來。因為神一樣的領導者不是這樣當的,如果他們永遠不屑於明白怎麼當領導別人的神,那就應該除去!把握任何機會,不計較任何手段……」

後面的話恆毅已經沒有聽清,神,不應該是這樣的……


這是恆毅的心裡話,至今堅信不疑的話。

卻是第一次聽到另一個人主動提起!

神,不應該是這樣。

恆毅堅信不疑,可是, 行在寬處

恆毅卻迷惑……

「徐大公子,我們不是對手啊!您別堅持了!」


歷練珠里突然叫響一把急切的聲音。 恆毅他們看不見人群包圍中央的戰鬥情況,但本來擔心的很多人這時候都意識到許問峰所謂不爭的理由,暗影族的變異首領的實力強大的已經讓徐大公子的人不顧一切的勸走,這番本來不該通過歷練珠說的話分明是隱晦的求助!

「閉嘴!本公子、本公子不可能拿不下他!」

陳自在的傷口已經塗抹上了藥物,創傷面積很大,一種藥物用於清理暗物質黑氣造成的腐肉,另一種藥物用於加強恢復。

湖白潔鬆了口氣,擦去頭臉上滲出的一層細密汗水。

陳自在仍然關注著半空的戰況,歷練珠里叫響求救聲音時,他冷冷一笑。

湖白潔驚愕抬頭,但天空中還看不到裡面具體廝殺的情況。「這麼多地尊境界的戰鬥力難道還圍攻不下一個天尊境界的暗影族變異體?」

「那是血海暗影變異體。」

湖白潔沒聽過這個名次,陳自在卻沒有說明的打算,只是冷眼看著天空的人群,淡淡然道「你很快會明白。」

歷練珠中有叫響剛才那把聲音。「公子受傷了!快、快逃!」

「該死的許問峰!許問峰——你敢算計本公子!」徐大公子憤怒的咆哮緊隨著從歷練珠中傳出,讓很多人都相信他此刻一定懊悔沒有聽陳自在的提醒。

湖白潔跟很多人一樣,雖然不明狀況,卻知道徐大公子的人根本奈何不得暗影族變異體。「活該!這樣我們還有機會——」

她充滿期許的話還沒說完,陳自在已經冷冷然打斷道「除了許問峰根本無人能殺!」

湖白潔微微一怔,卻仍然很不甘心。

也許他們都不能,但恆毅呢?

天空中包圍了暗影族的徐大公子帶領的歷練隊伍突然四面八方的飛逃,然而就在他們開始逃散的時候,大片血紅色的煙霧猛然蔓延了出來,將逃跑的人盡數籠罩其中!

紅霧的範圍之廣,簡直堪比許問峰聚集繁星力量匯聚的藍色光柱!

置身其中在飛逃的那些人一個個神情痛苦,渾身上下的毛孔全都在滲出鮮血,不片刻頭臉都成了血人的可怖模樣!

飛逃的人群中,徐大公子同樣變成血人,小霞等一群地尊二層境界的人環繞在他身邊,不顧一切的帶著他疾飛逃走。

一時間,片刻前還氣勢洶洶的隊伍竟然成了驚弓之鳥,只比誰飛逃的更快!

今夜離港

那個身材勻稱,臉色冷漠的暗影族變異體額頭上的鷹形印記持續散發著黑光,全身上下持續不斷的溢出紅霧,而在他身體周圍,大群本來看似已經死了的暗影族卻都懸浮在虛空,沒有一具屍體墜落。

紅霧的詭異力量讓置身其中的徐大公子帶領的歷練者的身體不停流出血珠,而那些鮮血全飛湧進暗影族變異體周圍懸浮的那些暗影族屍體中。

眾人眼裡,那些本來一動不動,許多被砍成幾段的已死暗影族的屍體突然詭異的自行拼接,窟窿般的傷口也在吸收的鮮血作用下迅速的癒合……

陸陸續續,已死的暗影族突然又動了起來!

但一個個目光黯淡無神,並不像是復活,反而像是能動的屍體。

徐大公子的人在飛逃,變異體的身上不斷涌噴出紅霧的同時他人也在追著人群最多的方向全速飛移,讓那些即使在最邊緣的人也難以輕鬆逃出紅霧的範圍。

那些距離變異體最近的一些山尊修為的人在紅霧中不斷流出鮮血,身體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變的乾枯,直到裸露出來的頭臉和雙手乾枯的只剩皮包骨的時候,紛紛喪失生機的墜落下來……

恆毅一時看呆了眼,至今為止暗影族都給人數量眾多卻並不強大的印象,何曾想過竟然有如此可怖的,沒見過的法術?

「血海變異體……」

很多歷練隊伍里有見識的都不禁倒抽了一口涼氣。

暗影族中力量強大的變異體里還有一種通過遺傳得到天尊境界以上級彆強**術力量的變異體,根據遺傳的法術絕技力量的不同,給予定性。

血海變異體指的就是擁有強大收割生命,並且吸收活物的生命力給養自己的能力。

眼前這種景象讓有見識的巔峰派弟子都想到資料記錄中的暗影族極強的一種法術絕技——血海霧影!

能夠吸取所有置身血霧範圍內的活物鮮血,補充自身的強大大範圍殺傷性法術,被人類文明定義為天尊以上程度的強大絕技。

血霧的效果和殺傷力取決於施展的暗影族的實力修為,血海變異體的實力在記錄中全都是天尊境界以上,是變異體中很可怕的類別。

血海霧影不是暗影族中最強大的變異體能力,但卻是殺傷範圍最廣、最麻煩的變異體能力之一!

徐大公子帶領的那些歷練隊伍中距離變異體近些的許許多多山尊修為的人根本來不及逃出血海霧影就已經被吸幹了鮮血,變成一具具墜地的乾屍,擁有地尊修為的人伴隨體內鮮血被吸出身體迅速縮小,一些來得及逃出,更多的卻恐懼喊叫的飛逃卻仍然還沒有逃出血海霧影的籠罩範圍。

暗影族變異體飛移的方向直朝島上密密麻麻休養的人群過來,那些有見識的人急切大喊「大家快散開!血海霧影持續時間二十息!」

一時間,人人四面飛逃,唯恐被迅速接近過來的霧影沾身。

許問峰暗暗深吸口氣,拔出背後的重劍,迎向暗影族變異體疾風般飛衝過去——

「血海暗影族能夠吸取別人血液能量,大家別靠近,我許問峰會讓你們都有衝擊修為層次的機會!」

眼看許問峰飛衝出去,飛逃的人群稍稍心定,只要許問峰能夠擋住暗影族變異體,他們就不會有危險。

可是誰都看見那個暗影族變異體周圍還環繞數量過千、死而復生的暗影族魔影,許問峰對付那暗影族變異體恐怕就不會輕鬆容易,同時對上那麼多,不得不讓人憂心。

王不怕不顧渾身的痛楚,咬牙站了起來。「許問峰,我替你擋!」

「不能去,修為差距太大!你上去反而會讓血海變異體輕鬆吸收血和能量恢復自身,讓許問峰的壓力會更大!」

湖白潔這時已經替陳自在穿好衣袍,跟著她快步走回人群,陳自在喝阻了王不怕為首的一干準備拚命幫忙的東北象山高手,又忙通過歷練珠提醒別人。

「這些暗影族都是被血海變異體操縱的魔影,是少見的群魔亂舞法術絕技,每一個都具備低於變異體三至五層的修為,至少也是山尊三層,都能夠施展持續吸取鮮血和真氣的吸血**。除非修為接近,否則上去的人越多越難戰勝血海變異體。」

歷練者中間絕大多數根本連血海變異體是什麼都不知道,更別說群魔亂舞的法術,聽了陳自在的話全都不敢再貿然上前。

保護著徐大公子飛逃的小霞本來看見許問峰出手還想找機會去搶奪變異體的腦袋,這時候再不敢動念頭。

徐大公子渾身是血,身形枯瘦,猶如風燭殘年的瘦弱老人一般,奄奄一息的被平放在草地上。

幾個保護徐大公子的人,包括小霞的情況沒有一個比徐大公子更好,還有一個地尊一層境界的弟子在落地后栽倒地上,沒有了生機。

周圍的人冷眼看過,再沒人理會,任由他們自行恢復,掙扎著吃藥休養,都只是關注著衝出去的許問峰。

許問峰一個人飛衝出去,穿過血海霧影的時候,他的皮膚表面同樣滲出鮮血,頃刻間就成了血人,一頭在風中飛擺的頭髮末梢不斷滴出鮮血,那些鮮血又全飛湧向暗影族變異體周圍的大群暗影族活死人身上。


當許問峰衝進去的時候,面前那些飛舞的暗影族以驚人的疾飛速度、以不斷變化的曲線飛行軌跡蜂湧飛撲過來的同時,每一個魔影額頭都射出道黑紅色的光線。

迅快的根本不容人閃避,迅速從幾十道,幾百道的疊加速度,射落在許問峰全身上下各處!

眾人都看見那些線束里有持續不斷的血液流過,才知道陳自在描述的這種吸血**的恐怖。

眼看許問峰被千餘魔影一起吸血吸收真氣,多少人都暗暗驚懼,唯恐他片刻間就被吸成了乾屍!

王不怕眼看許問峰承受著許許多多的吸血**,仍然毫不遲疑的急沖,縱然過去並不服他,此刻也忍不住喝彩贊道「許問峰你是個真男人!我王不怕今天服你!」

一番話說的很多沒意識到的人也都暗暗動容,是啊,如果不是為了保護別人,許問峰根本沒必要在血海霧影施展中的狀態下衝進去,一面承受血海霧影的傷害,一面頂著千餘魔影的吸血**。

看著的人里多少都想上去幫忙,卻又知道上去只是幫倒忙。

血海霧影那恐怖的籠罩範圍讓南象山的法術絕技也根本無法在血霧外對裡面的魔影實施打擊,更別說其它象山的法術絕技了。

「真不甘心,我們竟然只能看著!」南象山四女神眼看許問峰變成血人猶自飛衝進魔影之中,直衝中央的暗影族變異體而去,都氣恨自己此刻只能旁觀而不能幫忙,如此算什麼有力隊友?

正在她們懊惱的時候,突然感覺到一陣強烈的能量波動。

回頭一看,正看見恆毅渾身被紅光覆蓋,握著把紅色法劍斜舉虛空的架勢。

「這麼遠你能打著?」長腿女神微微一怔,三天三夜的廝殺都只能顧著自己和周圍的情況,又有數不清的暗影族阻擋視野,她們根本沒有見識到恆毅施展全部的法術。

伴隨著一陣激烈的真氣能量爆發,只見恆毅法劍上驟然爆射出一道紅色光束!

半丈直徑粗細的光柱一閃,平地斜飛而起,猶如從大地鑽出來的地光!

頃刻間穿過虛空,超越了飛沖中的許問峰——

穿過血海霧影,在天空留下一道紅色的殘影,彷彿飛出了蒼穹之外! 這一記死亡之劍灌注了恆毅全部的真氣,爆發時周圍的天地自然之氣彷彿全被引動,一陣強烈的能量波動讓附近的人覺得身體里的內氣都因此而震蕩。

紅色光束剎那飛閃過虛空。

許問峰周圍那些在血海霧影中復活的魔影們驚懼的四面飛退。


一時間讓許問峰周圍沒有了壓力,前面的一片也成了真空。

許問峰迴頭望了眼恆毅,笑笑,繼續頂著壓力急沖。

這一擊死亡之劍聲威驚人,但收效甚微。

恆毅發現這些復活的魔影反應速度非常快,飛移的速度也尤其驚人,加上有一段距離,竟然都能夠迅快的躲過了傷害,真正被紅色光柱吞沒殺死的根本不超過十個,而那十個竟然也在被紅光吞沒后又立即奇特的從粉末狀態重組復生。

紅色光柱飛閃而過——

許多未曾見過的人都愣愣看著,不能相信……

那種殺傷距離,根本不屬於天尊境界以下修鍊的法術所有,巔峰派的門派法術絕技里根本不存在,只有天上天那種地方才能夠修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