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到這一幕,葉天微微一笑,大踏步走了進去。

自己來這功德堂可真是不容易啊,也算是經歷九死一生了。

踏入功德堂後葉天並沒有感覺到什麼奢華的韻味,反倒是一股古樸寧靜的氣息,好似在暴風學院的一些高檔次的地方都是這個感覺。

舉目望去,只見這建築內部就是一個寬闊異常的空間,而一道圓形的大長桌子將這處空間劃分了開來,這就像是交易的櫃檯一般。

在那長桌子的那便乃是一些服飾整齊的學生,他們都是功德堂的弟子,負責接待那些接取任務或者領取報酬的人。

而在那長桌子的上空掛著一條很粗大的橫幅,在橫幅之上有著點點星光,這是由精神之力所浮現的文字。

葉天實在是不知道他們是怎麼將精神之力利用到這上頭的。


而這些文字全都說明近期的任務,例如:捕捉一匹八階風狼,獎勵功德一顆金石!

不得不說在這方面招生堂做的確實很細膩,只不過這功德獎勵的有些少了。

難些學生難免不成為低價出賣勞動力的人。

好在葉天不會做這些沒有意義的事情,作為一個直系弟子,錢他還是有一些的。

暴風安每一個人都會給他三十金石作為花銷,這在中域已經不少了。

「這位小哥,不知除了那橫幅上的任務還有沒有什麼特別的?」

葉天好不容易找到了一個空下來的學生,忙問道。

因為他一眼就將橫幅給看完了,上頭最好的一個獎勵便是一顆大玄元丹,而且任務要求極高。

為了破立丹,葉天有必要親自問一下。

那學生疑惑的看了葉天一眼,彷彿一下子沒有聽懂葉天的話,半響后才道:「你的意思是其他好一些的任務是吧?」

「沒錯,我就是這個意思!」


對於那學生的速度,葉天只得暗叫無語,不過好在人家最終還是理解了。

「好一些的任務也不是沒有,但是要求卻很高,所以……」

那學生說道此刻住嘴了,一隻手摸著下巴,故裝為難的看著葉天。

葉天是聰明人,此刻哪裡看不懂學生的意思,直接從懷中掏出了一顆金石放在了桌子上,這麼點小小付出他還是可以接受的。

正所謂付出才能有回報嘛。

「呵呵!說吧,你想要什麼獎勵,我直接幫你問問,省的說出一些不感興趣的任務!」

那學生見到金石后眼前一亮,話語倒也直白,居然直接讓葉天自己替要求。

「哦!那好!」

葉天聽罷點了點頭,當即道:「我要破立丹,不知道有沒有與它相匹配的任務!」

「砰!」

聽了這話,那學生剛剛打算收入懷中的金石一下掉落在了地上,同時他還面容獃滯道:「你……你說什麼?」 「破立丹啊,一種可以恢復人所有傷勢的神丹!這有什麼好驚奇的嗎?」

望著面前這位神情激動的學生,葉天淡淡解釋道。

櫃檯那邊的學生聽罷臉色一變,二話沒說就將那顆金石從地上撿起,重新塞入了葉天的手中。

「你這是什麼意思?」

葉天滿臉不解的看著這位學生,自從聽到破立丹后這位學生就發生了一系列的反常行為。

「不好意思,這忙我幫不了你,金石還你!」

學生沒有解釋,只是這般說道。

「什麼?莫非這兒沒有破立丹?」

葉天被他的行為搞得一愣一愣的,這到底是什麼情況,剛剛還好好的學生怎麼說變臉就變臉。

「你可知道此乃神丹,非我功德堂能夠供奉的起的,勸你還是趁早離去吧!」

那學生語重心長的說道,彷彿是因為之前那一個金石而給予葉天的忠告。

「不可能,我師尊說這兒有此丹藥的,此刻又怎會沒有?」

葉天滿臉肯定的說道,對於暴風安的話他從不懷疑,此刻的問題定然是出在那學生的身上。

「你師尊?」

學生聽罷臉上再次發生了些許變化,不過依舊是一副謝絕的樣子,道:「哪怕你是傑出弟子,或者是直系弟子,這破立丹都不是你所能得到的,還是離去吧,或者看看其他的任務,這兒有許多丹藥都有治傷之效的!」

「這……」


聽到這話葉天反倒是為難了,其實他看中破立丹的原因有許多,而治傷屬於最為次要的一點。

破立丹真正的逆天之處是在於改變人的資質,讓一個修鍊者擁有絕世之才,這才是真正恐怖的地方。

就像是四大院主曾都服用過破立丹,雖然只是四分之一顆,但此刻的成就也是極為恐怖的。

「破立丹雖然珍貴,但也不是不可得之物,你們功德堂只要願意拿出來,有什麼要求都儘管提。」

葉天再次辯論道,他不能放棄這個好機會,要知道寒楓還在那暴風城等著他呢。

「說了不行就是不行,破立丹不可能給你,如果你再不離去,那休怪我功德堂無禮了!」

那學生此刻也煩了,當即出言喝道。

由於他激動之下提高了說話的音貝,因此周遭眾人都聽到了這話。

一瞬間,整個功德堂都變得鴉雀無聲,他們都是中域本土之人,當然知道破立丹為何物。

此乃最強煉丹門派玄丹門的鎮派丹藥,且還需三位煉丹老祖同時祭煉才能成功的神丹,破立丹的大名可謂是風靡了整個中域。

而在角落的那個小子居然想要在功德堂得到破立丹,這簡直就是在痴人說夢。

在短暫的沉寂過後就是吵雜的聲音,大家都開始對葉天指指點點,紛紛猜測他的具體身份。

見到這一幕,葉天的臉上依舊如常,今日得不到破立丹的任務他是不會罷休的,繼續道:「破立丹既然存在,那便有與之等價之物,只要你們說得出來,那我就去為你們尋來,到時候咱們交換如何?」

說這句話葉天無疑是給出了很大承諾的,同時也做出了些許犧牲。

不過為了自己兄弟的未來,他也豁出去了。

到時候真得到破立丹,他打算盡數給凌寒楓服下,將其打造成一個比四大院主還要強大的絕世強者,一個能獨行整個中域的巔峰強者。

「來人!」

見到葉天還死賴著不走,那學生終於喊人了。

話語落下的一瞬間,外頭就衝來了四個身著盔甲的人,他們與昨晚的那個小兵不同,盔甲顯得極為高檔,氣勢也強大了許多。

作為守護招生堂之人,他們的實力都極為強大。

望著面前這四個中年人,葉天臉上帶著愁容,莫非自己今日要被「請」出去了?

「不對!」

就在這時,葉天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昨日小兵讓他來招生堂見一神秘人,此刻葉天可是有著正當理由的。

「喂,我乃是受招生堂之人所託而來,你無權將我驅逐出去!」

葉天直接朝那學生大吼道。

學生聽罷身子微微一頓,在他的印象中好像確有此事,只是無法確定那人是不是就是葉天,於是直接問道:「你叫什麼名字,來自哪裡?」

「葉天,黃院直系子弟!」

葉天趁著那四個士兵衝上來之前說道。

如果小兵所言為真,那自己此刻應該安然無恙才對。

果然,那學生的大喝聲在下一刻就傳了出來,只聽他對那四位士兵道:「住手,你們先退下吧!」

四位士兵見狀雖然心中疑惑,但還是走了開去,他們只負責保衛招生堂的安全,其他的一概不管。

而周遭眾人聽到葉天的身份后全都停下了口中的閑言碎語,黃院直系弟子,只要是直系弟子,那就擁有著學生中的最高地位。

在場都不過是普通弟子,最為高級的也不過是傑出弟子,還是那些不太知名的老師教導的,與葉天那強大的師尊暴風安不可相比,因此之前還在指三道四的人眨眼就閉了嘴。

「你當真是葉天?暴風安院主的新弟子?」

那學生並沒有立刻相信葉天的話,而是有些狐疑的問道。

「沒錯,不怕告訴你,功德堂擁有破立丹之事便是師尊親自告訴我的,所以你無需再騙我!」

葉天直截了當的解釋道,他知道之前那學生一直在欺騙自己。

「既然如此,那就跟我來吧!」

學生臉上沉吟了半響,從圓桌後方跨了出來,帶著葉天行出了招生堂大殿,望著招生堂的後方行去。

在那個大殿後方只有一個幽深的通道,漆黑無光。

「你要帶我去見什麼人?」

葉天跟在後方緩緩問道,看這架勢,應該是極為重要之人了。

「你去了就知道了,到時候破立丹之事你倒是可以問問他!」

學生語氣平淡的解釋道,他實在是沒想到葉天就是昨日前輩囑咐的那人,早知道那一個金石就不換了,作為這帶路費也很好啊。

「好吧!」

葉天點了點頭后就沒有再說話,一直緊緊的跟在學生身後,生怕給跟丟了。

在那通道中不知繞過了多少的彎,葉天只覺此刻已經來到了功德堂地下極深的地方,因為他們的路一直都是往下走的。

一路上,葉天實在是想不通那位神秘人為何要住在這種地方。

「好了,我們到了!」

終於,學生腳步停了下來,而在他與葉天兩人面前出現的是一個巨大的石門,在門上依舊寫著功德兩個大字,代表著它所隸屬的身份。

只要是功德堂的東西,幾乎都帶著這兩個大字。

「你進去吧!」

學生轉過頭來對葉天說道,言罷就自行返回到了之前那通道之中。

葉天見其徹底離去后才緩緩推開了石門,他實在是不明白那神秘人到底在搞什麼鬼。

「嘎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