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黃毛小子一瘸一拐的背影,冷美人送去了一個鄙視的眼神。

見周圍已經沒有什麼危險了,趙二彪慢慢的站起身來,然後挪動着來到了冷美人的身邊。

趙二彪來到了冷美人的身邊便對着冷美人嘿嘿的笑了笑,然後說道:“女王警察大人,你沒什麼事兒吧?”

聽到趙二彪這樣說話,冷美人看了趙二彪一眼,然後對着趙二彪說道:“要是沒有你幫倒忙的話也許還真的沒有什麼事兒!”

聽到冷美人這樣說話,趙二彪尷尬的笑了笑,然後自己給自己找臺階下,笑笑說道:“女王警察大人有難,我自然是要幫忙的,只不過,我就是用的方法有些不對就是了,我應該向着黃毛小子撲過去的,那樣的話,黃毛小子就不會倒在你的懷裏••••••”

看着趙二彪努力解釋的樣子,冷美人急急的打斷趙二彪說道:“趙二彪,不管怎樣,謝謝你!”

看着冷美人認真的樣子,趙二彪竟然有些不知所措,害羞的擡起手,輕輕的撓了撓腦袋。

就在趙二彪想要趁着冷美人的這股勁兒還沒有過去而乘勝追擊的時候,冷美人忽的搶在趙二彪的前面對着趙二彪說道:“剛剛是你報的警嗎?”

“不是呀!”

“那就奇怪了,會是誰呢?誰報的警呢?”

就在冷美人剛剛這般質疑完後,林子軒忽的遠遠的跑了過來,一邊跑一邊詢問道:“趙哥,沒事兒吧?我報警報的不晚吧?”

“原來是你!不晚••••••不晚••••••”

看着急急跑過來的林子軒,冷美人不解的看着趙二彪問道:“咦?你的同事怎麼會出現在這裏呀?” 一聽到冷美人問林子軒爲什麼會出現在這裏,趙二彪也忘了身上的疼痛,猛的向前一竄,擋在了冷美人和林子軒的中間,急急的向着冷美人說道:“小林子一定是路過這裏的,這裏是他回家的必經之路!嘿嘿••••••嘿嘿••••••一定是這樣的••••••”

聽到趙二彪這樣說話,冷美人微微的側了身子,然後對着林子軒問道:“是這樣的嗎?”

林子軒本來已經想好了一段說辭,可是,趙二彪的突然舉動卻讓林子軒有些不知所措了。

趙二彪見林子軒沒有反應,回過頭去,咬着牙,惡狠狠的對着林子軒說道:“小林子,你是不是路過這裏呀?是不是啊!”

趙二彪這樣的舉動讓林子軒反應了過來,趕快朝着趙二彪和冷美人一陣猛點頭。

“是的••••••是的••••••我就是路過這裏,看過你們兩個有難,我便報了警,就是這樣,就是路過••••••路過的不能再路過了••••••”

趙二彪微微的點了點頭說道:“路過就好••••••路過就好••••••”

見到趙二彪和林子軒這樣一唱一和的,冷美人似有所思的點了點頭,然後對着林子軒說道:“謝謝你報了警,不過,你也應該繼續路過了吧!”

聽到冷美人這樣說話,林子軒尷尬的笑了笑,然後說道:“也對!也對!你們聊,我繼續路過,繼續路過••••••”

說過話後,林子軒便奔着自己的車跑了過去,跳上車後,駕駛着汽車絕塵而去••••••

見林子軒確實是走了,冷美人看了看趙二彪,然後對着趙二彪小聲的說道:“想不到你還挺••••••勇敢!”


聽到冷美人這樣說話,趙二彪大感意外,朝着冷美人害羞的笑了笑,然後對着冷美人厚着臉皮說道:“哪裏!哪裏!我其實也不一直那麼勇敢的,只會爲了警察女王大人勇敢••••••”

剛剛說完這句話,趙二彪便在心中暗暗的爲自己鼓掌,可是,聽到趙二彪這樣說話,冷美人根本就沒有做出迴應,而是另起話題說道:“剛纔真是對不起,竟然把你摔在了地上!”

聽到冷美人這樣說話,趙二彪朝着冷美人笑了笑,然後大氣的說道:“沒什麼!根本就沒什麼!我一個大男人,摔一下又能怎麼樣!不過,說實話,剛剛確實是把我嚇了一大跳,剛剛走過來想和你打招呼便覺得天旋地轉的••••••”

冷美人聽到趙二彪這樣說話,扯起嘴角,微微的笑了笑。

見冷美人沒有絲毫寒氣的笑了笑,趙二彪的心裏覺得特別的痛快,而心中痛快的結果就是趙二彪一點點的向着冷美人挪了挪。

“你笑起來還真好看!”

聽到趙二彪小聲的嘟囔着什麼。冷美人對着趙二彪問道:“你說什麼?”

“沒有!沒有!沒有什麼!”趙二彪趕快解釋到。

聽趙二彪說沒有什麼,冷美人對着趙二彪說道:“其實,我剛剛那樣將你直接摔倒了是因爲我的戒備心有些太強了,這幾天實在是••••••”

聽到冷美人又說起自己被摔倒,趙二彪不禁覺得心中有些不快,自己一個大男人那樣的被一個女人輕易摔倒實在不是什麼光彩的事情,故而趕快不以爲意的對着冷美人說道:“其實,就是因爲站在我前面的是你,我對你完全放心,根本沒有戒備你,要換做是別人的話,我早就將這樣一個背摔給破掉了,要知道,我也不是吃素的,再怎麼說我小學的時候也••••••”

聽到趙二彪一直這樣喋喋不休,冷美人尷尬的笑了笑,然後趁着趙二彪停頓的時候打斷趙二彪說道:“我以爲你是哪個黃毛小子呢,所以下手纔會那麼狠的,本來我準備在將身後的人摔過來的時候就再補上一擊,讓其不能夠反抗,可是,一見到是你,我纔沒有繼續攻擊的,要是我反應慢一點兒的話,你現在可能就在醫院裏了!”

趙二彪似乎一直在被冷美人牽着走,冷美人一這樣說話,趙二彪便放棄了剛纔的話題,順着冷美人說道:“黃毛小子確實是太可恨了,你這樣做也是對的,要是你麻痹大意而被黃毛下子報復了的話就實在是划不來了!呵呵••••••剛剛聽你和黃毛小子的對話,那個黃毛小子還販毒呀?”

吞噬諸天 ,冷美人默默的點了點頭。

“那個黃毛小子販毒可不是一天兩天了!算得上是老手了!”

“今天你抓住了黃毛下子,你可是立了大功了!”

冷美人看了趙二彪一眼,然後對着趙二彪說道:“這裏面也有你的功勞的!”

聽到冷美人這樣說話,趙二彪哈哈的笑了笑,然後毫不客氣的說道:“作爲一個守法公民,這樣的事情無論是誰見到了都會出手相救的,更何況是你女王警察大人遇到麻煩了,我趙二彪自然是在所不辭了!嘿嘿••••••”

冷美人向着耳後輕輕的掖了掖頭髮,然後看着趙二彪說道:“其實,你做的不僅僅是今天晚上的事情!”

冷美人的話讓趙二彪不解了,趙二彪看着冷美人問道:“這是什麼意思呀?難道我夢遊的時候還幫你抓過賊!哈哈••••••”

一邊說話,趙二彪一邊向着冷美人挪了挪,而挪過之後,趙二彪距離冷美人已經很近了,趙二彪甚至可以感受到冷美人呼出去的氣打在自己臉上的癢癢的感覺。

見趙二彪距離自己很近了,冷美人看了趙二彪一眼,稍稍猶豫,然後,猛的站起身來,朝着不遠處的警車慢慢的走了過去。

一見到冷美人轉身走了,趙二彪趕快追了上去,一邊追一邊朝着冷美人喊道:“女王警察大人,你怎麼走了呢?”

趙二彪追上冷美人後便又向着冷美人問出了一遍。



“女王警察大人,你怎麼突然就走了呢!是不是我的什麼舉動惹得你不高興了••••••”

冷美人看了趙二彪一眼,然後對着趙二彪說道:“沒有什麼!我就是覺得有些冷了,想要到車裏呆一會兒!”

聽到冷美人這樣說話,趙二彪不禁在心裏面打了一個問號。

冷美人難道也怕冷? 一聽到冷美人說冷了,趙二彪毫不猶豫,趕快將身上的衣服脫了,給冷美人遞了過去。

一見到趙二彪將自己的衣服遞了過來,冷美人朝着趙二彪禮貌性的冷冷笑了笑,委婉拒絕了。

一見到冷美人露出的是冷冷的、帶有禮貌性的笑容,趙二彪便已經知道了,自己的好意一定是會被拒絕的,所以,等到冷美人說不用的時候,趙二彪也沒有感到特別的失望,不過,趙二彪拿過衣服卻並沒有穿上,而是拿在了手裏。

這就是趙二彪的原則,既然你不接受我的衣服,我就陪着你一起冷。

事實是,趙二彪在接過衣服的時候發現,衣服已經挺長時間沒洗了,有味了。

冷美人打開了車門,回過頭去對着趙二彪禮貌性的問道:“要不要上車?”

趙二彪怎麼能夠錯過這樣的機會,一聽到冷美人這樣說話,趕快手腳並用的跳上了車。

關好車門以後,趙二彪便對着坐在前面副駕駛位置上的冷美人問道:“女王警察大人,你還沒有說剛剛的話是什麼意思呢?”

冷美人對着後視鏡微微的擺弄擺弄頭髮後,看着後視鏡中的趙二彪說道:“你還記得那次我約你出來嗎?”

聽到冷美人這樣說話,趙二彪頓時覺得心中滿是怨氣,將手中的衣服向旁邊一放,自己則向後躺過去,最大程度的依靠在了座椅上,然後對着冷美人說道:“記得!當然記得!你說中午十二點見面,可是,我等了你很長時間你也沒有出現!最後,我回公司都晚了,還捱了老闆的一頓臭罵!”

此時,趙二彪覺得自己渾身都是理,而爲了讓冷美人更加深刻的認識到自己的錯誤,趙二彪將事情添油加醋。

聽到趙二彪這樣說話,冷美人透過擋風玻璃看着正在抓着“漏網之魚”的其他同事,然後語氣冰冷的說道:“其實,那天我本來是打算去見你的!可是,突然有事被耽誤了!所以纔沒去成的!”

聽到冷美人這樣說話,趙二彪心中暗暗的想道:“千萬別裝大了!差不多就行了!”一有這樣的想法,趙二彪便又恢復了滿臉笑容的樣子,身子向前探着,然後對着冷美人說道:“我就知道女王警察大人不會隨意爽約的!肯定是有原因的!好吧!好吧!我原諒你了!我的肚量大着呢!只是從外表也能夠看出來!這大肚子!這大體格子!身體好着呢!哈哈••••••”

趙二彪本來是笑着說了一句玩笑的話,可是,冷美人卻沒有任何反應,仍然是眼神冷冷的透過擋風玻璃看着外面忙活的同事。

一見到冷美人這樣,趙二彪心中暗暗的懊悔一定是自己剛剛的行爲太過於魯莽了,惹得冷美人不高興了,而一想到這,趙二彪趕快對着冷美人解釋說道:“其實呢!二彪哥不是一個隨便的人••••••”

冷美人似乎沒有興趣去聽趙二彪的解釋,在趙二彪的話還沒有說完的時候便依舊語氣冷冷的對着趙二彪說道:“我們那天去執行的任務是抓捕一個販毒的團伙!可是,由於行動計劃佈置的不夠周密,那天我們一無所獲!”

趙二彪雖然心中急着和冷美人去解釋,可是,聽到冷美人這樣說,趙二彪還是擺出了一副惋惜的樣子,對着冷美人轉着一副扼腕嘆息的樣子說道:“可惜!真可惜!實在是太可惜了!真實可惜呀!”

冷美人似乎並沒有因爲趙二彪這樣有些過分的表演而做出任何的改變,還是剛纔那樣語氣冷冷的說道:“後來,我無意中在衚衕中看見了黃毛小子等人和他們發生了衝突,這個你應該是知道的!”

聽到冷美人這樣說話,趙二彪趕快笑着搶着說道:“知道!知道!當然知道!就是那回在衚衕中嘛!那回,我的金碧酒店的袋子可是起了大作用了!哈哈••••••”

“後來,我回去以後想了想,覺得黃毛小子有些蹊蹺,他說話的時候明顯眼神飄忽,走起路來也是歪歪扭扭的,好像吸毒了一樣,然後,我就查了查他,發現他竟然和我們那日要抓捕的那個販毒團伙有聯繫,之後我便一直在找他,不過,一直都沒有找到!”

趙二彪通過後視鏡看了看冷美人,然後對着冷美人說道:“這就叫做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黃毛小子找還找不到,竟然自己送上門來了!”

總裁,你老公找你 !”

“恭喜恭喜!女王警察大人真的是前途無量呀!哈哈••••••”

冷美人輕輕的嘆了一口氣,然後對着趙二彪說道:“這些事情本來不應該告訴你的!可是,你畢竟爲我們抓黃毛小子出了不小的力,告訴你也是應該的,不過,你可一定要保證,千萬不可以隨便的說出去,要不然,會對我們的行動造成影響的!”

冷美人的叮囑,趙二彪自然是不敢違背的,使勁的朝着冷美人點了點頭。

趙二彪表面上雖然是笑着對着冷美人保證着,對於冷美人的信任感到高興,可是,在趙二彪的心裏還是希望冷美人說的不是去幫助警方抓捕罪犯,而是幫助她自己脫險,至於,什麼保不保密,趙二彪根本就不在乎。

就在冷美人和趙二彪這般說話的時候,剛剛和冷美人說話的警察忽然返了回來,急急的敲了敲冷美人和趙二彪所在的警車的窗戶。

一聽到有人敲窗戶,趙二彪趕快望了過去,而就在趙二彪望過去的時候,冷美人已經將原本鎖上的車門打了開。

“咦?車門什麼時候鎖上的?是誰鎖上的?難道是冷美人鎖上的?冷美人鎖上車門是不是有什麼暗示?難道是想要震一下••••••”

就在趙二彪這般胡思亂想的時候,冷美人的同事滿臉緊張的對着冷美人說道:“頭兒,不好了!你好像攤上事兒了!而且,攤上的事兒好像還不小!”

“怎麼回事?慢慢說說!”

“細節我也不太清楚!你還是趕快回局裏去吧!局長現在正火急火燎的找你呢!” 坐在警車副駕駛位置上的冷美人似乎並沒有將“壞消息”的事情放在心上,只是看着窗外,眼神淡淡的有些發冷,任憑窗外的霓虹一點點的向後倒退而去。

看着坐在自己前面的冷美人這般靜靜的,別有一番風情,趙二彪想要和她說些什麼卻不忍打擾,只是靜靜的看着冷美人。

就在趙二彪想要和正在開車的冷美人的手下搭訕搭訕的時候,冷美人忽的回過頭來看向了趙二彪。

一見到冷美人看向了自己,趙二彪趕快將眼神鬆了上去,也看向了冷美人。

冷美人看着趙二彪冷冷的說道:“讓你到警察局,簡單的錄一個口供,有需要的話,我也會請你幫我作個證!不會很影響你吧!”

聽到冷美人這樣說話,趙二彪趕快朝着冷美人擺了擺手,然後笑着對着冷美人說道:“不會!不會!當然不會!你也知道,我就一個人,回去也沒什麼事情的!再說了,能夠幫助女王警察大人作證也是我的榮幸,我很••••••”

聽到趙二彪說不會有影響,冷美人已經轉過身去了,根本沒有去認真的聽趙二彪接下來的話。

趙二彪見冷美人沒有仔細的去聽自己的恭維之詞便也就沒了興趣,不再去說。

沉默了好一會兒,趙二彪終於還是沒有忍住,輕輕的推了推冷美人的座位。

冷美人感覺到趙二彪在輕推自己的座位,將眼神慢慢的從車外收了回來。

一見到冷美人有所反應,趙二彪便對着冷美人小聲的問道:“女王警察大人,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

冷美人並沒有說話,只是輕輕的點了點頭以示肯定。

趙二彪想了想後對着冷美人問道:“女王警察大人,你說這世界上爲什麼會有男人和女人的差別?這種差別帶來的是什麼呢?這種差別有沒有存在的必要性?”

聽到趙二彪又這樣耍起了貧嘴,冷美人不屑的切了一聲後便繼續看向了窗外的霓虹,靜靜的想着些什麼。

見冷美人沒有反應且趙二彪還想要繼續說些什麼,開車的冷美人手下怕趙二彪繼續發問而惹怒了冷美人便趕快對着趙二彪說道:“你問的是什麼問題!這些問題別說是我們的頭兒答不上來,就算是哲學家也回答不上來呀!”

聽到那個人這樣說話,趙二彪無奈的聳了聳肩,然後對着冷美人態度認真的說道:“女王警察大人,不和你說笑了,現在我想認真的問問你,那日你約我到金碧酒店是想和我說些什麼呀?”

聽到趙二彪這樣問起,前面的冷美人的身子明顯的頓了一下。雖然看不見冷美人的表情,可是,趙二彪可以想象的到,冷美人一定是面色微微的發愣,稍稍的有些慌亂。

冷美人“冷”的特點給冷美人帶來的不僅僅是冷冷的態度,還有冷靜的性格,所以,只是稍稍的愣了愣後,冷美人便反應了過來,重新有意無意的看向了窗外的霓虹。

趙二彪見冷美人遲遲沒有回答,以爲冷美人還像剛纔一樣不會回答了,可是,就在趙二彪將要放棄得到冷美人的答案的時候,冷美人忽的語氣冷冷的對着趙二彪說道:“沒什麼••••••沒什麼••••••其實也沒什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