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的眼神下去,嚇得那些爭相進入結界入口的人手足無措了。

這雲大少還是有些脾氣的,看來他對那份神帝級的功法志在必得啊!

林寒有些爲難了,那自己要怎麼從他的手裏搶到那份功法呢?

算了,進去再說,見機行事。自己有四隻神獸,還怕他們?

“好,我們進去。”李峯點點頭,之前的那個三個人不見了,去哪兒了林寒也不知道,再說那三個人對自己一直不太友善,林寒也懶得去關心他們。

李峯跟雲瀾根本沒有將林寒當成一個威脅,任由他跟着他們兩個人跨入了那個五彩的光柱之內。

剛剛進入光柱之,林寒看到眼前那一片豁朗開朗的世界。

跟外界的蕭條不同,裏頭的綠草如茵,到處都是風華茂盛的植物,甚至有不少的好的藥材。

看到這些藥材林寒即刻開始採集了,見林寒如此沒有出息,幾株草藥將他給打動了。李峯和雲瀾都有些無奈了。

這些都是低階的草藥,林寒採集這些草藥到底有什麼用?

“林寒,這結界是有時間期限的,只有一個月,你不要顧此失彼了。”雲瀾看不下去了,停下腳步開口提醒了一下林寒。

wωw▪тTk án▪C〇

起這些草藥,那些功法纔是最重要的。

如此顧此失彼,誰不會不太妥當?

“額……我知道了,我高階的功法也用不了,低階的我也懶得學,還是把煉丹弄好了。”林寒對着他們咧嘴一笑,盡顯天真無辜。

這樣的一句話讓李峯卸下了對林寒的防備之心。原來是一個沒有心機的。

“別管他了,時間不多,如今這空間裏進了這麼多人,咱們最好要注意一點。不要被人搶先一步奪去了神帝級功法。”從來沒有一次進入空間的人這麼多過,這讓李峯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壓力。

既然林寒這麼沒有出息,讓他好好的沒出息去,他們也是不會去管的。

推衍娘子:狀元相公不信邪 “那林寒,咱們此分開,一個月後,在這裏見面。”雲瀾想想李峯說的也對。

他們跟林寒不一樣,林寒是一個散修,對那些功法不感興趣無所謂的,但是他們不一樣,他們需要將那些功法帶回自己的家族去,壯大自己的家族。

雲瀾跟林寒交代了一句,立刻離開了。

他以爲自己願意將林寒帶到這個地方,已經實屬好心了。

目送他們離開,林寒即刻也離開了原地,去尋了一處僻靜的地方好好的修煉,主要的自然是去修煉神偷功法。 與其費時費力的去尋找那些東西不如直接等他們找到了坐收漁翁之利。

不過需要將自己的修爲提升一些來,不然去偷一些神皇階品的大能還是有風險的。

一月之期轉瞬即逝,林寒也將自己的修爲提升了兩三階,這多虧依仗了丹神煉製的丹藥,丹神也恢復了一些修爲,已經是神者階品了。

畢竟他是有基礎的,只是變成殘魂,修爲流失。這不滅凰體的威力果然不同尋常。

一經修煉非凡無,這一個月陸陸續續有人找到東西從林寒守着的入門處離開,林寒躲在暗處試用了一下自己已經修煉至巔峯狀態的神偷功法,沒有一個人發現他動了手腳。

現在算讓他去偷神皇階品的大能強者都完全不是問題了,不過需要找個人實驗實驗。

畢竟雲瀾和李峯都是神皇高階強者,實在需要小心爲。而且能夠跟他們兩個搞好關係,是很重要的。

一月之期的最後那幾天,出現在出口處的人最多,林寒那叫一個大豐收,其還成功的偷取了一個神皇五階大能的所得的寶物,那叫一個激動。

仔細一看,發現是神皇級的功法,叫火影迷蹤。

這功法不錯,林寒仔細看了看,發現最低階品神師級也可修煉,是隻能修煉這功法最初階的。能夠真正將這個功法發揮效應的話,只有階品到了神皇級纔可以。思及此,林寒將這個東西直接丟到了自己的空間裏,不是那個跟丹神公用的空間,而是自己單獨的空間。這些偷來的功法林寒全部都丟到那個空間裏了。

“什麼功法都沒有得到,弄到了這麼一件破玩意。”林寒藏好了功法,繼續在這裏守株待兔,很快又來了幾個修行者,其有一個手拿着一塊看起來很是普通的黑色石頭。這石頭看着十分普通,但是林寒從這塊石頭的察覺到了一絲絲超神材料的氣息。

絕佳的天才地寶啊!

林寒兩眼發亮,這小子沒有丟到空間裏,不好偷啊!

林寒思前想後,忽然心生一計,從自己的空間裏取了一顆跟這個石頭差不多大小的夜明珠,直接施展神偷術的移形換影一招,將對方手的這塊材料換成了同樣大小的夜明珠。

忽然的調換讓那個修行者有些懵了,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看着自己手心的夜明珠,一臉困惑。

這玩意怎麼忽然變成夜明珠了?

這東西不錯啊!

林寒對這塊石頭愛不釋手,不過也知道不能讓人看見,所以又丟到了自己的空間裏。

他都是用同樣的方法換取了那些人身的東西,空間的裏的夜明珠都被他用掉了一大半。

在他心裏,竊取始終不太好,所以直接交換,來的心安理得一些。

除了那顆最大的夜明珠他對其它體積較小的夜明珠的起不了多大的興趣。

換了也換了。

“你小子居然弄到了一個好寶貝!”廢石變明珠!哪兒來的這樣的好事,不如多讓他碰到幾件。

那個修行者身邊的人驚呼到,一臉羨慕的看着對方。

對方撓了撓頭,百思不得其解。

不過能夠弄到夜明珠的確是不錯的事情了。思及此,他立馬將寶貝放到了自己的空間裏,然後跟着一班好友一起離開了此地。

接下來的幾天,陸陸續續又來了許多的人。

唯獨沒有見到李峯和雲瀾,林寒耐着性子等,一直等到了最後一天。

根據那作爲進出口的面的隱形字體標識,時間只剩下了一個時辰,若是一個時辰內他們不出去的話,會被困在這個地方一百年的光陰。這可不是林寒想要面對的,這跟坐牢有什麼區別?

林寒正打算去找他們,沒想到看到一個行色匆匆的身影出現在了入口處。

林寒仔細一看,來者可不是李峯嗎?

李峯出來了,那雲瀾呢?

林寒大吃一驚的同時,用神偷之眼查看了一下李峯身的丹田,在李峯的丹田處發現一個卷軸,卷軸所寫的正是神帝級功法,而且面還有血跡。

血跡!

這血跡明顯不是李峯的,他看起來氣血很足,沒有一點受傷的樣子。

林寒原是想要叫住對方,但是他忽然停了下來,心念一動,將東西取出,展開看了一下。

“雲瀾啊雲瀾!這輩子你都不會想到,自己爲我做了嫁衣吧!你好好的餵了那隻九階魔獸吧!”說完,將東西丟回到了空間裏,閃身離開了空間。

在他離開空間的剎那,林寒直接將那個卷軸轉移到了自己的空間裏。然後從暗處走出,順着雲瀾的氣息狂奔而去。

只有一個時辰的功夫,他完全不敢耽擱。

所幸的是李峯的身沾到了雲瀾的血氣,這血氣很明顯,林寒輕而易舉的找到了雲瀾所在地。發現雲瀾已經倒在了地,不遠處還倒着那隻大雕的屍體。

林寒心念一動,將那隻大雕的屍體丟回到了空間裏讓丹神幫忙醫治,自己則前將雲瀾扶了起來。

在林寒打算帶着雲瀾離開的時候,忽然一陣劃破天際的嘶吼聲響了起來。

一隻驚天巨獸出現在了林寒的面前,林寒挑眉,直接喊了一聲小白。

跟那隻驚天巨獸肩的暗金狼王出現在了巨獸對面直接張嘴撲咬了過去。只是一口,咬斷了對方的脖子,一把扯下了對方的腦袋,直接吞入了腹。

九階魔獸再厲害也不是九階神獸的對手。他都還沒請那三隻祖宗出來呢。還是小白較好使喚一點。

馴妻成癮:無賴九皇妃 吃掉的對方的腦袋,狼王又化爲了圖騰,回到了林寒的胸口處。

林寒將雲瀾背起,迅速的朝着出口處走去。

總裁,愛多少錢一斤 可才走到出口,又覺得不太對勁,若是李峯發現自己的卷軸被偷,守在門口等着自己怎麼辦?

想想不太合適,林寒將重傷不醒的雲瀾丟到了自己的空間裏。

然後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將衣服的血跡清除掉,故作一派悠然的走出了結界。 剛剛走出結界,果然看到了氣急敗壞的李峯。

“李兄?你怎麼這麼早出來了?”在離開出口的剎那,林寒還拿出了一株草藥放在手裏,假裝自己這一個月都在採藥的樣子。

“你怎麼到現在纔出來?”李峯狐疑的盯着林寒,試圖從他的身找出一些不一樣的痕跡,但是什麼都沒有找到。

“啊?當然是採藥啊!你看我採了不少的好藥材,這株千年人蔘不錯,你要不要?”林寒從空間裏掏出了一株千年人蔘,放到了李峯的面前。

“這東西我家藥房裏都爛了,也你沒出息了!你出來的時候可還發現裏面有什麼人嗎?”李峯離開結界之後發現自己的空間裏的那個神帝級功法的卷軸不見了,所以纔在猜想是不是有人偷走了?

但是守在出口處一刻鐘,只有一個林寒出來,再無別人。

他仔細的觀察了一下林寒,發現林寒滿身的藥香,看來這一個都在跟藥材過不去是真的。而且他修爲這麼低,不可能做到將自己的東西偷走自己還沒有發現的。

“沒看到啊!額……雲大哥呢?”林寒一臉懵懵的樣子看的李峯有些無言以對,這人還是像林寒這般活的沒心沒肺爲好。

其實在剛纔李峯在觀察林寒時,是四大神獸幫忙斂去了林寒空間裏的氣息,刻意讓林寒身的煉丹師氣息放大,這才騙過了李峯。不然的話,林寒現在恐怕已經被李峯看穿並且直接動手要殺他了。

“雲瀾……”提到這個名字,李峯的臉色一下子變得非常不好,“我跟他走散了,我有要事先走了,你可以在這裏等等他,等他出來跟他說一句,我有事情先離開。”李峯其實是想要去不滅戈壁的入口處去問問那個賣出門票的人到底都有一些什麼人進來。這其是不是包括神偷家族的人。若是是的話,他一定會去找那一家子算賬!偷誰的東西不好竟然偷到他身來了!簡直找死!

“哦!那李少爺慢走!”林寒點點頭,目送李峯離開。

李峯剛走,林寒的嘴角勾起一抹冷血的笑容。

“配!做了婊子還要立牌坊!雲瀾怎麼樣你會不清楚?”林寒可不敢耽擱雲瀾的病情,將小白叫出來,跳到了小白的背,讓小白帶着自己離開原地,去一處安全的地方幫雲瀾療傷。

沒想到從開始到現在僞裝的最好的是李峯,明明是心思這麼惡毒的人,卻能裝出一副慈眉善目的樣子,簡直可惡到家了!

小白很快幫林寒找到了一處安全的山洞,並且用靈力設下了結界,保證了雲瀾和破天身的氣息不會外泄。

林寒管丹神要了一些救命的丹藥,自己也用從空間里弄來的一些藥材製作了一些外傷的藥物,開始幫雲瀾療傷了。

先給雲瀾餵了丹神僅僅煉製出一顆神皇階品的復元丹後,林寒還幫雲瀾治療了一下傷勢。

幫助雲瀾弄完,去幫那隻開始瞧不起自己的破雕療傷了。

嚴格意義來說,這雕還算有情有義,不然的話,怎麼可能在垂死關頭沒有丟下主子,而是爲了主子身負重傷沒呢?

所以還是有情有義的。

給這隻雕餵了兩三顆八階的靈獸丹,再給它敷了一些外傷的膏藥,看到這隻雕有甦醒的跡象,林寒鬆了一口氣。

幸虧自己這個行走的藥桶跟在他們的身邊,不然他們這一次真的會死翹翹了。

“唔……”一道輕聲的呢喃傳來,林寒轉過頭一看,發現雲瀾已經醒過來了。

“雲大哥,你沒事吧?”林寒連忙靠近對方,關切的開口問道。

“林……林寒?怎麼是你,我現在在哪兒?”狼狽困難的從地坐起來,雲瀾揉了揉自己的腦袋。昏迷前的記憶猶如潮水一般涌入了他的腦海裏。

“李峯!”他咬牙切齒的開口,眼底透着的恨意幾乎要將地面鑿出兩個洞來。

“李大哥怎麼了?剛纔我看到他行色匆匆的離開了,還說跟你走散了?我有些擔心你,所以進去找了找你,幸虧讓我找到了。還將你救出來了。”林寒明知故問,主要是想要知道李峯到底是怎麼算計雲瀾的。

“他是這麼說的?”雲瀾聽到林寒的話之後更是憤怒難消,幾乎是想要活活將李峯給掐死。

“是啊!雲大哥你到底是怎麼回事?怎麼傷的這麼重?”那復元丹可是丹神的寶貝,本來丹神說什麼都不願意給的。還是林寒答應了他,等到他晉升神王之後,幫他煉製一打,他才願意給林寒的。

“李峯出賣我,將我刺傷,推出去做了誘餌!我從倒下開始到現在一直想不明白,千年的兄弟情義,不過一本功法嗎!”爲了一本神帝級的功法,李峯這廝連千萬年的兄弟情誼都出賣了!

“在有的人眼裏,千萬本的神帝級功法都不一段情誼,但是對有的人來說,朋友,是可以用來出賣的。”對於自私自利的人來說,朋友是用來出賣的。

林寒的話猶如一記重錘,重重的砸在了雲瀾的身,他心痛欲死,卻還要強裝堅強。

雖然林寒救回了他的性命,但是他的修爲大跌,從神皇巔峯跌倒了神皇五階,若是被爹爹知道了,怕是會挑起和李家的戰爭。

他再不濟,也不願意爹爹爲了自己拼整個家族作爲復仇的籌碼。

思及此,雲瀾開口跟林寒說了一句,“林茽,這次真的謝謝你,也請你幫我保密,不要告訴任何人,我是被李峯暗算的。”

林寒聽到雲瀾的話,有些不可思議,“爲何?”他不明白,依照雲家的在神域大陸的實力地位,根本沒必要懼怕李家的,不是嗎?

“因爲我們雲家,李家少了一個神帝。”神帝一怒,生靈塗炭!他絕對不允許雲家因爲自己的事情,付出慘痛的代價。

“額……”聽到雲瀾的話,林寒又一不小心愧疚了。

這還真是自己的錯,如果不是自己他爺爺也不會死。但是如果他爺爺不死,自己會被詛咒纏身,所以還是死了好! “破天!”當雲瀾注意到自家神獸時已經激動壞了,連忙飛奔前,一把將破天給抱住了。

破天剛剛醒來被自己主人給抱住了有些受寵若驚,一雙溜圓的雙眼驚愕的看着雲瀾,過了好半天才反應過來。發出了一些鷹類特有的嘶吟聲。 夜涼船影浸諳離 主僕重新相見的場景,有些感人。

林寒在一旁站着看着他們,深深的爲他們之間的主僕情動容。

“林茽,是你救了我家的破天嗎?”想也知道,也只有林茽有這樣的手段,救了自己又救了破天的。

“嗯。”林寒點點頭,這名字不是自己的用起來是有些怪啊!

破天自然聽懂了他們之間的對話,有些詫異,盯着林寒看了一會兒,最後眼底閃過一抹感動。

自己是屈服他的身的神獸威壓纔對他態度有所轉變的,沒想到他能夠不計前嫌救自己。這讓破天感動極了。

“林茽,你能夠救破天我能理解,畢竟靈獸丹的等階是隻要能湊夠藥材能煉製出來的。但是我的……我感覺我體內好像有復元丹的氣息。我神皇修爲的復元丹,你哪兒來的?”神皇級的復元丹有多麼珍貴,怕是隻有他能夠知道。普天之下,能夠煉製出此丹藥的,除了自家仙逝的爺爺,是那將自家爺爺霍霍死的丹神才能。而林茽,一個小小的神師,到底是從哪兒弄來的。

“額……”林寒被這雲瀾的問題給問的有些懵了,不過很快反應過來了,“當然是那不滅空間裏啊!不然你以爲依照我這麼弱的修爲,哪兒弄來的丹藥?”林寒將責任全部都丟到了那個不滅空間。

畢竟那個不滅空間神祕的很,沒有人知道那裏面到底能夠出現什麼東西。

“那裏頭竟然還有丹藥?太神了!”雲瀾大吃一驚,難怪藥效這麼好,服下感覺好了許多。

“對啊!那麼一顆,我貢獻給你了。”這一點林寒可是沒有說謊的,丹神那裏那麼一顆神皇階品的復元丹,給了這小子,這小子是走了狗屎運啊!

“謝謝!救命大恩,沒齒難忘!”雲瀾雙手抱拳,無感激的開口。

“不用謝了!你當時在山洞時於危難時刻救了我,我自然會以恩報恩的。”林寒揮了揮手,尷尬的笑了笑,開口說了一句。

對方一聽,眼底閃過一抹感動。

其實算自己不救他,他也有能力能夠自保。

說到底,這林茽心善,一點不似李峯那般惡毒。

想到這個李峯,他的雙手又忍不住握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