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在他看來,大梁要守,可焉知換個人不能守得更好?

不是沒想過改朝換代,憑他如今的權利,若是真反了,也不是不可能。

只不過,會教懷中人難做些罷了。

他捨不得,便退了一步,任由姜五爺和姜家出手。

他想,若是楊玹安分便也罷了,若是不安分,他不介意大梁換個皇帝。

左右也不是非他不可。

他可以為君出生入死,但,容不得他覬覦自己的愛妻。

天色大亮,燭火也不知何時熄滅了。

姜姝兒懶懶地睜開眼,感受到神后的溫暖,驚喜地轉過身,就瞧見也緩緩睜眼的韓瑜。

在她額上落下一吻。

「怎的不多睡會兒?不習慣嗎?」

姜姝兒搖頭,眸子里若有星光綻放,笑道:「你怎麼回來了?」

韓瑜摟緊了她。

「捨不得姝兒,怕你在宮裡住不慣,吃不好,所以便回來接你歸家。」

「真的?今日就可以回家了?」

「嗯,等你起了就回家。」

姜姝兒不是不知道他的布置,但也只是知道,卻不全然了解。

楊玹的事她就不知道,而長樂顯然也沒打算告知她。

起身洗漱后,她隨意用了些東西,便與韓瑜一道出了殿門,見著並無人阻攔,這才鬆了口氣。

離宮門還有段路,她和韓瑜上了軟轎,在宮門口又換上馬車。

臨離去前,看了眼深深的宮門,那像是無底洞般的富貴窟,是世間最貴極的地方。

可她,不喜歡!

「阿瑜,往後我也不想來這宮裡了。」

「好,都依你!」

韓瑜眸色溫柔地將她抱到腿上坐著,即便不小心碰到了傷口,也沒皺一下眉頭。

姜姝兒放鬆地依偎在他懷裡,只覺得今日他身上的熏香重了不少,不過卻不難聞。

馬車愈行愈遠,身後的宮牆也在一點點縮小,直至不見……

【正文完】 轉眼時間就來到了第二天的2月1日,周六清晨。陰沉的天空,飛舞著細碎的雪花。

清晨的小院中,響起了一片人、馬的喧囂聲。而肖恩同樣也早早的起床,完成了當天的騎士修行。之後經過了簡單洗漱,他就來到了餐廳。

「菲爾,你今天不必跟著我。帶著戈登他們幾個,去與你的那些朋友們告個別。畢竟,我們這次離開,也許要很久以後…才會回來…」坐在餐廳主位上等待早餐的肖恩,忽然扭頭對著菲爾開口說道。

「少爺…我…」聞言后的菲爾,頓時有些心情激動的想要開口感謝。但他才剛吐出幾個字眼,就被肖恩揮手的動作打斷。

而後就聽肖恩溫和的對他說道:「菲爾,你不必多說…早餐后,從你姐姐那裡拿些錢…另外,給我找個熟悉路途的嚮導…」

「托爾,早餐后你跟著我…」不等菲爾回答,肖恩就扭頭對著另一側的托兒吩咐道。

「嘿嘿…好的少爺。」聽聞肖恩的吩咐,托兒立刻笑著點頭應是。

自從托爾那貪婪的大伯,被肖恩狠狠的整治了一番后,就彷彿突然變了一個人般。再也不將賈德大師對他的忍讓,當成理所應當。這不僅讓賈德感到欣慰,同時也讓托爾等小輩們高興異常。

特別是當托兒的祖父母,帶著他那大伯親自上門請罪后。更是讓他們有了一種,揚眉吐氣的暢快感覺。以至於托爾近段時間以來,心情不時的就會處在興奮之中。

早餐后,肖恩披上厚厚的黑色斗篷,而後和托爾一起騎馬,迎著飛舞的雪片離開了小院。此行,他們將直接前往北城區。

這是因為昨天傑森離開后,不過是區區一個多小時后,他又匆匆的去而復返。在帶來了默克爾中校對他歡迎的同時,也約定了第二天前往莫爾院長別墅碰頭的消息。故此,肖恩今天才會帶著托爾直接前往北城區。

半個小時后,肖恩站在別墅書房的房門外。而後在為他領路的僕人,恭敬的行禮告退後。他這才表情淡然的,輕輕敲響了書房的大門。

「莫爾院長,好久不見…」在得到允許后,肖恩推門進入了書房。面對著笑容滿面的莫爾院長,他立刻行禮問好道。說完,他就快速的掃過整個房間,不出意外的沒有發現默克爾中校的身影。

「呵呵…肖恩,坐下談…」莫爾院長笑著指指身邊的沙發,「確實很久不見了…先烤烤火,暖暖身子…」

「默克爾中校…還沒有來嗎?」肖恩邊解下身上的厚斗篷,邊明知故問的開口問道。

「呵呵…他這是給我們留了些…單獨談話的時間。倒是有心了…」聞聽肖恩的詢問,莫爾院長笑著回答道。

「那麼,您有什麼…想要教我的嗎?」說著,肖恩緩緩在院長的身側坐下,同時手伸向正燃燒著的壁爐。

『果然…真的如默克爾所說的那般。肖恩的心性和智慧,確實遠超其他的同齡人…』莫爾院長見肖恩拿篤定的神情和語氣,心中頓時暗暗的想道。

「哈哈…拿去吧…」隨即他就發出了暢快的大笑聲,同時將身前茶几上的羊皮紙,隨意的遞給了肖恩。

「這是?」肖恩疑惑的接過莫爾院長遞上的羊皮紙,下意識的開口問道。而後就在院長的眼神示意下,低頭查看了起來。

「只是一些…我以前的學生。等你到了帝都后,替我去看看他們的境況。還有…別忘了替我帶上對他們的問候…」見肖恩略顯疑惑和驚訝的臉色,莫爾院長笑著以看似非常隨意的語氣解釋道。

聞聽莫爾院長那彷彿絲毫不在意的語氣,以及手中紙片上那密密麻麻的名字和職務。頓時讓肖恩的心中,不免有些莫名的感動。同時手中那原本輕輕的紙片,也彷彿突然變得異常的沉重般。

肖恩明白,莫爾院長這是將他的人脈,統統都交給了自己。等以後自己到了帝都后,就可以用院長的名義,前去拜訪那些相對功成名就的學長們。不僅立刻就與他們有了共同話題,並且事實上天然成為半同盟的關係。

只要之後肖恩小心的維護,和經營好這些關係網。他就能夠輕易的將這些學長們,變成他真正的利益共同體。而後攜手共同抵禦,政治鬥爭中存在的大風大浪。

單單憑藉手中這張輕輕的紙片,就能讓肖恩縮短近十年的努力。可想而知,這對他的未來有著多麼巨大的幫助。

不過,在幫助肖恩的同時,對院長自身也同樣有著好處。想必他對每一個看好的學生,都會如此吧。畢竟只有學生們抱成團,他才能發揮其作為紐帶,那巨大到恐怖的影響力…

與此同時,菲爾帶著戈登幾人一起來到了貧民窟中,原本他居住的那座老宅。自從他和他的姐姐愛麗絲離開后,這所老宅,就成了他原本的小幫派集會的場所。

此刻在老宅內,正有十幾個青年男子等待著。這些人原本都是些流落街頭的孤兒,後來得到了菲爾的幫助和照顧。而之前肖恩採購香水原料時,也正是他們忙前忙后的東奔西走。

這些年輕小子們,見菲爾他們幾人到來,立刻就圍了上去。一邊問好的同時,一邊也用期待的眼神看著為首的菲爾。

自從菲爾成為肖恩的僕從后,他們不僅改善了生活,同時也藉此得到了官方的庇護。這讓他們不再惶恐度日,內心反而充滿了希望。以至於在他們的心中,對菲爾更加的心存感激。

「夥伴們,很快我們幾個…就要隨著少爺一起離開臨水城。」菲爾面對眾人期待的眼神,卻臉色嚴肅的說出了讓他們感到絕望的話語。而後不等眾人反應,他就繼續說道:「今天來…就是與大家道個別…」

「菲爾老大,您真的要走了嗎?」菲爾的話音剛落,就見一人越眾而出,同時開口問道。

菲爾對著問話之人輕輕點頭,而後才笑著對他說道:「丹尼爾,眾人中平時你最穩重。所以,在我離開之後,我想讓你來照顧大家…」說完,他就看向丹尼爾的眼睛。

「這…」聞言的丹尼爾頗有些意外,但隨即就見眾人的目光,全都集中在了他的身上。其中雖然偶有疑惑和無奈,但還是認同的眼神居多。

「菲爾老大,您放心。我一定會照顧好大家…」見狀,丹尼爾不在猶豫,對著菲爾答應道。

「很好,我相信你一定可以的…」菲爾聞言后笑著肯定道,而後他對著身後的戈登揮手示意。

見狀,戈登立刻從懷中掏出一個沉甸甸的錢袋,遞給了面前的菲爾。而菲爾則轉手將錢袋交給了丹尼爾,「丹尼爾,這些你都拿著。關鍵的時候,救救急…」

「另外,碼頭那邊還有兩條船。同樣也是給你們的…以後,帶著大家都小心些…」頓了頓后,菲爾繼續對著丹尼爾說道。

「您放心,這大半年來借著那位大人的關係。我們不僅站穩了腳跟,還與警備隊內一些小隊長的關係,處的不錯…」丹尼爾面對菲爾的再次叮囑,邊不住的點頭,同時開口回答道。

「以後遇到什麼難事,可以提菲爾老大的名字。老大他現在可是少爺的騎士侍從,以後可是要成為騎士老爺,甚至還會成為貴族老爺…」丹尼爾的話音剛落,就見同來的彼得,開口對著眾人炫耀道。

眾人聞言后紛紛震驚莫名,而後又是一臉羨慕的看著菲爾。這讓彼得高興的猶如自己,才是那個被眾人羨慕著的存在。正當他想要繼續炫耀時,卻被菲爾臉色嚴肅的打斷。

「彼得,你太放肆了…」只聽,菲爾對著越說越不像話的彼得,開口訓斥道。

彼得聞言後起先還有些委屈,但隨即他就心中一驚。概因他的話中牽涉到了貴族,而貴族不是他這樣身份的人可以議論的。倘若有隻言片語傳出,不僅會十分的麻煩。甚至就連肖恩都必須嚴厲處罰他,以此對整個貴族階層有個交代。

但儘管發生了如此的一幕,但這並沒有撲滅眾人的熱情。依舊對菲爾充滿了羨慕,同時也有著隱隱的渴望,從他們的心中升起,於是紛紛眼含熱切的看著菲爾。 帝國曆1158年2月5日,周三上午。雪后初晴,但天空依舊刮著凜冽的寒風。

在寒風呼嘯的臨水城北城門,急於出入城門的平民和旅人們,此刻卻並沒有如同往常般,向著城門口聚集。而是遠遠的躲在避風的牆角,邊蜷縮著身子抵禦嚴寒,邊小心的打量城門口,那數十輛馬車和馬車周圍數量更多的騎兵。

而每當這些騎兵,那銳利的眼神掃向他們時。他們就會小心的低下頭,表示恭敬的同時,也避開了視線的直接交匯。

「肖恩啊,一路保重。到了帝都后萬事小心…」裹著厚厚毛皮的霍頓男爵,笑著對著面前披著黑色騎士斗篷的肖恩關切道。

「舅舅,謝謝您來送我,還有請您也保重身體…」肖恩聞言后,對著霍頓男爵笑著點頭,同時開口回答道。而後他就上前一步,與霍頓男爵輕輕擁抱了一下。

兩人分開后,霍頓男爵就讓開了位置。緊接著出現在肖恩面前的,自然是安吉麗娜男爵夫人。只聽她微微顫抖著叫道:「小肖恩…」

沒等她說出傷感之語,肖恩就上前同樣輕輕擁抱了她;並在行貼面禮的同時,輕聲在她的耳邊說道:「親愛的舅媽,請您放心…我會照顧好自己。同樣也請您多多保重…」說完,他就微微退後一步,笑著結束了禮節。

而後肖恩又和表兄弟路斯特和吉姆兩人,分別擁抱並互道了珍重。在與他的親人們結束道別後,他才來到一直微笑著的莫爾院長面前。

「院長,非常感謝您,一直以來對我的幫助…」肖恩同樣露出了親近的笑容,開口感謝道。

「呵呵…小心謹慎…我期待著你的好消息…」莫爾院長聞言后,笑著開口對肖恩說道。

「那您,可要保重自己的身體…」聞聽莫爾院長的話,肖恩用玩笑般的口吻提醒道。

「哈哈…會的,會的…我這把老骨頭,還是等得起的…」話音剛落,莫爾院長就發出了一陣爽朗的笑聲;而後他才邊揮動著手臂,邊笑著對肖恩回道。

聞聽莫爾院長的話后,肖恩笑著表示了贊同;而後才往身側橫跨了一步,來到了默克爾中校的面前,同時笑著說道:「大人,也同樣感謝您的幫助…」

「肖恩,你是我見過的最有天賦的人。千萬別浪費了你的潛力…」聞言后,默克爾中校笑著回答道。稍頓了頓后,他就再次開口道:「期待你的成功…一路保重…」

「謝謝,也請您多保重身體…」肖恩聞言后,笑著開口感謝道。

隨後,肖恩又與前來為他送行的數人,分別道別。等一切都結束,他對著眾人鄭重的躬身行禮,感謝眾人的相送之情。

而後這才翻身上馬,在送行眾人的目光注視下,帶領著車隊和騎兵,向著北方漸行漸遠。直至行出甚遠,再也看不清肖恩等人的人影時,眾人這才帶著淡淡失落的情緒,紛紛轉身各自返回。

為了能夠順利的前往帝都,肖恩提前雇傭了一個嚮導。此人名叫安諾,是個30多歲平民出身的中年男子。他原是個行腳商人,曾跟隨商隊多次往返於帝都,與臨水城之間的商道,可謂是識途老馬。且為人性格實誠,口碑相當的不錯。

這是在菲爾遣人多方打聽以後,肖恩才得知了他的具體情況,故此才最終選擇了他,來為整個北上車隊帶路。

至於菲爾他所遣之人,正是他的那些小兄弟們。肖恩在之後還特意為了他們,找到亨利少校和傑森上士兩人,親自開口拜託他們,適當對這些人關照一二。

而自從亨利少校,在討伐麥克斯強盜團之戰中,結實了肖恩,並在之後了解到他的實力和能力之後。他就有意識的保持著,與肖恩的良好關係。故此面對肖恩親自開口拜託,他自然笑著滿口答應。

而傑森上士,更是對著肖恩連連保證,一定會時常關照這些人。他可是十分的清楚,肖恩在默克爾中校心中的地位。並隱隱猜測到,似乎是默克爾中校身後之人,有意想要拉攏肖恩。這是他在幾天前,肖恩與默克爾中校在莫爾勛爵別墅的那次密談之後,他才產生的想法。

那天肖恩和莫爾院長,長談了近一個多小時,默克爾中校才滿臉歉意的匆匆趕到。而後莫爾院長就將書房讓與兩人,自己則笑著起身離開了房間。

待莫爾院長離開后,默克爾中校先是將軍部回函,和那張分量極重的邀請函,一起交給了肖恩。而後在肖恩疑惑的表情下,他做出了詳細的解釋和說明。

原來,默克爾中校出身於貴族後裔。即那些猶如肖恩般的貴族次子,他們那3代之後,失去貴族姓氏的子孫。而在他年輕時,曾求學於帝都的平民職業學院。之後又機緣巧合得到了,現已過世的老亞爾弗列德伯爵的賞識,才有了他現在的身份和地位。

故此,他實際上就隸屬於,這樣的一個小派系。而在帝國中像這樣的利益共同體,沒有50也有20、30個之多。

最後他也直言不諱的坦言,希望肖恩仔細考慮后,慎重的做出自己的決定。但同樣他也表示,他並不強求肖恩違背自己的意願。而且希望能與肖恩,一直保持著友好的私人情誼。

在這些之後,他又拿出了一些信件,笑著交給了肖恩。這些信件,都是他寫給在帝都任職的一些好友。希望肖恩到達帝都后,能夠代替他將信件交給友人。

肖恩立刻就明白了默克爾中校的用意,而後就鄭重其事的收下了這些信件,併當著他的面妥善的保管好。之後兩人就開始了氣氛輕鬆的閑聊,直到莫爾院長返回房間…

「大人,從這裡趕到南星河南岸的星羅城,大約需要20多天…」嚮導安諾駕馬來到肖恩的身側,恭敬的開口說道。

「嗯…你安排好車隊的行程。別錯過了投宿…讓車隊露宿荒野就行…」聞言后,肖恩對著嚮導安諾點點頭。而後他才微笑著,半開玩笑半是警告的開口說道。

「是,大人。我一定安排好…絕不會讓車隊在野外過夜…」安諾聞言后,心中不由一驚。但這絲驚懼很快就被他壓下,而後自信的開口保證道。

聞聽安諾那自信的保證,肖恩只是淡淡的點頭回應。而後他就眼神深邃的,望向前方茫茫中的道路… 帝國曆1158年2月31日,周一下午。天空飄著雪花,天色也已略見昏暗。

在通往星羅城南城門的商道上,只見20餘騎護衛著近十輛馬車。冒著嚴寒的天氣和飛舞的雪花,在商道上艱難的前行。他們正是肖恩和他的北上車隊。

自肖恩從臨水城出發之後,車隊就一路北上,向著帝都的方向前進。原本預計的行程,早該在5天前就抵達星羅城。但他們卻意外的在途中,遭遇了幾年不遇的大雪阻擾。

只得在沿途的小鎮中,停留等候了數日時間。直到天色微微放晴,大雪變成小雪之後,這才繼續北上趕路。

「安諾,車隊抵達星羅城后,停留休整幾日。之後,再動身北上…」肖恩騎在馬上輕輕的抖動上身,將斗篷上的雪花抖落馬下。同時對著身邊的嚮導安諾吩咐道。

「是」安諾聞言,立即低聲應是。隨後就見肖恩目光看向前方,那隱約出現的黑色城牆輪廓。見他沒有其他吩咐后,這才繼續前行著為車隊帶路。

車隊自重新出發以來,一直都是冒著風雪向前趕路。這導致了車隊內的眾人,無論是體力還是精神上,都顯得疲憊不堪。而星羅城又是帝國南部區的中心城市,遠比臨水城要繁華和巨大的多。

故此,他才決定在星羅城停留休整數日。一則讓車隊眾人得到休息的時間,二來也可以藉此逛逛星羅城,領略下不同的風景。

但真正讓他做出停留決定的原因,卻是他的騎士修行,又將面臨著一個晉級的小關口。早在半個月前,他的敏捷屬性就已經超過了5的數值。而後當他每次修行秘法后,增加的數值從原本的0.005變為了0.004。如此熟悉的變化,更讓他確定了心中的猜測。

而隨著時間的推移,肖恩的其他兩項屬性也已經逼近5的關口。所以讓眾人休息和藉此遊覽星羅城,僅僅只是他的借口。想要在安穩的環境下進行突破,才是他真正的目的。

按照自古以來的稱呼,修行者在進階騎士級之後。分為正式騎士、高等騎士和巔峰騎士,這就相當於初、中、高的稱呼一般。僅僅只是如此稱呼,顯得更加的好聽和上口。畢竟對這些境界名稱命名之人,不是別人,正是上古時期處於輝煌的騎士們。

悠悠一個多小時后,車隊終於抵達了星羅城的南城門。而後在托爾,上前出示了肖恩的貴族徽章后。守衛城門的普通士兵們,迅速的清出了通道,並恭敬的請肖恩所在的車隊,率先通過城門進入城中。

星羅城坐落於帝國南部區,中北部的平原之上。北靠南星河中下游的平緩水域,氣候適宜、物產豐富。但500多年前的帝國改制之初,此地原本也只是一座普通的小鎮,就如帝國中眾多的小鎮一般,人口不多並以農業為根基、漁業為輔。

在帝國遏制住北方草原的劫掠,並與其在北部相持不下之際。獲得喘息之機而又無後顧之憂的帝國,便決定開發一直以來都有些被忽視的南部區。

如此,地理位置絕佳,不僅交通便利而且氣候宜人的星羅城。就借著帝國發展南部區的東風,成功的脫穎而出。

但這並非一蹴而就,星羅城從一座普普通通的小鎮,整整經歷了近200多年的時間,才發展成為整個南部區的核心城市。之所以顯得如此的漫長,除了人力、物力等種種制約外。真正的原因,其實是來自於帝國的權力階層,即貴族們個人的私心和利益觀。

歸根結底,帝國公共領並非私人領地。繁榮與否,都與貴族們的個人利益無關。畢竟人心的自私和狹隘,在任何世界都普遍存在。而公共領繁榮后的唯一好處,也許就是在其附近的貴族領地,同樣也會受益匪淺吧。

所以,每當帝國高層研究開發問題時。同時也是貴族們各憑本事,各自發揮影響力的時候。而後經過一系列的談判、妥協、扯皮、甚至是耍無賴后,原本一年就能解決的問題,就變成了需要三年才能完成。不過,這也無可厚非,誰讓利益的爭鬥才是主旋律呢…

半個小時之後,車隊在嚮導安諾的帶領下,來到了星羅城內的商業區。並在其內的一家大型旅舍內,租下了一處獨立的院落。

在租住的院落門外,肖恩矯健的跳下戰馬。而後他稍稍活動了下手腳,緩解因為長時間騎馬帶來的疲憊。隨即就微笑著扭頭,對正走下馬車的科爾曼管家吩咐道:「科爾曼管家,請你負責指揮眾人…而後幫大家妥善的安排好住處…」

「是少爺,請您放心…我一定會妥善的安排好一切…」科爾曼管家聞聽肖恩的吩咐,立刻恭敬的開口回答道。同時他那嚴肅刻板的臉上,也微微閃過一絲笑意,然後瞬間就消失不見。若非他現在的實力,已經達到了一定的高度。否則,恐怕他也無法看清,且只會以為自己出現了幻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