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話才說完,視線忽地一黑,只見一名大漢瞬即衝到他身前,伸出一隻大掌抓住他的鋼盔,直接將他的身子從地面提了起來。

大漢瞪著一雙銅鈴大眼,不屑大笑道:「你再把剛才的話說一遍給老子聽聽?」

那隊長嚇得渾身劇烈顫,雙手亂踢亂打在大漢身上,對於大漢來說,就和撓癢一樣。

隊長褲襠里很快傳來一股難聞的騷味,差點兒就被嚇得昏死過去。

「貝克!」

一直都是沉默的青年見狀,急忙喊了一聲那大漢的名字,沉聲道:「不要亂來,我們來這裡不是殺人的。」

那大漢聞言,隨手就將那名隊長甩飛一百多米,雙手抱在胸前,喉嚨一陣滾動,猛然發出一聲如雷般的爆喝道:「都滾開!」 那強大的聲浪瞬間就將身前那攔路的二百多名士兵吹倒在地,整個皇城內的人幾乎都能聽到這聲野獸般的怒吼。

「快、快跑!」

「他……他是怪物!」

那群摔倒在地的士兵,狼狽至極的爬起身子,臉色驚恐極了,扔掉手裡的武器,轉身就朝皇城內跑去。

一個轉眼,城門前就已空無一人。

「哈哈,都是一群膽小鬼。」貝克得意的大笑著。

「是么?」一聲冷冷的質問從他身後傳來。

貝克聞聲,身子不由自主的打了寒顫,臉上笑容頓時僵硬,身後忽然傳來的那股氣息之強大,讓他內心震驚極了。

眨眼間,他身前憑空出現了一名青年和一名容貌秀美的女子。

那青年一臉微笑,目光在身前這三人身上打量了一眼,便定格在了兩名大漢身後那名穿著黑袍的青年身上。

這兩人正是木白和寒煙。

「好強大的傢伙!」

那兩名大漢驚出一臉冷汗,還是第一次見到氣息這麼厲害的人類。

木白望著那名黑袍青年,笑道:「你終於來了。」

「老大,當年的約定,我一直都記在心裡,怎麼會忘呢。」黑袍青年掀開斗篷,露出一張略微肥碩的圓臉,嘴角掛著微笑。

木白點了點頭,道:「他們因該也都來了吧。」說道這裡,他眸子里頓時閃過一絲濃烈殺機。

丹尼心頭凜然,訝聲問道:「你真的決定要了斷嗎?」

寒煙也是緊張的望著木白的臉色。

木白笑道:「先去見他一面,我會給他一個機會的。」

「機會?」丹尼聞言,暗鬆口氣,看來事情還有迴轉的餘地。

另外一名叫布倫斯維克的大漢,此時小聲對丹尼問道:「大人,這個人類到底是誰?氣息好強大。」

丹尼微笑道:「他是我的兄弟,木白。」

「木白!」

兩名大漢臉色劇變,不禁吸了口涼氣,這可是傳聞中封印了魔龍的傢伙,居然這是一個普通的人類青年,太讓人難以置信了。 木白望了眼這兩名大漢,從氣息上看,他們因該是白銀比蒙,看來是丹尼的手下。

丹尼走上前,和木白親熱的擁抱了一會兒,由衷說道:「答應我,見到無悔的時候千萬不要衝動,我不想看到悲劇。」

木白點了點頭,道:「你放心,我不會衝動的,我們走吧。」說完,他一手牽著寒煙準備朝城門內走去。

忽然,前方的街道一陣震動,近千名重裝騎兵殺氣騰騰,手中長槍前指,飛速疾馳而來,頓時將木白等人包圍了起來。

「剛才是誰那麼囂張?來試試我鐵棒的厲害!」

奧古斯丁一手扛著他那大鐵棒,和拜迪一起坐在蜀黍背上,從人群中走了出來。

「大哥!」

奧古斯丁和拜迪一眼就見到了木白,兩人臉色大喜,立即跳下了地面。

「啊!原來木白大人在這裡。」

那群騎兵認出了木白后,也是一陣吃驚和激動。

木白用眼神示意丹尼和他手下兩兩名白銀比蒙不要緊張,望著走到身前的奧古斯丁和拜迪,笑道:「都是自己人,讓這些騎兵都回去吧,沒事了。」


奧古斯丁點了點頭,轉身對那群騎兵道:「是我大哥回來了,你們都撤開吧。」

「是。」

那名騎兵統一收回長槍,朝木白微微彎腰致禮,旋即一起轉身撤走了。

木白對奧古斯丁和拜迪道:「你們也先回去,我還要處理點事情,晚點兒回皇宮來找你們。」

奧古斯丁和拜迪望了眼木白身後的丹尼等人,以奧古斯丁現在的實力,一眼就可以看出那是獸族的高手,心中雖然疑惑,但也沒多問什麼,點了點頭后,和拜迪一起坐回到蜀黍背上,很快就離開了這裡。

……

學院門前。

「剛才那聲音你們都聽見了嗎?」火狼驚訝的說道。

劍無悔點了點頭,道:「因該是丹尼來了,這幾年一點關於他的消息都沒有,只要他活著就好。」

火狼聽了,頓時一臉激動,道:「大好了,我們四兄弟終於要到齊了。」 眾人耐心的等候不久。

木白一行人的身影,遠遠出現在了火狼等人的視線前方。


火狼興奮的大叫道:「是木白!和寒煙小姐!還有丹尼!他們一起來了!」

「木白大人!」

一旁的戈麥隆和阿拉貢也是一臉激動的朝木白等人揮手大喊道。

劍無悔見到木白身影的剎那,臉色肅然變得極凝重,眉頭擰起,暗自握緊了手中的劍。

木白臉上始終掛著微笑,一路不緩不慢的走來,目光在火狼等人身上一一掃視了眼,最後看到劍無悔的身影時,臉上的笑容停頓了片刻,心中沉澱的那股肅殺之意,,頓時自然流露了出來,讓人不寒而慄。

「老大,千萬要忍住。」丹尼小聲提醒道。

木白微微點頭,給眾人一個放心的眼神。

火狼下意識的護衛在劍無悔身前,內心即興奮又擔憂。

很快,木白一行人走到了天龍學院門口,眾人目光相對,很是複雜。

「五年了。」木白語氣滄桑的說道:「時間過得真快,我等這一天等了很久,我們四兄弟終於有機會再次聚在一起。」

丹尼一陣心酸,緩緩伸出左手,掌心上那道細長的傷痕依然清晰可見,他艱難的開口道:「無悔、火狼,你們過得還好嗎?」

火狼重重一點頭,眼裡喊著熱淚,哽聲說道:「我一直都過得很好。」說著,他又指著瑪琳道:「我來跟你們介紹一下,這是我的未婚妻,瑪琳小姐,你們以前都見過的。」

木白儘力不讓自己的目光關注到劍無悔,望著瑪琳,含笑點頭道:「我可一直都記著你,我這兄弟為人真誠豪爽,你以後可要好好照顧他。」

瑪琳眨了眨俏目,嘻嘻笑道:「木白大人,可是仰慕你的大名很久了哦,能見到你真好。」

木白笑道:「以後都是一家人了,叫我木白就可以。」

阿拉貢忍不住道:「大人,現在白帝城一切都已經穩定下來,大家都很想你呢。」 戈麥隆也跟著說道:「是啊,大人難道一直都準備留在皇城嗎?」

木白搖頭道:「不會一直留在這裡,我和寒煙準備月底回白帝城結婚。」

「結婚?」

眾人聞言一怔,目光頓時都集中在了寒煙身上。

寒煙臉頰緋紅,似乎很害羞,躲在了木白身後。

火狼哈哈大笑道:「那正好,到時候來個雙喜臨門,我們兄弟倆一起舉辦婚禮,那多熱鬧啊。」

木白笑道:「我正有這個意思,既然你同意,到時候就一起辦吧。」

瑪琳眉頭一挑,悄悄在火狼後背上擰了一下他的皮肉,嗔道:「你真討厭,最起碼也要先經過我同意吧。」

這舉動頓時引得眾人一陣發笑。

火狼望著丹尼道:「死胖子,現在我和木白都快成婚了,就差你和無悔了,還有一個月時間,趕緊找個對象談好,到時候一起舉辦婚禮,來個四喜臨門。」

丹尼臉色頓時苦了下來,無奈道:「你以為我不想啊,但我不能和人類成婚,要找對象,也只能在獸族中挑選。」

貝克摸了摸腦勺,不解道:「大人,您想要找老婆還不容易嗎,跟比蒙王打聲召喚,全獸族的美女都排隊等著您來挑,一次娶個百八十個的回去伺候您。」

丹尼翻了翻白眼,一時無語。他是黃金比蒙,地位在獸族很高,要是想成婚,幾乎全族的女人以嫁給他為榮。只是獸族和審美觀和人類詫異巨大,喜歡體味重,體毛多,身材臃腫如木桶的那種。就算丹尼在獸族呆了很長時間,也適應不了獸族的這種審美標準。

火狼等人聽了丹尼的話,這才恍然大悟,望著他的目光多有同情。

最後就只剩下無悔了,當眾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他身上時,原本歡快的氣氛頓時清冷了下來,丹尼等人緊張極了,生怕木白會在這時候找劍無悔算賬。

劍無悔臉色始終是那麼冷漠,和木白的目光對視片刻,沒有一絲畏懼之色。 火狼慌忙打圓場道:「木白,我們兄弟難得聚在一起,不如先去找個地方喝酒吧。」

木白冷冷道:「你們都讓開。」

眾人聞言,心頭頓時緊張到了極點,但沒人挪動腳步。

丹尼道:「老大,你可是答應過我不會衝動的。」

木白沒有理會丹尼的話,無形的氣勢散發而出,站在他身邊的人根本無法承受這股恐怖的壓力,幾乎是下意識和木白拉開了距離。

一時間,就只剩下劍無悔盯著巨大壓力,和木白在對峙著。

火狼見情況不妙,驚出一臉冷汗,連忙走到寒煙身邊,小聲說道:「我們做兄弟的勸不了他,你去試試吧,不要讓木白鬍來。」


「這……」寒煙猶豫了一會兒,對身前的木白道:「你冷靜一點,有什麼事情找個地方坐下來談,不要在這裡動手,傷害你們四兄弟之間的感情。」

丹尼道:「老大,你答應過我不會衝動的,你要是想殺無悔的話,就先把我也殺了吧。」

火狼跟著說道:「對,也算上我。我們是兄弟,要死就一起死。」

木白深深吸了口氣,內心平靜了不少,冷眼盯著劍無悔,道:「我想殺你很容易。」

「不!」

火狼和丹尼聞言,臉色瞬時大變,想要衝到劍無悔身前,卻駭然發現,他們已經被木白暗中施加了重力術,宛如被大山壓住了一樣,連移動一寸腳步都辦不到。

劍無悔心中很驚駭,才短短半年不見,木白的實力居然增長到了如此強大的地步,自己雖然擁有聖級的實力,木白要想殺自己的話,一招就足夠了。

倏然間,木白身影快如閃電般的衝到了劍無悔身前。

所有人的在那個瞬間,猛地睜開著大著眼眸,話還沒喊出口。

「噗哧!」一聲悶響。

木白已經拔出了劍無悔手中的那柄鋒利長劍,一劍刺入了他胸膛中,殷紅的鮮血瞬間染紅了他的胸膛,順著劍刃不斷滴落下來。 劍無悔悶哼一聲,張口噴出一道鮮血,全都噴洒在了木白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