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不直接站出來,又為什麼,要等到二十年後才通知冷雲?

這裡面,究竟有沒有不可告人的陰謀?

秦天的思緒,一時間有些混亂。

再說了,他忽然想,為什麼是富山大學?這件事情,跟胡若蘭的失蹤有關係嗎?

看上去原本風牛馬不相及的人和事,秦天又總覺得,這裡面有什麼聯繫。

可是打破腦袋也想不清楚。

冷雲嫣然一笑,道:「別說你想不通,連我也想不通。」

「不過我相信,很快,就會有答案了。咱們就好好的等霧台交流大賽就好。」

「說點別的——」

「過生日的那個帖子是怎麼回事啊?」

「我倒是想知道,一個月後,是哪個天王的生日。又是哪個天王,值得你如此興師動眾,全世界發帖子。」

語氣裡面,不經意的有些酸溜溜的。

秦天笑道:「怎麼,你吃醋了?」

「難道就不會是咱們蛇王的生日嗎?我給自己小師妹慶生,無可厚非吧?」

冷雲撇了撇嘴,幽怨的道:「到現在你還逗我。」

「我的生日根本就不是一個月後,所以不可能是我。」

「算了,你不想說就不說吧。懶得理你。」

又陪冷雲逛了一會,秦天找個借口離開了。

陳小乙早就急不可耐。今天晚上,秦天可是要接受斷刀流宮本的挑戰啊。

這麼重要的事情,秦天竟然像沒事人一樣。

他帶著秦天,火急火燎的回到了紅磨坊歌舞廳。讓秦天回後院休息,他出去跑了一圈,神秘兮兮的,帶了幾個盤迴來。

「我說,你小子該不會真的要放片給老子看吧?」

「告訴你,老子不是那樣的人——」

看到陳小乙神秘兮兮的,把房間的窗帘都拉上,把一個盤放到了播放機,秦天哭笑不得。

他還以為,陳小乙為了討好他,要播放東瀛的國粹給他看。

畫面出來,他就不說話了。

場景是一片竹林,由於拍攝設備的不專業,所以畫面看上去有些模糊。

但是,對於秦天這樣的大內行,只需一眼,就能看出其中的精髓。

兩個穿著黑色武士服的東瀛男子相對而立,靜默了大概有三秒,其中一人怒吼一聲,驀然拔刀,一個墊步飛躍,武士刀兇猛的出擊。

被攻擊的武士,面色凝重。連續後退三步,然後拔刀,大喝一聲,橫劈而下。

看似很普通,很笨拙的橫斬,秦天卻忍不住叫好。

這一刀的方位,力道,時機,拿捏的非常精妙。一刀劈下,就完全的截斷了對方後續所有的攻勢。

「這就是斷刀術嗎?果然有些門道。」他讚許的說道。

陳小乙激動的道:「他們兩個,一個是斷刀術,一個是刀流術。」

「你接著往下看。」

只見攻擊的那個人,刀勢被截斷之後,表情凝重。再次出擊,手中的武士刀,寒光一片。 裴戰緊鎖著眉峰,說道:「江南曦,我倒也不是故意為難你,只是老夜現在是阿珏唯一的執念,現在只有他能救她!」

江南曦冷聲道:「這不是解決問題的辦法,最根本的方式,應該是讓她接受治療!」

裴戰卻搖搖頭:「在國外的時候,我們各種方法都試過了,都沒有效果,反而,讓她的病情越來越嚴重!」

江南曦冷聲道:「所以,你們就臭不要臉地來逼我和夜北梟離婚?你們的心中,還有禮義廉恥嗎?夜北梟是我的愛人,我不會因為別人而和他離婚,我相信他也不會!他從來就沒有喜歡過你妹妹,所以他不是你妹妹的救命稻草!

我希望裴少以後能珍惜下自己的羽毛,不然,再多的功勛,也禁不住你如此敗壞的!」

既然已經沒有什麼可談的,江南曦邁步就要走。

裴戰卻再次攔住她,眼眸深沉地道:「話不要說的那麼絕對!既然你不要錢,可以要點別的,比如老夜的天曦計劃!這個計劃,會撬動太多人的蛋糕,你可以想想後果……」

江南曦心口一沉,她也知道這個計劃有多難,也就瞬間明白了裴戰的意思,不禁蹙起了眉頭。

裴戰看着她緊張的神情,終於長吁了一口氣,道:「江小姐不用急於回答我,可以好好想想!」

「你讓她想什麼?姓裴的,我沒想到你這樣卑鄙,竟然欺負一個孕婦,你還有點人性嗎?」

兩個人扭頭,就看到徐卿生和白詩音回來了。

白詩音到徐卿生的店裏,讓顧客們滿意而歸,就發現,那三個員工,竟然都是門外漢,立刻就明白了徐卿生的心思,他根本就是故意的!

員工什麼都不會,怎麼開店做生意啊?這男人還真是幼稚到家了!

白詩音真想一走了之,可是徐卿生卻一臉哀求,讓她送佛送到西。

她就冷聲道:「我就幫你這一次,以後你找人給他們培訓,我不伺候!」

徐卿生見她生氣了,就連忙讓步:「好,好,你說什麼是什麼!」他一副逆來順受的模樣,讓那三個員工忍不住哧哧偷笑。

白詩音忍着脾氣,就搭配了幾個樣品花束,比如富貴花開,鴻星高照,心心相印,吉星高照,步步高升等,讓員工照葫蘆畫瓢,到時候自己包裝就行。

徐卿生看着一束束漂亮的花束,在她的巧手下呈現,不由得想起之前的那段日子。

那時,白詩音雖然恨他,可是卻把他的別墅,變成了一個美麗的花園。而每天清晨,房間里都會有一束,她隨意搭配的鮮花,美麗芬芳了那段不算美麗的歲月。

徐卿生的心口一陣揪痛,她還是她,他們卻不再是他們!

白詩音惦記着江南曦,簡單教授之後,就匆匆回店裏。徐卿生以要請她喝江南曦吃飯為由,跟了過來,卻沒有想到,看到了裴戰。

徐卿生知道裴家在打夜北梟的主意,因此出口毫不留情。

裴戰看到徐卿生和白詩音在一起,不由一怔,眉眼隨即冷了下來,冷聲道:「別胡說八道!白小姐,我其實是來看你的,我給你帶了點錦繡坊的糕點。」

錦繡坊的糕點,在阿城是一絕。

徐卿生看到茶几上那個精緻的盒子,鼻子都要氣歪了:「哎吆,鋼鐵直男,也會這些花花腸子了?可惜音音不喜歡吃甜食!」 布條迅疾抽回。

魏小寶數次詢問,都沒有得到回應。

「晚輩告辭。」魏小寶抱抱拳,便轉身離去。

走出藏寶樓后,他從系統空間里提取出玄鐵重劍,又將那本書收好。

林子外面,眾女正在跟老施熱聊。

老施只是去出恭,回來后看到突然出現這麼多天仙般的美人兒,興奮地差點就鼻血直流。

老施坐在一塊石頭上,面前是五個絕色美人,感覺人生又達到了巔峰。

但當魏小寶從林中出來時,五女全都捨棄老施,紛紛奔向魏小寶。

老施不由搖頭嘆息,人老了真是沒用了,竟連一個閹人都比不上,著實悲哀。

「小哥哥,我的聚毒盆有嗎?」歐陽櫻比誰都激動,滿臉期待地看著魏小寶。

魏小寶將聚毒盆丟給歐陽櫻。

歐陽櫻趕緊接住,緊張得直瞪魏小寶,嗔道:「小心點,別摔壞了。」

魏小寶又將火麟劍丟給鍾夢,笑道:「夢兒,這是你想要的火麟劍。」

「火麟劍?」鍾夢接過寶劍,卻是滿臉不信。

傳說中的火麟劍,怎麼可能會在這種地方?

但當她拔出寶劍,看到赤紅如血的劍身,還有劍身上的麒麟紋路,她的雙眸圓睜,不敢相信。

魏小寶又將玄鐵重劍交給了楊思夢。

「這怎麼可能?」楊思夢的反應比鍾夢還要強烈。

世人都知道神鵰大俠熔掉了玄鐵重劍,玄鐵重劍絕無可能再現江湖。

她拔出寶劍,輕輕揮動,不知不覺間,雙眸早已是噙滿了淚水。

三女得到她們想要的寶物,都是愛不釋手,待到回過神,卻是不知道該如何感謝魏小寶。

「我說小子,你是怎麼回事?」老施在一側冷聲問道。

魏小寶抱拳行禮,笑道:「見過前輩。」

「江湖中億萬人都無法找到的帝國戒指,你豈會在這麼短的時間裡,兩次得到?」老施死也不會相信,世上有人的運氣能這麼好。

假若有人能到九色寶地的藏寶樓選寶一次,都可以說是祖墳冒了青煙。

像魏小寶這樣的情況,已經不能說是祖墳冒青煙,完全可以說是祖墳上已經燃起了熊熊大火。

魏小寶面帶微笑,道:「可能是我的運氣比較好吧。」

「運氣?呵呵呵……」老施笑得很陰森。

選寶結束,魏小寶就不想繼續呆在這裡,而是想去盯著葯島,以防葯島會發生變故。

現在得到了關於黃泉花的書籍,裡面記載著黃泉花的各種妙用,故而葯島上的黃泉花,價值暴增。

「小子,不打算跟老夫好好聊聊?」老施冷笑。

魏小寶笑問道:「有什麼好聊的?」

「聊聊你是如何得到帝國戒指的。」老施笑得有點邪惡。

簽到系統的事,肯定不會告訴老施這種傢伙。

魏小寶想著笑道:「只是運氣好罷了。」

「今天老夫就破破你的好運氣。」老施站起身,攥緊拳頭,似想打架。

魏小寶無語至極,問道:「前輩真以為能敵得過我等?」

「不試試豈能知道?」老施嘿嘿笑道。

眾女此刻全都面色凝重,莫不凝神戒備。

老施能成為九色寶地的看守者,其實力想必不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