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南只能含着眼淚,一個人在公司玩命的工作,經常是徹夜不歸,一直都無比的想念白玉擎,甚至有些崇拜白玉擎,每天這些事情他到底是怎麼做到有條不紊的啊啊啊啊!

唐笑笑很快就做了四個小菜,然後還做了一大碗的冬筍湯,看上去很有食慾,拍了拍手,然後直接上樓去叫白玉擎吃飯,之前的時候唐笑笑從來都不願意在這個別墅裏多活動,一直都呆在自己的房間,就來過白玉擎的書房一次,還搞得不是很愉快,現在唐笑笑再一次過來,眼睛下意識的在房間裏找那天那個盒子。

唐笑笑進來的時候白玉擎就已經發現了,只不過想着把手上的工作先做完,但是看見唐笑笑環顧四周,覺得有些奇怪,放下手裏的鋼筆,然後直直的看着唐笑笑,好笑的說到:“你現在這個樣子看上去真的很像一個商業間諜啊,你在找什麼呢?” 唐笑笑聽到這裏頓時就覺得有些好笑然後調皮的點了點頭“對啊,我就是我爸派過來的商業間諜啊,我在找你的商業祕密呢!”

白玉擎就知道唐笑笑根本就是在開玩笑,因爲唐氏做的是珠寶生意,但是他們白家偏偏就是沒有過珠寶生意,兩個家族根本就是一點都不一樣,所以白玉擎點了點頭然後很認真地說道:“要是這樣的話以後我要把我的寶貝都藏起來了!”

唐笑笑聽到這裏也覺得好笑然後沒好氣的白了白玉擎一眼悶悶地說道“誰稀罕你的破爛玩意,你就好好藏着吧,下來,吃飯了,一會菜涼了!”

白玉擎看着唐笑笑的樣子就覺得有些奇怪,但是還是放下了手裏的工作然後點了點頭,轉身走了下去,唐笑笑看着白玉擎的背影頓時就覺得有些無奈,這個人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爲什麼生氣吧!

看見桌子上四個菜裏面有三個菜都是自己喜歡的,白玉擎頓時就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幸福感覺,但是很嫌棄的看了看一旁的蘿蔔絲悶悶地說道:“不是跟你說過了不喜歡蘿蔔,你還做!”

唐笑笑沒好氣的白了白玉擎一眼然後沒好氣地說道:“你不喜歡吃的東西那麼多,我怎麼都能記得住啊,再說了蘿蔔很好吃的,你挑食不好!”

快穿:當小透明穿成了大佬 :“我不是挑食,我就是不喜歡蘿蔔的味道,你懂什麼,把這個端走,我看着就沒有食慾了!”

唐笑笑其實是很喜歡蘿蔔的,所以根本就沒有把白玉擎放在心上,把蘿蔔絲往自己的面前拽了拽,然後小聲地說道:“你不喜歡我喜歡,我就要吃!”

好好的一頓飯,白玉擎也沒有較真,只是好笑地說道:“那這個紅燒牛肉,還有清蒸鯽魚我就先吃了,你就吃蘿蔔好了!”

唐笑笑看着白玉擎陰險的樣子頓時就變得氣鼓鼓,不高興地說道:“你這個人你怎麼這樣啊?你知不知道我做這些東西很辛苦的,你怎麼能獨佔所有的好吃的呢!”

白玉擎理所當然的點了點頭然後淡淡的說道:“你是我的妻子啊,這都是你應該做的!”

唐笑笑聽到這裏頓時就覺得有些不開心了,直直的看着白玉擎然後氣鼓鼓地說道:“現在都二十一世紀了,婦女早就解放了,你憑什麼說這是我應該做的,那你呢?你應該做些什麼?”

白玉擎曖昧的看了唐笑笑一眼然後壞壞地說道:“我該做的我都做了啊!每天我都在賺錢啊,只不過你不花我的錢,我有點傷心,還有就是,那個,但是你現在不是不行嘛!”

唐笑笑聽見白玉擎的話頓時就無語了,所以就惡狠狠的瞪了白玉擎一眼,然後沒好氣的說到:“不要臉你,我告訴你,女人也是獨立的個體,我爲你做飯那是因爲我愛你,所以你也應該好好的愛我,知不知道!”

白玉擎倒是很贊同的點了點頭然後淡淡的說道:“我一直很愛你啊,只不過現在你不能讓我疼愛啊,放心放心等你好了,我都會補償給你的!”

唐笑笑就知道自己跟這個混蛋說不明白,所以就沒好氣的白了白玉擎一眼然後準備吃點紅燒牛肉,一低頭卻發現早就不知道什麼時候一整盤的牛肉就剩個三塊四塊的了,頓時就火冒三丈的看着白玉擎,白玉擎則是委屈巴巴的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

唐笑笑本來是想要痛嗎一頓的,但是看着白玉擎絲毫沒有停歇的意思,瞬間就顧不上了,急急的把自己的筷子放在了所剩無幾的牛肉上面“這些都是我的!”

白玉擎本來就吃的差不多了,所以就點了點頭然後淡淡的說道:“知道了知道了,看你這點出息吧!”

唐笑笑沒好氣的白了白玉擎一眼,一邊吃飯一邊碎碎念“還好意思跟我說這些,不知道是誰沒出息,明明就是上市公司的老總,還總是剝削我這些無產階級!”

白玉擎聽到這裏也覺得有些奇怪其實之前的時候白玉擎的嘴巴一直都是很刁的,一般的東西都是不吃的,可是不知道爲什麼,唐笑笑做的這些東西白玉擎就是覺得哪樣的美味!

看着唐笑笑大快朵頤的樣子竟然覺得有些說不出來的感覺,然後輕聲說道:“你現在沒事了,明天就會去拍戲吧,要不然的話錢串子要把我煩死了?”

唐笑笑有些好奇的看着白玉擎然後笑聲的說到:“他不是叫錢子傳嗎?”

白玉擎看着唐笑笑的樣子覺得有些好笑認真的說到:“可是你不覺得他就是一個錢串子嗎?”

唐笑笑雖然剛剛入行,但是聽說錢子傳可不是一天兩天得了,錢子傳就是娛樂圈裏出了名的吝嗇鬼,鐵公雞,一毛不拔,現在聽到這樣的形容,更是覺得貼切的不得了,所以就點了點頭然後好笑地說道:“你別說還真的是還有些形象,你跟錢導關係很好嗎?”

白玉擎點了點頭然後淡淡的說道:“我們是從小一起長大的!還有一個猴子,侯偉志,那個傢伙也是個沒正行的,要是有時間的話我可以介紹你們認識!”

唐笑笑看着白玉擎頓時就覺得心裏暖暖的,但是白玉擎忽然就覺得有些奇怪,雖然之前的時候他跟韓悅也是相親相愛,但是從來都沒有想過要把韓悅介紹給他的朋友們,可是現在,竟然不知不覺間想要讓自己身邊所有的人都知道自己的身邊,有這樣一個女人!


唐笑笑根本就不知道白玉擎在胡思亂想謝什麼,所以就點了點頭然後忽然就想到了些什麼,一隊小眼睛亮晶晶的看着白玉擎“對了,我的酬勞呢!拍電影沒有片酬嗎?”

白玉擎看着唐笑笑然後覺得有些好笑,淡淡的說道“真的沒有想到你竟然還是個小財迷呢,放心少不了你的,只不過你現在是新人,所以沒有多少,放心,等殺青了我就給你,急什麼!”

唐笑笑聽到這裏頓時就覺得有些無奈,沒好氣的說到“誰能不愛錢呢!我很喜歡錢,所以你要是敢剋扣我的片酬,我就……你懂的!”

看着唐笑笑凶神惡煞的樣子白玉擎覺得有些好笑,但是更多的還是覺得有些奇怪,所以就不解的看着唐笑笑“你喜歡錢還拒絕我,爲什麼?”

唐笑笑看着白玉擎然後好笑地說道:“我知道現在社會上有很多女孩子都希望能找個有錢人,然後衣食無憂,但是我不一樣,我喜歡錢,但是我喜歡的就是自己的錢,自己賺的錢,你懂嗎?”

白玉擎點了點頭然後小聲地說道:“你賺的也是我的錢!”

唐笑笑聽到這裏頓時就覺得有些接不上話,但是還是沒好氣的白了白玉擎一眼“這是我的勞動所得,應該的!”

白玉擎好笑的點了點頭,暖飽思yin欲,看着唐笑笑可口的樣子白玉擎覺得自己的心有點癢,所以就不知不覺的蹭到唐笑笑的身邊,小聲地說道:“笑笑你吃飽了嗎?”

唐笑笑剛纔光顧着說話了,所以其實根本就沒吃什麼東西,搖了搖頭沒好氣地說道:“哎呀,哎呀,我要好好吃飯呢,你走開!”

白玉擎這個時候已經把自己的手放在了唐笑笑的某個地方,然後諄諄善誘“其實我這裏有個東西,比你說的那個更好吃,你知道嗎?”

唐笑笑覺得有些奇怪不解的看着白玉擎“什麼東西比紅燒牛肉還好吃的?”

看着唐笑笑迷茫的樣子覺得有些好笑,實在是不好意思說的太直白,所以就只能是無奈的說道:“沒什麼,你好好吃飯,我去洗個澡!”

唐笑笑根本就不知道白玉擎本人的身體變化只是覺得有些奇怪,但是還是很擔心地說道:“可是剛吃完飯就洗澡會漲肚啊!”

白玉擎沒好氣的白了唐笑笑一眼然後惡狠狠地說道:“可是要是不洗澡的話,我就要爆體而亡了!”

這個時候唐笑笑終於是看見了白玉擎身下無比精神的小帳篷,頓時就有些無語了,沒好氣的說到:“你就不能消停幾天,知不知道總是這樣的話,對自己的身體不好!”

白玉擎也不想這樣啊,有些時候有些事情他不是人能控制的啊!

沒有搭理唐笑笑,轉身向樓上的浴室走去,唐笑笑本來是想要好好吃飯的,但是隻要是想到白玉擎現在在浴室裏冰火兩重天的樣子,就覺得有些好笑,嘴裏的飯也變得格外的美味,要是外面的人知道了白玉擎這個樣子,也不知道會不會大吃一驚!

白玉擎洗完澡以後就沒有再去招惹唐笑笑,反倒是唐笑笑直直的抱着自己的被子走了進來,白玉擎看着唐笑笑有些無奈的說道:“你這個時候搬過來,你這不是在故意折磨我嗎?”

抵愛 ,還不如自己主動一點,搬過來,但是沒有想到白玉擎竟然是這樣的反應,頓時就有些無語了!

沒好氣的白了白玉擎一眼,然後悶悶地說道“本來看你可憐,想要給你點甜頭的,現在看來是我自作多情了!”

白玉擎到不是那個意思,所以就連忙變了神色,有些討好地說道:“不是不是,別別別啊,我不是那個意思,老婆,快來,被窩都給你暖好了,進來吧!”

唐笑笑本來是想轉身就走的,但是看着白玉擎這樣頓時就挪不開步子了,說過無數次了,唐笑笑就是個徹頭徹尾的大花癡,所以看着白玉擎現在這樣半光不光的樣子,鼻血差點都掉下來了,吸了吸口水,然後傲嬌地說道:“看在你表現還不錯的份上,我原諒你!”

白玉擎就知道唐笑笑是個沒出息的,所以就好笑的搖了搖頭然後輕輕的摟着唐笑笑,有些無奈的說道:“以前的時候我總是不知道他們說的那種感覺,現在我算是切身體會了!”

唐笑笑有些好奇的看了看白玉擎“你說的是什麼感覺?”


“痛並快樂着!”

唐笑笑聽到這裏頓時就感覺到了白玉擎身體的某個地方正在慢慢的覺醒,頓時覺得自己今天主動送上門來,簡直就是蠢到家了,有些欲哭無淚“可是人家現在不可以了啦!”白玉擎雖然真的很想要,但是也知道這個時候要是對唐笑笑做些什麼,對唐笑笑的身體不好,所以就緊緊的抱着唐笑笑聲音裏帶着一絲的隱忍“別動,我抱着你就好!”

唐笑笑感受到白玉擎的體溫忽然升高,頓時就覺得有些灼熱,點了點頭然後很乖巧的依偎在白玉擎的懷裏,聽着白玉擎有力的心跳,唐笑笑沉沉的睡了過去。

白玉擎本來以爲自己要徹夜不眠了,但是沒有想到聽着唐笑笑均勻的呼吸聲,竟然不知不覺的睡了過去,一夜無夢,這是過去六年,白玉擎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唐笑笑早上醒過來的時候看見白玉擎還有些反應不過來,完全忘記了是自己主動來到了人家的房間,還以爲是白玉擎半夜摸到了自己的房間,所以就想都沒想就狠狠地把還沒睡醒的白玉擎踢了下去……

好多年都沒有睡得這麼好了,所以白玉擎一時之間也沒有醒過來,直到他的後腦勺狠狠地磕在了牀頭的櫃子上,才徹底清醒過來,看着牀上怒氣衝衝的唐笑笑覺得有些奇怪。

唐笑笑看見白玉擎醒了頓時就沒好氣的說到“你還是不是人了我不是都跟你說了,現在不行現在不行,你怎麼這樣的喪心病狂!”

白玉擎這個時候已經完全清醒了,面對唐笑笑的指責,只覺得胸悶氣短,所以就沒好氣的說到“唐笑笑,你看看清楚,這裏是我的房間,昨天晚上的事情你都忘了是不是?”

唐笑笑聽到這裏忽然就想到自己昨天晚上好像是抱着自己的被子來到了白玉擎的房間,兩個人還差點擦槍走火,現在看着坐在地上一臉憤怒的白玉擎,唐笑笑忽然覺得自己好像是做了一些不應該的事情。

點了點頭然後急急得站了起來,慌張地說道:“是是是,都是我的錯,對不起,對不起,我現在就去給你弄早餐,然後我們就要上班了!”

可能是因爲太着急了,唐笑笑走的時候沒有看清楚不小心踩到了白玉擎的手,就算是白玉擎一直都是個冷漠的人,但是還是忍不住輕呼出聲,唐笑笑知道自己闖了大禍,所以就加快了腳步,一邊跑,還一邊緊張地說道:“對不起,對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白玉擎看着唐笑笑驚慌失措的樣子,頓時就覺得有些無語了,鬱悶的說到:“唐笑笑!我上輩子到底欠了你什麼!”

唐笑笑真的不是故意的,爲了表達自己的歉意,只能是無奈的搖了搖頭,然後做了很大一桌子的早餐,豐盛得很!

白玉擎看着桌子上的飯菜臉色總算是變得好看了一些,然後沒好氣的說到“唐笑笑,今天晚上我去接你,要是敢拒絕,你給我試試看!”

唐笑笑雖然有的時候是很沒腦子的,但是關鍵時刻還是很知道輕重的,所以就點了點頭然後討好地說道:“可不可以拜託你開一輛低調一點的車?”

白玉擎倒是偏着頭很認真的想了想然後很苦惱地說道:“我沒有低於三百萬的車,每一輛都很扎眼,你說我能怎麼辦?”

唐笑笑聽到這裏頓時就無語了,但是唐笑笑真的看得出來白玉擎的確是有些苦惱的,所以就沒好氣的說到“你可真的是有夠腐敗的,恨死你了!”

白玉擎知道唐笑笑擔心什麼,所以就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由衷的說到“有錢長得帥也不是我的錯啊!”

唐笑笑看着白玉擎這個樣子就覺得生氣沒好氣的白了白玉擎一眼然後惡狠狠地說道“那我不管,反正你要是讓別人發現我們的關係,我就再也不理你了!”

白玉擎有些擔心的看着唐笑笑然後無奈的說道:“可是我們馬上就要辦婚禮了,所以早晚都是會被人知道的!”

說到這個唐笑笑更是覺得頭疼,所以就有些祈求的看着白玉擎“可不可以拜託你電影殺青以後我們在舉行婚禮,現在我沒有時間,也不想那麼高調!”

白玉擎真的有些無奈,要知道這個世界上能在他面前說出這樣的話的女人真的不多,看着唐笑笑苦惱的樣子,白玉擎真的覺得自己可能是有點犯賤!

唐笑笑也知道白玉擎一直都是很驕傲的,自己要是說這樣的話的確是過分了,所以就很討好地說道:“大白,我知道我錯了,我知道,但是你相信我我是真的愛你的!”

遇到 ,只能是束手無策,點了點頭然後淡淡的說道:“快點吃吧,一會我送你!”

唐笑笑看着白玉擎不像是生氣的樣子這才點了點頭,然後小聲地說道:“白玉擎,你真好!”

白玉擎這才點了點頭然後淡淡的說道:“算你有良心!”

唐笑笑雖然是做了白玉擎的車,但是還是覺得白玉擎的車實在是有些扎眼,所以就提前在兩個路口下車,看着白玉擎要吃人的目光,唐笑笑只能是套好的笑了笑!

因爲之前的時候肖樂樂把顧明軒的臉都打花了,所以現在不能拍戲,唐笑笑沒看見顧明軒過來倒是覺得有些輕鬆,只不過今天還是很可憐,要被喬蕊打耳光。

不過今天,唐笑笑的脾氣不是很好,所以當喬蕊動手的時候,唐笑笑直直的抓住了她的手,然後二話沒說就打了回去,兇巴巴的說到“不要以爲你是有錢人家的女人就可以這樣無所顧及!”

喬蕊之前的時候還以爲唐笑笑是逆來順受的小綿羊,但是沒有想到就這樣當着所有人的面狠狠地給了自己一個耳光,捂着被打的地方,哽咽的看着導演“錢導,你看看她啊,根本就不按照劇本走啊!”

錢子傳今天也是對唐笑笑刮目相看,不知道是不是自己錯覺,錢子傳竟然覺得這樣真的是過癮,所以就淡淡的點了點頭“叫什麼,這不過是劇情需要而已,女主也是時候翻身的解放了,笑笑,幹得好!”

其實之前的時候唐笑笑也是做好了被錢子傳罵的準備,現在聽見錢子傳這樣說頓時就覺得有些奇怪,然後點了點頭有些意外地說道:“謝謝導演。”

喬蕊真的沒有想到錢子傳竟然會這樣的偏心,頓時就有些欲哭無淚,但是喬蕊也知道自己這個角色來的是有多麼的不容易,只能是忍氣吞聲,點了點頭然後各自回到自己的休息室補妝。

離開了導演的目光,喬蕊瞬間就變得咄咄逼人,死死的瞪着着唐笑笑“賤人,你故意的!” 唐笑笑沒有說話只是狠狠地給了喬蕊一個耳光然後冷冷地說道:“以後想好了再跟我說話,誰是賤人!”

喬蕊真沒的沒有想到之前的時候溫溫順順的小綿羊現在發起狠來竟然這樣的勁爆,頓時就覺得有些惱羞成怒,死死的瞪着唐笑笑,不屑地說道:“你以爲你攀上了那個大人物,就可以這樣的肆無忌憚的輕賤所有人了,我告訴你不是所有人都買你的賬!”

唐笑笑也不示弱,同樣不屑的看着喬蕊,然後淡淡的說道“就算是這樣又能怎麼樣,你想攀上大人物,你做得到嗎?張開大腿都沒人要的主,還在我面前耀武揚威,真的是好笑!”

喬蕊沒有想到唐笑笑竟然把話說的這樣的直白,雖然圈裏的人多多少少的都知道一些,但是這些事情都是他們最後的遮羞布,像唐笑笑這樣直接說出來的真的是太少了!

直直的看着唐笑笑過了好半天喬蕊也不知道自己能說些什麼,只能是點了點頭然後惡狠狠地說道“好好好,唐笑笑你現在儘管耀武揚威,到時候有你哭的時候!”

唐笑笑也不害怕,只是直直的看着喬蕊,冷笑道“我什麼時候哭跟你沒有任何的關係,因爲你永遠都看不見我哭,你會比我哭的更慘不是嗎?”

年小念出來的時候正好看見唐笑笑盛氣凌人的樣子頓時就覺得有些好笑,可能是因爲知道了唐笑笑的身份,也可能是真的被唐笑笑的個人魅力打動,反正不知道爲什麼現在年小念就是覺得唐笑笑跟所有的人都不一樣,似乎有一種魔力,一種能讓身邊的人喜歡的魔力!

走到唐笑笑的身邊看着喬蕊淡淡的說道:“你可能還不知道吧,蘇大少現在已經看上了別人,好好珍惜你現在的資源,因爲馬上你的飯碗就要砸了!”


喬蕊這段時間也覺得那個人對自己的熱情減少了很多,現在年小念這樣一說喬蕊更是覺得底氣不足,但是就這樣走了還是覺得有些不甘心所以就狠狠的瞪了唐笑笑一眼,然後轉身走了出去,唐笑笑看着喬蕊的白眼,頓時就有些委屈的看着年小念“我可沒得罪她,她這樣對我是不是有點過分啊?”

看着唐笑笑無辜的樣子年小念覺得有些好笑,要不是剛纔的時候親眼看見這個傢伙盛氣凌人的樣子,還以爲是自己的錯覺呢,所以就沒好氣的白了唐笑笑一眼“少廢話,晚上收工以後,我們去健身,我把你的照片給導演看了,他說你有點嬰兒肥,沒有氣勢,撐不起這套珠寶!”

唐笑笑聽到這裏連忙看了看鏡子裏的自己,然後有些憤怒的說到:“簡直就是雞蛋裏面挑骨頭嘛!我這哪裏是嬰兒肥啊,我這是鵝蛋臉,我這是東方美,他懂個屁!誰說只有瓜子臉才能天下無敵的!”

年小念無奈的犯了一個白眼,真的是沒有見過這樣自戀的女人,哪有人這樣厚顏無恥的!

“不管他說的對不對,他現在是我們的錢袋子,所以你從現在開始不能吃完飯了,你只有一個月的時間,到時候要是還不能達到他的要求,就要換人了!”

唐笑笑聽到這裏頓時就哭出聲來“一個月不吃晚飯,我會死的!小念姐,你這樣的對我真的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