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着它們的親兄弟竟然被人類以如此殘忍的方式斬殺,其餘剩下的通臂猿雙目之中頓時化爲一片猩紅之色,憤怒的咆哮一聲,足有千斤重的碩大拳頭狠狠的轟砸在語嫣脆弱的嬌軀上。

霎時,殷紅的鮮血飛濺而出,染紅了語嫣眼前的世界,一道道骨骼破裂的聲音,響徹蒼穹!

(呼呼…今天感覺了瘋了一樣,一碼就是4000字…希望大家可以看得爽!) 漫天狂風飛舞,捲起千層落葉,渲染出一片肅殺的氛圍。

一襲白衣女子躺倒在地面之上,後背緊緊的依靠着山石,嘴角處,一絲絲鮮血流淌而出,俏臉之上,原本的紅潤之色也早已被蒼白所替代,頭髮凌亂的披散在香肩上,整個人的氣息萎靡到了極致。


可就是這麼一個大家都認爲會帶着諸多的不甘的女子,此時的俏臉之上卻是出人意料的浮現出了一抹欣慰的笑容,因爲她依稀可以見得程焱的身影正朝着自己這邊飛速的趕來。

“太好了,你沒事,這樣我也就放心了。”語嫣嘴邊喃喃的道,雖然極力想要用手拭去嘴邊的血跡,但是她卻發現,她現在甚至連一根手指也動彈不得,體內的生命源氣也在以一種肉眼可見的速度流逝着。

若是此刻有着一位神醫爲語嫣把脈,那麼他必然會驚奇的發現,像語嫣這樣受到了如此致命的打擊,居然還可以存活下來。

光看語嫣的表面,或許人們僅僅只不過是發現她流了很多血,身體的骨骼也是有着多處的裂痕,但是一旦深入到內部以後,便會發現,此時語嫣體內的五臟六腑皆已是被震成了碎片狀,其中腸子更是與肝臟纏繞在了一起,大腦也處於一種隨時都會失去意識的瀕危狀態。

也不知道是什麼能給讓得這麼女子憑藉着心中的那一份執着與留念,竟然依靠着體內所剩下的一口氣存活了下來,不過這也僅僅只能存活一小段時間而已,不出意外的話,再過差不多一到兩分鐘的時間,語嫣那最後一口氣也會消散而去,屆時,她的神識便會離體,到達極樂世界中去。

“語嫣!”親眼見得語嫣被這幾頭通臂猿重創倒飛了出去,程焱的心中也是有着說不出的着急,恨不得當初承受着猛烈轟擊的是自己,而不是語嫣,可是世間往往沒有那麼多的如果。

聽到程焱叫喊着自己的名字,感受到了程焱語氣之中所蘊含的焦慮之色,語嫣那略顯蒼白的俏臉上也是再度浮現出了一抹笑容,想要回應程焱,卻是發現,無論她怎麼努力,都無法張開口,更不用談及說話了。

一道黑影,在幾個閃爍間便是來到了語嫣的身旁,此時的程焱,眼眶中早已是滲滿了淚水,整個人的情緒都是有些不受控制了起來。

“語嫣,你怎麼樣啊?你真是個傻瓜!”程焱憤怒而又傷心的咆哮道,傷心的是,語嫣居然爲了他而落得這般下場,一位繁華之城的千金大小姐,原本可是過着屬於她的快樂生活,可爲了自己,卻…憤怒的是,她居然爲了保護自己而甘願受到如此劇烈的傷勢,並且還不惜將自己的本源之氣輸入給自己,這樣不僅影響了她的修煉根基,還導致她在這原本較爲輕鬆的一戰中陷入瞭如此被動的局面。

見到語嫣居然受到了如此之重的傷勢,程焱也是快速的從乾坤袋中取出了道蒼曾經留給他的本命元珠,迅速塞入語嫣嘴中。

原本程焱是打算在自己身受重傷之時使用,可眼下語嫣明顯是爲了她身受重傷,若是他將這玩意留着,那麼就真的可以說是禽獸不如了,這對向來別人敬他一尺,他便還人一丈的程焱來說,是絕對會這麼做的,更何況他們兩人之間還有着一段複雜的感情。

“咳咳咳。”

吞服下了本命元珠,一陣劇烈的咳嗽之後,語嫣臉上的氣色也是明顯的有了一些好轉,體內飛速流逝着的生命之氣也是被暫時截留了下來。

“你真是個笨蛋,我自己體內的情況,我自己最清楚,就算現在是有着什麼仙丹妙藥,恐怕也已經無法在挽救我的生命了,你將那顆當日奪得的本命元珠給我,也只不過是暫時挽留了一下我體內正在流逝着的生命之氣,待得這顆本命元珠的效果發揮完畢,我依然是要離開的,還不如留給你自己呢,這對你日後的修煉也好,治傷也罷,都有着一定程度上的增幅效果。”艱難的張開了蒼白的嘴脣,語嫣緩緩的道,語氣之中,卻是飽含着對程焱依依不捨的情感。

“爲什麼你要對我這麼好?!爲什麼要那麼傻,你爲了我而…你叫我以後要怎麼辦,你真是個大傻瓜!”程焱緊緊地摟着語嫣的嬌軀,身體不自覺的顫抖了起來,眼淚自眼角出滴落而下,連成一條閃爍着晶瑩之色的淚線。

“能在生命的最後時刻看到你爲我流淚,就值得了,我也沒有什麼好遺憾的了,我對你所做的一切也都有了價值,程焱,你要記住,不要總是一個人默默的揹負了那麼多,這樣會很累,有時候需要將心理面所壓抑的那些事與人分享一下,這樣你就會好很多,只不過我已經沒有這個聽你訴說的機會了。”說到這裏,語嫣的秋水眸子明顯是黯然了許多,她心中真的很想聽程焱將自己內心中所積壓的許些事情與自己分享,這樣一來該有多麼的美好,只不過,她已是沒有了這個機會。

“不會的,不會的,你不會有事的!我一定會找到治療你的方法的,就算我不行,那我也要把你帶回程家,讓族長最好的名醫來救治你!”程焱撕心裂肺般的吼叫道,死死緊握着的雙手已是泛出了慘白之色,手指骨節之中,不斷的傳出噼裏啪啦的聲響。

他恨自己,恨自己當初不懂得珍惜,恨自己當初不斷地逃避語嫣對自己的愛,恨自己的懦弱。

倘若他能夠獲得更強的力量,就不會釀成這種苦果,就是因爲他與守護獸拼命重傷昏迷,纔會導致後來語嫣將本源之氣輸送給他,就是因爲如此,語嫣的身體狀況纔沒有到達完美,實力也僅僅是勉強達到半步太虛境的層次,要不然也不會不敵通臂猿。

這件事情所造成的結果,可以是完全是由程焱一手造成的,如果語嫣爲了自己而香消玉殞,那麼自己這一輩都永遠不會原諒自己的。

“不要在爲我難過了,我只要你在以後的日子中能夠永遠得記得,曾經有那麼一位女子,爲了你可以付出一切,哪怕是自己的生命,這輩子你不能接受我,那麼這輩子你欠我的,下一輩一定要還我,下輩子,程焱,語嫣一定會親口對你說:程焱,語嫣喜歡你!”語嫣的俏臉之上,在說這句話時掀起了一抹喜悅的笑容,似乎下輩子,她就能夠牢牢的抓住程焱的心,永遠不放。

“我不要下輩子,我程焱告訴你,我不許你有事,我程焱也一直喜歡着你!真的喜歡你!”感受着語嫣體內即將消逝的生命氣息,程焱心臟宛若萬箭穿心一般,蘊含着痛苦與悔恨的淚水自眼角處滑落而下,發出了一道猶如野獸般咆哮的聲響,響聲迴盪在四周,驚起了停留在樹林之上的鳥雀。

靜靜的看着傷心欲絕的程焱,語嫣的心中也是涌現出了心痛之意,其中卻是隱隱摻雜着一絲欣慰,因爲在她生命即將走到盡頭的時候,能夠聽到程焱的這一生我喜歡你,是一件多麼幸福的事情,但她卻已是無法再陪伴在程焱的身邊。

眼前的視線,逐漸變得模糊起來,此時的語嫣只能感覺到程焱不斷顫抖的身軀,卻已是看不清他的面容,就這麼靜靜地躺在程焱懷抱中,程焱的懷抱,是那麼的溫暖,彷彿躺在其中,就能給人一種絕對安全的感覺。

一股股幸福的暖流蕩漾在語嫣的心扉之間,在最後的時光中,她終於能夠如願以償的躺在意中人的懷中,但她心中佔據更多的,是一種強烈的不捨,經歷了許許多多的事,好不容易能夠聽到程焱對她說出一句我喜歡你,可是她偏偏很快就要徹底的離開,再也不能夠感受到程焱懷抱的溫暖。

一幅畫面浮現自語嫣的腦海之中,畫面中,自己與程焱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兩人彼此開心的交談着什麼,程焱的手時不時地還捏一下自己的臉頰,自己也因此而有些害羞的側過頭去。一男一女,兩個小孩在門前的一片田園上歡快的打鬧着,這應該就是自己與程焱所生的孩子吧。

一絲甜美的笑容自語嫣嘴角處浮現而出,在生命的最後階段,她體驗到了與程焱在一起生活的幸福之感,緩緩垂下眼簾,修長的睫毛之上,一滴晶瑩閃爍着… 白衣女子,終是走到了生命的盡頭,儘管心中還有着許許多多沒有達成的願望,但她卻是無怨無悔,俏臉之上,盡是安詳之色。

“語嫣!語嫣!你醒醒啊!不要嚇我!”見到懷中的麗人體內的生命氣息已是完全的消散,程焱的整顆心臟突然間狠狠的抽搐了一下,身體劇烈的顫抖着,瘋狂之色,自其雙目之中迅速的涌現而出。

即便程焱撕心裂肺般的呼喊,可是懷中的這位麗人沒有絲毫的迴應,就這麼靜靜的躺在程焱的懷抱之中,嘴角的笑容,依然還在,兀自沒有消退下去的跡象。

“我不信,我絕對不信你就會這麼離開我!就算這是上天的安排,我程焱也一定要逆天改名!”程焱仰天悲憤的咆哮道,怒嚎之聲,響徹九州,顯示出他那對語嫣發自內心的愛意與深深的愧疚。

“以前都是我不好,是我不敢去面對這個現實,我承認那時候的我是一個懦夫,不過以後,一定不會了,我絕對不會讓你離開我的,說什麼也不行。”程焱雙手緊緊地摟着語嫣那尚還殘存着一絲溫暖氣息的嬌軀,將嘴靠近語嫣的耳朵邊,喃喃自語道。

似乎是這句話對語嫣的觸動十分巨大,語嫣那原本已是失去了生命氣息的嬌軀竟是在此刻微微顫抖了一下,右手是指,也是伴隨着身體的微微顫抖而抖動了一下。

“語嫣!”見懷中的語嫣居然抽動了一下,程焱那顆原本早已石沉大海的心頓時升騰起了一絲希望,喜悅的道。

不過語嫣卻彷彿沒有聽到一般,毫無任何反應,體內也是完全沒有半點生命氣息。

見到這一幕,程焱整個人如墜冰窖,心情再度變得陰沉,方纔語嫣明明在自己的懷中微微顫動了一下,這一點他是絕對不會感受錯的。

然而,不排除一個人會在情緒波動較大的情況下產生錯覺,這樣的事情不要說是程焱,就算是實力到達了玄天境高手也會因爲痛失自己的至親至愛而產生這種幻覺。

畢竟人性是脆弱的,巔峯強者,亦是如此!

雖然這麼說,但此時的程焱,心中十分堅信,語嫣絕對還活着,就算這是隻是他的錯覺,那麼他也願意永遠的去相信這個錯覺。

近乎發狂般的呼喊在持續了半響後,懷中的語嫣仍然沒有醒來的跡象,程焱決定不再做這些無用功,神識迅速沉浸於意識空間內,查詢着道蒼老師曾經留給他的一些奇特資料,即便這一次可以說希望是十分的渺茫,但他卻不願意去放棄,哪怕現在能夠將語嫣從鬼門邊帶回來的機率就如同大海撈針那般的渺茫,他也絕對要去嘗試。

一頁一頁快速的翻閱着書籍,原先那厚重的古樸書籍,以一種肉眼可見的速度不斷的變薄着。

就在這本書籍即將被程焱翻到最後幾頁時,程焱快速翻書的動作陡然停止了下來,兩行古老的字符映入自己的眼簾之中。

人雖已死,卻非無力挽回,只要其魂不破,那就還有一絲可救的機會。想救的這人,只要還殘留着一絲的體溫,並且其意志力到達了一個十分頑強的地步,那麼就能夠將其魂魄召回,雖然成功率只有百分之十。

首先必須要在那人體溫還殘留的時候,獲取六顆七階魔獸的魔核,催動鳳凰族所獨有的不死生焱以及龍族獨有的龍炎,用兩者融合後產生的新型火焰將它們融化成液體狀,喂此人喝下,這是第一步,只要能夠完成,那麼你相救那人的體內便會再度繁衍出一縷微薄的生命氣息,完成這一步,必須要在此人殞命的一年之內,一旦過了這個時候,那麼就算是神仙下凡,恐怕也是回天乏術了。

做完了這一步以後,那邊可以接着第二步,第二步,也是最爲關鍵的一步,那就是煉製一枚名爲“破魂丹”的丹藥,其煉製所需的藥材爲七霞草、夢神草、金元果、鳳鳴草。

此種丹藥煉製過程雖未簡易,並不繁瑣,,但是其藥材卻是十分的難尋,其中的夢神草,可以說是早已絕跡,早已無處可尋。剩餘的三種同樣是極難尋得,其困難程度遠不是隻言片語就可以說得清楚的。

就算是程焱僥倖得到其中一株藥材,那也未必有命帶回去,因爲這四種藥材中只要是你隨便拿出一株來,那麼必定會引起天地間的一場軒然大波,就算是那些隱士的老怪物,想必定然會禁受不住這種巨大的誘惑。

四種藥材尚還有一線希望尋得,可身懷兩種不同種族火焰的強者,在這等苛刻條件下,天地雖大,可又何處去尋呢?身懷龍族與鳳凰族融合火焰的超級強者,恐怕就算是把整片大陸都翻個底朝天,那也是絕對不可能找到這麼一位的,哪怕是心存一絲僥倖,也絕不可能。

“呼。”深深的吐了一口氣,程焱將煉製“破魂丹”所需的藥材記在了腦海之中,手掌緊不自覺得緊緊攢在一起,眼神之中,涌現出一抹堅毅之色。

“融合兩大魔獸霸族的火焰嗎?即便可能性爲零,爲了你,我也絕對要去拼上一拼!”

語罷,程焱的神識之體自意識空間中飄逸了出來,迴歸到自己的身體之內,一縷紅色火苗自程焱的手心內浮現而出,將語嫣的嬌軀包裹於其中,然後帶入到幽冥所創的的獨特空間內。

幽冥所創的獨特空間,除了程焱之外,可以說是無人能夠進入,因爲整片空間都是極低的溫度,就算你身懷高深修爲,進入其中的下場只有一個:凍成冰棍,由空間所瀰漫而出的天幽寒氣,會不斷的順着你的毛孔鑽入到入侵者的體內,將對方體內流動着的血液連帶着靈魂一同冰封。

但此時的語嫣與死去的人意識沒有任何的區別,再者經過了程焱的允許,自然是不會受到絲毫傷害,但這僅限於死去的人罷了,活人是萬萬不能被帶入到其中的。

即便如此,程焱還是有些放心不下,所以便將催動焚血殘液所凝聚的最後一縷火苗附着在語嫣的身體表面之上,雖然這其中有點自欺欺人的味道。

做完了這一系列的工作,程焱面色冰寒,緩緩站起身來,手掌一翻,黑色長戟豁然出現在其掌心。

倒提着長戟,程焱騰空而起,身體表面,紫黑色魔氣猶如潮水般席捲而出,順着戟身纏繞而上。

“你們都要死。”

面容無喜無悲的望着不遠處捶胸怒嚎的通臂猿,程焱冰冷的出聲道,其內心深處的殺伐之意,這一刻,如同火山噴發般暴涌而出! 程焱的身形宛若標槍般傲然挺立在這片天空之上,凌厲之中泛着許些森冷的目光注視着面前的這幾頭通臂猿,眼神深處,有着濃郁的殺意涌現而出。

就是自己面前的這幾頭通臂猿,害得語嫣殞命於此,就算它們是衝着爲父親報仇,那也不行!

倘若不是它們的父親想要將那時正處於昏迷狀態之中的語嫣造成威脅,程焱自然是不會這麼沒事找事幹的將它斬殺,所以這件事的緣由,還是得追溯那它們父親的身上,況且此時的程焱,對通臂猿羣的恨意,已是升級到了一個不死不休的地步,他早在心中下定了決心,今天不是他死,就是這些通臂猿的亡命之時。

凌厲的目光就這麼一直注視着自己下方的這七頭通臂猿,程焱久久不語,身體表面,紫黑色的魔氣猶如火焰般上下翻騰,丹田內的魔氣種子似是感受到了程焱心中那份急不可耐的殺伐之意,因興奮而有了一絲顫抖,將魔氣瘋也似的輸送到前者的經脈之中。

寒風捲過,帶起一片片凋零的花瓣,與此同時,程焱的雙眼微微一眯,嘴角處掀一抹殘忍至極的弧度,身形一閃,憑空消失在了原地。

見狀,這七頭通臂猿身體表面上的根根毛髮皆是倒豎了起來,就如同是受到了驚嚇的刺蝟一般,目光死死的盯着面前這道如同鬼魅般飛速移動着的程焱,眼瞳之中,猩紅之色浮現而出。

就如程焱那般,他現在是爲了語嫣報仇,就算是拼了自己的這條性命那也無妨,但這剩餘的七頭通臂猿心中同樣是與程焱有着相同的想法,它們來到此處,無非爲的就是能夠親手將程焱斬殺,以此來爲父親報仇,不遠萬里的趕至這裏,原本以爲它們的殺父之仇已是可以報得,沒想到在這等關鍵時刻,居然半路殺出一名實力絲毫不弱的人類女子竭力阻攔它們,其中的三位兄弟也是喪命在她的手中,這使得它們心中對程焱的恨意更加的濃郁了幾分。

就算此刻面前站着的是絕世大惡魔,恐怕這七頭通臂猿也絕對不會放棄報仇的念頭,人與魔獸最相似的地方,那就是他(它)們都擁有着感情,自己的愛人被害,親人被殺,皆會令得他(它)們在那一瞬間徹底的失去理智,一心只想着報仇,成爲一臺殺戮的機器,面對任何危險,怡然不懼!。

“吼吼吼!”數道憤怒的咆哮之聲自空氣中傳蕩而開,緊接着,這七頭通臂猿便是擡起閃爍着金屬光澤的碩大拳頭,朝着暴掠而來的程焱狠狠砸去。

“撕拉!”一道物體被鋒利的刀具割裂的聲音驀然響起,一道猶如黑色流星般的身影,以一種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在這七頭通臂猿中穿梭而過,穩穩的落在地面之上,一抹森然的笑容,自其臉上浮現而出。

若是現在有人在場,看到程焱此時的這個笑容,恐怕全身上下都會在這一瞬間泛起雞皮疙瘩,不得不說,程焱臉上的笑容,着實是給人帶來頭皮發麻的感覺。

隨着割裂之聲的響起,旋即,一道血柱便是沖天而起,一顆碩大的頭顱,帶着強烈的不甘之色,脫離了自己的身體,朝着半空之上飛躍而起,還不等得其生命氣息完全消散,程焱的身形便是在幾個呼吸間趕掠而至,手中黑色長戟怒劈而下,將這顆仍在半空之中漂浮着的頭顱以一種最爲暴力蠻橫的方式生生截成兩半!

也不管這魔核是否能夠完整,程焱迅速伸出自己的左手,將這顆還泛着體溫的赤紅色魔核一把抓住手掌之中,暴躥而出的魔氣也在這一刻迅速的消散而去,緊接着的,是一赤金色火焰突然自程焱掌心升騰而起,將這顆直徑約莫一丈的魔核包裹於其中。

在赤金色火焰恐怖高溫的炙烤下,這顆魔核也是開始迅速融化了起來,短短几個呼吸間,便是化爲了一灘泛着紅色光澤的液體物質,液體之上,嫋嫋白煙升騰而起。

這一系列的步驟,僅花費十數秒的時間,沒有任何多餘的動作,程焱將這灘紅色液體隨手扔進乾坤袋內,一縷神識也是伴隨着進入其中,將其保存在一個由玉石打造而成的盒子之中。

這玉石盒子乃是到蒼老師留在乾坤袋內,其珍惜程度不言而喻,可是程焱現在卻用它來保存這些紅色液體,爲的就是不讓這些液體的藥力損失,這其中足可見得語嫣對程焱的重要性。

只有將這些由魔核融化產生的汁液喂入語嫣口中,方纔能夠在兩年的時間內爲她保留最後的一絲餘溫,畢竟在幽冥所創的極寒空間內,稍一大意,恐怕就會釀成大禍,等到慘劇發生之時,後悔,又有何用?

望着其中的一名兄弟竟然被程焱以閃電之勢斬殺,並且連魔核都是被那人煉化成了液體,剩餘的六頭早已通靈的通臂猿不禁悲憤的怒嚎起來,雙手用力的捶打着前胸,嘴中獠牙,泛着一絲絲的血跡吐露而出,模樣頗爲恐怖。

“我今天就讓你們嚐嚐這種痛失親人時,卻又無能爲力的感覺。”滿臉漠然的望着正處瘋狂狀態之中的通臂猿羣,程焱冷笑出聲,迅速散去左手火焰,紫黑色魔氣再度自體內暴涌而出,腳掌一踏虛空,飛馳而出的身形,在天空中留下一連串的殘影。

很顯然,此時的程焱已經是將速度提升到了極致,這一速度也是他以前所從來沒有使用過的,不是說他有所保留,而是以前根本沒有能力失去,如今心中這份痛失語嫣的痛苦,讓得他的速度在憑藉着魔氣的輔助後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暴漲。

“嗖!”

一道破風聲響起,只見一道刺眼的槍芒帶起一股濃郁的血腥味橫掃而過,下一霎,又是兩道血柱沖天而起,兩顆碩大的頭顱飛騰至半空之上,以相同的方式,程焱同樣也是將它們的魔核取出,然後煉製成紅色液體,存放入乾坤袋內。


一下子少了三名兄弟,剩餘的通臂猿心中皆是產生了強烈的驚恐,擡頭看向凌空而立的程焱,仿若是遇見鬼魅一般,原本一個勁猛衝的龐大身軀,在恐懼的催使下,終是向着後方急速退去。

到了這種時刻,剩餘的四頭通臂猿所能做的恐怕僅剩下竭盡一切可能的去逃跑,留着性命日後在趁程焱有所不備或者是身受重傷之時,出手偷襲。

雖說這四頭通臂猿屬於魔獸,但並不說明它們就是那種去送死的蠢貨,原本以爲集合它們十人之力,能夠親手殺了這個弒父仇人,之前也是因爲它們之中的三個兄弟喪命在了那女子手中,因而被憤怒衝昏了頭腦,根本沒有去判斷眼前這位化爲殺神的程焱,到底擁有着何等可怖的實力!

然而,待得它們之中已有三人喪命在這位殺神的手中,剩下的通臂猿殘黨內心的憤怒自然是被恐懼沖淡了許多,這才平下心來感知了一下程焱的實力。

這不感知也就算了,當它們發現程焱如今的實力在藉助着這詭異的紫黑色氣體的增幅之下,竟然已是隱隱有着接近太虛境第四階的層次,當下它們的瞳孔不由得緊縮成細線般大小,心中的恐懼之感更是濃郁了幾分。

深刻知曉了面前這位殺父仇人的恐怖之處,剩餘的四頭通臂猿腦海中方纔萌生了退意,若是再向剛纔那樣一味的衝鋒,結局無疑是一個字:死。眼下最關鍵的是要留下自身的性命,好爲接下來將要展開的復仇行動留下籌碼,若是連命都丟了,那還談什麼報仇,這一再也簡單不過的道理,想必對於這種七階魔獸來說,還是知曉的。

“吼!”剩餘的通臂猿們在爆退之餘,仰天猛的怒嚎了一聲,聲音之中,透着一股無盡的悲傷與憤怒。

冷眼觀望着這一切,程焱的心境並未因此而產生絲毫波瀾,手掌緊握長戟,魔氣宛若藤蔓般纏繞於戟身之上,如今的魔氣,彷彿擁有了生命一般,竟是緩緩的遊走於戟身之上。

受到了魔氣的增幅,盤踞於黑色長戟之上,即將破戟而出的魔龍,身體表面驟然爆射出數道深邃內斂的黑色光芒,原本緊閉的龍目,驀然開闔,兩團紅色氣體自龍目之中劇烈翻騰,一股令人心悸的恐怖波動,自其龍身之上瀰漫開來…

正處於急速爆退中的通臂猿羣,在感受到了程焱手中所持的漆黑長戟之上所蔓延而出的恐怖波動,身軀忍不住的微微顫抖着,一股來自靈魂深處不可抗拒的威壓,迅速向着全身擴散開來,直接是令得它們的行動都是產生了一定的滯緩。

“蒼龍出海!”

程焱大喝一聲,手中黑色長戟猛然掃出,下一霎,盤踞於戟身之上的魔龍黑芒大盛,脫離戟身,化爲一條全身被魔氣所包裹,面目猙獰的暗黑魔龍。

魔龍的身軀雖然並沒有想象中的龐大,僅有丈許之大,但其體內所蘊含的能量,卻是足以讓得一位太虛境第四階強者爲之動容。

“吼!”

一道古老卻又低沉的龍吟自魔龍嘴中陡然傳出,龍聲震天,響徹蒼宇!其蒼勁熾熱的身軀,攜帶起一股毀滅氣息,對着爆退中的通臂猿羣呼嘯而去! 大地碎裂,沙石飛揚,周圍的樹木皆是在此刻爆炸成粉末狀,一股瀰漫着恐怖威能的氣息波動,宛若洪荒巨流般朝着四頭潰逃的通臂猿奔騰而去。

不遠處,黑龍呼嘯而過,猛的探出自己那由強大能量所凝聚而成的龍爪,對着不遠處的通臂猿羣狠狠撕去,周圍的空間,都是因此而產生了劇烈的扭曲之感,宛若一件褶皺的衣衫。

見到正朝着它們怒撕而來的黑色巨龍,此時,四頭通臂猿的內心中都是升騰起了一股極爲強烈的危險感,在那呼嘯而來的魔龍之上,它們感應到了一股極端強悍的能量波動,甚至於它們已經是聞到了一絲死亡的氣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