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像龍的地方是頭上的一對珊瑚龍角,還有爪子,也像龍爪,而不像龍的地方是嘴巴,像巨蜥的口,獸身也沒有龍那麼修長,要短一些,卻更加粗壯,更加威武有力;通體鱗甲森森,每一片鱗都足有一個臉盆那麼大。

最令人驚悚,是它那一對猩紅的獸瞳,遠遠望去就像是海邊即將落下的夕陽,發出刺目的光。

陰水獸王一下就跳到了大魔城上面,龍爪狠狠的抓在屏障上,頓時讓屏障劇烈閃爍起來。

同時,大魔城內的魔音也愈加的高亢。

“吼!”

獸王咆哮,它張開巨口狠狠的咬向已經不穩定的屏

障。

猛烈的氣勢爆發,一道白光急速的朝外擴散,一個瞬息的時間便掃到了我們的幽靈船上,將我們朝後面掃去。

我和瓜哥還好,只是踉蹌了幾步,胖子和葛老漢直接滾落在甲板上。

我心底發寒,這法力太雄渾了,光餘波都能讓百年道行的人扛不住後退。

接着,陰水獸王一下接一下的重重朝屏障上咬,九條水龍也氣勢大震,一同發力。大魔城的屏障虛幻的已經快看不見,眼看着就要被攻破。

甚至局部已經開始崩塌,那扇高大的青銅大門被龍爪抓了一下,險些崩碎。

“呼呼……”

這時,大魔城也終於有了動作,無盡魔氣急速噴涌而出,始一出現,立刻就化爲一團魔焰衝向陰水獸王。

獸王無比兇狠,嘶吼一聲,張開嘴狠狠的朝魔焰團咬過過去。

“轟!”

白色乍現,天崩地裂,周圍的海水受到巨力的推波,再次化爲一股巨浪朝四周擴散。

讓所有人吃驚的是,兩者一個照面的硬碰硬,獸王竟然痛吼一聲,仰天而起,一翻身砸進了水裏面。

“臥槽!”

我、瓜哥、胖子同時驚吼一聲。

那魔焰團看着不起眼,竟然一擊之下獸王打了下去。

這力量,已經強悍到我們根本無法理解的層次!

一些白色的什麼東西正好朝我們這邊砸了過來,其中一塊正好砸在幽靈船二十步開外,撿起一大片水花。

“什麼東西?”我吃了一驚,心說不會是大魔城裏面的什麼東西被打飛了吧?

很快,那白色的東西竟然緩緩浮了起來。我們四人一看,頓時大驚,胖子更加是驚呼一聲:“龍牙!”

“你大爺的!”我也罵了一句,那東西竟然是一顆被打斷的牙齒,斷口森白,長足有一丈多,彎彎的,只能是獸王的。

“獸王竟然被打掉了牙?”瓜哥也震驚不已。

“快,把它撈起來,這是寶貝!”胖子興奮道。

“我去!”我急忙道。

陰水獸王是實力很強的蛟龍,它的牙齒附有龍氣,對付鬼魅邪祟一類的東西簡直是極品中的極品。

不可一世的魔王張獻忠,就是被龍牙給一箭射死的,它的殘魂也是被我用殘缺的龍牙所滅。

對於龍牙的威力,我可是有親身體會的。

獸王還稱不上龍,但也算是半龍,比不上龍牙也能比得上雛龍牙,絕絕對對的寶貝!

瓜哥立刻,拿出繩子在我身上捆了一圈,對我道:“小心水下的陰獸!”

“放心吧!”我應了一聲,放下身上的重刀和包跳下水,朝着龍牙奮力游去。獸王發飆,相當於神仙打架,陰獸跑都來不及,哪有時間來襲擊我。

浪有些大,我費了一些時間才游到龍牙旁邊,伸手摸上去,發現龍牙竟然還泛着溫熱的體溫,哪怕是斷了,上面的氣息依舊慫人,不愧爲獸王之牙。

小心翼翼的接觸了一下,沒發現什麼危險,於是抱住龍牙喊瓜哥往回拉。

瓜哥三個人奮力往回拉。

這時候我才發現,這龍牙好沉,完全不亞於我的重刀,奇怪的是它竟然不沉,竟浮在水面上。

很快,瓜哥他們便將我和龍牙拖回了船下,胖子又丟下來一根繩子,我解下身上的繩子,兩根都綁在龍牙上,然後他們三人奮力往上拉。

胖子的臉憋的通紅,道:“我靠,怎麼這麼重!春子上來幫忙!”

我一驚,這東西貌似比我預估的還要重,三人當中有一個大目,竟然拉起來還挺吃力。我立刻攀着船上的雕花爬了上去,然後四人一起拉,纔算一點點將龍牙拉了上來。

“寶貝啊!”

龍牙剛剛翻到甲板上,胖子便迫不及待跑去摸,那表情,就像是一個憋了四十年的老男人在摸絕色美女的大腿。

我也仔細打量了一下,龍牙顏色乳白,像是上品象牙,尾部帶點彎曲和倒鉤。

有點可惜的是,它的斷口並不平整,延伸上去老長一截,足足到達一半的位置,下半截龍牙是裂斷的,只有半邊,另外半邊估計留在獸王嘴裏了。

ωwш ◆ⓣⓣⓚⓐⓝ ◆¢O

“這東西怎麼會浮在水面?”我用力試了試它的重量,很沉,同等體積下比重刀還要沉很多。

“陰水獸王是水中之王,水是不會覆它的,斷裂的牙齒也是一樣的。”瓜哥解釋道。

我點點頭,估計是避水的作用使然。

接着,我又將注意力轉移回了陰水獸王那邊,此時獸王已經落水了,連同九頭水龍也在水裏不斷的翻滾、怒吼,同時還有一團魔焰也在水下不斷的翻飛。

赫然是在激烈戰鬥!

而大魔城的屏障已然破去,空空如也,就連上空沖天的魔氣也消失不見了。

“獸王不太妙,被壓制了!”瓜哥皺眉。

我點頭,戰鬥場面看起來好像勢均力敵,甚至獸王和九龍聯合起來的威勢要比那團魔焰強悍很多。

但仔細去看就會發現,每次獸王和魔焰團對轟,獸王都是在怒吼,身體不由自主的後移,顯然是扛的很吃力。

如果不是九頭水龍在護身,恐怕早就落敗了。

……

(本章完) “那團魔氣該不會就是鬼王吧?”胖子臉色微變道。

瓜哥搖頭,道:“很難說,但肯定是鬼王殿的核心戰力。”

“這哪裏是鬼王,鬼皇還差不多!”我心驚不已,三大鬼王,獨角鬼王,邙山鬼王,大力鬼王,都是鬼王。其中的大力鬼王我就遭遇過,雖然力量非常的恐怖,但和眼前的兩個主角想必,簡直被秒殺成渣。

獸王身爲半步多的一界之王已經夠強悍了,卻還被那團魔氣給完全壓制在了下風。要不是它皮糙肉厚,耐打耐扛,早就被轟殺灰了。

現在它的處境很不妙,團魔氣舉手投足便可以將它擊退,獸王奮力撲殺,又利用水中的優勢對戰,卻根本無法扳回。

“獸王已拼盡全力!”瓜哥道。

“那怎麼辦?鬼王殿看來得贏。”胖子不甘道。

“可這事沒我們插手的餘地,只能聽天由命了!”瓜哥無奈道;神仙打架,我們只是幾隻螞蟻,只能幹看着靜待局勢變化。

獸王一開始就拼盡全力,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如今已明顯後繼乏力。

“嗷吼!”

獸王怒吼,聲音明顯帶着痛楚,在深水的深處劇烈翻滾,龍爪和巨尾時不時翻出水面,氣勢非常駭人。

“嗚嗚嗚嗚……”

就在這時,我們身後的迷霧深處忽然傳來了一聲如同號角一般的聲音的,悠長,深遠,聲音還不大,甚至不仔細去聽都聽不見了。

我微微一驚,急忙朝後面看去,發現灰霧中迷迷濛濛出現了一個黑影。

我急忙拿起望遠鏡朝那邊看去,吃驚的發現,那是孟婆鬼的小船!

它不光出現了,還拿着一個什麼東西在吹着,隱隱約約的像是號角一類的。

“是孟婆鬼!” 追美高手 瓜哥也很快發現了。

“它在做什麼?”我急忙問。

“號角一般代表進攻和召喚,它應該是在召喚什麼!”瓜哥道,但明顯有些吃不準。

“不用看了,它在召喚獸羣!”胖子道,立刻指向我們身後的地方:“看哪,獸羣來了!”

我急忙順着他指的方向看去,發現那裏果然出現了海量的陰獸羣,各式各樣,時而從水面躍起又落入水中,由遠及近,聲音也越來越大。同時,水下也鋪滿了大量烏泱泱的陰獸羣!

“嘩嘩譁……”

水花的被陰獸砸起的聲音越來越大,越來越密集,整個水域頓時就如同沸騰了一般,陰獸前赴後繼,朝着大魔城衝過去。

其中不乏體態非常大的陰獸,雖然和獸王想比是小兒科,但也足夠大了,比卡車大的比比皆是;而且不乏炁能波動非常強大的陰獸,偌大的海域裏面孕養不知道多少陰獸,總有些強悍的。

“吼!”

一聲震天的大吼,打頭的是一隻像魚一樣的兇獸,魚身魚尾,唯獨嘴巴像鱷魚,通體鱗甲森森,體型足有一艘潛艇那麼大!

“這是魚龍!”胖子大吃一驚,道:“山海經裏面有記載!”

瓜哥也吃了一驚,道:“這東西也算蛟龍了,而且道行明顯不淺!”

魚龍怒吼,跳起來狠狠的一頭扎向大魔城,頓時城倒牆歪,龐大的身軀就如同拆遷的推土機一樣,橫衝直撞。

但很快,只見黑光一閃,我們根本沒看清魚龍怎麼中招的,它就橫着飛了出去,半拉身子都沒了,血雨不要命的飛灑,染紅了一大片的水域。

“鬼王殿的存在出手了!”胖子眼皮直跳。

我也暗暗吃驚,此刻,此刻,大魔城那邊出現了很多籠在魔霧中的身影,有大有小,形態各異,數量足有上百。

剛纔一下打殘龍

魚的,就是一個人形的存在,隱藏在濃重的魔霧中,只看見輪廓,看不到具體。

龍魚折戟僅僅只是開始,馬上第二隻恐怖的兇獸趕到了,一躍而且,兩個巨大的鐵鉗毫不猶豫的朝最旁邊的魔氣團剪殺過去,速度快如奔雷。是一種長的像龍蝦一樣的陰獸,只是尾巴卻像是蛇尾,足有幾層樓那麼高。

被襲擊的魔氣團觸不及防,一下就被剪飛了,濃重的魔氣頓時消散了許多,顯然吃了大虧。

但這“大龍蝦”的運氣也就只於此了,下一刻同時被四五個魔氣團擊中,四分五裂,血灑長空。

第二隻又折戟!

可這遠沒完,下一刻,同時有六七隻巨獸一躍而出,撲進了大魔城。

有長的像水獺的,有長的像龍龜的,有長得像海蛇的,有長得像鰩魚的,不一而足,千奇百怪。相同的是它們全部赤紅着獸瞳,瘋狂的攻擊,將大魔城絞的一團糟。

前赴後繼,下一批多達十幾只,再下一批多達數十隻,沒幾下兇獸的數量便超過了鬼王殿存在的數量。

而這,僅僅只是戰場的一部分,更瘋狂的戰場還在水下,無數的陰獸環繞着獸王,對着魔焰團瘋狂的圍剿。

儘管很多時候它們的攻擊根本無效,血水不要命的往上噴涌,沒多久整片海域就被血水染紅了,顏色越來越濃,越來越鮮豔。

但血並沒有讓海量的陰獸退卻,反而讓它們更加瘋狂,包括獸王也是如此,打了雞血一樣嘶吼連連,猩紅的眸子如烈日當空,眸光如注。

如果說之前那一幕是震撼,是刺激。 婚不附體,總裁大人請簽字 那現在這一幕就有些慘烈,甚至是悲壯了!

無數的陰獸羣發動的,是近乎自殺式的攻擊!

我們四個人都被驚的說不出話來,這場面,慘烈的甚至有些讓人難以承受。

我心裏甚至開始有些小佩服這些陰獸了,果然存在即是天理,兇殘的它們也有着不言敗的一面。

這種戰鬥精神是人遠遠無法具備的。

“這大魔城快被拆完了!”久久,瓜哥說了一句。

我看去,確實,大魔城被無數的陰水兇獸碾壓進去,橫衝直撞,已經滿目瘡痍。

“可惜,鬼王殿的核心絕不是那些迷宮一般的城市,而是另有玄機。”胖子卻惋惜道。

我微微皺眉,胖子沒說錯,我們曾經進過大魔城,裏面的絕大部分地方都沒有任何存在的跡象。兩次探查甚至都沒有找到大魔城的核心所在。

“好在陰獸都是嗜血的,獸王在血水中,肯定如虎添翼,這是要和鬼王殿耗上了,算出了底牌!”瓜哥也道。

我點頭,是這個理,現在整片海域都被血水染紅了,每死一頭陰獸,便會給獸王增添一分力量,是用海量的自殺式攻擊對耗。

頓了頓,我本能的看向孟婆鬼的方向,卻發現它的陰陽船已經消失不見了,心裏不禁泛起了嘀咕,暗說孟婆鬼難道和獸王有什麼關係不成?

亦或者說,孟婆鬼乾脆就是半步多的?

有一點倒是有點像,我和瓜哥追它的時候,它是從城牆下去了,城牆守衛說她有高等憑證,可以來去自由。而高等憑證,必行是半步多發出去的,至少得到半步多的認可,絕對有關係。

甚至更進一步,孟婆鬼會不會就是白香月的手下?

這樣的話很多問題就可以解釋了。

也就是說我一出生到成長的那段歲月,白香月就已經盯上我了,只是她沒有自己出現,而是派了孟婆鬼來,等我走出洪村,她就第一時間現身了。

贔屓說孟婆鬼進村的時候,有一個很強大的存在和它一起來的,逼迫它達成協議。協議內容是孟婆

鬼不插手洪村所有的因果秩序,而贔屓則容許孟婆鬼的存在。

白香月具備這個實力!

同時,白香月的沉睡也解釋她爲什麼要派孟婆鬼來我身邊,因爲她是自身出了一些問題。

這樣已解釋,一串問題基本就全通了。

這些念頭只是在我腦海裏唰唰的閃過,感覺很像,但卻無法絕對肯定!

“鬼王殿難道就沒招了?”胖子開口,打斷了我的思緒。

“絕對不會!”瓜哥搖頭,道:“鬼王殿能攪的陰陽兩界大亂,酆都大帝都被逼的帶輪轉盤轉世投胎,怎麼可能會對付不了獸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