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隆!轟隆!

空中響起霹靂的聲音,突然,一道閃電狠狠的劈在前方的山林,一棵大松樹被劈成兩段。

嘩啦!

大樹倒塌,樹葉紛紛掉落,而空中,旋即而來的是瓢潑大雨。

在大雨中,陳凌拚命給史為國做心臟復甦,憤怒吼著:「醒醒,班長,你說話要算數,我們說好了,晚上要加餐,你們等我的……嫂子還沒有生,等着你明天回去,我還沒給你的孩子起名字,你給我醒過來,醒過來啊……」

此刻,陳凌的臉上已經分不清是眼淚還是雨水,赤紅的瞳孔,像是一頭要發狂的野牛。

突然,史為國咳嗽一聲,噴出一口烏血。

陳凌激動扶着他,像看到最後的希望,道:「班長,挺住啊,你不會死,想想你要出生的孩子,你要當父親了,你要當父親了,我馬上聯繫部隊!」

說着,準備沖向不遠處的單兵通訊系統呼叫機。

史為國猛然抓住陳凌的手臂,斷斷續續的說道:「沒用了,來不及了……兄弟們都走了,小凌,告訴我媳婦,我這一輩子就是對不起她,下輩子我給她贖罪,做牛做馬…….」

陳凌怒吼道:「你自己去跟她說,我不去,你不能死……」

史為國劇烈咳嗽,反而露出笑容,道:「你小子……不錯,好樣的,你說過,做人沒理想,跟鹹魚沒區別,當一個好兵,小凌……」

說着,史為國努力的將右手抬起,對着陳凌豎起大拇指,腦袋一歪,失去了氣息,可是他手指還是保持着這個姿勢。

「班長,班長……」

陳凌再次瘋狂給史為國做心肺復甦,但感覺他的身體越來越冷……

轟!

一道驚雷響徹天地。

陳凌雙手停住不動了,木然坐在冰冷的雨水裏,他已經感覺不到班長身上任何氣息。

「班長留着最後一口氣,就是為了見自己,告訴自己,一定要當一個好兵,才離開這個世界……」

「啊啊啊……」

陳凌猛然站起來,仰天狂吼!

「為什麼!為什麼!」

「如果班長休假探親,他就不會死!」

「他就要當父親了啊!」

「為什麼!」

轟轟!

雷霆閃爍。

一絲閃光中,陳凌雙目赤紅,憤怒的面孔,五官都扭曲了。

突然,不遠處的單兵通訊系統響起來。

「3號哨所注意,注意,我是龍鱗突擊隊隊長蕭邦,現在向你們通報,有一夥毒販正前往3號哨所,你們堅守崗位,等待支援,收到回答……」

陳凌衝過拿起對講機,吼道:「太慢了!為什麼不早點通知!王八蛋,哨所的人都死光了!」

通訊另外一頭,蕭邦猛然一驚,道:「什麼……告訴我具體情況!」

陳凌帶着哽咽的哭聲,咬牙切齒的,一個字一個字的說道:「我是3號哨所列兵陳凌,我的班長史為國,戰友老楊,老薑,全部犧牲,我是唯一的倖存者!」 一件能夠承載返虛期的法寶或者靈符之類的東西,將會是何等珍貴?

毫無疑問,那種等級的東西,絕對是最頂級的寶物!

而眼下,妖族動用了一件這樣的寶貝,將一尊周天境的大妖,直接送入李景原戰部的戰陣內部,更是極為關鍵的一招!

眼下的戰局,雙方正處於膠着狀態。四個修者的乙字戰部,以李景原戰部為首,死死從中間別開這支妖族戰部的兩部分,讓其無法收攏。任何一方出現一丁點失誤,都可能讓眼下膠着的戰局,出現致命的傾斜!

而這尊周天境的大妖,忽然被傳送到了戰陣內部,更是幾乎對李景原戰部造成致命傷害的手段。

戰陣,對外有用,對內則相對防禦較弱。

再加上此刻李景原的戰部當中,所有高手都已經去組織戰陣,根本無暇脫身過來支援。那些化靈巔峰的修士,只要來三個人,便可以通過戰陣合擊之法,拖住這尊大妖。

但問題是,別說三個,就連一個,以眼下這種局勢,貿然從戰陣當中抽出來的話,都可能造成整個戰陣的崩潰!

正是因為看準了這一點,妖族才會發動突襲,將這尊大妖送進來!

如果任由其在戰陣當中破壞,只要幾個呼吸的時間,整個戰陣就會瞬間崩潰,絕沒有第二種可能。

不光衛易看到了事情的關鍵,與此同時,李景原顯然也發現了這一點。作為戰部主官,他當然知道,如果放任一尊七階大妖,在戰陣內肆意破壞,會對戰部造成多大的傷害。

但問題是,如何才能攔下這尊大妖?!

即便是只剩下一成實力,也不是一般化靈巔峰能夠比得了的。更何況,衛易和李景原都相信,既然這尊大妖,能夠被妖族花費大代價傳送過來,自身本事恐怕也是極強。在同階大妖當中,只怕也是相當恐怖的存在!

「小衛,你退後些。」

面對這尊大妖,李景原忽然下達命令,讓附近戰修在保持戰陣的同時,儘可能的離得遠一些,騰出一方戰場來。

「今日已是生死之局,容不得半點留手!」

「我亦有些底牌,今日一戰,我就算拼了一死,也一定要攔下此妖!」

說話之間,李景原周身驟然出現熊熊烈火,而隨着烈火的出現,身上靈壓亦是大漲!

當初在城主府秘境的時候,李景原還只是剛剛突破到化靈六重天而已。這份修為,在年輕一代當中,自然稱得上是佼佼者。不過,在此刻人妖兩族這種大規模衝突當中,別說化靈六重天,就連化靈巔峰,一樣只能扮演炮灰角色,最多是強大一些的炮灰。

而眼下,隨着李景原身上的靈壓開始瘋狂增長,很快,便突破到化靈後期的層次。等到三個呼吸后,李景原身上的靈壓徹底穩固的時候,竟然已經是堪堪破入化靈九重天的層次!

這是什麼樣的手段?!竟然如此兇殘!

衛易這會兒也是看的有些傻眼了。他倒是聽素說過,修真界有些秘法,可以在短時間內提升修為。不過,這種秘法,無一不是極其珍貴,而且修為越高,便越是困難。同時,這種秘法每一次施展,對於修者自身來說,都有極大的損耗。

到了李景原如今的水平,還能夠直接將修為一舉從化靈六重天,提升到化靈九重天!這秘法的強大,已經不合常理了!這可是相當於,直接跨越了一個大境界啊!

這種秘法,就算在當年的天玄山,只怕也極為罕見。

「呦,小子,有點意思啊!」

不知是狂妄自大,還是因為別的什麼,在李景原施展秘法的時候,這尊大妖竟然完全沒有任何動作。更沒有趁著李景原施展秘法的機會,趁機進行襲殺。

這份看似狂妄的行為背後,其實隱藏着一份不為人知的隱秘。就在剛才,在李景原施展秘法的時候,這尊大妖其實已經準備出手了。但是,就在那個時候,他卻本能感覺到有一股威脅,潛藏在自己身側。

似乎……是有意在等他出手,在他出手的同時,對其進行反殺一樣。

正是因為這種原因,這尊大妖才不得不死死壓制住出手的衝動,防備着那股如毒蛇潛藏般的殺意。然而一直到李景原施展完秘法,這尊大妖,卻都沒有找到那陣讓他感到心悸的力量,到底來源於何處。

『難道……今日這看似已經十拿九穩的功勞,還會出現什麼差錯?』

此刻,這尊大妖心裏同樣有些忐忑。不管怎麼說,眼下他算是處於修者的重重包圍當中。雖然妖族那邊,已經斷定戰部內部再無後手。但是現在看來,似乎也並不像先前想的那樣簡單。

「有沒有意思,前輩試試就知道了。」

身上靈壓暴漲之後,竟然沒有太過強烈的靈力波動。顯然,李景原對於靈力的控制,也已經到了一定的高度。就算修為暴漲,一樣能夠控制住力量。

下一刻,已經近乎化作火人一般的李景原,忽然張開手臂。有數道不同顏色和形態的火焰,自他體內飛出,緩緩懸浮在他周身一尺範圍,將李景原環繞了起來。

這些不同顏色的火焰,一共有八朵!

「竟然有八種異火?!」

識海當中,素臉色也有些木然,獃獃的看着這一切。

世間總有些奇物,不能用一般的品階劃分之法來進行區分。而這些奇物當中,所以奇物火焰,便被稱之為異火。一般來說,很多修行火焰功法或者神通,還有煉丹師煉器師之流,到了一定高深處,都會想辦法去弄來一兩種異火進行煉化。只因為這些不能用尋常品階劃分的異火,自身往往蘊含着一些非常玄妙的作用。

不過,八種異火,仍是足以讓人感到震驚!

異火之間,彼此會有一種抗拒的力量。異火越多,這種相互排斥的力量就越強。要麼就是以純粹的強大修為壓制,要麼就是一些特殊的體質,或者一些極為特殊的功法。

「難道……不,這不可能。」

識海當中,素看到眼前這一幕,連連搖頭。在看到這八種異火的同時,素頓時有了幾種猜測。但是這些猜測,卻全都讓她感到難以置信。

八朵異火,圍繞李景原周身緩緩旋轉。有的內里蘊含着強大的生機,有的似乎隱藏着某種雷霆的力量,有的看似炙熱卻散發出陣陣寒意……

那朵通體紫色,並且散發着寒意的火焰,讓衛易有一種既陌生又熟悉的感覺。他忽然想起來,這好像就是那種叫紫羅寒焰的異火。

當初在交換會上,為了得到這異火的消息,洛飛飛還曾與那千帆門的一名真傳弟子對上,事後李景原更是主動打上門去,幾乎打遍了千帆門的年輕一代。後來,衛易只聽說李景原帶着戰部進了一趟淪陷區。如今看來,應該是得手了。

「竟然有八種異火?」在李景原喚出這些異火的同時,面前這尊大妖,臉色也有些難看了。「你是誰,你是出自修真界哪方勢力?看你年紀輕輕,也算修為不易。報上你家名號,本大妖說不定可以放你一馬。」

「前輩難道會因為我出身的家族,就放過我這支戰部,主動自行離開?」

異火環繞當中,李景原也不着急,說話的速度都慢了許多。

「這自然是不可能的。本座今天雖然心情不錯,但最多也就只能放走你一個。」

「那還費什麼話?」

李景原嗤笑一聲后,忽然伸出手來,向四周虛空一點。每次點出,便有一朵異火緩緩飛出。等到八朵異火全部飛出后,衛易這才發現,這八朵異火之間,彼此位置似乎頗有講究。八朵異火,竟然隱隱有將大妖和李景原所在的這座戰場,徹底封隔開的意思。

下一刻,李景原雙手凌空虛握,八朵異火之間,頓時有絲絲火線鏈接起來,繼而火線之間已是互相勾連,竟然真的將這座戰場,徹底隔離了出來!

「不可能!這不可能!」

識海當中,素滿臉的不可思議,似乎是看到了什麼難以置信的事情。

今天這座戰場上,讓素吃驚的事情,好像也不是一件兩件了。

「乾坤火界……」

素聲音極其微弱,顫抖著吐出幾個字來。

「難怪了,原來他是出身……是了,這樣的話,一切都說得通了。」

「一切都說得通了。」

……

素在識海當中的驚呼,不知道為什麼,衛易並沒有聽到絲毫。

不過,眼前發生的,他卻是看的清清楚楚。

自那八朵異火飛出之後,李景原和這尊妖族大妖的戰場,便被徹底從戰陣中分割了出來。就連衛易,同樣被隔在戰場之外。

難道……李景原是打算一個人,獨自面對着這尊大妖?

這個念頭,讓人覺得近乎荒謬,但眼下看到的一切,卻告訴衛易,這是真實發生的。

「小子,接下來,老娘要借你肉身,全力打上一場!」

就在衛易感到遲疑的瞬間,素的聲音忽然傳來。

「剛才這大妖跨通道而來的時候,老娘本已經打算,直接帶着你跑路了。你感知不到,這傢伙可不是一般的大妖,不但本身修為已經相當於周天境一重天巔峰。而且其本體,更是一種上品血脈的妖族!若是只有老娘的話,就算全力施為,也打不過此妖。而眼下這座戰場,雖然到處都是兇險,能夠成功逃掉的機會不足百分之一,但總比在這兒等死強。」

「不過,讓老娘沒想到的是,這小傢伙,竟然是……呵呵,不重要了,若是老娘借你肉身,全力施為的話,再加上這小傢伙,說不定能夠正面拖住這尊大妖!」

李大哥……竟然真的有那麼強嗎?甚至已經足以插手到周天境的戰鬥了?

「李大哥,這一戰,我陪你!」

衛易忽然朗聲大笑,緊接着,身上靈壓同樣暴漲,竟然漲到比李景原更強的地步,赫然已經是化靈巔峰的水準!

「好!」

李景原也是意外。一名自身修為不過化靈二重天的修者,不管用什麼什麼樣的秘法,都絕對不可能將修為暫時提升到化靈巔峰的層次。世間根本就不可能有這種秘法,也沒有這種丹藥。

這不合常理!

不過,李景原也知道,此刻不是深究此事的時候。衛易越強越好,若是能直接提升到周天境,這一戰反倒不用打了,直接由衛易出手,殺掉這尊重傷的大妖就好了。

「今天你我兄弟兩個,就聯手一戰!」

李景原亦是笑的暢快。今日的戰鬥,兩次瀕臨絕境,卻又都峰迴路轉。此刻的李景原,只想放開手腳,全力一戰。

不足四十歲,便能單憑一己之力,和一位七階大妖對抗!這是何等暢快之事!

「要打架了?算我一個!」

然而正當李景原剛準備撤去火焰結界的阻攔,放衛易進來后。又有一個聲音,自不遠處傳來。

「能夠和七階大妖動手?這種事情,在咸安城可是想都不敢想啊!」

讓衛易和李景原都沒想到的是,這次要過來參與戰鬥的,竟然是那個先前幫衛易說過話,出身遠東修鍊界的質子樂桓!

「樂兄弟,以你的修為,參加這場戰鬥還是太弱了點。要不然,你還是在旁邊觀戰。要和這尊大妖動手,可不是鬧着玩的。」

李景原這話倒也沒有別的意思。眼下不管是他的還是衛易,兩人不管是用了什麼方法,總算勉強可以支撐到化靈九重天的修為。這等修為,再加上兩人一些不為人知的底牌,倒也足夠和這尊受了重傷的大妖過兩招。

可樂桓就不一樣了。雖然在同代人當中,修為也算不錯,年紀輕輕就達到了化靈四重天。但是在這種級別的戰場上,還是不夠看。若是強行參戰,只會給李景原和衛易兩人,增添累贅罷了。

「你們都有手段,難道就不允許我有點壓箱底的本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