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陳婆子的話,算是說到村民的心坎里去了。這事傳出去,確實對沐家人村的影響不好。

人群中,不知是誰喊了聲:「陳婆子這次說得對!將這個不要臉的拉去浸豬籠!」

附和的聲音越來越多,陳婆子很是得意,二丫嚇得臉色蒼白,緊緊拽著沐添香的衣角。

沐添香微微蹙眉,心中暗嘆,果然是窮鄉僻壤出刁民,沒憑沒據的事兒就敢說浸豬籠。

「大伙兒靜一靜!」沐添香提高了音量,一雙清亮的眸子緩緩掃視眾人,不疾不徐道,「在場的多數都算添香的長輩,可否聽我一言?」

沐添香的話終於讓圍觀村民們閉了嘴,聽到「長輩」二字,他們好似這才想起來,眼前被他們指指點點的不過是個十幾歲的姑娘,被那雙清亮的眼睛一望,更是有些莫名心虛。

「要不這樣,我們一起上衙門。」沐添香眉眼冷淡,語氣平穩,然而說出的話卻叫人大驚失色。

「這……為何要上衙門?」有人問了句。

「各位叔叔嬸嬸,不是群情激憤想要添香的命么?」沐添香諷刺一笑,眼裡幾分凄涼幾分狠絕,「可凡事得講規矩、講律法,但凡唾沫星子沒把我淹死,你們就沒資格隨意將我浸豬籠!」

她神情、語氣無一感染力不強,在場的人也並非全是大奸大惡之人,見她被大夥逼到這個程度還這般故作堅強,心頭驀地有些不忍。

「沐家丫頭,瞧你這話說的,都鄉里鄉親的,誰能真把你浸豬籠?我第一個就不答應!」有心地仁厚的村民出來打圓場。

很快有人附和道:「是啊!都開玩笑咧!不早了,快回去吧!」

台階已經搭好了,沐添香卻並不打算就著下去。

「不,我們去衙門,讓官老爺定奪這件事到底是誰的錯。」她脊背挺得很直,目光坦蕩地望著面前每一個人,眼神里透著幾分慘烈的倔強。

「如果是我,我自己一根麻繩弔死。如果是馬家少爺,那我定要求官老爺,將那些亂嚼舌根的人打得皮開肉綻!還我一個清白!」

想當年,沐添香也是加入過學校辯論的,演講方面也不在話下,這番話說得可謂字字鏗鏘、擲地有聲。

言罷,一雙琉璃般的眸子掠過劉青銅、掠過說要把她浸豬籠的村民,最後看向陳婆子。

陳婆子被她這麼一看,面色大變。

早就聽聞馬少爺是個好色之徒,如果真讓官府去查,八成是馬少爺的錯,到時候不僅自己沒理,還得罪了馬家,肯定沒好果子吃。

即便如此,她還是強撐著嘴硬道:「去就去,誰怕誰?」

哼,不見棺材不掉淚!

沐添香心中冷笑,上前幾步拽住陳婆子的手,作勢要拉她往鎮上走去。

這下陳婆子徹底慌了神,用力甩開沐添香的手,大聲道:「我先回去一趟,一會找你去。」

說完,頭也不回的離開。

沐添香終於忍不住露出意思笑意,大聲喊道:「婆婆,我在家等你!」

圍觀的村民滿臉愧色,方才被沖昏了頭腦,現下仔細想想,沐添香那副烈女模樣作不得假,再加上馬家少爺的為人,這丫頭十有八九是被污衊的。

可是礙於面子,誰都沒有道歉,只是各自散開了。

鬧到這個地步,劉青銅眼下也不好再待下去,轉身前不甘心地看了沐添香一眼,隨後轉身隨著眾人離開了。

沐添香這才鬆了口氣,故作平靜的面色垮下來,露出絲疲憊。

這些人都只是湊熱鬧、並不想趟一身渾水的,不然可沒這麼好對付,如果這些人真將她抓起來浸豬籠,她也沒有任何辦法敵得過。

沐添香暗下決心,一定要快點強大起來。 落日的餘暉染紅村莊,炊煙裊裊升起。

沐家院子里,吃食的雞兒抬頭看了一眼院口的兩個人,「咯咯」地叫了兩聲,隨後搖搖晃晃的回了雞窩。

謝氏聽到外面的腳步聲,掀開帘子走出來,見到是沐添香兩兩人,眉心微皺,隨即臉上掛起笑意。

「大丫和二丫回來了呀。」謝氏笑盈盈的,溫聲道,「你們把院子里的乾柴放到柴房碼好,然後去給家裡的牛喂草,最後將院子掃乾淨,就可以去歇息了。」

「哎呦,瞧我這記憶,灶上還燒著菜,我要進去了。你們倆個趕緊的,要不牛該餓了。」囑咐幾句,轉身就進屋了。

沐添香微微蹙眉,謝氏這隻笑面虎,牛會餓,她們難道就不會?

帘子落下,屋內傳來歡聲笑語。身邊的二丫很是平靜,一副逆來順受的樣子,讓她心中更難受。

兩人拖著沉重的腳步,走到柴房裡將乾柴倒在地上,沐添香身體太虛,沒一會兒便累得不行,索性直接坐在地上,嘆了一口氣。

「姐姐,你可是餓了?」二丫揚起小臉問道。

「有點兒。」沐添香勉強笑了笑。

穿越以來,她只吃了一個窩頭,早就餓得前胸貼後背了,完全是憑著意志力在撐著。

「姐姐,你等著,我有一個辦法。」二丫語氣有些神秘,小聲道,「我拿水過來給你喝,這樣就不餓了。」

說完就起身,準備去舀水,瘦小的背影懂事得叫人心疼。

「不用了,姐姐不能喝水。」沐添香連忙阻止她,隨後有些遲疑地開口,「二丫,你……經常挨餓嗎?」

「反正沒有吃飽過,祖母不讓我多吃,說是浪費。謝娘也不讓我吃,說是瘦點好看。」二丫邊整理乾柴邊答道。

看著二丫一臉習以為常的神情,沐添香感覺胸口悶悶的。她暗下決心,往後一定要讓二丫頓頓吃飽、吃好。

片刻之後,她卻泄了氣,別提將來,眼前這關都很難過呢。都怪那閻王,把她送到這個飯都吃不飽的鬼地方。

不,不對。

想到閻王,沐添香眼睛一亮。

真是餓糊塗了,這麼閃亮的一根金手指都能忘記,她方才突然想起來,自己可是有萬能淘寶的人啊!

沐添香趕緊閉上眼,心念一動呼喚出淘寶界面,立即將許多好吃的將入購物車,正準備支付時,她突然停了下來。

就算是跟著自己穿越而來的淘寶,買東西也是需要花錢的吧,她開的淘寶店也有一定進賬,但她每周末都會把所有收益提現了,留在淘寶賬戶上的,寥寥無幾。

沐添香一陣心涼,顫抖著點開自己賬戶餘額,只有幾百塊錢。

於是,她默默地取消了訂單。

自己現在一無所有,未來更是遙不可及。現在吃爽了,以後還不知有多少挨餓的時候呢。思來想去,最後只買了一個麵包。

當麵包出現在她手上時,二丫恰好轉頭看見,好奇問道:「姐姐,這是什麼?」

事情實在複雜又玄妙,沐添香只得敷衍著回答。

「這是我從馬家拿回來的乾糧,一直藏在柴房裡。本來都忘記了,這會兒太餓,突然就想起來了。」

一聽是吃的,二丫眼睛都亮了起來。沐添香卻將麵包擱在一邊,打算幹活之後,安安心心的享用麵包。

「二丫,咱們先把活幹活,然後再來吃好嗎?」

二丫連忙點了點頭,兩人想到有吃的,手上的動作也快了不少。

將乾柴碼好之後,她們就去給牛喂草。當院子里最後一片落葉被清掃乾淨時,兩人伸直腰,痛苦的*一聲。

屋裡飄來濃郁的飯菜香,沐添香深深的吸了一口,愈發的餓了,旁邊的二丫亦是如此,兩人對視一眼,微微一笑,隨即轉身回了柴房。

沐添香將麵包一分為二,將大的那部分遞給二丫。

二丫擺了擺手,不肯接,沐添香故意板起臉,二丫這才接了。隨後,兩人狼吞虎咽的吃了起來。

「大丫姐,二丫,你們在嗎?」

突然,柴房的門被推開,兩人驚恐的看著門口的李春兒,連忙低下頭將麵包全數咽下,慌亂之中有些噎到!

*

一刻之前。

沐家堂屋內,勞作一天的沐家人聚在一起,享用著農家粗茶淡飯。

馮氏突然放下筷子,開口說道:「我瞧著咱們家那幾塊邊角地空著,想著不妨買些大豆的種子給種上,到時候收了大豆就可以做豆腐了。你們商量看看,誰明兒去趟鎮上買種子啊?」

「娘,大豆的種子可不便宜啊!」馮氏的三子沐奉才眼睛一亮。

「我知道,所以特地拿了五十文出來。」馮氏一臉大方的表情,叮囑道,「對了,挑些顆粒飽滿的大豆種子。」

「啊呀,我才想起來!我明兒還要砍柴呢!」一聽這話,沐奉才一拍腦殼,故作歉意道,「娘,看樣子我是去不了。」

整整一斤大豆種子才能夠種滿那幾塊邊角地,而鎮上一般的大豆種子都要近六十文。馮氏僅僅拿了五十文出來,還要求買上好的種子。

不僅撈不到任何油水,還擺明了就是要添錢的,誰傻才去干呢。

馮氏撇了撇嘴,跳過在鎮上做工的二子沐奉舉,直接看向沐奉仁。

沐奉仁看見馮氏的眼神,知道娘是有意讓自己去,正想答應時,身邊的謝氏偷偷拽了拽他的衣角。

沒有理會沐奉仁投來的疑惑眼神,謝氏溫婉一笑,道:「娘,您忘了,奉仁還要忙著田裡的活,哪有時間去啊?」

看著推三阻四的眾人,馮氏臉色漸漸陰沉下來。

她看了一眼二媳婦胡氏,再看看老大家的,最後定格在李氏的身上:「老三家的,我見你成天瞎晃悠,要不明兒就你去吧?」

「娘,那哪行啊!」李氏一聽,連忙擺手。

見狀,馮氏老臉頓時垮下來,目光嚴厲地看向李氏,不滿道:「你也要忙什麼?」

聽到這李氏才覺自己剛剛失態了,忙賠笑著:「娘,媳婦不是那意思。我是想,我成天呆在家裡也沒見過什麼世面,去了鎮上,搞不好會被人騙的。

馮氏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怒氣,將筷子往桌上一摔,罵道:「不過是讓你們去辦點這麼小的事情,一個個推三推四的,你們還把我當娘嗎?」

氣氛漸漸冷了下來,眾人都不敢說話。

不知為何,李氏總覺得馮氏那話是沖自己說的。

她想了想,得罪馮氏自己肯定沒有什麼好果子吃,突然想到馬家也賣種子,而且大丫還在他家干過活……

想到這裡,李氏眼睛一轉,立刻開口道:「娘,大丫一直呆在鎮上,而且還是在馬家做活,她肯定知道在哪裡可以買到便宜又好的大豆種子。」

「這怎麼使得?」沐奉仁一聽,連忙勸道,「娘,大丫還小,一個人去鎮上恐怕是不行的。」

「大哥,明兒隔壁劉大哥要趕牛車去鎮上,到時候讓他捎上大丫一起不就行了?」一直低頭刨飯的沐奉才抬起頭,含混著道。

李氏也連忙道:「對啊!不行的話,讓二丫陪著大丫一起去,娘您看怎麼樣?」

沐奉仁想要說些什麼的時候,卻被謝氏狠狠掐了一下大腿肉,沉默了下來。

馮氏覺得有理,當即拍板道:「那就這麼定了!春兒,你去把大丫他們叫過來。」

李春兒甜甜的應了聲是,然後放下碗筷就去了院子里。

找了好一會兒終於在柴房裡找到二人,見到兩人打嗝的樣子,李春兒微微一笑:「大丫姐姐,二丫妹妹,祖母讓你們去堂屋。」

沐添香捶了捶自己胸口,應道:「你等會,我和二丫去喝口水。」

誰知李春兒快步上前,一走一右的拉著沐添香和二丫就往外走,「姐姐,祖母等著呢,一會兒再喝吧!」

三人走到堂屋時,大夥齊刷刷的朝這邊望來。

馮氏準備開口時,沐添香和二丫相繼打起嗝來,她的臉色沉了沉。

「大丫,二丫,你們是不是偷吃東西了?」 「我、我們……沒有。」二丫囁嚅著道。

見二丫一臉心虛,沐添香連忙上前一步,在馮氏怒罵之前,不著痕迹地將她擋在身後。

「祖母,我們沒有吃東西,也沒有東西吃。」沐添香穩住心神,紅著眼垂下頭,小聲而委屈道,「我們撿完柴回來就喂牛,然後在柴房裡碼柴,柴房裡有沒有吃的……祖母難道不知道么?」

這話看似回得乖巧,實則暗指自己受到了太多委屈。

果然,聽了這話,沐奉仁神色一暗,心中愧疚得厲害。

馮氏卻怒從心頭起,當即就想開罵。這死丫頭什麼意思?裝可憐給誰看?!

「算了吧,吃飯!」這時,一道滄桑而沉穩的聲音響起。

馮氏看了一眼說話的人,正是自己的男人沐發全,想說什麼,也只得作罷。

「我給你們五十文,明兒你們跟著隔壁劉叔去鎮上,買一些上好的種子回來。」馮氏直接將活派給兩人,根本由不得她們拒絕。

此時的沐添香已經有了原主所有的記憶,自然也知道這事很麻煩,但是就目前的情形根本由不得自己,況且自己剛穿越過來對這個世界還不了解。去鎮上看看也好,到時候說不定還能發現什麼賺錢的商機呢。

二丫微微搖頭,眼神示意不要答應。沐添香安撫地握緊二丫的手,點頭應道:「是,祖母。」

見她這麼乖巧,馮氏先是愣了一下,這才滿意道:「你們快點去休息,明兒還要起早呢。」

沐添香和二丫同眾人告別之後就回了屋子。

沐家的屋子是典型的北方建築,一共有四間屋子。

馮氏夫妻住在東屋,沐奉舉、胡氏以及一雙兒女住在西邊的屋子裡,北邊的較大的屋子是沐奉仁、謝氏還有沐添香姐妹、李春兒以及沐奉仁的小兒子住著。由於沐奉才和李氏還沒有孩子,所以就住在北邊的小屋裡。

一大家人住在一起總有些磕磕碰碰的,前些年沐奉舉曾經提出分出去單過,然而馮氏說什麼都願意,而且還大鬧了一場,之後就再也沒有人提及過分家的事情了。

翌日清晨。

天還沒亮,謝氏就將沐添香、二丫叫醒,兩人去灶間吃了點昨日的剩菜剩飯,懷揣馮氏給的五十文找到隔壁家的劉叔,坐上他家的牛車出發了。

牛車晃晃悠悠的走了一個時辰后,總算是到了鎮上,由於劉叔還要去別的地方,兩人約好見面的時間就分開了。

大街上,行人來來往往,小販的吆喝此起彼伏很是熱鬧。

沐添香看的目不暇接,想不到古代竟然有這麼多新鮮的玩意,她東摸摸,西瞧瞧,逛得不亦樂乎。

許久之後才停下了腳步,沐添香開心說道:「二丫,鎮上好熱鬧啊!」

沒有人應答。

她疑惑地回頭望去,然而此刻哪還有二丫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