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兒,你去將外頭那廝給我帶回來,千萬不要讓其跑了!」

陳雁風突然轉頭對一旁的陳友宜說道。

「是!」

陳友宜點了下頭便快速的飛奔了出去,李煌氣兵被破,深受重傷,早已經得瑟不起來了。

沒一會,飛出門外的李煌就被陳友宜給拎了回來,此刻他一臉的死豬樣,與剛來到此處相比,囂張的氣焰平息了不少。

「李煌,你為你主子帶來假詔書,這該作何解釋?」

陳雁風沉重臉,語氣不善的問道。

要不是葉天機智,此刻他們怕早被騙了。

李煌臉色難看,有些憤怒的瞧了葉天一眼后才答道:「對於這事我也完全不知,待我回去好好問問少爺再給你們解釋!」

「哼!你休逞口舌之便,你以為我陳家人都是白痴不成,這假詔書定然是你們先前就算計好了的!」

陳友宜一下就拆穿了他的假話,道出了在場眾人一樣的想法。

李煌聽了打算繼續裝傻,他也是條硬漢,反正他們不會殺了自己,怕個甚!

突然,身後熟悉的聲音傳來,只聽道:「李煌,你還想救回陸飛華嗎?」

李煌看向實力恐怖絕倫的葉天,目光有些躲閃,硬著頭皮道:「那是自然,我雖不是你的對手,但也有權利做我所要做的事情。」

對於面前這個年輕人,李煌算是徹底的死心了,在他面前還是別耍什麼花樣為好,否則最後吃虧的肯定是自己。

「呵呵!很好!」葉天一聽突然笑了起來,繼續道:「那你就滾回去將真的詔書帶來,還有……」

「還有什麼?」

葉天笑眯眯的表情在李煌心中生出了深深的不安感。

「外加六十顆丹藥,靜心丸,玄元丹,聚氣丹各二十顆,一顆也不能少,這就當陸少華對我們的欺騙補償,假如做不到,那就讓他在家等著他親生弟弟的項上人頭吧!」葉天語氣淡然道。

「嘎!」

聽到這個無禮的要求,李煌徹底愣住了,在場眾人都愣住了,這麼多的丹藥,又不知要浪費多少金錢來收購。

「李煌大哥,你一定要答應他啊,否則他真的什麼都做得出來的!」

這時,一直躲在後方的陸飛華突然冒了出來,扯著嗓子大喊道。

李煌被他歇斯底里的喊叫驚醒,只得暫時答應下來道:「那好吧,我回去問問少爺,相信他會答應的!」

「最好如此!」

葉天說罷看向了陳雁風,見其朝自己點了點頭,想來是支持自己的主意的。

李煌最後深深的看了葉天一眼,便走出了大堂,此行簡直是失敗之極,錢送出去了,人卻沒帶回。

「葉天,你突然要這麼多丹藥幹什麼?你所說的那些丹藥我們陳家也有許多,假如需要儘管用好了!」

陳雁風待人走後才問出了心頭的疑惑,六十顆丹藥?這藥力能撐爆多少修鍊者。

葉天淡然一笑,解釋道:「丹藥並不是我用的,而是給小易他們,此刻他們的實力太差,可以通過聚氣丹與靜心丸來快速提升。」

「原來如此啊,大哥你可真是好人!」

陳友宜一聽可以提升實力,頓時歡呼雀躍起來。

陳雁風老臉上也露出了乾巴巴的笑容,暴風學院的新一屆招生在即,確實需要將小輩的實力提上去,以免學院的考官看不上。

……

李煌的速度很快,第二天傍晚就回到了陸家,將陳家發生的一切事情都告知了陸少華。

「你所言可是真的?真的有八階的年輕人可以打敗你?」

陸少華手中正欲喝茶的玉杯掉落在了地上,化為了一地碎片,饒是他如此鎮定的人也不禁失態。

李煌沉重的點了點頭,有些羞愧道:「確實是真的,我親自與他交的手,竟也連其一劍也接不下來,差一點就成了劍下亡魂!」

陸少華聽聞心中更是複雜了,這世間何時出了如此逆天的青年,頓時他腦海中想到了一個聲音,不由的驚呼道:「那人莫非是葉天?普天之下也就他最有可能了!」

李煌一臉迷茫之色,巴魯城那幾個傳奇人物他當然聽說過,但怎奈沒有見過,怎能認的出來。

「算了,此事暫且作罷,我們暫時滿足他們的所有要求,不日我便會將所以東西都成倍的要回來!」

陸少華到底不是一般人,能屈能伸,面上的憤恨一下便隱入了內心深處,等待著往日的爆發。

「這是我唯一剩下的五顆金石與真正的詔書,你去將那六十顆丹藥買齊,快些送去陳家!」

陸少華這次不再遲疑與耍心機,為了他的弟弟可謂是付出了一切代價,就連自己存儲了幾十年的私房錢都拿了出來。


「少爺……那老家主那裡如何交代?一旦詔書拿不出來,他定然會拿大發雷霆的。」李煌有些憂慮道。

「爺爺那兒我自會想辦法,你無需擔心!」

陸少華面色冷靜的望向前方,淡淡說道。

「那好吧!」李煌點了下頭便退了出去,他深知陸少華最冷靜之時便是最為可怕之時。

面色的冷靜往往引起的是心中的波瀾,這時思想源泉開闊,一切善惡的想法都會油然而生。

「陳家!我陸少華總有一天要將你們踐踏!」

待李煌走後,陸少華突然握緊了雙拳,狠狠說道。

幾日後,李煌用著五顆金石,在耗費了陸家大量人力物力的情況下終於將六十丹藥給收購齊全,一切都需在暗中進行,不可被陸威發現。

在他再次前往秋葉城的時候,濮城那些丹藥幾乎都被他給收刮完了,葉天所報的三種丹藥屬於下域最為高端的東西,價高又難找,除了五大家族外其他人想要弄到一些簡直難上加難。

當初的白家也是全靠傍上了玄丹門這個巨大勢力才能這般闊綽的。

幾日後,李煌再次來到了陳家大堂。此刻大堂中央的那個巨大黑洞已經消失,但是每次看向那個方向時李煌心中就沒來由的緊張與害怕,自己上次就差點死在了這處地方。

葉天等人早已在堂上站定等他了。

「李煌,你總算是來了,還以為你不敢來了呢!」

凌寒楓站在一邊,有些陰陽怪氣的說道。

這幾日他不斷被葉天思想教育,讓其跟陳友宜多學學,將修鍊作為主線,玩女人是不可取的。

對於這個方面,凌寒楓很不服氣,但無奈說他的人是尊敬的大哥,此刻只能把氣撒在了李煌的身上。

李煌聽聞眼中閃過一道戾光,強制將心中的火氣壓了下去,在經過葉天的教訓后,他學會了隱忍,不敢再像之前那般囂張。

李煌就當沒聽到那刁鑽的話語,徑自走至大堂中央,謹慎的看了葉天一眼后才說道:「諸位,你們要求的東西我已經帶來了,這次絕對不會騙你們了!」

說罷,他就很自覺的先掏出了東西,由於丹藥與詔書體積都不大,就直接被他從懷中拿了出來。

「你過目吧!」

李煌直接將東西呈到了葉天的面前,顯然把他當成了最大的主事人。

葉天也不拖沓,率先拿起詔書探查了起來。

「嗖!」

一道靈氣被葉天射入了其中,下一刻在眾人驚異的目光下,異變突生,只見這金色詔書猛的射出了無數道金光,將葉天映襯成了一個金人,強大的氣息將在場所有人撞翻在地上。

「喝!」

葉天見狀不對,忙一聲大吼,直接切斷了靈氣的輸送。

就這一瞬間,他就覺自己身體內的靈氣被吸走了一半,簡直恐怖之極。

「這……」

在場所有人快速地從地上爬了起來,望向詔書的目光滿是駭然與驚恐。

特別是李煌,這種行為他親眼見陸少華試過,但是並沒有發生如此恐怖的事情。 「到底發生了何事?小子你沒事吧?」

陳雁風看向了葉天,面露擔憂道。

在之前那道金光面前,就連他這位九階巔峰高手都有些承受不了,根本就無法抗拒。

葉天目光疑惑的搖了搖頭,出現金光的原因他也不知,在輸入靈氣的那一刻,他就覺詔書內突然傳來一股強大的吸力,一下就將他體內近一半的靈氣全部抽走。

要不是葉天眼疾手快,說不定整個人也得被吸幹了。

「這東西十分邪門,不過看著樣子應該是真正的詔書了,只有中域之物才會這般神奇!」

葉天看著眾人,將自己心中的想法說了出來。


至於李煌,則一直站在邊上怔怔的看著葉天,渴望從其身上看出些什麼來。

葉天說罷,就將這詔書交給了陳雁風,自己翻開起另一樣東西,那便是他特別要求的六十顆丹藥。

只見那是三個大木盒,葉天每掀開一個木盒便有一股特別的葯氣瀰漫出來,覆蓋整個大堂。

每個大藥盒內分別裝了二十顆丹藥,依次是玄元丹,聚靈丹與靜心丸。

葉天仔細的目光一一掃過盒子,只見裡頭的丹藥個大飽滿,圓潤光澤,都擁有很好的品質。

看來這次陸少華並沒有再耍詐。

「砰!」

終於,葉天盒上了木蓋子,乾脆道:「這次你們沒有耍心機,那陸飛華就帶回去吧!」

說罷,他就朝陳雁風點了點頭,表示可以放人了。


陳雁風頓時心領神會,對著後堂大吼道:「來人,將陸飛華給我帶出來!」

很快,當初那幾個陳家高手再次將陸飛華帶了出來。

凌寒楓見到陸飛華出現,嘴角出現一絲詭異笑容,走上前去道:「陸飛華少爺,現在我們可是還你自由了,跟著那李煌滾吧!」

說罷,他就狠狠一腳朝陸飛華的屁股踹去。

「哎呦!」

陸飛華慘叫一聲,直接飛到了門外,爬在地上一動也不動。

「你……你欺人太甚!」

見到都這情況了竟還要被侮辱,李煌當即氣急,指著凌寒楓破口大罵。

「哼!欺負你們又如何?如果想成為我大哥的劍下亡魂,那你就來吧!」

凌寒楓雙手抱胸,一臉不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