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愣了愣,果然夢婆已經發現我了,我立即將腦門上的隱身符扯了下來,一臉誠懇的看着夢婆說,“道門陳蕭,見過夢婆。”

話音一落,我連忙向着她行了個道禮。

夢婆的眼神極其可怕,直勾勾的看着我,臉上的表情越發嚴肅了起來,隔了一會,夢婆赫然開口說,“說吧,你是怎麼來的!”

我立即告訴夢婆,我本是去枉生門找河婆婆要換骨藥,河婆婆說以前就把藥給力夢婆,然後讓我通往閣樓來找夢婆幫忙。

夢婆一臉,冷冷的笑了笑,“你憑什麼認爲我要幫你?”

我愣了愣,這夢婆的語氣很是冰冷,看樣子並不領情。我立即說,“只要能拿到換骨藥,您讓我做什麼都行。”

夢婆饒有興趣的看着我,然後對着我說,“在夢島,想要找我夢婆拿東西,那就必然付出代價。”

我心裏一沉,出了生死,什麼都好說,要是太過分了,我肯定是不會同意的,不過爲了塗靈姐姐的藥我也是豁出去了,連忙對着夢婆說,“好,你說!需要我做什麼,我必然全力以赴!”

這夢婆一聽,連忙坐起身子來,然後對我說,“還有三天,我要去地下,你跟我一起,而這期間,你去黑海,幫我餵養神獸,否則一切免談。”

我心裏一想,還以爲是什麼大事情了,不過是去餵養神獸,有什麼可怕的,我連忙一口答應,夢婆見我答應的爽快,立即說,“年輕人,不要太沖動,勸你最好想清楚,這個代價比你想的要多得多。”

我愣了愣,不過是陪她一起去地下,然後這三天在黑海喂神獸,難道這裏面還有什麼問題嗎?

我仔細一想,黑海,好熟悉的地方,誒,就是她們還在說,整個夢島最可怕的地方,裏面各種奇珍異獸,一些不聽話的僕人,就會被懲罰到那裏去,要是普通人進去,必然會被那野獸撕碎,如果是有點道行的人進去,也會折磨成殘廢,聽上去並不害怕,可是我現在除了能用隱身符,好像也沒有其他的能耐了。

我立即說,“我同意。”

夢婆的臉色忽然陰沉了下來,用着極其嚴肅的口吻對我說,“河婆婆難道沒跟你說過嗎,只准一個人來我夢島!”



愣了愣,莫非是她感覺到了我揹包裏的小猴子了嗎?

我心虛的看着夢婆,夢婆又繼續開口,“臭小子!你敢在我夢婆面前耍花樣!”

夢婆忽然衝到了我的面前,我都沒看見她用腳走路,只見到她從貴妃椅上整個人飄到我的面前,用着極其可怕的眼神直勾勾的盯着我的揹包,二話不說,直接伸手將小猴子逃了出來。

夢婆臉色赫然一沉,小猴子倒像是一點也不怕一樣,還衝着夢婆微微一笑,極其禮貌的樣子,夢婆的臉色很是不好,滿臉嚴肅的看着小猴子,夢婆又用着異樣的眼神看着我說,“你是什麼人?”

我立即行了個道禮,一臉客氣的對着夢婆說,“我乃龍虎宗掌教陳蕭,不過是個小道士而已。”

夢婆的眼神微眯的看着我,什麼也沒說,又將小猴子放回了我的揹包裏。

夢婆越是什麼都不說,我才越覺得有些嚇人,我一臉哆嗦的看着夢婆,忍不住的問了句,“那……只要我按照你的要求去做,你一定會把東西給我嗎?”

夢婆嗯了一聲,然後朝着外面說,“來人!”

話音一落,那兩個女侍衛朝着屋子裏走了進來,一臉震驚的看着我的出現,夢婆倒是一臉平靜的說,“帶他去黑海,負責喂神獸。”

兩個女侍衛面面相覷,緊鎖着眉頭,倒也沒多問,異口同聲的說了聲,“是。”,就示意讓我跟着她們離開。

不過我還是始終有些好奇,這夢婆爲什麼看到小猴子的時候,什麼話也沒有說,而且表現的有些震驚。

我本以爲夢婆可能會發飆,卻出乎意料的平靜,這更是讓我有些想不明白。

跟着女侍衛朝着外面走了出去,她們忽然停下腳步,冷冷看着我,“黑海之路是我們夢島的機密,所以不得讓你記住路線。”

我愣了愣,一臉懵逼的看着她們,不等我反應過來,這女侍衛赫然朝着我一掌拍了過來,直接打在我的脖子上,我整個人眼前一黑,就啥也不知道了。

等我再次醒來的時候,四周一片漆黑,隱隱約約能看到一點光亮,四周瀰漫着一股潮溼的氣味,還有讓人有些作嘔的怪味道。

我連忙將包裏的手電筒拿了出來,朝着面前一照,赫然一個張長着和麒麟一樣的臉,卻又比麒麟看上去極其猙獰的怪物,就和我面對面的看着,它的嘴裏還不斷滴答着口水,好像把我當成了美食一樣,極其垂涎的看着我,彷彿下一秒就要朝着我撲來。

我心裏一沉,喂神獸,難道神獸都不關在籠子裏,到底是讓我來喂神獸,還是用我喂神獸,簡直是要我的命啊!我在這裏可是一點法術都使不上來。

這怪獸赫然朝着我低吼了一聲,“吼……”,嘴裏透着一股風,伴隨着噁心的味道迎面而來,我差點整個人都快吐了出來,就在這個時候,它一步一步朝着我靠近,似乎已經把我當成了美食一樣。

(本章完) 花護法等人知道墨九狸的意思,他們都特別喜歡墨九狸做的烤肉,因此獵物絕對不能少,幾個人挑選了幾隻後面死的,比較肥美的赤焰虎利落的去皮剔骨,然後用水洗乾淨,全部交給了墨九狸放起來……

這才繼續趕路,墨九狸臨走前還一把火將其餘的赤焰虎屍體,燒的一乾二淨……

墨九狸等人繼續趕路,只是接下來的一路,他們沒有再遇到獸族,就在墨九狸等人疑惑的時候,雲夏忽然間說道:「主人,剛才那隻赤焰虎王聯合了幾個獸族,在前面埋伏我們呢!」

「嘖嘖嘖,看起來對方是嫉恨上你們了,竟然還不死心呢!」墨九狸忍不住笑著道。

她還以為那隻赤焰虎王找地方躲起來,養精蓄銳了呢,卻沒有想到對方長本事了,聰明的去找盟友來埋伏他們了,真是讓她有點兒意外呢……

「夫人,我們接下來怎麼做啊?」花護法看著墨九狸興奮的問道。

「既然對方這麼費勁的為我們準備了驚喜,我們自然不能讓對方失望才是!」墨九狸聞言淡淡的說道。

「我們知道了,夫人你放心吧,我們絕對會好好配合那隻沒節操的赤焰虎王的!」花護法聞言立即說道。

就這樣,有雲夏精準的消息,很快墨九狸等人準確無誤的走進了赤焰虎王和幾個獸族的包圍圈內,七個人剛走進去,周圍傳來一陣的刷刷聲,接著墨九狸等人前面,出現了他們熟悉的赤焰虎王,還有另外三個獸族的王……

除了赤焰虎王,其餘三個分別是鐵背蒼熊王,雙頭火蟒王,和大地雙頭獅虎獸王,四個獸族每一個獸族的數量都不少不說,而且實力都很強,有攻擊有防禦,配合在一起還真的十分默契呢……

估計是為了對付雲夏才狐疑找了雙頭火蟒族,畢竟雲夏是植物系獸獸,赤焰虎族雖然也有火屬性的攻擊,但是剛才對雲夏根本沒有用,所以才又找了雙頭火蟒族來幫忙吧!除了赤焰虎族的數量最少外,其餘三個獸族每個獸族的數量都在五百以上,加在一起可是近2000隻魔獸,花護法等人興奮的同時,也知道這絕對會是一場惡戰……

但是,有墨九狸和帝溟寒在身後為他們撐腰,他們知道,自己只要不死,夫人都能把他們治好,切不會損失一點實力,因此一個個也是絕對的有信心的,絲毫不懼怕這麼多的魔獸……

赤焰虎王看到花護法等人依舊沒有害怕,還一個個眼神看著它們十分興奮的表情,忍不住火大的對著身邊三個獸王說道:「你們看到了吧,我早就說了,這幾個人族囂張的很,根本就是沖著我們獸族來的!今天要是不除掉他們,早晚你們也會跟我一樣的……」

其餘三個獸王也看出來了,墨九狸等人分明就不害怕它們,儘管已經被它們包圍了,但是對方依舊很淡定,甚至還很興奮,難道對方真的那麼強悍? 我也不知道這個怪物叫什麼名字,我連忙喊了聲,“兄弟,我是夢婆派來專門照顧你的,你可別弄錯了。”

那怪物一臉不大爽快的模樣看着我,不等我反應過來赫然開口,“她們只會把食物送到我的面前,可從來沒說過送食物來照顧我!”

我愣了愣,這頭怪物居然會說話,我一臉尷尬的看着他,忍不住的問了句,“既然見了面,你叫啥名字?我叫陳蕭!”

那怪物一臉傲嬌的看着我說,“不二。”

我愣了愣,“不二?”

怪物的語氣略微有些不大爽快,“怎麼,你有意見!”

我嘿嘿的笑了笑,我心知肚明,要說以前我對付這種怪物也算的上是輕而易舉的事情,只是夢婆這個人賊壞,竟然讓我來到這裏渾身沒了法術,與一個普通人沒有什麼區別,我要是硬碰硬的跟這個怪物鬥,肯定是雞蛋碰石頭,我纔沒這麼傻。

我立即對它說,“我有求於夢婆,夢婆讓我先來照顧你,然後三天後陪她去做事情,所以你應該明白,我是來照顧你的,可不是你的食物?”

不二麒麟一臉鄙視的看着我,似乎對我十分不滿,隔了一會,他忽然開口對我說,“所有來到我面前的都是食物,少跟我耍花招!”

我一臉無奈的看着不二麒麟,感覺跟本就是無法溝通的樣子,無論我說什麼什麼,它都會固執的認爲,我就是送上門的食物,根本就沒有解釋的餘地。

此時它越發向我不斷靠近,似乎正在對我的興趣極大,接下來就是想要享用我的樣子,我連忙開口說,“等等!夢婆爲什麼把你關押在這裏?”

不二麒麟微微皺着眉頭,一臉不大爽快的樣子直勾勾的看着我,隔了一會它赫然開口說,“喂,食物!你是不是話有點太多了!”

我立即說,“我就是覺得很奇怪啊,夢婆爲什麼要把你關押在黑海之中,這不都是犯了錯的人,纔會進來嗎?”

不二麒麟一臉嚴肅的看着我說,“沒錯,只有犯了錯的人都會進來,無論是人還是我們,這裏面不給飯吃大家就混在一起,人吃人、人吃獸、獸吃人、獸吃獸。”

我一聽不禁雞皮疙瘩都起來了,忍不住的問了句,“互相吃?所以說是故意不給吃的了?”

不二麒麟沉重的嗯了一聲,“誰能活到最後,就可以在這裏稱王,直到有新的進來打敗,不過,這裏已經習慣了這樣的循環。”

我忍不住的說,“那這樣活着豈不會很沒意思,你在這裏呆了多久了?”

不二麒麟微微皺着眉頭看着我說,“一千年前就在這裏了六百年前犯了錯事,被關押進來後,就再也沒有出去了。”

一開始我還對不二麒麟的獸性抱有一絲鄙視,可是聽到它這麼說了以後,我突然覺得,他也是個可憐人,要是把我關在這裏上千年,只怕我也早就無所謂了,只要能填飽肚子就行了。

看着不二麒麟倒也覺得可憐的很,我忍不住的嘆了口氣,“這夢婆也真是個狠毒之人,你一個神獸困在這裏,還真是暴殘天物。”

不二麒麟一臉懵逼的看着我,又低下頭,十分難過的說,“我不過是不小心撞碎了她喜歡的水晶柱子,她就將我幽靜在這個鬼地方,過着慘無人道的生活,她簡直是個心狠歹毒的人!”

我忍不住的問了句,“你是神獸,都還打不過這一個夢婆?”

不二麒麟繼續開口說,“她哪裏是我能對付的,整個島是她的地盤,四周都是被她控制,她要我們沒法力,就沒沒法力,要我們死,我們也只能死。”

我心裏一沉,這倒是,要不然我也不會淪落到這個地方,我忍不住的問了句,“那這麼說,這個夢婆的法力很高強?”

不二麒麟卻搖搖頭,“她並沒那麼厲害,不過是這夢島設了陣法,她可以通過陣法來操控這裏而已,雖然是神,也不過是個小神,根本就不厲害,要不是被困在陣法之中,我早就撕碎她的腦袋了!”

陣法?

莫非整個夢島的四周都被陣法所控制,那麼這麼說,必然有個地方是陣眼,只要破了陣眼,我的法力不就恢復了,倒時候夢婆就算想要爲難我,也無可奈何,我正好可以強迫她把換骨藥給我。

因爲我總覺得,夢婆說話可信度不高,不然她也不會藉機把我丟到這裏來,無非也是希望我不到三日,就在這裏已經死翹翹了,到時候我說什麼也沒用了。

死無對證,難道她還會給一個屍體換骨藥?

夢婆的心思,我大概是猜得出來了。

不二麒麟繼續開口說,“夢婆這個人一向誰都看不慣,不然她也不會守着這個破島了,她這種人,脾氣怪到全世界的人都討厭她。”

我不由得好奇了起來,這夢婆究竟是怎麼回事,爲什麼大家都不喜歡她呢?

陸十一也跟我說過,夢婆算是神,而神並不算我們三界中的一個,而我們道士得道成仙,也分級別的,最低的就是道仙、然後是散仙,而依次往上就是仙界有爵位職能的仙人,每個人有各自負責的世界和事情,而夢婆就屬於這一類,但是夢婆脾氣古怪,據說和仙人們關係並不太好,所以就把自己困在了夢島。

聽不二麒麟再這麼一說,看來這個事情應該不假。

我忍不住的問了句,“這麼說,整個夢島,夢婆都沒有一個和她關心好點的?”

不二麒麟想了想,“好像還真沒有,大部分人都是被她的權利都臣服,但是沒有一個人是真心喜歡她,夢婆自己也應該清楚,所以她也從來不和僕人過多的接觸,感覺像是故意排斥似得。”

我忍不住的驚歎了句,“那這麼說,千百年來,她連個朋友也都沒有!這樣的人豈不是會活的很累!”

不二麒麟略微皺着眉頭,隔了一會開口說,“說句實話,夢婆這樣,好像是和什麼人賭

氣,我也是聽以前在這裏的人說的,據說在仙界,她和一個人的關係還算不錯,不過後來不知道因爲什麼原因,兩個人翻了臉面,這夢婆還和其他的人也鬧僵了,夢婆一氣之下,就搬到了夢島來住,從此以後,再也不踏入外界。”

我心裏一沉,莫不是這種情況下,肯定有一段讓人意外的故事吧。

我立即說,“不二,你猜會是什麼樣的事情,讓夢婆變得如此鐵石心腸,甘願享受孤獨?”

不二愣了愣,一臉茫然的搖搖頭,好奇的看着我。

我嘿嘿一笑,然後對着不二說,“女人一般陷入愛情,就會這樣,指不定這夢婆當年和哪位三仙有一段不爲人知的戀情呢!”

我半開着玩笑說,這不二麒麟全然當真了,一臉目瞪口呆的看着我說,“你小心點,要是這話讓夢婆聽見了,你小子保準沒命!”

我一臉開心的看着不二麒麟說,“這麼說,你是在關心我啊?你不是說我是你的食物嗎?你不是還要把我吃掉嗎?”

不二麒麟微微皺着眉頭,一臉傲嬌的側着頭說,“那看本爺的心情,現在心情還算好,不想殺生,要是把我惹怒了,可就不一定了。”

我早看出來着不二麒麟並非是個嗜血如命的人,而就在這個時候我身體裏忽然有一股熱力在掙扎似得,頗有幾絲難受,我連忙蹲下身子,大口喘着粗氣,難受極了,不過一會,我就聽見我身體裏的三眼不斷呼喚着,“不二!我是三眼!”

不二麒麟微微皺着眉頭,一臉震驚的看着我,“什麼情況,剛纔……是你身體裏發出的聲音不成?”

我嗯了一聲,連忙告訴不二麒麟我的身體裏住着一隻三眼和一隻花斑豹子,顯然剛纔就是三眼在說話。

不二麒麟一臉懵逼的看着我說,“三眼兄?它爲什麼會在你的身體裏。”

我看了看四周,連忙對着三眼說,“出來吧!”

三眼靈獸赫然從我的身體裏衝了出來,好在這四周沒有別的人,三眼出來的倒也問題不大,不二麒麟見到三眼靈神的那一瞬間,眼眶的紅潤了起來,一臉感動的看着三眼說,“我以爲這一輩子也見不到你了!”

三眼也十分感動的看着不二麒麟說,“你突然失蹤,不辭而別,我也以爲有生之年無法再遇見你了,沒想到主人來到這裏,能恰好遇到你。”

不二麒麟回頭看了我一眼,赫然雙膝跪地,極其沉重的模樣對着我說,“不二感謝恩人帶着三眼與我見面,無論什麼事情,我一定會竭盡全力幫助你的。”

我愣了愣,後來我才知道,三眼和不二兩個人,可謂情同手足,兩個人的友誼十分深厚,當然他們以前經歷過什麼不是我可以體驗的,但是我能真真切切的感覺到,他們二人情誼,就像是我和江離的那種感覺,願意不離不棄,追隨一輩子。

三眼赫然看着我說,“主人,你能不能幫我將不二救出來!”

(本章完) 這讓其餘三個獸王有些疑惑了,不過疑惑歸疑惑,它們絲毫不擔心墨九狸他們能打過自己,畢竟他們的數量在這裡,群毆也贏了,何況他們向來不把人族放在眼裡,基本再多的人族隊伍,遇到他們1-2個獸族,都只有逃跑的份,何況墨九狸等人才這麼幾個人……

「哼……人類,就是你們滅了赤焰虎族?」這時,雙頭火蟒王看著站在前面的花護法等人不屑的問道。

「是啊,你有什麼意見嗎?」花護法看著對方問道。

「無知的人類,既然如此,今天你們就都留下來做我們的食物吧!」雙頭火蟒王不爽的說道。

「食物啊,也好!反正我們吃過了赤焰虎,也想再吃點兒別的,比如雙頭火蟒等等……」花護法聞言笑著說道。

「你找死!」雙頭火蟒王聞言怒道。

「別廢話了,要麼戰,要麼你們認輸!」花護法乾脆的說道。

「既然你們找死,那就成全你們!」雙頭火蟒王冷笑一聲的說道。

接著,雙頭火蟒王和赤焰虎王還有其餘的兩個獸王對視一眼,一聲令下,周圍數以千計的魔獸,紛紛撲向了墨九狸等人……

這一次,墨九狸和帝溟寒就不能看熱鬧了,畢竟對方的數量太多了,本來對付這些魔獸,墨九狸一把火焰就能搞定的,但是為了給花護法等人機會歷練,她並沒有用火焰……

帝溟寒寒狸劍在手,只是保護著墨九狸的安全,壓根沒有把這些獸族放在眼裡,而花護法等人也讓墨九狸和帝溟寒盡量不用動手,因此無數魔獸的中間,花護法五個人配合默契的不斷的斬殺著魔獸……

而墨九狸和帝溟寒站在五個人的身邊,看到花護法等人顧及不到的,墨九狸就出手幫忙一下,帝溟寒則淡定的持劍保護著墨九狸,不讓任何魔獸攻擊到墨九狸,許多魔獸企圖先幹掉墨九狸和帝溟寒,但是結果發現帝溟寒手裡的劍太可怕了,劍氣強大不說,帝溟寒的劍極快,它們還沒靠近,就直接被分屍了……

最後它們又把目標對上了看起來很柔弱的墨九狸,結果發現也不行,有帝溟寒在,它們根本靠近不了帝溟寒,最後四個獸族的魔獸,默契的把目標對準了花護法五個人,雖然花護法五個人配合的默契,但是四個獸族的魔獸各種本事的都有,也是讓花護法等人狼狽不已……

但是身上的傷他們根本就不在意,大把的丹藥往嘴裡塞,力氣跟用不完似的,看的一邊的四個獸王憤怒不已,看著自己的獸族不斷的再減少,花護法等人卻依舊沒有死掉一個,這讓它們心裡憤怒不已……

可是,看到一邊的墨九狸和帝溟寒,赤焰虎王和雙頭火蟒王等,又不敢上前,因為隔著這麼遠,它們都能感受到寒狸劍上的氣息,刺骨的冰冷,讓它們都忍不住打顫……

「赤焰,他們到底是什麼人?怎麼會這麼強悍?而且他們那裡來的那麼多的丹藥?」雙頭火蟒王看著赤焰虎王問道。 我一臉懵逼的看着三眼說,“你確定?我現在都自身難保,還要救他出來,除非……我把夢婆的陣法破壞掉,這樣的話,我就可以放出不二麒麟,幫我威脅夢婆交出換骨藥,只不過這也會不會太不仁道了,畢竟我是有求於她,這樣反倒像是打劫了。”

不二麒麟一臉尷尬的看着我,又看着三眼說,“三眼兄,你不用管我,我受了責罰來到這裏也是理所應當的,這輩子能夠再見你一面,我也此生無憾了。”

聽到這句話,我心裏很不是滋味,不得不說他們之間的情誼很厚,讓我覺得,要是不幫他們,我都有點像是罪人了。

我立即說,“行,我想辦法救不二出來,不過,現在不是時候,等我拿到換骨藥的時候,我再來救他。”

三眼立即說,“主人你說什麼就是什麼,只要最後能救不二。”

我嗯了一聲,伸手摸了摸三眼的腦袋,然後說,“進來吧,不然一會被發現了。”

三眼嗯了一聲,依依不捨的看着不二麒麟,轉身朝着我的身體裏衝了進來,消失在了眼前。

我心裏一沉,要想幫忙救出不二麒麟,整件事情可真沒這麼容易,唯一的辦法就是破壞陣法,那麼首先我必須要弄清楚,佈陣的具體方位,這樣我才能找到陣眼,將其破壞,到時候放出不二麒麟,也就輕而易舉了。

不過在我沒拿到換骨藥的前提下,我可是不敢隨意亂動,以防萬一,偷雞不成蝕把米就不好了。

我看着不二麒麟,他的眼神裏從一開始的不羈,變得有些患得患失,不免讓我有些不知道該如何開口了,不過這件事情對於我而言,倒也是個好事情,至少不用擔心,他會不會吃我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