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想到這個韓遙,竟然逃出了羅浮宮!有趣,實在有趣。”

“這怎麼可能呢?羅浮宮守衛森嚴,他怎麼會……?!”九天玄仙不可思議的瞪大眼睛。

“只有林焰那個廢物留在羅浮宮,他能逃出來沒什麼可意外的,不過,值得推測的是,他是怎麼打開的鎖仙鏈?!”陸天峯本來就不大的眼睛,眯起來,更是隻有兩道縫了,看着滑稽之極。

“鎖仙鏈是用鎖神鏈殘品製造而成,除非有天尊修爲,否則根本無法逃出,難道是羅浮宮中,出現了叛徒,幫其打開鎖仙鏈,把他放了出來!”九天玄仙懷疑的說道。

“倒是有這個可能,否則難以解釋,不過,擁有鑰匙的只有林焰,難道是他?”陸天峯點點頭道。

“可惡,林焰竟然背叛羅浮宮,背叛天尊!等回去定要讓他不得好死!”九天玄仙憤怒道。

可憐已經死去的林焰,還要遭此誣陷,讓他聽到,說不得會復活過來,氣的跳腳大罵!

“這傢伙也太強了吧?!”韓遙苦苦支撐,不禁面露痛苦。

“臥槽!我堂堂神獸墨麟,怎麼可能敗在這種傢伙手上!韓小子,準備好,老子要放大招了!”墨麟怒罵一聲,連天尊單打獨鬥都無法輕言敗他,怎麼甘心,輸給一個九天玄仙呢!

“我靠!有大招你不早放!?”韓遙怒吼一聲,加大仙力,輸送進墨麟體內,又向蕭炎說道:“蕭炎,你先進去大殿裏吧,這裏交給我和墨麟了。”

蕭炎立刻拒絕道:“這怎麼可以,要走一起走!”

“蕭炎,你放心,我不會有事的,你先進去,我隨後就能追上你,好不容易到了這,別什麼也得不到,相信我!”韓遙凝重的向蕭炎說道,他的修爲太低,在這裏很可能被爆炸震死,所以無論如何,韓遙也要讓蕭炎離開。

蕭炎聞言,想了想,說道:“好,我在裏面等着你!”說完斷開連接的仙力,飛入大殿中!

“這招太過恐怖,老子可不想讓他面現世人眼中,不過現在,爲了尊嚴,不得不用出來了,小心了!”墨麟見他們談完,沉聲說道。

“越恐怖越好,快放!”韓遙纔不管這些,衝墨麟大吼一聲。

“毀天滅地!!!”

大招一出,天地震動,整個古仙殿瑟瑟發抖,呼啦作響!處在聖帝遺址外的四大天尊,同時心頭一跳,睜開雙眼,一道精光一閃而過!

“這是?!”羅法天尊目光一凝,出言道:“是神獸墨麟的氣息!”

“什麼?墨麟不是早已身隕嗎,怎麼可能會是他?!”星辰天尊不解道。

“幾個月前我就曾在南域感覺到他的氣息,只是等我趕到,他卻已經不見蹤影,沒想到他竟然也進入了聖仙帝遺址當中!”羅法天尊說道。

“如此,他這次出現,定是爲了救出墨玄,難道他已經找到了聖靈之體和至聖之心?”四大天尊最強的雲霄天尊,疑惑道。

“這樣的話,大哥可要好好看守墨玄了,千萬不能讓他逃出去!否則整個仙界就要遭殃了!”星辰天尊沉聲說道。

“哼哼,墨玄豈是這麼輕易就能被救出,不說我中域天牢守衛如何,就算他逃了出來,也不足爲懼,鎖神鏈鎖了他萬年,早已把他的修爲吸食大半,現在的我們要想敗他,簡直輕而易舉,不過,無法殺死他,倒是一大憾事!”雲霄天尊冷聲說道。

“轟!!!”

聖帝遺址中,巨大的爆炸,震撼整個大殿,殿內的莫名生物,紛紛甦醒,露出獠牙,準備吞人而噬!

雲乘風感受着震動的大殿,不由疑惑道:“這是怎麼回事?”

“不好,這種動靜,定會讓這裏的恐怖東西暴走,乘風,我們快走!!”雲烈大驚失色,拉着雲乘風快速的向前奔逃!

同時九天玄仙也拉起上官柳絮,緊追過去!

最後的楚雄兩人,卻還在不緊不慢的走着,楚雄擔心的向兒子問道:“皓兒,我們真的不用在乎這些嗎?如果這裏的怪物暴走,我們可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楚雲皓淡然一笑,說道:“放心吧父親,如果真的有這些怪物,那到正和我意,這一路我都在觀察,發現這裏特別嘈雜,如果有怪物的話,早就出來了,所以那些怪物應該全部都在裏面,而云乘風他們勢必會遇到它們,到時一場大戰,在所難免,我們只要在後面撿現成的就好了,父親不必着急。”

“原來如此,皓兒果然才思敏捷!”

……

“呼!終於幹掉他了!”韓遙呼出口氣,直感覺渾身疲憊,不禁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墨麟在爆炸聲中,就已經回到了韓遙體內,陸天峯見韓遙解決了蒼松子,略顯意外,冷笑一聲,帶着那名九天玄仙,步入了大殿。

“韓遙,你爲何殺了我師尊!?”凌嘯然目光冰冷,一步步逼近韓遙。

“凌兄,你也看到了,如果我不殺了你師尊,他就會殺了我了。”韓遙無奈的說道。

“那你也不能就這樣殺了我師尊啊!韓遙,以後我們再見之時,就是生死仇敵!”凌嘯然對蒼松子的感情,不可謂不深,對韓遙殺死了他,更是滿心憤怒,根本不去想前因是蒼松子先動的手!

他說完之後轉身離開,進入了大殿,慕容海冷笑一聲,跟着走了進去。

韓遙無奈的嘆息一聲,對於失去凌嘯然這個朋友,心下落寞。

“韓小子,你再不進去,裏面的寶貝就要被人都拿走了。”墨麟的聲音響起。

韓遙站起身,收拾好心情,點點頭,走進了大殿。

大殿深處,雲乘風首當其衝,遇到了怪物!

那是一個有着一雙尖尖長長的耳朵,鋒利的獠牙,半尺長的舌頭,一卷一卷,發出陣陣惡臭,銅鈴般大的雙眼,沒有眼珠,全是詭異的白色。

手臂長到搭在地上,利爪閃閃發光,攻擊力異常恐怖,胸口下方一隻巨大的眼睛,不斷眨動,發出嗜血的紅光!怪物衝着雲乘風和雲烈發出一聲巨吼:“嗷!!!”

撲鼻的臭味,讓雲乘風直欲作嘔!

“這到底是什麼怪物啊?!”雲乘風噁心的說道。

“我也不認得,不過可以看出,它異常強大,恐怕需你我二人合力才能打敗它!”雲烈小鬍子一跳一跳的,沉聲說道。

“嗷嗷嗷!!!!”震耳欲聾的吼聲中,怪物一爪撲來,發出陣陣破空聲!

“風兒,快躲!”雲烈寄出法寶,那是一面紅色旗幡,上面畫着一頭仙獸麒麟的頭部,正是極品法寶,麒麟鬼幡!

雲乘風同樣法寶出手,是一把鋸齒長劍,血槽排滿劍身,威武不凡,這是一把先天靈寶,嗜血之刃!

“嗷嗷!!!”

怪物肚臍上的巨大眼睛猛然一睜,一道紅光橫掃而出,掃到之處,盡皆化作飛灰!

雲烈飛上高處,扔出麒麟鬼幡,口中念出句句口訣,只見鬼幡光芒大作,數十隻骷髏頭飛出,盤旋在怪物頭頂。

“叱!”雲烈一聲大喝,冒着綠色火焰的骷髏頭,紛紛咆哮着,向怪物撕咬而去!

“嗷嗷嗷!!!”

怪物痛苦的嘶吼一聲,身上黑氣縈繞,一把抓住一隻骷髏頭,直接抓個粉碎!

雲乘風一躍跳上一旁的巨石處,再次躍起,嗜血之刃火力全開,夾雜着紅色血光,劈中怪物肩膀,從傷口上源源不斷流出的血液,一一被嗜血之刃吸食。

“嗷嗷嗷嗷嗷!!!”怪物的吼聲更加震撼,渾身不斷抽搐,紅色的巨大眼睛,變得更加血豔!

口中長舌一捲,一把卷住了雲乘風,上下甩動,讓雲乘風的手,脫離了嗜血之刃!

不過,嗜血之刃任然不斷吸食怪物的鮮血,而怪物痛苦之下,舌頭越來越緊,讓雲乘風片刻間喘不過氣來。

雲烈高喝一聲,骷髏頭們再度啃食怪物,雲烈飛到怪物身旁,再次寄出一把紅色寬劍,一把向怪物的舌頭砍去!

“嗷嗷嗷!”怪物一揮手,把雲烈砸飛了出去,一躍跳起,朝深處奔去。

“風兒!!!”雲烈大吼一聲,奮力爬起身,向怪物追去!

在他們大戰後方的一個拐角處,上官柳絮和那名九天玄仙目睹着這一切,拍拍胸口,上官柳絮小聲說道:“嚇死我了。”

“估計雲乘風小命休矣,小姐,我們要小心前進了,如果遇到這種怪物,恐怕在劫難逃!”九天玄仙沉重的說道。

……

韓遙走在開始的通道里,左顧右盼,好奇無比,上前對着一個怪物石雕,扣扣摸摸,騷擾不已。

無趣的閃身快速向前奔去,而被他觸摸到的石雕,卻詭異的嘴角上揚,眼珠轉向韓遙離開的方向,發出陣陣笑聲!

“這裏好黑啊!”韓遙打開天眼才能看清事物,不過仍然很是模糊!

“好熟悉的感覺……”墨麟這時突然疑惑的說道。


“怎麼了?”

“你不覺得這裏的黑氣和我們遇到過的很像嗎?”墨麟說道。


原來這裏的黑暗,都是一團團黑氣籠罩,才讓人看不清去路,這黑氣卻是和蒼松子身上的極其相似!

“果然如此,就是這裏的黑氣控制了蒼松子,不過這大殿是聖仙帝的遺冢,怎麼會有這種邪惡的黑氣存在?”韓遙疑惑不解,搞不清原有。

“看樣子,聖仙帝的死因,還真不簡單呢!不過,爲什麼在這黑氣中,可以自由呼吸,卻沒有任何不適?”墨麟疑惑的沉吟道。

“這邊有一個獨立的怪物石雕,而且似乎比其他的小了許多。”四處觀望的韓遙突然看着一個方向說道。

“這個怪物好像也和別的有些不同,他沒有長長的舌頭和大大的嘴巴,腹部也沒有那隻獨眼!”韓遙仔細觀察,發現了這隻石雕,與自己在路上看到那些怪物的不同之處!

……

推開小石門,一股腥臭味傳來,韓遙捂住口鼻,打眼一瞧。

發現這小石門後只有十平米大小,正中間坐着一位披着黑布衣的骷髏,黑布衣破爛,上面爬滿不知名的小蟲子。

這股腥臭味正是這具骷髏所發出,在骷髏四周,分別擺放着一件仙器,似乎是一個大陣,在困着這具骷髏。

“這四件仙器都是極品法寶,頂多暫時可以困住天尊級別,而這個骷髏卻沒能逃出,說明他的實力一般,不過竟然實力不強,又是何人費盡心思,擺下一個鎖陣,來困住他呢?!”墨麟百思不得其解。

“這人不是聖仙帝嗎?”韓遙疑問道。

“這怎麼可能是聖仙帝呢?!”墨麟恥笑了一聲,笑韓遙目光短淺。

“這上面寫着呢!”韓遙伸手一指,在骷髏下方,一排字跡模糊不清,但依稀能看清聖仙帝三字!

“什麼?!”墨麟瞧去,發現果然有字,讓韓遙把灰塵清掃乾淨,只見上面寫到。

吾乃聖仙帝尊!

億年前,被小人所害,命喪九泉!

更是將吾之元神,困於鎖魂陣之中!

只望以後有緣人能看到,助吾復仇!

在吾屍體之下,有一個暗格,裏面是吾畢生之精華,拿到它,你將無敵於仙界!

不過,這還遠遠不夠,仙界真正的帝者,已經億年未出,等到你找到他們,就可知曉吾的一切,助吾復仇了,望你好自爲之!

……

寫到這裏就沒有了,卻讓韓遙震懾當場,真正的帝者?也就是說現在的四大天尊並不是仙界最強?!

這個發現不由讓韓遙興奮不已,他現在的修爲已經直逼九天玄仙,相信要不了多久,就能完虐天尊!

本來覺得自己會空虛寂寞冷,沒想到仙界還有更強的人存在,而且似乎不止一個人!


韓遙喜不自勝的摸到骷髏下的座位上,抓住一個扳手,輕輕一扣,一個暗格隨之出現。

將手伸進去探了探,抽出一個小盒,吹了吹上面的灰塵,輕輕打開,裏面躺着一顆淡藍色的珠子,微微浮動,裏面似乎有水流動。

“這怎麼用啊?難道直接吃掉?!”韓遙費解的收起珠子,把眼神又轉向了那四個仙器。